第14章 你还真是什么都学过

上一章:第13章 不是没感觉了吗 下一章:第15章 商量一下营业的cp人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睿帆初听到吓了一跳,还以为被拍到了浴室里的照片。点开图一看稍稍松了口气。

照片很高清,里面他和楚淮勋正从浴室里往外走。他的右手在开关处被楚淮勋的左手拦住。从拍摄者的角度看,就好像他们一只手牵在一起、正在亲昵地咬耳朵一样。

照片中把民宿的澡堂子拍进去了,空间狭小,容纳两个人洗澡非常勉强。

微博上还配了一段暗示性极强的文字:“不过是两个男人牵着手一起洗澡而已,虽然浴室很小、很容易贴在一起,但小编觉得还是很正常,大家也不要瞎猜呀。”

下面果然全都在瞎猜——

【卧槽,这个姿势说他们刚doi过我都信……虽然但是,楚老师??】

【莫睿帆想红想傻了吧,蹭楚老师热度?滚啊!】

【呜呜,骂之前我先舔舔刚出浴的楚老师……楚老师平时生图太少了!”】

【顶锅盖说一句这画面其实还挺养眼……】

【水军来了来了,这么高清明显是摆拍好不好?没想到楚淮勋都开始炒cp了,演艺圈真的一代不如一代,当年陆影帝可是一个绯闻都没有。】

莫睿帆关上手机,扶住额头:“靠。”

一抬头正好对上梁涓沅小心翼翼的眼神,“怎么了?”

“帆哥,你是不是对楚老师……”梁涓沅欲语还休,试探着问,“我好几次看到你偷偷盯着楚老师看……”

莫睿帆:“……我没有。”

再三澄清,梁涓沅才半信半疑:“楚老师这么优秀,其实我也能理解……”

莫睿帆没空纠正她的错误认识。当前更重要的是找照片的来源。

这张照片不是远景,拍摄者昨晚就在他们那个院子里!

民宿最大的问题果然还是安全啊。一想到有人趁夜色偷偷溜进院子,在暗中盯着他们,莫睿帆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找到他们住的张家大叔:“张叔,昨晚我们洗澡的时候,院子里有什么动静吗?”

张叔不怎么上网不知道具体情况,一脸茫然:“没啥动静啊,怎么,丢东西了?”

“没,我昨晚洗澡的时候听到院子里有声音,怕有野兽。”莫睿帆随口扯了个借口。

“俺没听到哩,你可以问问另一间的房客,他那屋离澡堂近。”

“楚老师不是跟——嗯?”莫睿帆品出张叔措辞中的不对劲,“另一间?”

“对,上一个剧组留下来的,好像是个记者?”张叔指了指澡堂对面的房间,“就那。”

莫睿帆:“……”

很好,问题一下子解决了。难怪他们剧组过来之后说少了一间房!

这记者还挺鸡贼,先发一张抓拍他和周导闹着玩的照片试探一下周导的态度,看周青不打算管才发了重磅炸弹。

楚淮勋出道这些年一直没什么绯闻传播,之前地位还不稳的时候,有人想去蹭热度,结果很快舆论就消失得一干二净,那个蹭热度的小明星也没了水花。

这记者发出去这张图,都不知道是想害他还是帮他。

莫睿帆赶紧给苏野华发微信:“华哥,看到微博了吗?”

“看了,我来处理,你专心拍戏。”

老父亲永远那么可靠,莫睿帆难得有了点感动,大方地回:“华哥辛苦了,回去给你买脑白金。”

“滚!”

有苏野华处理,莫睿帆暂时放下了舆论,想了想,转头回屋。

一进门,正好楚淮勋在打电话。

注意到莫睿帆进门,楚淮勋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就这样吧”随后挂了电话。

莫睿帆不想跟楚淮勋提微博上的事,但那个记者住在他们院里还是要提醒一下楚淮勋:“楚老师,咱们院子里还有一个租客,是上个剧组留下的记者。”

楚淮勋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慢慢解开胳膊上的绷带:“怎么了?”

“……就是提醒一下,有记者在,我们要……注意一下。”莫睿帆干笑一声。

“已经叫人把他赶走了。”楚淮勋左手拿起药膏,一面回答,“舆论也不用担心。”

莫睿帆放下心来,目光落在床头柜上的药盒上,“楚老师要换药?需要帮忙吗?”

楚淮勋抬起头,轻轻笑了一声:“你会换药?”

“我学过一阵护理知识。”莫睿帆挽起袖子,“虽然算不上很专业,换药还是够的。”

楚淮勋双眉轻轻挑了一下,真的让出了手臂:“来吧。”

莫睿帆洗干净手,耐心地解开楚淮勋手臂上的绷带——因为拍戏难免有动作,伤口其实微微有点开裂,有新鲜的血渗出,好在不是很严重。

他把外敷的药膏耐心地用棉签涂在伤口上,拿起新的纱布,仔细缠好。

楚淮勋活动了一下手臂,看着和之前一样完美的绷带,有些意外:“不错。”

莫睿帆有些得意地笑了笑:“是吧。”

楚淮勋看他一眼,又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你还真是什么都学过。”

莫睿帆已经有些习惯楚淮勋面临他时没那么冷漠,口嗨的习惯一下子收不住:“夏威夷柯南就是我了,楚老师有不会的尽管问我。”

迎上楚淮勋好整以暇的目光,莫睿帆才惊觉,赶紧干咳两声:“楚老师,有一段戏我有点疑问,能不能给我讲一讲?”

楚淮勋把袖子放下来,袖口的扣子工整扣好:“哪一段?”

莫睿帆拿起剧本,把心思放在了工作上:“就是谢呈琅黑化的这一段……”

……

之后几天都没再出什么幺蛾子,莫睿帆每天帮楚淮勋换药,但是坚决不肯跟楚淮勋一起洗澡,只愿意帮楚淮勋调好水温之后在门口等着。

他可不想再上一次热搜,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记者。

这次外景拍摄得非常顺利,提前半天拍完了全部镜头,周青对着摄像机满意地筛选了一遍,对演员们挥挥手:“给你们放半天假,晚上咱们坐车回去。”

被周青蹂.躏一周的演员们精神一振,欢呼着跑去卸妆。

莫睿帆也换上便装,在凤山村里好好转了转。

周青拍起戏来十分敬业,之前怕一周里赶不完镜头,常常拍到很晚才收工,精疲力竭之下根本没心思转悠。现在总算可以好好逛逛。

凤山村的建筑很有古韵,灰窑瓦青石路、高院墙低窗棂。不光是最初建筑保留得好,后来修缮时也特意保持着原来的风格没有动。

遥遥望去是青山蓝天白云,空气清新宜人,还能听到山林之间“叽叽”的鸟鸣。有些人家家里养了鸡鸭,沿着道路在外面刨食吃,到晚上自觉回去。

莫睿帆在村里小卖部买了包软糖,一边嚼着一边转悠,在村后的河边碰到了叶荟。

叶荟正把裤子挽到膝盖,赤着脚在河里摸来摸去。

莫睿帆一愣:“你手机掉水里了?”

“没有,我在摸鱼!”叶荟不顾头发垂在水中,凝神望去,迅速出手,随后从水里提出一条手掌大的鱼,“你看!这河里鱼还不少!”

莫睿帆哭笑不得低看着她身上沾染的泥水:“我现在拍个照发网上,你形象就都毁了。”

叶荟把手里的鱼放生,满不在乎地甩了下头发:“发吧,甜美女神的形象我早就腻了。”

她从河里走上岸,望着那条河感叹:“我小时候老家后面就有一条河,经常下河摸鱼,被我妈打了几次。”

“那你小时候还挺皮。”

“确实,那时候村里的男孩没有一个能打赢我。”叶荟有些自豪,“小时候我还梦想着去练散打呢!”

莫睿帆有些好奇:“为啥没练?”

叶荟忽然有些羞涩:“因为觉得有肌肉不好看。”

“……”

叶荟忽然转了话题,上下打量了一下莫睿帆:“没看出来,路人莫某打架竟然这么厉害。”

莫睿帆谦虚了两句:“还好,就学过一阵。”

“思晴那事之后,我还以为你会有所顾虑呢。”叶荟把自己的鞋子提起来,就这么光着脚走在路上,“没想到你救人的时候一点没有犹豫。”

莫睿帆抓了抓头,回想了一下——他当时救宁晓月时好像完全没有考虑过舆论之类的后果:“这种事碰上了怎么会有功夫思考利弊?肯定救了人再说。”

叶荟微微一怔,忍不住笑了起来:“挺好,我还担心你以后都不敢再救人怕碰上白眼狼。”

莫睿帆认真想了一下,也跟着笑了一声,话语不掺一丝阴霾与虚假:“不管方思晴怎么样,至少我自己不想因为这种事改变自己的行事原则——娱乐圈的名声对我来说,还不值得改变我对自己的欣赏与认同。”

叶荟扭头看到莫睿帆脸上明媚的张扬自信,忽然失声。隔了好一会,她才重新露出笑容:“早就听说莫睿帆自恋,现在一看,果然很自恋。”

莫睿帆笑嘻嘻地道:“这点倒是没错。”

叶荟跟他一起笑了起来:“差不多该回去了,可惜那河里的鱼不是很肥,不然可以送你两条抓回去炖汤。”

“我是厨房杀手。”莫睿帆看了看手机,“确实该回去了,走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莫睿帆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楚淮勋才推门进来。

莫睿帆自觉这几天跟楚淮勋关系亲近不少,主动打招呼:“楚老师,去哪玩了?”

孰料楚淮勋脸色微微有些冷淡,扫了他一眼,没有答话,自顾自地收拾东西,显而易见心情不太美。

莫睿帆一时摸不着头脑——难道他不知不觉又得罪楚淮勋了?哪句话?

……

坐车回家美美地休息了一晚,莫睿帆第二天到公司的时候心情极好,连沈柏林那张脸看起来都顺眼了很多。沈柏林竟然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拿话讽刺他。

进了经纪人办公室,苏野华一句话就把他的心情全毁了:“公司想让你和楚淮勋炒一下cp,你看怎么样?”

上一章:第13章 不是没感觉了吗 下一章:第15章 商量一下营业的cp人设
热门: 剑网尘丝 蓝色列车之谜 我的师父很多 失家者 千年等一蛇 暗黑系暧婚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杀手的悲歌 关洛风云录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