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是没感觉了吗

上一章:第12章 一个一个来吧 下一章:第14章 你还真是什么都学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起出门,正好碰到他们寄宿的农家主人。

那人刚洗完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看着莫睿帆二人一起抱着浴巾脸盆出来,有些意外,操着口音道:“俺家的澡堂很小,一个一个来吧。”

莫睿帆解释道:“他手不方便,我和他一起。”

那人诧异地看看楚淮勋完好的两只手,嘀咕了两句:“洗澡还有啥不方便的,城里人真是讲究。”

珩县地属北方,九月底的夜晚已经有了一丝凉意。好在浴室里有浴霸。

这家主人的话确实没说错,他们家的浴室就三四平,淋浴头也只有两个,再加上架子之类的家具,基本只够一个人洗。

要是两个人进去,几乎要贴在一起。

莫睿帆想象了一下自己和楚淮勋光着身子贴贴的样子,顿时怂了:“楚老师,要不你先洗?”

楚淮勋看了看自己的右臂,又抬头看着莫睿帆,有些似笑非笑:“你怕什么?”

“没有,就是太窄了不太方便。”莫睿帆硬着头皮道。

楚淮勋双眉轻轻上扬了一下:“不是没感觉了么?”

莫睿帆:“……”

他总觉得楚淮勋是在针对他。

最后莫睿帆还是和楚淮勋一起进了浴室。

莫睿帆放下浴巾和沐浴露,先把自己的卫衣脱下来,要脱裤子的时候,下意识转头去看楚淮勋。

楚淮勋在房间里已经把衬衣马甲都换成了宽松的睡衣,慢悠悠脱掉上身后,露出缠着纱布的小臂。纱布上还缠着一层胶带,过会洗澡的时候防止进水感染。

浴室里微微有些雾气,楚淮勋流畅的背肌和蜜色的肤色在略暗的橘色灯光下显得有些暧昧,看得莫睿帆有些脸热。

眼看着楚淮勋把裤子脱下来了,莫睿帆努力收回目光,深呼吸平复自己陡然加剧的心跳。

当年尚且青涩的楚淮勋外貌就让他一见钟情,如今成熟的楚淮勋脱去稚气,比例极佳的身材、流畅的肌肉线条更戳爆他的审美。

——不行,一起洗澡的时候任何生理反应都会被看到……

莫睿帆脱下裤子,低着头不敢看楚淮勋,走到淋浴头前:“我试试水……”

一拧开,“哗啦”一声,凉水兜头浇了下来,让他顿时打了个寒战。

耳边似乎还传来楚淮勋的一声轻笑。

拜这冷水所赐,莫睿帆刚才的心猿意马尽数冰镇,冷静下来调整好水温,让开一步:“楚老师请。”

楚淮勋没有客气,大大方方走过去。

尽管不是故意,但莫睿帆还是不小心扫到了关键部位,耳后再次泛起桃花般的嫣红。

当年他和楚淮勋也上过床,但毕竟已经是几年前的事……

莫睿帆收起乱七八糟的心思,到另一边的淋浴头前开始洗澡。

浴室太狭窄,一不小心就会互相碰到。

沐浴露和温水让他们的身体光滑如鱼,升腾的热气加重了若有若无的暧昧。莫睿帆感觉自己每次碰到楚淮勋,肌肤相触的地方就会变得有些滚烫,好像有一尾游鱼在亲吻他的身体,轻盈、柔软。

尽管已经很努力地不往楚淮勋那边看,但近在咫尺赤身裸体的男人还是不断彰显着存在感,“哗啦啦”的水声竟然比视觉更给他强烈的刺激。

莫睿帆把水温调冷了些。

距离如此近,冷水溅射到楚淮勋身上。莫睿帆注意到楚淮勋往这边看了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两个人很快洗好,楚淮勋用左手擦了擦头发,看了莫睿帆一眼:“可以帮我擦一下后背么?”

洗澡之后楚淮勋的声线略带了一丝沙哑,比平日里低沉疏离的声线更撩人。

莫睿帆让自己的视线停留在楚淮勋的腰部以上,拿起浴巾帮他擦干净后背上的水:“好了。”

“多谢。”楚淮勋客气地道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要我帮你擦吗?”

“不、不麻烦楚老师了。”莫睿帆赶紧用浴巾胡乱擦了两把,随后陌生的沐浴露香味让他身体一僵——他手里拿的还是楚淮勋的浴巾!

楚淮勋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只把自己的东西都收起来,套上睡衣准备离开。

莫睿帆松口气,抓了抓头,在楚淮勋身后,伸手去关灯。

手伸到一半被楚淮勋挡住:“湿手别摸开关。”

莫睿帆看看自己抓过头发之后还滴着水珠的手,有些讪讪,又感觉有些古怪。

刚才楚淮勋的口吻有些严厉又有些亲昵,好像他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一般,没有一丝疏离客套。

就好像几年前他们还在谈恋爱一样。

……

躺在床上,莫睿帆仰头看着漆黑一片的房顶,内心五味陈杂。

他打死都想不到竟然还有和楚淮勋一起洗澡、同一间房睡觉的一天。

哪怕当初谈恋爱的时候他们都没一起洗过澡。楚淮勋是他的初恋,刚确认关系之后总有些羞涩,都是各自洗好,留下另一个人在外面红着耳朵等着。

没想到分手几年后竟然奇妙的有了这种体验。

习惯了裸睡,这次和楚淮勋一起住,不得已穿上了T恤和短裤。这让莫睿帆总觉得身体受到了拘束。

他悄悄转头看了楚淮勋那边一眼。

楚淮勋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莫睿帆莫名觉得楚淮勋一定也没有睡着。

对楚淮勋来说,也许更厌恶和他同房合住?还是想报复作弄他所以乐在其中?

莫睿帆回想着今天楚淮勋的言行举止,脑袋里有些混乱。

楚淮勋的态度若即若离,让他实在摸不准楚淮勋到底什么立场。

说记恨,又会关心他的安全;说留恋,又偶尔用嘲讽的口吻刺他……

男人心,海底针。

莫睿帆把被子扯到头顶上,闭上眼睛。

还是先睡觉吧,狗命要紧。

……

莫睿帆如今对谢呈琅这个角色已经十分熟悉,很容易就能代入,加上他本身身手不错,一些动作戏不用替身就能搞定。

楚淮勋一贯不用替身拍戏,这次也不例外。

梁涓沅担心得眼泪汪汪:“楚老师,还是用替身吧,大家都能理解。”

楚淮勋摇摇头:“放心,我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莫睿帆站在一旁,忍不住插了一句嘴:“楚老师还是别逞强了。”

明明脱衣服的时候都用不大上力气,拍戏还这么拼,万一恶化了不是更难受吗?

“你看,帆哥也很担心楚老师。”

莫睿帆:“……咳。”

也没有很担心。

楚淮勋扫了他一眼,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不用任何替身拍摄完了白云锋的打斗戏码。拍戏的时候他完全变成了白云锋,沉着、冷静,好像一点都没有受到伤口的影响。

唯有镜头之外,莫睿帆注意到楚淮勋偶尔会按着右臂做深呼吸。

莫睿帆隔着导演和演员望着楚淮勋,内心复杂之余也有些佩服。

若是换了他,虽然会认真拍戏,但也绝不会苛待自己,会影响到伤口的打斗戏不会拒绝替身。

楚淮勋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在演戏上下的功夫确实比一般人多很多。

不像他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唱歌学一阵子再跑去学跳舞,跳舞腻了再上演技课……

莫睿帆想得走神,耳边猛然响起“啪”的一声。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一拳砸过去,在最后关头硬生生控制住自己:“周导?”

周青盯着近在咫尺的拳头,脸上挂上一丝冷笑:“怎么,要打我?”

莫睿帆:“……没有,周导我这就是条件反射。”

“看什么这么痴迷?到你的镜头了!”周青顺着莫睿帆刚才的视线望过去,瞪着眼睛,嗓门也放大了不少,“楚淮勋有什么好看的,你跟望夫石一样盯大半天?”

周导嗓门太大,莫睿帆胆战心惊地求饶:“没,我错了,周导咱们快点开始拍戏吧?”

周青打量他一番,才“哼”了一声放过他。只不过转过头去,周青就在心里抹了把冷汗。

——这混小子当头一拳差点没把他吓死!等会拍戏一定要好好报复他!

莫睿帆跟在周青后面,浑然不知周青的心思,只侧头看了楚淮勋一眼,悄悄松口气——楚淮勋还坐在那里拿着保温杯看手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

……

原以为这就是一个小插曲,没想到下午拍完戏,梁涓沅就抱着手机过来了:“帆哥!帆哥!你又上热搜了!”

莫睿帆放下手里的盒饭,凑过去看了一眼——“莫睿帆当众打导演”。

配图就是中午莫睿帆对着周青举拳头那一幕。

莫睿帆:“……这谁拍的?”

“好像是上一个剧组的跟组记者,听说我们过来,多留了两天想拍点八卦。”梁涓沅从周导那边过来,已经打听清楚。

周青不爱跟记者打交道,记者也不怎么去挖他八卦——人家周导家财万贯,拍戏只是满足精神需求,得罪周青肯定落不到好。这也导致周青拍戏的过程只有演员的图透,十分神秘。

留下的那个记者八成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捡个便宜。正好最近莫睿帆打女明星、打犯罪分子网上吵得火热,他也借机蹭了蹭热度。

莫睿帆也想通这一点,吸了一下牙:“周导没生气吧?”

“没有,周导看了一眼就教训我让我少看这些捕风捉影的八卦,多看演技课视频。”梁涓沅撅了撅嘴,“我高三的时候都没现在这么努力!”

莫睿帆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看了看,这条热搜下面大部分都在欢声笑语:

【这年头还有敢打导演的演员?嫌死的不够快吗?】

【没有视频我不信,周导这是在指点睿宝打斗戏吗?】

【看官宣海报上睿宝演的不是个少爷吗,少爷还要打架?】

【也可能周导想跟莫睿帆学武打,毕竟周导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

没什么黑节奏,莫睿帆放下心来。看来官方认证过的正义路人影响还挺大,这要放一个月之前,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是真的要打周青。

“那个记者呢,周导赶他走了吗?”

“没有,周导说不管他。”梁涓沅对着手机前置摄像头看了看自己,有些忧郁,“看来不拍戏的时候也得化妆了。”

莫睿帆本以为这个记者放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直到晚上他又一次上了热搜。

#莫睿帆楚淮勋同浴#

上一章:第12章 一个一个来吧 下一章:第14章 你还真是什么都学过
热门: 乡村艳妇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请借夫人一用 意图(官场浮世绘) 秦书 金色梦乡 当血族穿成炮灰反派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黑色飞机的坠落 马耳他黑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