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一个一个来吧

上一章:第11章 好心路人莫某、楚某 下一章:第13章 不是没感觉了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剧组,莫睿帆受到梁涓沅等人的热烈欢迎:“这不是咱们的见义勇为正义路人英雄莫某吗!”

梁涓沅上下打量了莫睿帆一番,啧啧两声:“帆哥,看不出来你这么能打。”

“一般一般。以前在家学过一阵罢了。”莫睿帆谦虚地摆摆手,“也就一打十。”

其他人顿时笑了起来。

周青也凑了过来,打量莫睿帆一道,“啧”了一声:“之前看你演谢呈琅的时候似乎有点太结实,我还以为你太胖,想着之后谢呈琅憔悴的戏份要给你限制饮食,没想到你不是胖是壮。”

莫睿帆:“……也没有那么夸张吧。”

“总之拍戏期间先别撸铁了,最好能稍微瘦弱点。”周青提醒了一句,“不然真要给你限制饮食了。”

“是,导演。”

莫睿帆环视剧组一圈,没找到楚淮勋,小声问梁涓沅,“楚老师没来吗?”

周青给他们的假期好像一样长。

“来了,在换衣服。”梁涓沅捧起心,面露心疼,“楚老师胳膊上那么长的绷带,换衣服一定很疼!”

白云锋的装束里小臂上用布条扎紧袖口一直到肘部,恰好覆盖了楚淮勋受伤的位置。

莫睿帆也想到这一点:“周导没说什么吗?”

“周导让楚老师自己看着办。”

依楚淮勋的敬业程度,八成还是按照之前的装束打扮。

莫睿帆轻轻吸了一下牙,抓了抓头。

这事他一时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暂且换衣服拍戏。

这些日子他在家也没有全然赋闲。也许是受楚淮勋的影响,他也找了不少资料继续做功课,游戏只有偶尔捡起来打一打。

虽然在楚淮勋面前一直有些怂,莫睿帆还是有点好胜心。

楚淮勋果然还是按照之前的打扮,布条绑在小臂上,表情一如既往,好像伤口压根不存在。

拍戏的时候莫睿帆注意力老是放在楚淮勋的胳膊上,周青喊了几次“卡”才勉强通过一条。

休息的时候莫睿帆还是自己坐在茶楼布景,遥遥去看楚淮勋的专属位置——没人。

一转头,楚淮勋端着盒饭、拎着保温杯,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糖人,就站在身旁低头看着他。

莫睿帆:“……楚老师。”

那糖人他认识,梁涓沅特意从家里带来送给楚淮勋,按照白云锋的形象捏成,还叮嘱他早点吃免得化了。

莫睿帆记得几年前的楚淮勋很少吃糖。果然楚淮勋收下之后没有立刻吃掉,暂且去拍戏了。

楚淮勋在他对面坐下,把糖人放在一旁,拆开筷子,完全一副要在这吃的架势。

莫睿帆拿不准楚淮勋的态度,闷头吃饭。因为旁边多了个楚淮勋,他扒饭的动作都下意识优雅了一些。

火速吃完饭,莫睿帆收拾起饭盒:“楚老师,我吃饱了,你慢用。”

楚淮勋放下筷子,抬起头,黑色的双眸注视着莫睿帆,冷不丁冒出一句:“拍戏的时候伤口会比较难受。”

莫睿帆一愣,还以为楚淮勋是来找他抱怨:“要不要和周导说一……”

楚淮勋慢悠悠地补了下一句:“所以,不要NG。”

莫睿帆NG意味着跟他搭戏的楚淮勋也要重拍。

莫睿帆耳后忍不住热了一下。他拍戏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也被看出来了?

“抱歉、楚老师,我一定尽心尽力!”

楚淮勋点点头,似乎只为了莫睿帆这一句话,重新拿起筷子。

……

被楚淮勋提醒,莫睿帆下午再拍的时候果然好了很多——他还是按照之前楚淮勋教他的办法,盯着随处可见的谢家家徽,催眠自己就是谢呈琅,总算没再像上午那样掉链子。

室内的戏码多数都是文戏,调整角度拍摄还好,尽量不会影响到楚淮勋。

但是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马上就要去拍外景了。

周青看着楚淮勋手臂上的绷带,皱着眉:“要紧吗?”

“不耽误。”楚淮勋知道他意思,摇了摇头,“伤口不深,每天自己换药就好。”

他们要去珩县山沟里拍外景。这里的建筑很有民国之前的风格,一直都有好好的修缮,自然环境也不错,很多剧组排队来这里拍外景。周青提前预约好了时间,不好推后。

周青知道楚淮勋自己心里有数,但还是不放心地叮嘱道:“有什么问题及时说。”

……

这次他们要去半个月,苏野华给莫睿帆安排了助理。

新的助理是个女孩子,圆脸蛋,笑起来有小酒窝。莫睿帆抓着苏野华:“华哥,我们要去山沟里拍戏,可能要多人住一间房的。”

“小乔很专业,你不用担心。”苏野华翻着手里的文件,没空理他,“她之前陪柏林去过那边,对那一块很熟。”

嘶,沈柏林的助理啊……

莫睿帆看看笑眯眯的小乔,暗地里叹口气,对她伸出手:“那就麻烦你了。”

小乔跟着莫睿帆上了剧组的车,沈柏林在练习间目送着他们离开,咬着牙找到苏野华:“华哥,为什么把我的助理派给睿帆?”

“你前阵子不是抱怨身边助理不顶事么?”苏野华放下文件,有些奇怪,“正好睿帆那边需要。”

沈柏林噎了一下:“我那只是……”

“沈柏林。”苏野华忽然抬起头,叫了他的全名,神色严肃了一点,“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暗搓搓地针对睿帆。给你们挑选的资源我都尽可能公正分配,从来没有偏袒过谁,你有什么不满大可直接问我。你和睿帆出道至今,形象定位都不一样,理论上很少会有竞争关系。”

沈柏林脸色微微发白,嗫嚅着说不出话。

“或者你觉得在我手底下受了委屈,可以申请换经纪人。”苏野华叹口气,有些烦躁地捏了捏鼻梁,无力地摆摆手,“我不留你。”

“华哥,我没那个意思!”沈柏林这才慌了。他针对莫睿帆只是想从苏野华这里多占些好处,完全没考虑过换经纪人。

看着苏野华疲惫的样子,沈柏林咬咬牙,低声道歉:“对不起华哥,我以后一定好好调整心态。”

……

珩县的凤山村恰好处在群山环绕之间,因为偏僻躲过了近百年来的不少战乱,得意将古香古色的古建筑风格保留下来。

近几年道路开通之后,这里成了各古装戏剧组必至的取景地。

当地的百姓也习惯了做这门生意,专门给剧组提供午餐、租住等服务,收入不菲。

《字字珠锋》的剧组成员抵达凤山村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周青拿着花名册,挨个分配住处:“演员两人一间,我和小林一起,梁涓沅和叶荟一起,莫睿帆和楚淮勋一起……”

莫睿帆一愣,打断他:“周导,我和楚老师一起?”

周青有些奇怪地看着他:“怎么了?”

莫睿帆有些心虚地指了指楚淮勋身边的助理:“这个……楚老师带了助理吧?还是让助理和楚老师一起睡比较合适……”

“助理另外安排。”周青指了指人员分配表,没好气地道,“本来房间就挤,到了之后还少了一间,你以为有那么多余裕吗?”

他们住的房间分散在当地百姓的院子中,助理得四人一间。

“你不是打架厉害么,跟淮勋一间房,万一碰到危险还能保护他。”

梁涓沅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周导,这里还有危险啊?”

过来接他们的当地人操着带口音的普通话笑道:“有时候山上有些动物下来,基本不碍事。”

叶荟倒是跃跃欲试:“有野猪吗?”

“前几年有,这几年没见过嘞。”

木已成舟,莫睿帆有些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悄悄抬头去看楚淮勋的神色。

楚淮勋正跟身边的助理说话,似乎对房间分配没有任何异议。

不过以楚淮勋无处不在、天衣无缝的演技,莫睿帆也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意见……

……

助理帮忙把东西都搬到房间之后就离开了。

农舍的房间大概二三十平米,两张单人床收拾得很整洁,木质的桌椅上放着水壶和一次性水杯,连Wi-Fi都有,条件竟然还不赖。

就是没有独立卫浴,得去院子里的厕所。好在不是旱厕。

莫睿帆站在一旁,干咳一声:“楚老师睡哪张?”

楚淮勋看了他一眼,坐在了靠近门口的床上:“这张。”

莫睿帆把自己的东西放着靠窗的床边,看楚淮勋低头整理自己的东西,受伤的右臂动作迟缓,心中不忍,赶紧道:“我来吧。”

楚淮勋立刻坐直腰,没有丝毫客气,干脆地让开位置,似乎就等着他这句话。

莫睿帆:“……”

楚淮勋的行李很简单,几件换洗衣服,全都是衬衣马甲,只有两件睡衣;永远不缺席的保温杯,以及一小包枸杞;还有……剪刀?

莫睿帆握着包在塑封中的剪刀,愣了愣:楚淮勋带剪刀干什么?

他探究地看向楚淮勋。楚淮勋没有解释,只指了指床头柜:“放那吧。”

除了剪刀之外,还有用途不明的纸、一次性塑料手套……

莫睿帆看着这套东西,总觉得有点眼熟。

过了半晌他才想起来——这不是宁晓月那个前男友想蓄意谋杀时带的装备吗!

莫睿帆后背窜上一股凉意,微微吸了口气冷气,眼角余光扫过正靠在床上看手机的楚淮勋。

——不是吧?楚淮勋难道想给他也来一刀?

尽管知道这个想法过于可笑,莫睿帆还是“嘶”地吸了下牙,默默把这些东西装回了包里:“这些东西太散,放外面容易丢,还是先收包里吧。”

楚淮勋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

一通收拾之后夜色晚了,周青把大家叫起来,一起吃了一顿当地特色的农家饭,之后便催促他们早点睡:“明天早起拍戏。”

回到自己的住处,莫睿帆拿起自己的浴巾正准备去洗澡,忽然听到楚淮勋叫了他一声:“等等。”

莫睿帆转过头,看到楚淮勋正从衣柜里拿浴巾出来:“我和你一起过去。”

莫睿帆下意识想推诿:“一个一个来吧?”

他记得那浴室还挺小的。

楚淮勋神色淡然,低头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右臂:“我不方便。”

莫睿帆想起陪楚淮勋去医院包扎的时候医生叮嘱过伤口不能沾水,气势顿时颓了下来,认命道:“那……好吧。”

上一章:第11章 好心路人莫某、楚某 下一章:第13章 不是没感觉了吗
热门: 命案目睹记 穿成反派作死未婚妻[穿书] 孤身走我路 阴阳师·太极卷 梦想与疯狂 罪案迷城:消失的女高中生 驸马她重生了 打真军 安珀志5:混沌王庭 幽暗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