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看起来好像一个人住

上一章:第9章 见义勇为不会有事 下一章:第11章 好心路人莫某、楚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睿帆以前从来没有去过楚淮勋家。

当年谈恋爱的时候,楚淮勋就不爱提家里的事,莫睿帆也就没有多问——只从楚淮勋一个人在酒吧打工猜测可能家庭条件不是很好。

后来分手了他没关注过这个人,等到他进娱乐圈的时候,楚淮勋已经小有成果,更扯不上什么关系。

莫睿帆手里提着礼物,站在楚淮勋家门口,摘掉口罩和帽子,给自己打了打气,按下了门铃。

没过多久,防盗门打开,门后露出一身家居服的楚淮勋。

莫睿帆之前见楚淮勋都是在剧组,不化妆的时候永远是白色的衬衣加黑色或者银灰色的马甲,工工整整地系好所有的扣子,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整个人显得禁欲又冷漠;

现在的楚淮勋穿着宽松的T恤,头发松散地披下来,少了锋锐之感,多了一些暖融融的烟火气息。

尤其是额头自然垂落的几缕刘海,让他一下子年轻了几岁,竟然很有几分大学时候的感觉。

楚淮勋对莫睿帆的前来没有意外,脸上依然是那副表情:“进来吧。拖鞋在鞋柜上。”

莫睿帆进门,换了鞋,把手里拎着的祁门香螺茶放下,有些拘束地道:“楚……老师,非常感谢昨天晚上你拉我一把,连累你受伤真是不好意思。随便带了一点东西,希望你不要嫌弃。”

他记得大学的时候楚淮勋很喜欢泡茶喝,不知道这几年下来喜好有没有变,保守起见带了茶叶过来。

楚淮勋目光扫过莫睿帆带来的东西上,双眉轻轻挑了一下:“不必,当时只是下意识反应。”

“不管怎么说也是救了我一命。”莫睿帆还是不太敢跟楚淮勋对视,注意力放在了楚淮勋胳膊上,“伤口怎么样了?”

“没什么问题。”楚淮勋指了指沙发,示意莫睿帆坐下。

莫睿帆下意识环视了一圈——楚淮勋家里跟他本人一样,工整、干净,色调以庄严肃穆的纯色为主,连挂饰都很少。

棕色的沙发上摊开几本册子,莫睿帆大致扫了一眼,基本都是《字字珠锋》的剧本和相关背景的资料。

唯一算得上色彩鲜艳的饰品是阳台落地窗上贴着的剪纸,细致工整、繁复艳丽,和整间套房的装潢风格格格不入。

——看起来好像一个人住的样子……

莫睿帆脑袋中不合时宜地闪过这个念头。

楚淮勋把水杯放在莫睿帆面前,在沙发另一侧坐下:“请。”

莫睿帆回过神来,暗骂自己竟然让伤员给自己倒水。

最初的寒暄过后,他们一时沉默了起来。

现在不是在剧组,不讨论拍戏的时候,竟然找不到可以打破尴尬的话题。

曾经他们也有无话不说的亲密时光,然而几年过去,彼此身份地位都已经大不相同,心态也不再像当初那样无拘无束。

楚淮勋似乎并不讨厌这种气氛,向后靠在沙发上,受伤的手臂搭在沙发扶手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莫睿帆正绞尽脑汁地想话题,冷不防听到楚淮勋问了一句:“昨晚的事上热搜了?”

“啊……好像有人拍到我们了。”莫睿帆有些尴尬。说到底都是他牵连出来的。

楚淮勋侧头看了他一眼,忽然轻轻笑了一声:“你倒是跟当年一样,喜欢出头。”

莫睿帆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还好,其实我收敛不少了。”

楚淮勋这话让他想起最初认识时的场景。

当时楚淮勋在酒吧打工,人长得贼帅,个子又高,穿着酒吧侍应的衣服格外显身材,往吧台后面一站,周围立刻就被小姑娘围满。

有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来泡妹,然而看中的女孩都追着楚淮勋去了,就很不爽,等楚淮勋下班出来堵了他的路,想教训他一顿。

然后就被路过的莫睿帆救了。

当年莫睿帆可比现在还能打,正热血上涌的年纪,耍起横来鬼见愁,硬生生一打多把人打跑了。

莫睿帆想到这一幕,有些怀念的同时,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当初他可不是单纯的路过,而是被楚淮勋的美色迷了眼,磨蹭到楚淮勋下班想去套个近乎,适逢其会英雄救美。

不过现在都分手这么久了,他也不好坦白。看楚淮勋心情好了一些,莫睿帆想起另外一事,赶紧道:“还要多谢你给华哥视频。”

黑莫睿帆的人明显不想拖楚淮勋下水,所以才把楚淮勋打了码;楚淮勋本来也可以袖手旁观,但还是提供了有力的视频证据。

楚淮勋轻微摇了摇头:“小事。”

至此再次无话。

莫睿帆最受不了这种沉默,想了想又小心地问:“有没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家务之类的也可以。”

楚淮勋头一次流露出诧异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太相信:“你会做家务?”

莫睿帆:“……”

他想起自己狗窝一样的家里,干巴巴地笑了起来:“还是能做的。”

“你看我这里有需要做的家务吗?”

“……没有。”

楚淮勋家的地板干净得能当镜子。

楚淮勋侧头看着他,端详了好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

和之前偶尔流露出的疏离、嘲讽的轻微笑意不同,这次的笑声低沉长久又带着一丝轻快,显露出主人愉悦的心情。

莫睿帆:“……楚老师?”

他刚才有说什么笑话吗?

楚淮勋笑声慢慢放低,悠然道:“我只是想起来,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是这样试图做家务但是根本做不好。”

莫睿帆轻轻抓了抓头发,耳后微微有点泛红。

他以前在家的时候家务都有保姆阿姨,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动手。跟楚淮勋谈恋爱的时候才头一次尝试做家务。

提起了当年的事,楚淮勋的笑容慢慢收敛起来,目光凝聚在莫睿帆身上:“莫睿帆。”

莫睿帆下意识挺直了脊梁:“嗯。”

“你去哪了?”

这句话问得有些没头没脑,但莫睿帆还是听懂了。

“我跟着我妈出国了。”他声音小了一些,忍不住又抓了抓头,“这两年刚回国。”

楚淮勋目光沉沉,沉默了片刻,才又问:“你跟我分手,是因为要出国?”

“有这部分原因吧……也不全是。”莫睿帆老老实实道,“主要还是因为……没感觉了。”

没有感觉了。

世界上最简单、也最致命的分手理由。

当初他分手时就对楚淮勋这么说过,但当时的楚淮勋不相信,只拉着他的手,固执地问:“睿睿,我哪里做得不好?”

实际上谈恋爱期间楚淮勋认真、专一、体贴,纵然莫睿帆从小性子被惯得无法无天,也实在挑不出什么错。

时隔数年,再次听到一样的答案,楚淮勋脸上仍有一丝失神。

只是他很快就把表情收起,有些讽刺的笑了笑:“呵,没感觉了。”

刚才和谐的氛围荡然无存。

……

莫睿帆离开楚淮勋家里的时候很有些沮丧。

他抱着跟楚淮勋缓和关系的期望而来,实际结果却是楚淮勋好像更不待见他了。

心烦意乱之间,他下楼的时候忘记戴口罩,等到闪光灯响起他才反应过来:糟糕,是记者!

现在这个风口浪尖,被记者拍到他出现在楚淮勋家,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他火速遮好脸,上了车立刻就走。

然而到底还是被拍了下来,当天就有新的热搜出现:

“莫睿帆现身豪宅小区,是金主还是病急乱投医?”

楚淮勋居住的小区很高档,有不少明星,也有一些老板总裁。莫睿帆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很难不被联想到那方面去。

一时之间对莫睿帆的嘲讽又上了一层力度,吃瓜群众也开始猜测莫睿帆的“金主”到底是谁,明确知晓住在这里的老总们挨个被拉出来遛了一遍。

楚淮勋自然也不例外,有不少人猜测莫睿帆是想靠美色抱楚淮勋大腿。然而这个猜测很快就被楚淮勋的粉丝骂了回去。

“我们楚老师什么时候也有这种谣言了?”

“楚老师出道几年连个绯闻都挑不出来,还会去包养一个劣迹斑斑的流量?”

“我们楚老师可是随身带保温杯的钢铁直男!”

楚淮勋低调,他的粉丝也很佛,好像网上没多少活粉一样。但楚淮勋的名声跟他的演技一样□□,有人想污蔑立刻就遭到真爱粉甚至路人的嘲弄。

苏野华头疼不已,恨不得用笔记本敲莫睿帆的脑袋:“不是让你好好在家待着吗?”

“我是想去给楚老师道个谢嘛……”莫睿帆在楚淮勋之外的人面前很理直气壮,“是你说让我和他打好关系的。”

“让你交好不是让你结仇!”苏野华恨铁不成钢,“你这样会让楚淮勋误以为你想拖他下水洗白!”

最大的仇几年前就结了。莫睿帆在心里嘟囔了两句。

“算了,不能指望你,迟早被你气死。”苏野华甩开他,没好气地把他打发走,“滚回家打游戏去,我来处理。”

“那就交给华哥了。”莫睿帆就等这句话,从沙发上弹起来,戴上帽子准备回家。

一出门正好碰到沈柏林。沈柏林站在门口大大方方地听墙角,见莫睿帆出来还冲他一笑,假惺惺地关心:“睿帆,你怎么又惹华哥生气了?华哥这么辛苦,不能再给他添乱了……”

莫睿帆盯着他看了一会,忽然微笑着挥了挥拳头:“你莲到我了,一起练练?”

沈柏林还以为莫睿帆又在吓唬他——然而莫睿帆真的扣着他的手腕往练习室的方向拖,他才有点慌了:“你干什么?华哥还在呢!”

莫睿帆冲他温柔一笑:“没事,我不打脸。”

今天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让他很不高兴,不想在苏野华面前表现出来,不代表要给这个屡次在他面前蹦哒的家伙好脸色。

沈柏林:“……”

揍了沈柏林一顿——其实也没有很用力,莫睿帆担心这小子用这事黑他,下手不重,还打的肉多的地方。

打完架清清爽爽,莫睿帆出了练习室,碰到脸色有些古怪的苏野华。沈柏林一瘸一拐地出来,刚要告状,就见苏野华笑容满面地拍着莫睿帆的肩膀:“行啊,你抱大腿果然有一套。”

莫睿帆一愣:“什么?”

苏野华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你看微博。”

莫睿帆接过来一看,新的热搜正挂在hot上:

#楚淮勋力挺莫睿帆#

这个话题下的第一条就是楚淮勋微博上言简意赅却细思恐极的声明:

“莫睿帆是来我家看望我的伤口,请大家不要乱传。”

上一章:第9章 见义勇为不会有事 下一章:第11章 好心路人莫某、楚某
热门: 被渣后我成了全仙界的白月光 全世界都以为我是学渣 这马甲我不披了![电竞]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造物主实习指北 大美时代 直播穿越后我上了教科书[综武侠] 魔兽 朕在豪门当少爷 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