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见义勇为不会有事

上一章:第8章 到底哪句话是演的? 下一章:第10章 看起来好像一个人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鲜红的血溅射到莫睿帆身上,让他大脑顿时有一瞬间空白。

那男人捅了一刀还不罢休,目露疯狂,朝着那女孩冲过去,嘴里还喃喃道:“晓月,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莫睿帆这时回过神来,上前一步,狠狠一拳砸在那人的胳膊上!

那人整个胳膊都被打麻了,刀子“哐啷”一下掉在地上。

莫睿帆一脚把刀子踢远,上前抓住呼痛男人的手腕,向后一拧——

“咔嚓!”

那男人痛得脸色惨白,牙齿抖动说不出话:“啊——你、你……”

莫睿帆还不罢休,把他另一条胳膊也照葫芦画瓢,随后一脚把他踢倒,这才转头看向楚淮勋。

虽然胳膊上鲜血淋漓,楚淮勋脸上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左手还拿着手机在拍。

莫睿帆看着那伤口,有些不敢碰,手忙脚乱地在口袋里找:“纸、纸……”

被楚淮勋挡在身后的女孩脸色煞白,打开自己的手提包:“我、我带了纸巾……”

楚淮勋放下手机,接过纸巾按住伤口,冷静地道:“先打110。”

持刀伤人,这人已经犯法了。

莫睿帆刚才已经拨通了报警电话,被楚淮勋提醒后重新拿起手机和那边交流了一下,挂掉之后又打了120。

那男人倒也不跑,只抱着自己脱臼的胳膊在地上坐着,死死地盯着女孩,不住地喊那女孩的名字。女孩子脸色愈发惊恐,使劲往莫睿帆身后躲。

莫睿帆听得火起,上前又踢了他一脚,骂道:“疯子!”

哪有因为分手就持刀伤人的?

警车很快赶来,几个年轻的民警过来,那女孩这才松了口气。

民警小哥们冲过来,看到在地上疼得打滚的男人,先愣了一下:“骨折了吗?”

“只是让他脱臼而已。”

按理说当事人要做笔录,但看楚淮勋胳膊上的伤口,民警递了新的纸巾过来:“先送你们去医院吧。”

“我们已经打了120……啊,来了。”

救护车刚好也到了。

莫睿帆跟着楚淮勋先去了医院处理伤口。所幸虽然血流了不少,但刀子只是斜着擦过,伤口不是很深。

楚淮勋很快绑着绷带出来,又去了警局做笔录。

一通折腾下来,已经凌晨两三点了。

从民警和那女孩口中得知,那男子名叫李恒,和女孩原本在谈恋爱,一开始倒还好,后来控制欲和占有欲愈来愈强,要求女孩定时给他发消息、不许女孩和其他异性接触、甚至发展到想把人囚禁在家里。

“我受不了他,就跟他提了分手——他几次求复合,说他会改,可是没想到……”宁晓月双手握着手机,坐在警局的长椅上,双目有些无神,“简直像噩梦一样,把我锁在家里不让我出门,随时要检查我的聊天记录,不许我和任何人接触……怎么会有这种疯子……”

民警从李恒身上搜到了一次性塑胶手套、匕首、安眠药等物品。也就是说,李恒原本就抱着杀心来的!

审讯是李恒交代得很痛快。他今天已经计划好了,求宁晓月复合,如果她不同意,就找机会杀了她,然后自己再自杀。

“让我看着晓月和其他人在一起,不如我们一起死了殉情!”

要不是莫睿帆和楚淮勋路过,宁晓月怀疑自己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莫睿帆安慰她:“这种人不配谈恋爱,就该一辈子待在铁窗里——没事,至少你现在安全了。”

“嗯,谢谢你们。”宁晓月平复下心情,擦擦眼泪,望着楚淮勋胳膊上的绷带,有些内疚,“对不起,连累你们了。”

楚淮勋坐在对面,目光凝聚在警局走廊的标语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淡淡地回答:“无妨。”

后怕过去之后,宁晓月看眼前这两个人越看越眼熟,忽然“咦”了一声:“你们是……莫睿帆?楚淮勋?”

都到警局了,莫睿帆也没遮掩,痛快地承认:“是。”

宁晓月脸上浮现出一丝惊喜,还没说什么,外面风风火火走来一个人,对着莫睿帆张口就骂:“我跟你说过什么来着?你又搞麻烦!”

是得了消息火速赶来的苏野华。

莫睿帆理直气壮:“我是在救人。”

苏野华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在微信上听莫睿帆讲过大致情况,憋着气,转头去看楚淮勋:“楚老师伤口还好吧?”

楚淮勋点了点头:“还好。”

“刚才我看到彤姐的车,过会应该就过来了。”

蒋彤是楚淮勋的经纪人,算是业内比较知名的大牌经纪人,苏野华也认识。

民警手里拿着资料过来:“笔录已经做完了,几位可以先回去休息,如果有事我们再联系。”

这民警小心地看了楚淮勋一眼,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咽了下去。

等他们都走了,民警才叹了口气:“哎,也不好要签名……”

旁边的老民警有些无语:“小张,现在是在岗时间。”

“所以我没开口嘛。我妈很喜欢看楚老师的剧,我想要个签名送她的。说起来楚老师身边那个好像是莫睿帆?”

老民警想了想,有点印象:“是据说当众打女孩子的那个?”

小民警挠了挠头:“听我女朋友提起过……看楚老师的视频里他救人那样子不像这种人啊。”

……

宁晓月被家人接走了,临走之前对莫睿帆和楚淮勋千恩万谢。

蒋彤和苏野华都开了车来,各自带着艺人上车回家。

临别的时候,莫睿帆对楚淮勋又愧疚又感激:“真的很抱歉,楚老师。”

要不是楚淮勋拉了他一下,他正面接了那一刀,现在指不定还在急救室呢。

楚淮勋脸色并不是很好看,淡淡地“嗯”了一声,迈开长腿上了车。

莫睿帆感觉楚淮勋微妙的有些不开心——不过平白遭了无妄之灾,是个人大概都不会高兴。

一上车,苏野华就没有像在外人面前那么客气了:“你是还嫌现在网上的黑料不够多?”

大半夜街头斗殴,还闹出流血事件,可以预见消息要是走漏了,明天又是一大波颠倒黑白的舆论热潮。

莫睿帆打了个哈欠,躺在后排:“那能怎么办,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苏野华沉默了一下,轻轻叹口气。但是想到明天可能有的麻烦,苏野华又觉得头疼不已。

“把这事详细跟我说说。”苏野华拐了个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提前应对的措施。

事情经过很简单,莫睿帆复述了一遍,最后安慰苏野华:“深更半夜,又没有记者,应该不会被爆出去……”

“你说楚淮勋拍了视频?”苏野华打断他。

“他一直举着手机,应该是在录像吧。”

苏野华沉吟片刻,忽然一拍喇叭:“有了!”

莫睿帆吓了一条,看苏野华手都脱离方向盘了,赶紧道:“你好好开车!什么有了?”

苏野华没有回答,只在后视镜扫了他一眼:“现在还不好说,我得回去运作运作——要是能成,说不定可以把你的风评掰回来。回头你可得好好谢谢楚老师。”

……

第二天,一篇标题党的通稿横挂热搜:

#莫睿帆深夜街头斗殴、刀刀见血#

点进去一看,是不知道谁拍的远景照片,看得出是两个人打架,另外两个人旁观;下一张照片是警车出现,其中两人身上都带了血。

虽然照片比较糊,但还是能分辨出打架双方其中一人就是莫睿帆。

大众舆论顿时被点燃,有不少莫睿帆的铁粉都在质疑这到底在干什么。

之前莫睿帆被爆料当众打方思晴,只有两张拉开距离的照片,锤不实,还有很多粉丝站在莫睿帆这边,相信莫睿帆的澄清。

但现在可是实实在在的街头斗殴!还见了血!

对家黑子也趁机冷嘲热讽:

【早就说过莫人渣就是个暴力狂了,呵呵。】

【公众人物街头打架,恶心,怎么还不封杀?】

【这样下去很快就能铁窗泪惹。】

……

“其他三个人都打了马赛克,就我没打?”莫睿帆无语地看着手机,“华哥,这稿子不是你发出去的吧?”

“不是,大概是对家。”苏野华抱着电脑头也不抬,“放心吧,让他发,我有对策。”

“什么对策?”

“我从楚淮勋那里要来了他拍的视频。”苏野华敲下回车,呼了口气,目光难得亲切了些,“彤姐那边也会有动作。”

莫睿帆扶额:“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楚淮勋没那么好说话吧。”

“楚老师挺痛快的。”苏野华忽然表情一收,板起脸,“你也瞧瞧人家的舆论敏感度,碰到事注意录像留证——你上次打黄总的时候要是有视频,我们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那种时候我哪有功夫开录像……”莫睿帆不服气地嘀咕,“再说会场那边应该有监控吧?”

“要是能要到那边的监控,你的风评会这么黑?”苏野华心情似乎不错,难得跟他多分析了两句,“澄清和证据永远都是当时最有用,拖几个月下去,在大众心里形成固有印象,再拿到证据澄清也没人在意了。你运气倒还不错,赶在固有印象之前找到这个扭转形象的机会。”

莫睿帆听懂了,顿时扬起了头,竖了竖衣领:“我就说见义勇为不会有事儿吧。”

“行了,别贫了。”苏野华关上电脑,叮嘱他,“这几天先在家呆着,免得出去撞记者。”

周青第二天得知因为他的一时起意间接导致了这波麻烦,打电话来表达了歉意,并慷慨地给了莫睿帆和楚淮勋几天假期。

莫睿帆本来还想为自己的问题耽误剧组进度道歉,听到有假期立刻咽了回去。

这半个月天天拍戏,一天都没有休息过,铁打的身子骨也要累死,正好在家打打游戏休息一下。

说起来这个假期还是粘了楚淮勋的光。

莫睿帆想到楚淮勋胳膊上那道血淋淋的伤口,手里的游戏手柄顿时都不香了。

他坐在意式羊毛地垫上,背靠着沙发,掏出手机点开微信,迟疑地看着楚淮勋的头像。

楚淮勋头像很简单,微信默认的夕阳风景,和摄影小林一样,也不怪他上次点错。

要不要发消息去问问?

老实想想,不管楚淮勋心里对他怎么想,实际上还是帮了他不少忙的。剧组里给他讲戏,打架还救了他一命。

要不是因为对方是楚淮勋,他现在都上礼物上家里当面道谢了。

莫睿帆手指触了触手机屏幕,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婊。

当初是他提的分手,现在心里纠结的还是他。

楚淮勋真是白帮他这么多了。

莫睿帆下了决心便不再犹豫,一口气打了消息发过去:“楚老师,伤口好点了吗?我想登门拜访一下,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上一章:第8章 到底哪句话是演的? 下一章:第10章 看起来好像一个人住
热门: 超神机械师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恐怖谷 至高降临 爱上她的和尚 分歧者2·反叛者 阁楼里的女孩 红拇指印 为了活命我竟成了万人迷 异界那些事儿 谋杀狄更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