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到底哪句话是演的?

上一章:第7章 你怕我想对你做什么? 下一章:第9章 见义勇为不会有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睿帆对上楚淮勋与夜幕同色的眼眸,脊背上窜上一阵凉意,好像被蛇盯上的青蛙。

老实说,莫睿帆之前想象过楚淮勋跟他算总账的样子。

得势得意,失势失意,当初他铁了心把楚淮勋甩开,分手时楚淮勋泛红的眼圈、握紧的拳头还历历在目;现在他们之间的地位反转,楚淮勋再怎么大度,对他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不过进组之后楚淮勋对他虽然算不上热情,但和对其他人没什么差别,仿佛他只是一个路人甲,既没有特别关照,也没有特别针对。

甚至周青让他给他讲戏,楚淮勋也没有拒绝。

这样和谐的剧组氛围让莫睿帆甚至会误以为“和楚淮勋谈恋爱并把楚淮勋甩掉其实是他压力过大产生的幻觉”。

但现在看来……

莫睿帆干笑了一下,能说会道的嘴巴一下子失去了大部分的语言能力:“没有,楚老师这么宽宏大量……都几年前的事情了,不至于……”

楚淮勋微微侧头,唇边轻轻勾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莫睿帆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他开始思考现在楚淮勋发难的话,他要不要还手。

还手的话他没脸,而且也怕把楚淮勋打出个好歹来;不还手的话……万一打到脸明天还怎么拍戏?

楚淮勋还不放过他:“怎么不说了?分手的时候不是挺能说么?”

莫睿帆又是一噎。

当初分手的时候他心情烦躁,急着想摆脱楚淮勋,对楚淮勋说了一些不怎么好听的话,没想到楚淮勋一直记着。

“你要不说的话,我来说说?”楚淮勋双手十指交叉握在自己面前,声音带上了一点冷意,“当初追我的是你;追到手两个星期要分手的也是你;分手之后说再也别见面的还是你;现在坐在我面前求我给你讲戏的也是你……这笔帐,现在怎么算?”

莫睿帆恨不得把头钻进地里去。

他猛然想起来,今天好像差不多就是他进组两个星期。

——楚淮勋是挑今天准备报复他?

莫睿帆轻轻吸了一下牙,拼命转动脑筋,思索着怎么平缓楚淮勋的怨气。

思来想去,他决定使用怀柔政策:“其实……当初我急着分手是有理由的。”

楚淮勋两条眉毛轻轻挑了一下:“哦?”

“我当时被检测出了大病,不忍心拖累你,所以不得不说了些……不大好听的话。”莫睿帆硬着头皮道,“其实那些不是我的本意……”

“现在治好了?”

“治、治好了。”

楚淮勋手指轻轻敲了敲茶桌的红漆桌面,声音平稳:“病历证明呢?”

莫睿帆:“……这个,在家里。”

“回头拍给我看看。”

莫睿帆干笑了一声:“太久了,可能找不到了。”

楚淮勋脸上又流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嚯。”

莫睿帆低着头,完全不敢看楚淮勋,心里暗骂自己有点蠢过头。几年前一起谈恋爱的时候他就对楚淮勋有种微妙的畏惧感,面对楚淮勋脑袋就有点乱。现在更严重了。

过了好一会,楚淮勋才收起表情,脸上恢复平日里那种淡淡的冷漠疏离:“怎么样,还怕吗?”

莫睿帆没料到这个转折,呆了一下:“啊?”

“你怕的不就是这个?”楚淮勋向后靠在椅背上,目光在深夜的布景台上有些模糊不清,“还怕吗?”

莫睿帆呆愣了半晌,脑袋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楚淮勋,脱口而出:“你演我?”

楚淮勋脸上又浮现出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怎么?”

莫睿帆一看到这个表情立马怂,气势低落下去:“没、没事。”

不过楚淮勋这么一搞,莫睿帆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没有那么怕了。

好像绑住达摩克利斯之剑的马鬃终于断掉、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之前那种隐隐不去的彷徨和不安如今竟然消散一空,抬头看楚淮勋的脸好像也没有以前那么吓人。

感受到这一点,莫睿帆有些震惊地抬头看着楚淮勋。

他不蠢,猜出刚才那一出是楚淮勋为了消弭他的恐惧特意表演的——以楚淮勋的演技,演出来简直浑然天成,没有一丝破绽。

楚淮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然:“之前说的角色潜意识问题,在演员身上同样有体现。你对我的情绪不对,饰演出来的谢呈琅对白云锋的情绪就不完满——你自己应该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表演时刻意掩盖这种不完满,反而用力过度。”

莫睿帆轻轻吸了一下牙,沉默着点点头。

过了一会,他忽然抬头,迎着楚淮勋的双眸,诚恳地道:“多谢。”

不管楚淮勋是出于什么理由对他尽心尽力地指点,都帮了他很多。

楚淮勋微微颔首表示接受。

莫睿帆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下定决心,又开口道:“还有……当初的事情,非常抱歉。”

楚淮勋向后一靠,脸庞大半被灯光投射下来的阴影遮盖,看不清楚神情,只能听到他发出一个模糊的声音:“嗯。”

介于“接受”和“听到了”之间,让人分不清他到底什么态度。

莫睿帆还想再说什么,楚淮勋忽然轻笑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刚才是演的?”

莫睿帆:“……啊?”

楚淮勋又道:“你怎么知道我这句话又不是演的?”

莫睿帆:“……”

禁止套娃!

他的表情似乎取悦了楚淮勋,楚淮勋又发出低沉而愉悦的笑声,连带隐藏在阴影下的脸庞曲线都柔和了许多。

莫睿帆:“……”

所以到底哪句是演的?

他现在深刻怀疑楚淮勋在玩他。

刚要说什么,忽然听到出口大门那里发出“吱啦”的推拉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喊道:“还有人吗?”

莫睿帆一愣,掏出手机一看——十一点了。

周青说好的开门来了!

……

这个点离开剧组租借的场地,街道上几乎已经看不见人。

周青嫌影视城那边人多麻烦,所以另外找的地盘搭布景。他们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到零点,冷冷清清看不到人和车。

莫睿帆看看手机,给苏野华发了消息没有回,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下了。

他转头去看楚淮勋,基于礼貌问了一句:“楚……老师怎么回去?”应该有助理来接吧?

楚淮勋收起手机,长腿向前迈出:“我叫了的士,在前面路口。”

莫睿帆:“……”

楚淮勋还挺接地气。

这条路单行,他也跟着向外走,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叫个的。这么晚了脸都看不清,应该不至于暴露身份。

还没想好,他忽然听到前方隐隐约约传来女子的尖叫声。

莫睿帆凝神听了听,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把手机揣兜里,来不及和楚淮勋说什么,迈开步子向前跑起来。

拐过一个弯,一对拉拉扯扯的男女出现在莫睿帆眼前。

女孩子穿着工作装,眼角还有泪痕,满脸恐惧,拉着自己的包一边喊“你放开我”一边想跑;男子拽着她的衣服不放,嘴里苦苦喊着“晓月,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莫睿帆上前爆喝了一声:“你干什么!”

那女子看到有人来,眼前顿时一亮,挣扎着喊:“救命!”

男人看到莫睿帆,瞪了一眼:“关你屁事!”

莫睿帆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捏住男人的手腕,稍微一用力,那人就吃痛放开了手。

女孩子连滚带爬地跑开几步,有些恐惧地看着这边。

“当众抢劫?”莫睿帆一只手捏着他,另一只手掏手机准备报警。

“谁抢劫了!”那男人挣扎几下没挣脱,咬牙道,“我们是一对儿,吵架关你屁事?”

女孩子扶着行道树站在那边,咬了咬牙喊:“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不同意!”男子眼睛有些泛红,也不管莫睿帆,只冲着女子大喊,“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你是我的人!”

“我不是!”女子崩溃一样软软瘫倒,哭喊道,“求求你放过我吧,你要钱吗我给你钱好不好?不要缠着我了……”

楚淮勋这时也跟了上来,看到那男子狰狞的面容微微皱眉,挡在了女孩面前,掏出手机开启摄像。

那男子脸都扭曲了:“为什么!我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你放开我!多管闲事!”

他右手被捏着使不上力,左手抓不开莫睿帆,往女孩子那个方向跑也跑不开。

莫睿帆已经听不下去了:“有话跟警察去说吧。”

说着他右手用力,把男子甩到自己身后,让他离那女孩远点,用另一只手拨通了110。

电话刚拨通,莫睿帆只说了一句“喂”,忽然听到那女子尖叫了一声:“小心!”

莫睿帆回过头,正对上那男人狰狞的脸庞和手中闪亮的刀光!

距离太近,莫睿帆本能地放开男人,疾步后退;但之前他们距离隔得太近,眼看着避无可避——

一只手忽然从他身后伸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腰,用力往后一拖!

那刀子划过,一道鲜红的血花顿时激射而出!

上一章:第7章 你怕我想对你做什么? 下一章:第9章 见义勇为不会有事
热门: 所有人都求我好好活着 乡村春事 怀了豪门霸总的崽后我一夜爆红了 纳尼亚传奇4:凯斯宾王子(双语) 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捉鬼实习生8:重逢 暗影神座 爱上她的和尚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孤独的精确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