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怕我想对你做什么?

上一章:第6章 挺能打 下一章:第8章 到底哪句话是演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楚淮勋说完这话转身就走了,留下莫睿帆一个人琢磨这话的意思。

他刚才只是吓唬吓唬沈柏林,并不是真的要跟沈柏林打,楚淮勋总不会听不出来吧?

莫睿帆琢磨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楚淮勋该不会是暗示他信了网上的黑料吧?

这么一想,他心里忽然就有点不大舒服。

他好歹也和楚淮勋真心实意地谈过一阵,楚淮勋难道觉得他是这么暴力的人吗?

当年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就打打架、飙飙车、染染发、逛逛酒吧、打打游戏之类的,不好的东西可从来没碰过的!

……好吧,听起来好像他从前好像就是个不良少年。

莫睿帆抹了把脸,又想抓头发了。可惜今天的戏还没拍完,发型不能乱。

他只能安慰自己:他在楚淮勋心里的形象本来也不怎么好,现在无非更差。

莫睿帆颓废的时间很短暂,很快就苦中作乐地振作起来。反正拍完这部戏他们就此别过,倒也不用考虑太多。

就是苏野华还叮嘱他和楚淮勋多打好关系呢……现在肉眼可见的关系愈来愈差了。

……

虽然叶荟和梁涓沅都尽力维护莫睿帆,但记者还是借题发挥整了几篇分析“莫睿帆武力一霸威胁同组演员”的新闻稿,又带起不少节奏。

还有不怀好意的人借此机会拉周青和楚淮勋下水。

莫睿帆上次发了照片之后就没再登过微博,眼不见心不烦。按照苏野华的分析,现在还不是他们打舆论战的时候。

天耀虽然没有雪藏莫睿帆,但在黄右琮的影响下也没有主动给莫睿帆洗清污名——在当事人方思晴沉默不发声的状态下,任何通稿都像在狡辩。

苏野华的打算是等《字字珠锋》开播。一方面是艺人还是要靠作品说话,另一方面也是避开现在的狂风暴雨,等舆论热度降下去再开始公关。

沈柏林不知道被苏野华怎么教训过,这几天碰面虽然眼神还带着点嫉妒,但乖乖闭着嘴没有挑衅,也没有在舆论上火上浇油。

倒是周青每天都会刷微博,有些不高兴。

他家世好消息灵通,知道莫睿帆是给一个女明星出头才得罪人,懒得管这些事,只要演员能演好他的戏就行。不过有人想拖他的戏下水,让他很不爽,直接拨电话找人。

第二天,关于《字字珠锋》相关的负面新闻就都撤了下去。

为此莫睿帆特意找周青道歉:“不好意思周导,是我连累了剧组。”

“知道连累了就好好演戏。”周青一边在剧本上画圈一边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这几天状态不太行啊。”

这几天拍到前期比较重要的剧情——谢呈琅和白云锋出门遇到了土匪,和自己家的车队走散了。不知民间疾苦的小少爷头一次感受到家族荣华富贵之外的艰难民生,清晰地看到如今这个世道到底有多乱。

另一方面,白云锋也在这段时间里接触到正在和封建势力斗争的解放党派,在心里埋下了燎原的星火种子。

这段剧情比较关键,涉及两个主要角色的心理转变,周青拍摄的时候愈发吹毛求疵。

他们拍摄不是按照剧情顺序来,现在布景室内拍好室内的场景,过阵子拍外景。

外景以逃跑、打斗居多,内景更突出角色的表情和心理。

莫睿帆自认为已经把握住了谢呈琅的心理,但周青拍出来还是不满意。

“你对角色的揣摩是对的,但是表达出来的不太对。”周青指了指摄像镜头,“主要体现在和白云锋的互动上——谢呈琅现在确实有些依赖白云锋,但没有那么明显。他是谢家的少爷,或许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种依赖。”

莫睿帆听得很认真,但仍然不太明白:“角色自己都没察觉到……”

“这方面你可以找淮勋请教。”周青忽然放下笔,打量了莫睿帆一眼,“那边那么大一个准影帝杵着呢。”

莫睿帆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我怕打扰楚老师。”

“你们俩有过节?”周青忽然冷不丁问了一句,“为什么我感觉你一直绕着他走?”

“没有,怎么会?”

周青上上下下扫视了一番,没有再说什么,只拍了拍手里的剧本:“你再揣摩揣摩,不行我就再把你俩关黑屋。”

莫睿帆无语地赶紧告辞。

虽说如此,莫睿帆确实在琢磨要不要请教一下楚淮勋。

只是还没等他纠结好,晚上收工之后,周青就把他叫住:“睿帆,你先别走。”

莫睿帆卸了妆换了衣服,有些疑惑地走过来:“周导,怎么了?”

“你今天的问题我和淮勋提了下,他要给你补补课,让你在这等他。”

莫睿帆顿时瞪大了眼睛:“这……”

楚淮勋竟然会主动给他讲戏?

“他还在换衣服,你等会他吧。”周青看了看表,“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好好交流。”

莫睿帆还来不及说什么,周青已经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莫睿帆无法,只能坐在化妆间外面等着。

然而在这坐了大半个小时,摄像、道具组的成员都陆陆续续收拾东西走人了,整个剧组只剩下他一个人,楚淮勋还在化妆间里没有出来。

莫睿帆看着那扇从里面反锁的门,忽然有点担忧:楚淮勋不会在里面出什么事了吧?不过里面不是应该还有化妆师么?

他走到化妆间门口,试着想敲门,门却“哗啦”一下从里面拉开了。

楚淮勋冷峻的面容出现在门口,看到他的一瞬间眼眸中闪过一丝意外。

莫睿帆气势矮了一节:“楚、楚老师。”

楚淮勋跨步走出来,微微蹙眉:“你怎么在这?”

莫睿帆一愣:“啊?不是你让我在这等你吗?”

看到楚淮勋眼眸中的诧异,莫睿帆又回想了一遍周青亲切的笑容,差点爆粗口:周导又来这套!

楚淮勋转瞬明白过来,再次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莫睿帆对周青想一出是一出有点无语。他估摸着楚淮勋可能并不喜欢跟他在一起,赶紧后退两步:“嗨,周导就喜欢恶作剧……天色这么晚了,楚老师,明天见。”

他们拍了一场夜晚的戏,现在已经九点多,周围一个人都不剩下。化妆室里也没有其他人。

今天算是下工比较早的,之前有时候要磨到凌晨才能结束。

莫睿帆走到门口推门——推不动。

锁了?

莫睿帆赶紧掏手机想打电话,恰好这时候周青发了微信过来:“你和淮勋好好交流一下,都是一个剧组的,有什么矛盾都排到拍戏后面去!两边经纪人我都打过招呼了,十一点会有人给你们开门。”

莫睿帆:“……”

楚淮勋这时也走了过来,望着莫睿帆搭在门把上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轻轻笑了一声。

莫睿帆无奈,只好把周青搞的鬼解释了一遍。

楚淮勋思索片刻,开口问:“你拍戏哪里感觉不对?”

莫睿帆又是一愣:还真要讲啊?

不过既然机会就在眼前,他也硬着头皮上了:“是这样,周导说我对谢呈琅的表达有些问题……”

莫睿帆把白天和周青交流的过程复述了一遍。

楚淮勋明白了,转头走到了之前搭好的茶楼布景的地方。剧情中茶楼的片段不少,这个布景就一直保留着。

楚淮勋在包厢坐下来,拍了拍长椅,又敲了敲桌上摆着的茶碗。茶碗发出“叮当”的声音。

莫睿帆跟着过来,有些困惑。

“人的动作除了主观之外,还有潜意识的作用。‘角色自己都没感受到’的东西,其实就是用潜意识的表现。这些表现可以用很微小的动作来体现。”楚淮勋端起茶碗,端到嘴边的时候却迟疑了一下,小指轻轻颤了颤,带动茶碗的青瓷盖碰撞碗沿,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个小小的动作,没有任何描述,却让莫睿帆莫名觉得楚淮勋似乎很紧张。

他旋即反应过来:楚淮勋这是在演?

他若有所思,但很快提出新的问题:“可细微的动作怎么才能被注意到?”

现在剧本的进度里镜头重点已经逐渐转移到白云锋身上,给谢呈琅的特写不多。也正因为如此,莫睿帆才想在有限的镜头里表达出谢呈琅对白云锋的依赖,却被周青说用力过度。

“你刚才怎么注意到我的动作的?”

“茶碗的声音……”莫睿帆忽然有点懂了。

楚淮勋肯定地点点头:“道具。”

每一个道具的外观、材质、声音都不同,它们不光是构建剧本世界的组成,也是演员借来表达自身的媒介。

莫睿帆想起第一天拍戏的时候楚淮勋就在茶楼布景这里和每一把椅子、每一张桌子“交流”,若有所思地沉默下来。

楚淮勋见莫睿帆开窍了,没再多说,只向后靠在长椅上,静静等着莫睿帆自己思考。

过了良久,莫睿帆才回过神来,诚恳地道:“多谢楚老师。”

在演技这方面他确实和楚淮勋差得太远。

他们交流了这一会儿,也才过去半个小时,距离十一点还早。

没有正儿八经的工作可以聊,莫睿帆感觉那种微妙的尴尬感又从他的后背爬了上来,让他坐立难安。

他正想找个理由距离楚淮勋远一点,忽然听到楚淮勋淡淡地开口了:“你还在怕我?”

莫睿帆后背一僵,下意识挺直了腰杆:“也没有。”

这段对话和之前他们被关进化妆间的时候一模一样。

楚淮勋稍微换了个姿势,胳膊撑在一旁,目光落在莫睿帆的脸上,声音中似乎带上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因为我们分手过,你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莫睿帆干笑了一声:“不会,我相信楚老师。”

楚淮勋扬了下眉,忽然靠近了一些,英俊的面容在夜晚的灯光下显得有些阴暗,嗓音低沉:“如果我说……我确实想呢?”

上一章:第6章 挺能打 下一章:第8章 到底哪句话是演的?
热门: 血国风云 暗渡 知北游 小萌宝宠爱指南 娇宠 时间回旋 影帝和营销号公开了[穿书] 我靠学习走上人生巅峰 弄假成真 法蒂玛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