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挺能打

上一章:第5章 照片 下一章:第7章 你怕我想对你做什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还是照常拍戏。

今天梁涓沅和楚淮勋对手戏的镜头更多,莫睿帆趁机好好观察了一下他们的演技。

梁涓沅倒是没说谎,确实对拍戏常识知道的不多,明显看得出来有恶补的痕迹;但另一方面,莫睿帆惊讶地发现,小姑娘饰演谢呈珠的过程浑然天成,几乎找不到什么刻意。

谢呈珠是谢家受宠的小女儿,留洋的风潮起来之后她也撒娇去了一趟海外,一出海立刻被海阔天高、开放自由的西方世界折服,一开始是带着对家乡封闭落后的不屑回来的——当然,很快她就被狠狠打了脸。

因为顶撞长辈被罚进祠堂,谢呈琅心疼妹妹,便让白云锋去给谢呈珠偷偷送饭送水。

白云锋和谢呈珠的交流,也是那个时代两种大众观念的碰撞。一方面是接触到开放、先进的技术带来的思想解放,一方面是吃不饱、穿不暖对于基础生存需要的追求。

莫睿帆坐在远处,看着梁涓沅跪在地上,扬手打翻白云锋送来的饭菜:“我不吃!你们这些封建势力的走狗,少在这假惺惺!”

她刚挨了一顿手板,手还是肿的,气得眼泪汪汪。

楚淮勋低头看着洒落在地上的饭菜,沉默了良久,忽然冒出一句:“六小姐,小的过年也吃不上这样的饭菜。”

谢呈琅虽然对他很好,但和真正的谢家人又怎么能比呢。

谢呈珠留洋时接触的也是一些名流贵族,从前在家的时候更不会留心身边的丫鬟仆人,头一次听说这种话,一时愣住。

“卡!”

周青喊停,挥动着手里的矿泉水瓶,“这条过了,白云锋先下去,谢呈珠的表情不太对,还要补拍个特写——梁涓沅,你再品味一下,谢呈珠现在心态上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不至于听了这一句话就感动到,明白吗?”

又折腾了两遍,周青才勉强放过她。

梁涓沅呼着气离开布景,走到莫睿帆身边的时候抹了抹不存在的冷汗:“拍戏好难啊。”

莫睿帆真心实意地夸奖:“你拍得特别好。”

没有经过系统的科班培训就能演绎好一个不存在的角色,梁涓沅在演绎事业上天赋的确惊人,周导太有眼光了。

莫睿帆刚才扫了一圈,其他演员眼里也有不少惊叹之色。

小姑娘一个素人直接跃上女一,不少人心里指不定怎么猜测,今天这一幕倒是给她正了名。

梁涓沅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别说了,自从签了合同,周导就给我发了演技训练的网课培训班,我每天凌晨才睡,困死了。”

莫睿帆刚想安慰她两句,马上又听到她雀跃的声音,“不过能和楚老师一起拍戏,就算通宵一个月也值了!”

行吧,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

莫睿帆把安慰的话收了回去。

提到楚淮勋,梁涓沅话篓子就收不住了:“楚老师演技真好!我看着他完全想不起平时楚老师高冷的模样,脑袋里全都是白云锋了!看他蹲在地上收拾碗的碎渣,真就是逆来顺受的——啊!”

莫睿帆被小姑娘最后的叫声吓了一跳:“怎么了?”

梁涓沅左手锤了一下右手手心:“刚才楚老师的手指好像划破了!”

“……哦。”

“我要去看看楚老师。”梁涓沅神色忧伤,难过自责,“都是我耍小性子,把碗砸碎了。”

莫睿帆:“……”

小姑娘还挺入戏。

“帆哥带我过去吧。”

“啊?为啥?”

有他什么事?

“不在戏里的楚老师有点高冷。”梁涓沅老老实实坦白,“我有点怕,帆哥领我去吧。”

莫睿帆:“……我和楚老师也不熟。再说楚老师助理会处理好的。”

他更怕。

“你们好歹都是圈内的吗!再说咱们是好姐妹,怎么能不帮忙?”

莫睿帆:“……”

抵不住小姑娘的恳求,莫睿帆硬着头皮带着梁涓沅找到楚淮勋惯常休息的位置。

剧组里的座位不少,不过楚淮勋第一天坐的位置之后都没人去碰,就成了楚淮勋的专属。

莫睿帆和梁涓沅过来的时候,楚淮勋的助理刚买了创可贴过来。周围还有几个演员在关心他的伤口。

楚淮勋的位置旁摆着一堆道具盘碗,右手中指上伤口已经洗过,正接过助理递来的创可贴自己贴上去。看到莫睿帆和梁涓沅过来,楚淮勋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来,静静看着他们。

莫睿帆眼神滑到梁涓沅身上,示意小姑娘自己开口。

梁涓沅:“刚才我和帆哥说楚老师好像手受伤了,帆哥很担心,就带我过来看看。”

小姑娘脸上的表情夹杂着三分无奈三分担忧还有四分坦然,演技竟然比刚才拍戏的时候还要好一些。

莫睿帆:“……”

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解释,就听到面前的楚淮勋轻轻笑了一声。

楚淮勋把创可贴最后一边按好,轻轻扫了莫睿帆一眼,声音中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慵懒:“真的吗?”

话都到这份上了,莫睿帆只能干巴巴地笑:“哈哈,楚老师是咱们剧组的镇宅之宝嘛……”

楚淮勋目光收回,稍微活动了一下手指:“多谢,没什么大事。”

这样的小伤口,贴好创可贴一两天就好了。

莫睿帆本来就觉得梁涓沅是粉丝滤镜太厚小题大做,跟楚淮勋客套两句之后,赶紧拉着梁涓沅借口对戏告辞了。

梁涓沅意犹未尽,满脸心疼:“十指连心,楚老师伤口看起来好疼啊!”

“楚老师已经包好伤口了,放心吧。”

梁涓沅捋了一下鬓边的假发,回头望了一眼又感叹道:“楚老师又开始揣摩剧本了,太认真了。”

这两天拍戏下来,莫睿帆确实发现,楚淮勋敬业不是浪得虚名。平时他不是在拍戏,就是拿着剧本在布景、道具甚至美术之间转悠,偶尔和剧组人员交流,显然在用心体会角色。

对于楚淮勋来说,《字字珠锋》这种制作的剧本应该很容易就能拍好。但他对待白云锋这个角色依然无比认真。

“我最佩服楚老师的就是这一点,敬业。”梁涓沅回头望着楚淮勋,星星眼,“我是楚老师的事业粉!而且楚老师还会给我们讲戏,一点都不吝啬。”

“讲戏?”莫睿帆顿时有点好奇,他怎么不知道?

“楚老师之前给我和叶荟姐都讲过。”梁涓沅才觉得有点奇怪,“你和楚老师对手戏最多,怎么不去跟楚老师沟通一下?周导说了,演员之间能沟通好,拍戏才会比较顺利。”

莫睿帆这两天都尽量躲着楚淮勋走,哪敢凑上去找不自在。哪怕楚淮勋真的很敬业愿意给他讲戏,他也坐立难安。

“呵呵,我就不用了,我靠脸就可以演好谢呈琅。”莫睿帆捏了捏自己的脸,“本色出演就行。”

梁涓沅被逗笑了:“帆哥真是。”

她略过这个话题,充满憧憬地继续讨论楚淮勋,“你看到没,刚才楚老师身边带着保温杯,里面的水还在冒热气……听说楚老师作风很老干部,现在一见果然如此。”

现在夏末,天气还有些热,他们还经常吃冰饮,楚淮勋却自己带保温杯只喝热水,像极了家里四五十岁的养生长辈。

莫睿帆心想那可不,当年他们谈恋爱的时候,楚淮勋就天天泡枸杞茶给他喝,从来不买碳酸饮料。

他第一次注意到楚淮勋,就是因为楚淮勋在酒吧打工却一点酒都不沾,自带白开水。进而才发现这人长得贼他妈帅,这才起意追求楚淮勋。

……

这样拍了几天戏,周青忽然叫莫睿帆过去:“听梁涓沅说你学过书法?”

莫睿帆看看一旁的楚淮勋,谦虚地道:“就学过一阵,拿不上台面。”

“写几个字看看。”周青来了兴致,指了指一旁铺好的宣纸,“正好我还没找书法替身。”

谢呈琅是谢家的三少爷,自然有一手好字迹。多数明星都只能把自己签名写好,需要书法的场合都得找替身。不过梁涓沅说莫睿帆学过书法,他便打算让莫睿帆试试。

莫睿帆走到桌子前面,屏息凝神,执起兔毫笔蘸墨,一气呵成写下了“字字珠锋”四个大字。

周青看了一眼,有些稀奇:“还真不错,有几年功夫。你也看看。”

虽然比不上真正的书画大家,但作为谢呈琅来说已经足够隽秀流畅。

他把宣纸递给一旁的楚淮勋。楚淮勋接过来,扫了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地看了莫睿帆一眼。

莫睿帆缩了缩脖子,笑容更加勉强。

楚淮勋是知道他的书法水平的。因为他当初曾经在楚淮勋身上蘸墨写过字……

“那也不用找替身了。”能省下镜头切换和后期处理的麻烦,周青难得夸了他一句,“字写的不错,怎么都没见你拿出去秀?”

这年头明星有几个技能全都拿出去坐噱头了。

莫睿帆咳嗽了一声:“以前在家感兴趣的时候学的,后来都快忘了。”

他们还待再聊,忽然有人来说:“帆哥,有人来给你探班。”

莫睿帆有些摸不着头脑,过去一看,脸色更加古怪。

是沈柏林。

沈柏林手里提着一些零食,笑得一脸和气:“睿帆,这几天怎么样?我刚下综艺,正好过来看看你。”

莫睿帆脸上表情有些微妙。

他出了那档子事之后,公司紧急冷处理,之前的通稿一夜消失——虽然他个人资源没了,但公司肯定不会浪费,大多数都落到了同为苏野华手下的沈柏林头上。

沈柏林最近上的这个综艺是淮南电视台主办的,人气一向不错,沈柏林也很努力,唱跳尽心尽力,吸了一大波粉丝,热度隐隐要超过现在还半冷处理中的莫睿帆。

这种情况下,沈柏林跑来探班干什么?莫睿帆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来炫耀的?

不过沈柏林后面跟着记者,莫睿帆不想暴露内部矛盾,假惺惺地表演哥俩好:“柏林好久不见,之前你还说想来周导的剧组,正好这次带你参观一下。”

沈柏林脸色微不可查地僵硬了一下。

周导自己嫌记者麻烦,平时拍戏不带记者玩,但沈柏林探班来的记者他也没管——只要记者别不长眼打扰他拍戏就行。

那几个记者确实没去骚扰周青,他们找到了梁涓沅和叶荟。

莫睿帆现在身上最大的黑料就是在娱乐晚宴上当众打人,还是打的女明星,他们闻着味儿过来,想借机采访一下周青剧组里的两个女主演,看能不能挖到什么料。

但凡两位演员有那么一丝能做文章的话,他们都能颠倒黑白写一篇黑稿出来。

叶荟在媒体前面都是温柔甜美的形象:“睿帆人很好的。什么?啊呀,我这个人最见不得暴力行为了你不要吓唬我……我这阵子都在琢磨角色没上网耶。周导新剧这个角色和我一贯演出的形象差距蛮大的,希望大家不要因此对我幻灭呀。”

梁涓沅则十分笃定地宣称:“我和帆哥是好姐妹!”

记者:“……”

……

莫睿帆眼角尾光看着两个记者奔叶荟和梁涓沅过去,顿时明白沈柏林这次探班的目的,皱了皱眉,低声警告他:“别搞事。”

沈柏林笑得坦坦然然:“睿帆你说什么?”

“你要搞事,我就打你。”莫睿帆微微一笑,握紧沈柏林的手,微微用力,“整那些虚虚假假的消息干什么,干脆来点硬的。”

沈柏林感觉自己的手像被拧在了台钳中,疼得他脸上表情瞬间有一丝扭曲:“……”

他想起莫睿帆练习室里那些看着牙酸的健身铁块,强行镇定下来,努力想抽回手:“睿帆你好好拍戏,我下次再来看你。”

莫睿帆松开手,看着他一边不动声色地甩手一边告退,撇了撇嘴,掏出手机给苏野华发了个消息:“华哥,沈柏林来探我班了。”

苏野华那边很快回道:“你放心。”

莫睿帆吹了个口哨,满意地转身,正好看到楚淮勋站在背后,目光还落在他的手上。

看到莫睿帆注意到自己,楚淮勋收回目光,轻飘飘地道:“挺能打。”

莫睿帆:“……”

上一章:第5章 照片 下一章:第7章 你怕我想对你做什么?
热门: 我搞上了天然呆学弟 龙穴 撩完偏执NPC后我跑路了 登天浮屠 纳尼亚传奇2:狮王、女巫和魔衣橱(双语) 人性禁岛 吞噬星空 半身侦探1 地海传奇6:地海奇风 名侦探的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