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看不惯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章 极为简单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二章 欺名之举(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二公子要离山了?”

也就在范老先生赶到灵雾宗的第二天,忽然传出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如今正是经得范老先生力排众议,要揪鬼官出来,诸族诸宗,皆要全力配合之际,方二公子竟说走便要走,自是引起了许多的疑惑,自从方二公子来到灵雾宗,前后已然近一个月时间,初时是诸方炼气士,皆并不如何欢迎他,只是数次交锋,却每每折戟,总是拿他没有办法,非但逐不走,反而只能一直恭恭敬敬的好生伺候着,如今态度改了,他倒要走?

惟有一些七族的长辈,知道方寸为什么要走。

“终究还是范老爷子技高一筹啊……”

私底下,不知有多少话感慨着:“这位方二公子什么都好,只是终究还是太年青了些,守山宗想重返六宗,谁都理解,方二公子想成名,大家也理解,只不过,他们挑来挑去,竟是挑了七族做垫脚石,这却实在是打错了算盘,清江之基,定鼎之脉,谁人能动得?”

“这一去,怕是也自此明白些事理,不会再惹麻烦了!”

“……”

“……”

“方二公子慢走……”

毕竟是方二公子,身份不俗,如今要离开灵雾宗,自然也有不少人来相送,便如灵雾宗宗主与长老,乐水宗诸炼气士、云欢宗的几位女弟子等,便是九仙宗的一位长老,也抽空过来相送,论起这些人的身份与修为、地位,无论如何,也是一番极为隆重的景象了……

可究竟还是有些寒酸。

如今的灵雾宗内,已是上上下下,一片忙碌景象。

便在西北方向,正有一团仙云,内中皆是七族里面,顶尖的炼气士,以及一位象征性陪同的郡府神将,而在他们簇拥之中,则是失魂落魄,甚至已经戴上了镣铐的白家公子白怀玉,他正被人押着,脚步迟疑惶恐,慢慢往灵雾宗山门前的一艘法舟行去。

众人心里都明白,那是要还给七族的人。

白怀玉在大殿之中失魂落魄,吓得说出了不该说的话,已然成了七族的罪人,但范老先生要在这时候将他送回七族去,自然是帮了七族一个大忙,想必七族也会投桃报李。

而在另一方面,则已搭起神台,前后无数奴仆炼气士跑前跑后的忙碌着。

那是一方比之前更高,也更玄妙的神台,专程用来传递诸族诸宗的经义典藉与卷宗记录,这是经过了范老先生的许诺之后,做下的一个重大决定,整个清江,所有的经义典藉与卷宗都会在这时候传过来,尤其是与经义术法,以及有关当年魔宗经义典藉的记录等等。

在查鬼官这件事情上,范老先生选择了相信神目公子陆霄。

他要厘清整个清江,甚至鼋神国所有有关魔族的功法经义典藉,最终找出鬼官的鬼玺出处,再通过这些功法的去向与脉络,确定鬼官的来历,最后也好有的放矢,缩小范围。

方寸不知道陆霄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怀疑。

但他知道,如今他们用的这种笨方法,却是最有效的一种方法。

若是真个查到了确切证据,指出鬼官就在守山宗,那么,小徐宗主还藏得住么?

而在西南方向,那一群来自巫族月部的人马,也正在打点行囊,准备离去,诸宗炼气士也能猜得到,这些人正是往清江大城去的,她们要为去救治清江的灵井做前期准备。

范老先生一来,便已将各项大事全部定下,不容人置疑。

而在这时候,也绝对没有谁会选择与范老先生对着干,触这位老先生的霉头!

“得知方二公子要走,我家主人命我来送送……”

一位踏着云气,恭身而来的管家模样的老者,来到了方寸的云气之前,瞧其袍服,正是七族里面的南里的一位管家,他说是来送,但手中的托盘里,却只放了一杯酒,神色恭敬,但也不知他怎么做到的,偏就可以让人从他的恭敬之中,察觉到他内心里的那种冷漠之意。

“主人说,方二公子乃是倾世奇才,人中龙凤,不仅是我南里家,包括七族在内,无不对公子仰幕万分,大家同为清江炼气一脉,本该相互扶携,多有讨教,只可惜此前遭小人谗毁,方二公子似乎对七族有些误解,如今经得范老先生开解,还望方二公子放下偏见!”

“如今大家乃是在灵雾宗做客,别无长物,只得以杯酒相送公子!”

“他日待得方二公子有空下驾七族,再有厚礼奉上……”

话说的极为中听,一点毛病也听不出来,可是听在诸炼气士耳中,却皆神色微沉。

看样子,七族心里的火气不小哇……

堂堂七族,明明还有不少主事之人在此,却只着一位奴仆来送,便已经表达了他们的轻蔑,尤其是,这位奴仆,来则来了,居然还非要送了一杯酒过来,想起当初七族与方寸初在灵雾宗相见时,七族那一掷千金的豪气,便完全不难看出如今七族心里的怨念有多重……

这其实倒也不难理解。

其实这一次灵雾宗之行,七族同样吃亏极大。

原本他们与乌鸦山的交易,只是一件小事,也无人关注,无人知晓,但偏偏守山宗那位小宗主,硬着头皮查来查去,惹得七族焦头烂额,又因得受了这方二公子戏耍,以致于双方皆上演了鬼官大闹清江大狱的戏目,损失不小,偏又因为此事,惹出了那位真正的鬼官……

前前后后,七族死了多少人,吃了多少亏了?

要说心里没气,怎么可能?

而最重要的,则是因为白怀玉被吓破胆,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了与南方的交易之事,这一下子,对七族几乎是个致命的打击,简直是往心口上捅刀子,虽然因着七族的特殊,范老先生最终也没有拿七族怎么样,可也正是因为七族被范老先生拿到了这个把柄,才只能配合的交出大量的龙石,里外里的讲,这一次的亏,那可是已经吃到姥姥家了,哭的心都有。

这些事怪谁?

那位小徐宗主,只是个愣头青而已,事情搞这么大,还不是因为这位方二公子?

所以,别说送一杯酒过来了,这时候就算送钟,也是难以消气的……

“好,替我多谢七族的前辈们……”

而在众人心情复杂之际,方寸轻声答应,端起了酒杯。

他一口饮尽,放回了托盘之上,笑着前行。

诸人皆未想到,神色有些诧异,七族送来这杯酒,多少有些赌气加示威之意……

而方二公子饮了这杯酒,是低头了?

“七族好生猖獗,还不如……还不如让鬼官把他们都给杀了……”

继续向前走去,方寸身边的孟知雪忽然咬牙,声音低低的说着。

“哦?”

方寸倒有些诧异,没想到孟知雪这样的人居然也会说出这等话来,可见心间怒意之深,笑了笑,也压低了声音回答道:“此时杀了又有何用,正是灵井枯竭的关键时候,真杀光了,百姓们反而更为凄惶,心间惊恐怨念更重,一发翻涌起来,怕是灵井直接便给毁了……”

“可这……”

孟知雪微一咬牙,道:“不正是他们才搞得清江乌烟瘴气?”

“或许是!”

方寸点头,道:“可他们在百姓心间的名声却不错,杀了他们,只会引发大乱!”

听着他的论调,似乎真的越来越像陆霄了,孟知雪忍不住一阵发寒。

她忍不住看了方寸一眼,道:“方二公子,难道你真的……”

“我倒是真的想,因为他那种选择,实在是一种轻松又自在的做法……”

方寸低低说着,叹了口气。

他向东方看去,可以看到在白怀玉被押上了法舟之后,此前一直默不作声的跟在自己身边,而且本来也在众人眼里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小徐宗主,便也消失了,他跟了上去。

望着另一侧卷宗运来运去的高台,扮成守山宗弟子模样的林机宜远远的向自己点了点头,然后消失在了松林之间。

已经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往清江大城去的巫族月部圣女,向自己看了一眼。

最主要的则是,灵雾宗山门处,出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一身的风尘仆仆,是小青柳。

他像是万里奔波而来,终于赶到,向着方寸远远的摆了摆手。

……

……

方寸点头,向孟知雪道:“有些时候,觉得很不公平。同样的事情,你看着,我也看着,但有人看得惯,随之任之,油瓶子倒在面前,就是可以做到不去扶,而有些人却看不下去,也忍不住,总是会先伸手扶起了那瓶子,还要被人骂作是傻瓜,甚至惹来麻烦?”

孟知雪听着这话,心间微惊,又有些迟疑:“方二公子,你……”

“我也不想去扶那瓶子,反正总是少不了我二两油吃……”

方寸笑着说道:“但也不知为什么,总是会忍不住,就是他妈看不惯那瓶子歪着!”

推荐热门小说白首妖师,本站提供白首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白首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章 极为简单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二章 欺名之举(一更)
热门: 最强弃少叶默 凌天传说 琉璃美人煞 大奉打更人 沈浪徐芊芊 盘龙 少年风水师 雪鹰领主 仙王的日常生活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