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不择手段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罪不容恕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宗门审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薛执正长老反应已够快,在他忽然间发现了灵雾宗宗主,与那位站在了灵雾宗宗主身边,脸色阴沉的方二公子之时,便已经发现了对方的歹毒用心,更是知道辩解都已无用……

而他的修为也足够高,一觉察觉不妙,便立时急急遁向山外!

依着他的修为,几乎化作了一道闪电,倾刻之间,便要冲出山门之外时……

那些灵雾宗的长老,虽然都已经得到了灵雾宗宗主的嘱咐,但因为太过突兀,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其他门中弟子,更是还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一通厉喝,给薛执正长老定下了这一道道大罪的灵雾宗宗主,却明显早就料想好了所有有可能的变数!

在看到那薛执正长老急要遁走之时,他便已猛然挥手。

陡乎间,灵雾宗内,那些散漫于天地之间的无穷雾气,忽然都被引动。

看起来,每一团雾气里面,都像是滋生出了无穷的法力,一片片涌向了薛执正长老身上。

“呼喇喇……”

这位薛执正长老刚才在雨青离追杀着他的时候,只显得风轻云淡,仪表不俗,举足若轻,可是在这一刻,却瞬间变得极为狼狈,他挥舞大袖,展露出了惊人的法力,倾刻之间,便已接连击碎了三四道古怪的雾气,奔出了数十丈,可紧接着,他身边已涌上了几十道雾气。

而这些雾气,还在不停的勾连成片,沉重如山。

就像是一座座半透明的大山,不停的压在了他的身上,直将他压垮在了当下。

“嗤!”

这些雾气有的化作了无穷的锁链,将他缠住。有的直接化作了铁钩,毫不留情的刺穿了他的琵琶骨,将它锁住,还有一些,竟是灵物一般钻进了他的体内,冰封他的经脉……

……

……

“无耻,无耻……”

“你们这般陷害于我,就不怕天打雷劈……”

感受着自己头顶之上有如山般的力量不停砸落下来,薛执正长老厉声大吼着,任是他修为再高,也不可能与一宗之护山大阵对抗,他像是困兽被绑在了屠宰台上,又像愤怒的幼童被大人踩在了脚下,他只觉脑海都要被怒意冲爆了,嗓子都被粗砺而愤怒的声音磨出血来。

他一辈子也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恐惧与愤怒,或者说这样的冤枉。

他感受到了全天下,最无耻的陷害与背叛。

可是,就连他在这样绝望之下的发泄,都没有喊得完整。

一团灵雾涌来,瞬间便已封住了他的口鼻,他只能呜呜作响,却谁也听不清他的话。

与此同时,灵雾宗早有三四位长老飞身赶来,其中两位,一左一右,按住了他,随着护山大阵的压制,也随着自己体内金丹法力的磨灭,薛执正长老根本半点也反抗不得……

……

……

“薛长老居然……”

形势急转直下,一众灵雾宗弟子,甚至还没能反应过来,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般的揉着自己的眼睛,那位可是堂堂灵雾宗的长老,怎么就忽然间变成了宗门的阶下囚?

他究竟是犯了多大的罪过,才会使得宗主二话不说,便要将他拿下?

而抱着这种心思时,他们也不由得看向了那主峰之上,看到了那个缸中的女子,一时心间便生出了许多联想,那个女子的惨状,以及宗主立时要将他拿下的行径,再加上那位守山宗弟子不惜一切,也要与他拼命的疯狂,林林总总,已经足以让人想象中一场大戏……

知人知面不知心呵……

薛执正长老平日里名声竟还不错,谁又知道他暗地里……

“尔等皆给我记着,我灵雾宗虽不是那等传承数千年,名震百万里的大宗,但我们也有自己的规矩,自己的理念,凡吾宗长老与弟子、执事,不求你们事事争先,与妖魔血战到底,但却一定要守心正性,敢有如此龌龊肮脏行事之者,便不配冠着我灵雾宗的名号……”

灵雾宗宗主的声音,冷冷荡荡,传遍了整个宗门。

一时间,上下门人,尽皆心间一凛,无由得生出了一种复杂的心情。

那是一种自豪之意!

此前乌鸦山一战,后来一直有暗地里的消息传来,据说我灵雾宗表现不佳,可现在看看,我灵雾宗宗主大公无私,我灵雾宗上下皆是堂堂正正,看以后还有谁敢小觑了我们!

……

……

“方二公子,请恕老夫无礼了!”

而那灵雾宗宗主训过了满门弟子,便又傲然转头看向了方寸,某一丝余光,甚至还扫过了一边的雨青离,冷声道:“我知你是来寻仇的,但我灵雾宗自有规矩,此獠犯下如此恶事,我们也需审问,定罪,惩处,你们若想报仇,那便等他三天之后,被逐出宗门时再说吧!”

“到了那时,这天底下还有谁想杀他,都与我灵雾宗无关了!”

不远处的鹤真章与梦晴儿等人,闻言都已有些惊喜莫名,他们本来就替雨青离这位同窗担忧,担忧他面对着灵雾宗这位长老身份的存在,就算想要报仇,怕也不会简单……

可如今,那岂不是就在山门外守着就行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方寸像是已经怂了,无奈的向着灵雾宗宗主揖礼:“当奉前辈之命!”

说着,他缓缓飞身从主峰掠下,来到了一边山坡上雨青离的身边,这时候,本是最为疯狂的雨青离,却像是成了一个外人,薛执正如今便在他不远的地方,被两位灵雾宗长老给扣着,身上缠满了灵雾化作的绳索,口鼻都被封住,全然没有了之前表现出来的淡定之色。

一看到方寸过来,雨青离立时抬头向方寸看了过来。

他似乎有许多话想说。

看到仇人服诛,他心里本该痛快,但却下意识里,觉得并不想如此……

“这是你姐姐的意思!”

方寸似乎知道雨青离想说什么,一句话便让雨青离闭紧了嘴吧。

“你说你姐姐恨不恨这个人?”

方寸转头看向了雨青离,轻声问道。

雨青离沉默的抬头,看向了方寸,有些不理解方二公子为什么会这么问。

自己的姐姐被他害成了这样,又如何能不恨他?

“但你姐姐最想看到的,并不是他的死,而是你长大!”

方寸接着开口,认真的看向了雨青离,道:“那么,怎样才能证明你长大了?”

雨青离牙关已然咬紧,颧骨位置绷起了青筋。

阿姐已经成了那个样子,最后想看到的,却不是这个人的死,她已经快要耗光了所有的生命,最后的生命甚至支撑不起她的仇恨,支撑着她的,是看到自己长大。当年被这个人的魔爪笼罩时,自己只敢跪着求饶,不敢去看姐姐的惨状,是姐姐护着了自己一条小命。

哪怕是后来,也是因为有姐姐在,自己才能去了柳湖,才能入了白厢书院。

可自己仍然是没有长大的,因为那个人,仍然是一个可怕的阴影,笼罩着自己……

那么,怎样才能证明自己长大了?

“为……为何三天?”

雨青离已然明白了方寸的意思,但声音却还在微微的颤抖。

“若没有这三天的严酷刑罚,又怎么可以削掉他的金丹修为?”

方寸轻声回答:“若不削掉他的金丹修为,你们又怎么站在一个公平的战场上?”

雨青离顿时怔住了,瞬间明白了方寸的安排,神色已微微动容。

而方寸的脸上,则露出了一些奇异的笑容。

雨青离的姐姐,临死前最后的想法,竟不是复仇,而是想看到雨青离长大。

她能够放手离开,也只会确定雨青离不需要她再护着。

既然如此,方寸自然要帮他们姐弟实现这个愿望,况且,他也想知道,雨青离的姐姐,一个凡人的血脉,都可以帮一个修为天资本来甚为平庸的人,连破凝光与金丹两境,那么雨青离这个没有损伤本源,甚至还得到了最好修行条件的人,为了复仇,能发挥出什么力量?

……

……

“方……方家老二……你……”

而周围那被压着的薛执正,则忽然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他虽然被封住了口鼻,但却可以清晰的听到方寸与雨青离说的话,甚至方寸像是有意在让他听到,等待着他的将是三天的酷刑折磨,更是要将他的修为削掉,削到一种与雨青离同样的境界,再让雨青离来报仇。

他怎敢如此不讲道理,不择手段?

这使得他心间涌动着无法形容的愤怒与疯狂,口中荷荷作响,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崩了出来,噬人一般死死的盯着方寸,法力太过激荡之下,竟是稍稍挣破了那法力的封禁。

可是到底,他也只能模糊的喊出这几个字而已。

“莫要真以为自己做事小心,扫清了首尾,便可以百无禁忌!”

而方寸则像是根本没有看到他,只是带了雨青离慢慢向主峰走去,像是在与雨青离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声音恰好可以让薛执正清楚听到:“律法治不得你,我方二来治你!”

“好人杀不得你,我帮他们杀你!”

“喜恶由心,不论手段,这就是我方二做事的道理!”

推荐热门小说白首妖师,本站提供白首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白首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罪不容恕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一章 宗门审判
热门: 谍影风云 永夜君王 粉妆夺谋 斗破苍穹 剑徒之路 三寸人间 天才相师 全职高手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暗黑系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