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百花香国(一更)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天赐之子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折花为剑方公子(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月参尽乐水法,石壁留字惊四方!

离开了乐水宗后,无论是方寸还是法舟上的其他人,心情都已大好。

哪怕是并不太理解这里面的道道,也懒得动脑子去想的雨青离,也明显感觉到了明显的不一样,往暮剑宗去时,他与方二公子遇到的,还是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冷淡待遇,可是到了乐水宗,却一下子顺利了许多,而在乐水宗这经历之后,再到了云欢宗,便更顺利了。

云欢宗位于桃江之上,山门有三重,因为宗门多女子,是以规矩也最多。

清江郡修行界里,多有人说起云欢宗最难招惹的传闻。

据说若有男子,误闯了她们的领地,往往下场极惨。

大多数就根本出不来了,而就算活着出来了,也会一辈子都怕女人。

而就算是有炼气士持了贴子,依着礼数拜访,也往往只被请在最外围的别院,由宗门里为数不多,且地位极其低下的几位男执事接待。若是来者德高望重,属于云欢宗招惹不起的类型,不可轻视,也只是被请到中门,然后由云欢宗的宗主以及几位年长的长老接待。

至于那些年青女弟子们修行悟法,起居休憩的内门,想都不要去想……

可是方二公子的法舟,来到了云欢宗前时,却立马遇到了完全不一样的待遇。

来到山门前时,便已有两排十几位云欢宗弟子,提了灯笼,布下仙云在等待着了。

方寸下了法舟,便与小狐女、小青柳、雨青离、鹤真章一行五人被请入了山门之中,在此奉茶,叙话,休憩半晌之后,就将眼珠子不停乱动的鹤真章留在了外门,其他四人一应往中门而来.

在这里遇到了云欢宗女宗主,小青柳与小狐女、雨青离三个,还得了这位女宗主赐下的赏赐,当然,作为回礼,方寸也给这位女宗主身边的弟子们还了礼。

再然后,留了小青柳与雨青离两个在中门吃茶,方寸与小狐女两个,被请入内门。

谁也不知道在内门里发生了什么。

小青柳与雨青离两个只是默默吃了半个时辰的茶,就见方寸出来了。

小狐女跟在他身边,伸小爪子捂着眼睛。

云欢宗宗主笑吟吟的送了出来,口中还说着:“方二公子好好考虑一下,不亏的!”

而向来从容淡然的方二公子,这时候则是显得有些慌乱,就连衣袍,似乎也不那么整齐,脸红的厉害,强自镇定的向云欢宗宗主笑着,揖礼道:“晚辈还小,这种事急不得……”

“也不小了!”

云欢宗女宗主笑着道:“红尘间像你这么大的,当爹的也有不少!”

方二公子身子都像是僵了一僵,苦笑着道:“男人么,还是要以事业为重……”

云欢宗女宗主吃吃的一笑,甜腻腻的道:“那也由得你,不过既然你能过了这一关,咱们云欢宗便认可了你,何时有这心思了,便过来坐坐就是,反正你的天资这么高,人还这么……大家都不亏,对了,你们几个,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还不赶紧出来跟方二公子……”

“前辈说的是,晚辈记下了,时间太紧,我先告退了……”

一听她的话,方寸明显微微一颤,眼神急急示意雨青离跟小青柳:“快走!”

“这就要走?”

雨青离整个都懵了。

在乐水宗住了一个多月,哪怕是在当初的暮剑宗,呆的时间也比这里久啊……

“公子着急什么,我云欢宗一应术法经义,皆是抄录了副本在此,照理讲倒是留你呆在门中,彼此探讨才好参悟得快,可既然你坚持要走,便也只好让你带走了,不过,若是参悟过程中有什么不明白的,欢迎你回云欢宗来探讨,当然,你若有所领悟,也莫忘了我们……”

云欢宗宗主笑着,长袖轻轻一摆,早有一位梳着宫妆的女弟子捧着一个匣子走了过来,几乎将方寸吓了一跳,待到看见那翻着白眼的女弟子,正是柳湖城同窗梦晴儿才松了口气。

“居然直接便将所有经义抄录了一个副本带走?”

雨青离在旁边听着,心间顿时明白方寸为何这就要走,但旋及更为诧异。

云欢宗怎么这么大方?

便是乐水宗,也没舍得抄录经义副本给方寸带着啊……

留在对方宗门里参经悟道,与抄录副本拿出来,可完全是两码事!

当然,更让雨青离诧异的是,方二公子在怕啥?

他就从未见过方寸这么着急的样子,匆匆与云欢宗宗主道别之后,便走得跟风一样,足不沾尘一般的出了中门,来到外门,然后登上了早就在山门外的法舟,似乎这才心间稍安……

“方二公子慢走……”

云欢宗宗主赤足踩在云上,送到山门外,裙裾飘飞,纤细长腿,若隐若现,而在她身边,则也赶了出来七位修长纤美的身影,皆捂嘴笑着,看起来很是亲切的向方寸摆着手。

“谢前辈厚爱,赐法之恩……”

方寸一见了那七位女子,更是脸色极为古怪,冷汗涔涔的还礼,道别。

“记得我给方二公子说的话,但是可不要向外人透露哟……”

云欢宗女宗主声音娇婉,传到了法舟上来,同时响起的,还有一片银铃般的笑声。

笑声里,法舟逃也似的飞快遁入了云气之中。

……

……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们究竟对方二公子做了什么?”

“你咋也来啦……”

直到法舟落荒而逃一般的远离了云欢宗,快要连山门的影子都看不见了,雨青离与鹤真章两个,才忽然同时开口,一个看向了这时候都还一脸呆滞的小狐狸,一个看向了梦晴儿。

小狐狸一听,又抬手捂住了眼睛。

“嘁,都说什么方二公子是个柳湖出了名的浪荡子,拈花惹草乃是一绝……”

梦晴儿则是有些不屑的看了方寸一眼,撇撇嘴道:“白在门中夸你了!”

鹤真章一听,眼睛更亮了,急忙悄悄扯一下梦晴儿的衣袖:“来给我细说说……”

“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方寸往舱壁上一靠,显得十分疲惫。

而梦晴儿听了,也是瞪了鹤真章一眼,将那匣子推到了方寸的面前:“宗主说啦,让我跟着你,如果你能像在乐水宗一样推衍出这样的好东西来,就给我一份,拿回门中,便是大功一份,回来了就是真传,若我是能够跟着你混些名声,功劳更大,回来了就是她的亲传……”

一边说着,一边倒是笑了起来,道:“当然了,更大的功劳就是……”

说着,目光上下瞄了方寸一眼。

“莫提了,莫提了……”

方寸急忙摆了摆手,然后仔细打量了梦晴儿一眼,道:“把手给我!”

梦晴儿有些诧异,将纤细手掌递了过来:“干啥?”

方寸捏了捏,又放开,长长的松了口气:“还好,没有落下病根……”

说着,神色竟有些感慨,幽幽一叹,道:“我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以为自己见多识广,以为自己比周围所有人见识得光怪陆离,美人妖怪都多,可我实在是太年青了,我并不知道原来这世间的水有这么深,也不知道,这世间的神通术法,可以厉害到这等程度……”

“这究竟是经历了啥?”

一边的雨青离和鹤真章都有些懵了,尤其是鹤真章,眉头都皱成了水墨画。

“至于么……”

梦晴儿撇着嘴道:“不就是一式百花香国……”

她说到了这四个字时,方寸竟明显的一颤,紧闭了眼睛,缓缓平复自己的心情。

“百花香国?”

倒是鹤真章听了这四个字,眼睛忽然一亮,激动道:“方二公子见识到了百花香国?”

方寸满面疲倦,一点也不想回答。

倒是雨青离,迟疑道:“百花香国又是什么?”

“那是云欢宗最厉害的神通!”

鹤真章满面惊喜的说道:“据说这一道神通,美轮美奂,神秘莫测,甚至足以与那位大妖尊的温柔乡媲美,中过这一式神通的人,别说金丹,哪怕是元婴,都没有活着出来的……”

雨青离大吃了一惊:“这么强?元婴都逃不出来?”

“不!”

鹤真章认真的摇头,道:“不是逃不出来,而是逃出来了,也想回去!”

“……”

雨青离神色古怪了起来。

“不要说了,这件事,永远也不要向外讲,知道么?”

方寸猛然坐起了身,认真看向了舟内所有人,一脸凝重的吩咐道。

舱内诸人皆怔,旋及忽然大笑了起来。

……

……

“唉,总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此时的云欢宗山门前,那位女宗主,居然还没有回去,而是看着方寸法舟离去的方向。

“宗主对这位方二公子,好似很大方呢……”

身边的女弟子们都吃吃的笑了起来:“不仅传法,还让我们亲自展示给他瞧……”

“我还正要说你们呢……”

女宗主转过了身,望着这群弟子,笑骂道:“让你们手下留情,怎么还动起真格的来了?”

女弟子们笑作一团,道:“谁让方二公子长的太俊呢……”

“如此也好!”

女宗主自己也没绷住,笑了起来,道:“以后无论这位方二公子爬得有多高,对我们云欢宗也下不了重手了,赌注已经押上,便做得彻底些,这位方二公子如今是在夺名,你们就随便编些什么他连破九阵,单剑闯山之类的传闻宣扬出去,把自己说的越可怜越好……”

旁边弟子皆道:“真有些不甘心呢,明明他虽然绷住了,但我们也没输呢……”

“呸……”

女宗主笑骂道:“没让他甘心一直留在云欢宗,便是你们输了!”

说罢了,倒是轻轻一叹,抬头看向了方寸法舟消失的方向,悠然叹道:“这位方二公子,与他兄长不太一样呀,我看云雾宗这一次的选择,实在是有些不怎么聪明了呢……”

……

……

而在此时的法舟之中,见远离了云欢宗,终于缓过神来的方寸,心底也是微微一叹,想着云欢宗这位女宗主告诉自己的消息,眼神微冷,然后向着一边的雨青离看了过来。

轻声道:“下一步,我们要往灵雾宗去了!”

“灵雾宗……”

雨青离听到这三个字,神色顿时阴沉了几分。

他自然明白,方寸为何要特意将这件事告诉给自己听。

事实上,从他跟着方寸离开守山宗开始,便已经知道会有这件事了。

“我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影响到长老的大事!”

沉默了好一会,雨青离才忽然开口,这一次,他的称呼乃是“长老!”

“不是因为你的事影响到了我!”

而方寸则是认真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这一次,是灵雾宗先给我们守山宗设了难题!”

推荐热门小说白首妖师,本站提供白首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白首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天赐之子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折花为剑方公子(二更)
热门: 全职法师 沈浪徐芊芊 他的小草莓 斗破苍穹 史上第一密探 无限恐怖 凌天传说 魔道祖师 神墓辰南 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