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七彩石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六章 哭泣的苍穹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谎言与异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杆长枪,看似普普通通,但是这是因为没有被激活的缘故。

虽然马文一直觉得【哭泣的苍穹】这个名字有点矫情,苍穹在哭泣,不就是下雨么……但是这件传奇物品的威能,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这杆长枪是非常有针对性的一件物品。如果用来对付普通的生物,可能还不如一些魔法武器好用。

但是用来对付巨龙的话,效果就不一样了!

这玩意儿是一个屠龙狂人专门针对巨龙打造的!

那是一个大宗师级别的铁匠,他的妻子死于一次龙祸之中,于是他亲手打造了三件武器。

这三件武器,一直被巨龙们所忌讳,有传言说,很多巨龙联手,已经将这三件武器摧毁了。

然而费南上,总有无数想要屠龙的勇士在孜孜不倦地寻找着这三件武器。

这三件武器,被玩家们合称为“屠龙三件套”。三件套之中,任何一件在手,屠龙的把握就能直线飙升。

因为三件套中的每件武器,都有三条无法磨灭的属性:

一,手持武器者,无视龙威。

单单这一条属性,就让无数勇者趋之若鹜了。巨龙最强大的是什么?庞大的躯体?恐怖的龙语巫术?

都不是。

一般来说,让巨龙在战斗中取得先手的是两样东西,第一就是飞行能力,第二就是龙威。

大部分的人,都没办法抗拒龙威。在那股天然的威严压制之下,很多人都无法通过意志检定,直接丧失战斗能力。

战都站不住了,还怎么打?

太古红龙攻击旋风港一役中,精灵王子伊布的名字被传颂的最广,虽说也有他是第一个出手的原因,但最重要的,还是他打了厄尔一个措手不及。

要知道,当时伴随着太古红龙而来的,不仅有蓄势待发的龙息,还有铺天盖地的龙威!

这股龙威如果扑到了每一个人身上,传奇们姑且不论,起码那些守城的士兵们是没办法动弹的。

然而伊布一拳打翻了厄尔,这个过程不仅打断了他的法术,阻止了他的前进,同时还打散了他的龙威。

这一个细节至关重要,虽然普通人不知道,但是有知识的巫师们深刻的明白这一点。

如果不是伊布那一拳,南方巫师联盟的传奇小队能否击退厄尔都是一个大问题!

由此可见,龙威的恐怖之处。

马文生生一炮屠了一条红龙,才获得了一点龙威抗性。

但是只要手持这柄长枪,他就能自动豁免龙威!

巨龙最大的优势被抵消了。

然而,这只是屠龙三件套的第一条共同属性。

第二条属性更霸道:

【当目标是巨龙时,无视防御】

无视防御!

屠龙最困难的是什么?自然是其恐怖的防御能力和回复能力。不说太古龙,就算是那头普通的红龙,被伊布痛扁成那样,依然能勉强逃走。

如果不是马文那一炮打的极为精准,恐怕还真让他逃走了。

这就是巨龙的防御起到的作用。

事实上,如果把这杆枪交给伊布,马文琢磨着普通的五色成年龙,在他手底下支撑不过十回合!

管你多么坚韧的防御能力,一枪干进去,直接灭了!

这才是最让巨龙感到颤抖的属性。

他们原本引以为傲的防御没有了,在屠龙枪面前,他们就好像被扒光了衣服的小姑娘……

……

至于第三条属性,属于被动的,而且是负面属性。

【巨龙憎恶度+100】

手持武器者,很有可能遭遇所有巨龙的忌惮。

因为这柄枪,已经不知道屠掉了多少头巨龙了。有邪恶的,也有善良的,这取决于使用武器的人是谁。

公然亮出这杆枪,基本上算是和巨龙一族宣战了。你会遇到很多很多的麻烦。

据马文所知,手持这杆枪并且喜欢出风头的高手……都死了。

他们或许杀了很多头龙,但是架不住巨龙们联手起来阴他……没错,向来高傲的巨龙们,在面对生命威胁的时候,也会联起手来,针对某个人类进行特殊的阴谋。

不管怎么样,屠龙三件套已经很久没有出世了。

马文倒是早就知道,这杆枪藏在白鹿洞穴内的。

所以他和梅迪尔丽的约定就是,如果她找到了这杆枪,一定要交给马文。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马文前两次运气差劲到顶,最后一次还险些被一名暗影蜘蛛会的刺客杀了,却侥幸得到了这杆枪!

这杆枪必须好好收好,否则会引来灭顶之灾。

马文的储物空间没那么大,不过他早有准备,用一块巨大的油布包裹住了长枪,将它背在身后。

而在这个期间,那个少女和小白鹿们始终很热情地围绕着马文。

这种感觉很久违了。

……

少女的名字叫做缪斯,和艺术女神同名,是圣灵白鹿的侍奉者。

她也是白族人的三圣女之一,只不过她从小就没有踏出过白鹿洞穴,一直以侍奉圣灵白鹿为自己的使命。

在马文看来,所谓的侍奉圣灵白鹿,其实就是给这群小白鹿当保姆而已。

白鹿洞穴内,除了圣灵白鹿之外,就没有太强的家伙了。这些小白鹿,就连马文也能将它们一口气清干净,至于圣女缪斯,她是三圣女中唯一没有力量的。

只不过马文绝对不会这么做就是了。

他起初来白鹿洞穴的目的就是打打秋风,在阻止欺诈者的阴谋的同时,看看能不能捞到点好东西。

如今不仅好东西到手,还被这群可爱的小白鹿救了一命。

救命之恩,自然是要报答的。

很快的,他就和缪斯坦白了关于欺诈者的阴谋。

少女的脸色变得很严肃。

其实就算马文不说,她也准备询问,为何马文会出现在一直封闭的白鹿洞穴里。

毕竟这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外人进来了。

……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欺诈者和她的邪灵手下在圣贤沙漠大肆屠杀你们的同胞。”

“而她本人则躲在白鹿洞穴外,趁着圣灵白鹿大人离开,进入其中,想要拿走七彩石。”

“这样,她就可以在死寂丘陵外建立一座灾祸之门,让邪灵大军进入费南。”

马文郑重地说。

那些小白鹿们一听,顿时变得慌乱无比——

“啊,我知道那些邪灵,他们非常恶心,他们喜欢伤害别人。”

“原来是有小偷想要偷走父亲的七彩石,我们要告诉父亲大人。”

“万一小偷很厉害怎么办,我还没学会打架啊!”

……

“那么马文先生是过来阻止那个小偷的么?”

这一句,是缪斯问向马文的。

马文淡淡一笑:“算是吧。就算之前不是,现在也是了。”

缪斯点了点头。她虽然善良纯洁,但也不是傻瓜。马文进入白鹿洞穴里的目的未必有那么单纯。

只不过她也没必要拆穿就是。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她问道:“立刻联系洛兰特大人么?”

洛兰特,是圣灵白鹿的名字。

“恐怕来不及了。”马文沉声道:“圣灵白鹿一离开洞穴,抵达沙漠,恐怕就会被邪灵围剿。”

“他们的目的肯定是拖延时间,欺诈者很快就会从魔镜迷宫中出来,她知道七彩石藏在哪儿。”

“我们必须立刻将它转移到一个隐秘的地方。”

马文真诚地说:“放心,我对七彩石没什么兴趣。”

缪斯微微蹙了蹙眉头。

就在这个时候,她身后一头小鹿跳起来,一道洁白的光从马文身上从头到脚扫了一遍。

“他没有说谎呢,缪斯姐姐。”小家伙说。

缪斯点了点头。

这些白鹿各有神通,测谎法术也是非常精准的。它们的内心很通透,能看穿人心。

既然它们觉得马文可以依靠,那应该没什么问题。

于是她对马文说:

“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找七彩石。”

……

霍利非常郁闷!

作为暗影蜘蛛会最顶级的刺客,他是最高层的人员了。这次刺杀马文,本来就不是他想要干的事情。

东海岸都在传言,跟马文男爵——哦不,现在是子爵了——跟他有不错交情的传奇人物起码有一打。

这样的家伙,谁也不知道他死了会有什么样的强者上门来报复。

奈何当年他欠独角兽家族的那位成员的人情实在太大了,对方目前身处南方巫师联盟的高位——据说是财务部的副部长,手中自然是把持着大笔的资金的。

人情加巨额资金,让他不得不接下这个讨人厌的任务。

结果现在倒好,人倒是杀了,可惜被一个疯女人追杀!

他跌跌撞撞,一边逃避对方的追杀,一边凭借极佳的悟性,居然硬是让他逃出了魔镜迷宫。

唯一可惜的是,那两间密室里似乎有什么好东西,但是他都来不及拿。

不过作为刺客,他深知舍弃的道理。想要活命,就得丢弃一些东西。

这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遇到过无数次。只要那个女人稍有停顿,去拿东西了,他就有把握甩开她!

然而让霍利感到抓狂的是,那个疯女人居然也无视了那些看上去就很不错的物品,直接跟着他冲了出来!

又是一声不吭就动手。

霍利真是欲哭无泪。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反击,奈何这女人虽然和他同阶,但是作为顶尖术士,她的法术把他克制的死死的。

她似乎还有特别的手段可以追踪他。这让霍利憋屈无比。

两人在深幽的洞穴中不断飞驰。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

霍利一发狠,准备用压箱底的手段——分身术来摆脱这个疯女人的追杀。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群可爱的小白鹿。

那群小白鹿的身后,还有一个手捧一块七彩石头的少女。她看向他们的表情很愕然。

更让霍利感到吃惊的是,他在少女身旁看到了那个本应该死去多时的马文!

“我这是活见鬼了吗?”霍利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更让他感到诧异的是,那个疯女人在看到这群奇怪的组合的那瞬间,就停止了对自己的攻击。

……

“我去!”

马文心中怒骂一声。

祸不单行啊。

他本想带着小白鹿们逃离欺诈者的追捕,没想到在这里却遇到了。

不仅如此,还有那名刺客!

刺客对自己目光不善,想必是要动手了。毕竟暗影蜘蛛会的信条就是如此,一定要把目标杀死才行。

而欺诈者的目光,则是全部集中在七彩石上!

“马文大人,我们怎么办啊!”

一群小白鹿张皇失措地说着。

马文深吸一口气,从背后撕下一张湛蓝信笺揉成一团,丢在了地上。

然后他往前走了两步,拦在了两人身前。

推荐热门小说暗夜游侠,本站提供暗夜游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暗夜游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六章 哭泣的苍穹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谎言与异变
热门: 我就是传奇 掌事 阳神 余生请多指教(余生,请多指教原著小说)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 意图(官场浮世绘) 妙手心医 碟形世界:大法 巧克力游戏 末世控植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