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三章 下一章:尾声:巫妖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 尔萨斯不知道他们在诺森德的冻土荒原下,在古老而且充满危险的蛛魔王国中度过了多长时间。当他回到阳光中,像一只被迫白天飞出山洞的蝙蝠一样不停地眨着眼睛的时候,他只知道两件事:一件是他希望还来得及保卫巫妖王;另一件是他从心底里庆幸自己能够离开那个地方。

在那些隧道中所看到的景象清晰地告诉他,蛛魔王国曾经是多么的美丽。阿尔萨斯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古国废墟中看到些什么,但他绝不曾想到,这些洞室和隧道中到处都装饰着如此生动鲜明的蓝色和紫色花纹,以及如此复杂的几何学图样。直到现在,它们依然光彩照人。但就像是一朵风干保存的玫瑰,虽然看上去依然非常可爱,但毫无疑问早已失去了生命力。一股奇怪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阿尔萨斯说不清这是什么气味,甚至无法将它归类。它给人的感觉既辛辣,又陈腐,但也并不难闻。至少对于一个已经习惯了身边站满腐烂死人的人来说,这味道绝不会难以忍受。

这条路线的确很像是一条捷径,就像阿努巴拉克承诺过的那样。但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他们走进隧道没多久,就遭到了攻击。

敌人从黑影中蹿出来——十几个或更多蜘蛛形的生物愤怒地尖叫着,从上方扑向他们。阿努巴拉克和他的亡灵蛛魔立刻与这些偷袭者短兵相接。阿尔萨斯迟疑了一下,便率领部队加入到战团之中。巨大的洞窟立刻充满了蛛魔的尖叫和亡灵空洞的呻吟,还有人类通灵师痛苦的喊嚷声。蛛魔主要的进攻武器是它们的毒牙。粗厚黏腻的蛛网困住了几个强悍的行尸,直到蛛魔咬掉它们的脑袋,或者用像匕首一样锋利的腿刺划开它们的肚子,让内脏尽数流出来。

阿努巴拉克根本就是一个噩梦的化身。他发出一阵阵震撼整个洞室的恐怖呼吼。那种充满喉音的吼声似乎是蛛魔们使用的一种语言,而他曾经的臣民们便在这种吼声中被他一个个摧毁。他的八条腿会分别抓住或刺穿运气不好的敌人。一双凶恶的螯钳不停地将敌人的肢体扯断。整场战斗中,陈腐的空气里充满了各种嚎吼和叫喊。早已习惯了战场杀伐的阿尔萨斯也不由得打着哆嗦,吃力地吞咽着口水。

这场狂暴的冲突让天灾部队付出了代价,但发动突袭的活蛛魔终于退回到了他们出现的阴影中。战场上堆积着不少蛛魔的尸体。有些蛛魔的八条腿还在剧烈地抖动着。而更多的已经将腿紧紧地蜷缩在腹部,死掉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尔萨斯喘息着转向阿努巴拉克,“这些蛛魔不是你的同族吗?为什么他们要杀我们?”

“在蜘蛛战争中,有很多蛛魔在战死之后被巫妖王复活,成为他的臣仆。但这些战士……”阿努巴拉克用前肢指着一具蛛魔尸体说道,“他们并没有死,却又愚蠢地继续和巫妖王作战,想要从天灾中解放尼鲁布。”

阿尔萨斯向那个死掉的蛛魔瞥了一眼,喃喃地说道:“的确很愚蠢。”他抬起一只手,“他们难道不知道,如果死掉,他们就只能侍奉他们曾经的敌人了。”

当他终于回到阴晦的阳光下,大口吸进冰冷、洁净的空气时,他的军团因新兵的加入又扩大了规模。那些新兵都刚刚死亡,完全服从他的命令。

阿尔萨斯勒住无敌的马缰。他的身体又开始颤抖,这次的情况很严重。他渴望着能够安静地坐一下,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但他周围的空气中永远充斥着来自他的士兵的腐烂臭气。阿努巴拉克经过他身边,停下来,用绝无宽容的目光盯着他。

“没有时间可以休息,死亡骑士。巫妖王需要我们。我们必须为他尽忠职守。”

阿尔萨斯瞥了一眼这个地穴领主。这只巨虫的声音中流露出一点含混的情绪——是对死亡骑士的怨恨吗?阿努巴拉克效忠于巫妖王的原因是不是他别无选择?如果有机会,他是否会背叛巫妖王?更重要的是,他会不会对阿尔萨斯下手?

巫妖王的力量还在一步步减弱,阿尔萨斯的力量也是如此。如果他们衰弱到足够严重的程度……

死亡骑士看着地穴领主渐渐远去的身影,深吸一口气,跟了上去。

* * *

阿尔萨斯不知道他们在怒吼的风雪中又走了多久。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几乎要在马背上失去知觉。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变得如此衰弱。他开始时刻担心自己会垮掉,强迫自己坚持下去。他不能放弃,现在还不行。

他们登上了一座山丘。阿尔萨斯终于看到了山谷之中的冰冠冰川,还有一支正在等待增援他的军队。看到有这么多战士将会为他和巫妖王而战,他的精神重新振作起来。阿努巴拉克将大批士兵留在了后方。现在他们全都集结于此,整装待命。但在山谷更深处,更靠近冰川的地方,阿尔萨斯看到了生者的部队。那些部队距离他过于遥远,让他一时无从分辨他们的种族。但他知道那些人是谁。他的目光开始向上移动……然后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巫妖王就在那里,在冰川最深处,被困在寒冰牢狱之中。阿尔萨斯已经在幻象中看到了这一切。这时,一只蛛魔匆匆跑到他和阿努巴拉克面前,简短扼要地报告了冰冠冰川当前的情况。而阿尔萨斯始终都不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斥候的报告上。

“你们来得正是时候。伊利丹的部队已经占据了冰川底部,正在……”

阿尔萨斯惊呼一声,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一次冲击向他袭来。他的世界再一次变成血色,痛苦在他身体的每一寸地方流窜。现在,巫妖王已经近在眼前,阿尔萨斯从这个强大灵体得到的折磨也增强了百倍。

“阿尔萨斯,我的勇士,你终于来了。”

“主人。”阿尔萨斯悄声说道。他紧闭双眼,手指按在太阳穴上,“是的,我来了。我就在这里。”

“冰封王座——我的牢狱,它出现了破损。我的能量正从缺口中疾速外泄。”巫妖王继续说道,“正因为如此,你的力量也在衰退。”

“这是怎样造成的?”有人攻击了巫妖王吗?阿尔萨斯在幻象中从没有见到过一个敌人。他来得肯定还不算晚……

“是那把符文剑,霜之哀伤。它曾经也被封锁在王座内。我让它穿透冰封,这样它才能找到你……并将你带到我身边。”

“这便是缺损的由来。”阿尔萨斯重重地喘息着。巫妖王被困在寒冰中,没法有任何动作。他只能凭借纯粹的意志力量才能强迫那把符文巨剑穿透冰层,来到阿尔萨斯身边。阿尔萨斯回想起固定霜之哀伤的冰块——怪不得它有一面呈现锯齿状纹理,仿佛是从一大块冰上断裂下来。耗费如此巨大的力量……全都是为了将阿尔萨斯带来这个地方。一步接一步,阿尔萨斯被引到这里,接受指示和控制……

“我的勇士,你一定要加快速度。我的创造者是恶魔之王基尔加丹。现在,他派遣使者到这里来,要将我摧毁。如果他们抢在你之前攻入冰封王座,一切就都无法挽回了。天灾将彻底消亡。一定要快!我会将能给予你的力量全部给你。”

突然之间,身边凛冽的寒风仿佛渗入了阿尔萨斯的身体,麻木了他的愤怒和痛苦,让他的思维恢复平静。这股能量是如此巨大,让人不由得感到晕眩……阿尔萨斯以前从没有接触过这么强大的能量。是的,这正是他来到这里的原因——痛饮这里的冰流,将巫妖王寒冷的力量收归己有。他睁开眼睛,视野变得更清晰了。霜之哀伤的符文重新放射出强光,冰寒的气息从中渗出。阿尔萨斯露出凶狠的笑容,将符文剑高举过头。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清晰洪亮,在寒冷的空气中一直传到很远的地方。

“我看到了巫妖王。他已经恢复了我的力量!现在,我知道要做什么了。”他用霜之哀伤指定远方那些如同偶人般大小的敌军士兵,“伊利丹嘲讽天灾的时间已经够久了。他企图进入巫妖王的王座室。他绝不可能成功。现在,我们要让他尝尝死亡的恐惧。结束游戏的时间到了……这一次,将是彻底了结。”

他发出猛烈的战吼声,在头顶挥动霜之哀伤。符文剑开始歌唱,它在渴望着更多灵魂。“为了巫妖王!”阿尔萨斯吼叫着,冲向了敌人。

他毫不费力地挥舞霜之哀伤,觉得自己就像一位神祇。霜之哀伤吞下的每一个灵魂都在让他变得更强。血精灵射出的箭如同大雪一般落在天灾军团头顶。而射手们却像秋天的麦子一样,被阿尔萨斯手中的霜之哀伤一丛丛地收割。阿尔萨斯不断扫视着战场,他一定要杀死的那个人在哪里?至今,他都没有见到伊利丹的影子。那家伙有没有可能已经进入了……

“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来和我一战,你这该死的家伙!”

这个声音清楚、纯粹,充满恨意。阿尔萨斯转过了身。

血精灵王子就在几码之外。他的金红色铠甲格外明亮耀眼,如同他们脚下纯白积雪上泼洒的鲜血。他身材颀长、仪容高傲,手中的法杖插在身前的雪地中,双眼死死地盯住阿尔萨斯。魔法能量不停地在他身上爆裂。

“别想再向前一步,屠夫。”

阿尔萨斯眼眶边的肌肉在抽动。希尔瓦娜斯也是这样称呼他的。他轻轻一咋舌,笑着望向这个曾经在一名年轻的人类王子眼中是那么强大、那么博学的精灵。他的心绪又回到了那一刻——凯尔惊讶地看着阿尔萨斯和吉安娜忘情地热吻。就在那个时候,名叫阿尔萨斯的男孩知道自己赢过了这位更加年长,更加强大的法师。

现在,阿尔萨斯已经不再是男孩了。

“既然在上次见面的时候,你是那么懦弱地逃走了,我必须承认,看到你在这里露面,我感到非常惊讶,凯尔。不要因为我从你身边偷走了吉安娜就如此气恼。你应该丢掉过去,继续前进。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值得你去享受的东西。哦,等等……不,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没有了。”

“我诅咒你下地狱,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凯尔萨斯吼叫着,怒不可遏地颤抖着,“你夺走了我在意的一切。现在我所有的只剩下复仇了。”

血精灵王子没有再浪费时间发泄自己的怒火。他举起了法杖,固定在法杖顶端的水晶闪耀起刺目的光芒。一块火球在他的另一只手心里凝聚、膨胀。转瞬之间,火球已经呼啸着向阿尔萨斯扑来。同时,碎裂的冰刃如同雨点一般落向死亡骑士。凯尔萨斯是一位魔法大师,他的施法速度远比阿尔萨斯遇到过的任何人都快得多。他勉强竖起霜之哀伤,挡开了凶猛的火球。冰霜刀刃则更容易解决。阿尔萨斯将霜之哀伤举过头顶,符文剑发出召唤,冰刃就像铁屑遇到磁石,全部被吸了过去。阿尔萨斯笑着将剑刃在头顶旋转,指引冰刃射向它们的制造者。他曾经因为凯尔萨斯的速度吃过亏。现在,他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要用冰攻击我,你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凯尔。”阿尔萨斯笑着说道。他需要刺激这名法师,让他失去理智。操纵魔法的关键是控制力。如果凯尔被愤怒控制,他毫无疑问会输掉这场决斗。

凯尔萨斯眯起了眼睛,咆哮道:“感谢你的建议。”阿尔萨斯抓紧了缰绳,准备冲向他的敌手。但就在这一瞬间,他脚下的积雪闪耀起明亮的橙色光芒,然后,冰雪变成了水潭。无敌一下子掉落了两尺,蹄子在冰面上滑动着。阿尔萨斯跳下马,让坐骑从战场上跑开。他用右手攥紧霜之哀伤,心中充满了新生力量带来的决心。他伸出左手,一颗黑球中盘旋着绿色的能量,出现在他平伸的手掌上,随后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射向凯尔萨斯。精灵法师准备施加反制法术,但这次攻击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凯尔萨斯的面容变得越发苍白,踉跄着向后退去,一只手捂住了心口。阿尔萨斯笑着看到那个法师的一部分生命能量逸散到体外。

“我抢走了你的女人。”死亡骑士继续尝试激怒精灵法师,不过他心里清楚,也许凯尔早就知道吉安娜从来不曾属于过他,“我在晚上抱着她入眠。当我亲吻她的时候,她是如此甜美,凯尔。她……”

“现在她已经对你深恶痛绝。”凯尔萨斯回应道,“你让她感到恶心,阿尔萨斯。现在她对你的一切感觉都变成了厌恶。”

阿尔萨斯的胸口奇怪地缩紧了。他意识到,自己从没有想过吉安娜现在会如何看他。每当有关吉安娜的思绪溜进他的脑海中时,他都会立刻竭尽全力把它们赶走。凯尔萨斯说的是真的吗?吉安娜真的……

一颗劈啪作响的巨大火球向阿尔萨斯飞来,在他胸前爆炸。在他回过神反制这次的法术之前,烈焰不断灼烧着他的身体。铠甲保护了他的大部分身体,但遭受烧灼的皮肤依然痛楚不堪。自己这么容易就被敌人控制了心神,这让阿尔萨斯感到万分惊诧。这时,第二颗火球接踵而来。但这一次阿尔萨斯已经做好了准备,用致命的寒冰消去了熊熊烈火。

“我摧毁了你的家园……玷污了你们珍贵的太阳之井。我杀死了你的父亲。霜之哀伤直接吸收了他的灵魂。凯尔,这一切都永远地毁灭了。”

“你很擅长杀害高尚的长者。”凯尔萨斯冷笑着。不知为什么,他的冷笑让阿尔萨斯感到格外不舒服。“至少,我的父亲是在战场上英勇奋战而死。世人将永远铭记他是一位高贵的战士,是为保护族人而牺牲的伟大领袖。而你的父亲呢?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你要以怎样的勇气去杀死一个毫无戒心的老迈之人?他只不过是伸开双臂,想要拥抱自己的……”

阿尔萨斯向前冲去,几步便逼近到凯尔萨斯面前。霜之哀伤狠狠劈落。凯尔萨斯用法杖将剑刃挡住。眨眼之间,法杖阻挡了剑刃,但随即被霜之哀伤砍为两段。不过,凭借法杖争取到的时间,凯尔萨斯抽出了一把光芒闪烁的利剑。这把剑的剑身上有符文放射出红色强光,恰好与霜之哀伤的冰蓝色光芒相对。两柄剑交击在一起。两名战士竭尽全力压迫对方,连续数秒钟不分伯仲。凯尔萨斯笑着盯住死亡骑士的眼睛。

“你认得这把剑,对不对?”

阿尔萨斯的确认得这把剑。他知道这把剑的名字和它的传说——殛火,Felo' melorn,曾经是凯尔萨斯的祖先达斯雷玛·逐日者——逐日王朝建立者的佩剑。这把剑古老得几乎已经无法言喻。它见证过上古之战,那时高等精灵刚刚诞生。阿尔萨斯也还以冷笑。殛火在今天将会见证另一个重大事件——它将看到逐日者家族的最终灭亡。

“哦,我见过它被霜之哀伤斩为两段。然后我就杀掉了你的父亲。”

阿尔萨斯的体力比精灵王子更强,而且巫妖王的能量正在他体内沸腾,激荡。他一声怒吼,将凯尔萨斯向后推去,想要让精灵失去平衡。但凯尔萨斯迅速恢复了平衡,几乎是以舞蹈般的身姿展开了又一次进攻。殛火在他手中被舞成一团火光。他的视线从没有离开过阿尔萨斯。

“我找到了它,并且将它重铸。”

“断剑就算被修复,只会比原先更脆弱,精灵。”阿尔萨斯开始绕向凯尔萨斯侧后,等待着精灵显露脆弱的那一刹那。

凯尔萨斯笑了。“人类的剑也许是这样,但精灵剑则完全不同。用来重铸这把剑的是魔法、恨意和对复仇的渴望。不,阿尔萨斯,殛火比过去更强大了,就像我一样,像辛多雷一样。因为遭到摧折,所以我们变得更强。坚定的意志和决心推动着我们。而这个决心就是彻底消灭你!”

攻击突然袭来。本来站在远处吼叫的凯尔萨斯在下一个瞬间就逼得阿尔萨斯不得不为了求生而拼死作战。霜之哀伤击中了殛火。那个该死的精灵并没有说谎——殛火没有分毫损伤。阿尔萨斯装作后撤的样子,让出空间,接着就挥起霜之哀伤,发动了有力的斩击。凯尔萨斯继续突进,以凶暴强猛的进攻压制阿尔萨斯的招数。阿尔萨斯不由得吃了一惊。他被迫后退,一步、两步,突然间,他滑倒了。凯尔萨斯狂吼着向前突刺,打算一举干掉死亡骑士。但阿尔萨斯依然牢记着很久以前穆拉丁对他的训练,矮人喜欢使用的战场花招立刻充满了他的脑海。他弹出双腿,全力踢中了凯尔萨斯。精灵法师哼了一声,向后倒在雪地里。死亡骑士喘息着跳起身,双手托起霜之哀伤,向下刺去。

殛火再一次挡住了它,两把符文剑重新咬在一起。凯尔萨斯的眼睛里燃烧着炽烈的恨意。

但阿尔萨斯更擅长于武器格斗。而且,无论凯尔萨斯如何吹嘘殛火的重铸,霜之哀伤终究是更强的。阿尔萨斯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霜之哀伤缓慢却无可阻遏地落向凯尔萨斯赤裸的喉咙。

“……她恨你。”凯尔萨斯悄声说道。

阿尔萨斯怒喝一声。怒气忽然模糊了他的视野。他拼尽全力将剑刃向下按去。

霜之哀伤刺中了冰雪和冻土。

凯尔萨斯不见了。

“懦夫!”阿尔萨斯吼叫着。但他知道,精灵王子听不见他的话。那个杂种已经在最后一秒钟通过传送逃走了。怒意在他体内翻腾,随时都有可能遮蔽他的判断力。他将愤怒压抑下去,正是因为这种愚蠢的怒气,他才会让凯尔萨斯搞得如此狼狈。

我诅咒你,吉安娜。直到现在,你还在折磨着我。

“无敌,到我身边来!”他高声喊喝,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着。凯尔萨斯没有死,但已经不会再给他找麻烦了。这就够了。他让骷髅马掉转方向,冲向激烈战场后面主人的王座室。

无敌疾速掠过一队又一队敌人,仿佛他们只是无足轻重的一群虫子。只要他们倒下,阿尔萨斯就会让他们重新站起,去攻击曾经的同胞。亡灵大军无可阻挡,决不妥协。王座室所在冰峰周围的雪地上全都是践踏的痕迹和淋漓鲜血。阿尔萨斯向周围扫了一眼。这里还有最后几队血精灵在战斗,但他们的主人还是不见踪影。

伊利丹到底在哪里?

一阵极为迅速的动作从他的视野边缘掠过。他急忙转过身,不由得低沉地咆哮了一声。又是一个恐惧魔王。这个家伙正背对着他,黑色的翅膀向外伸展,分瓣的蹄子融化了所踏到的积雪。

阿尔萨斯举起霜之哀伤。“我早已击败过你的同类,恐惧魔王。如果你还有胆量,就转身面对我,否则,就像懦夫一样逃进虚空中去吧。那里才是你们恶魔的老巢。”

那个身影缓缓地转过来。巨大的弯角立在他的头顶上。他的嘴唇弯曲着,仿佛是在微笑。在他的眼睛上裹着一块黑布。而在两个眼窝之中,是一对不断闪动的绿色光点。

“你好,阿尔萨斯。”

他的声音变了,显得深厚而且阴险,但变化更大的还是他的卡多雷身躯。他的皮肤依旧是浅紫色,上面也还有同样的文身和雕痕,但他的两条山羊一样的腿、黑色的皮翼,还有弯曲的双角……阿尔萨斯立刻知道了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这正是伊利丹如此强大的原因。

“你看起来不太一样了,伊利丹。我猜,古尔丹之颅应该不会赞同你这么做。”

伊利丹仰起生角的头颅。黑暗、强悍的笑声在他的喉头如雷鸣般响起。“恰恰相反,我的感觉从没有这么好过。而且从某种角度讲,我变成现在这种样子,实在是应该感谢你,阿尔萨斯。”

“如果你要感谢我,就别挡我的道。”阿尔萨斯的声音突然变得寒冷如冰,其中再没有半点幽默的感觉,“冰封王座是我的,恶魔。滚开,离开这个世界,再也不要回来。如果你这样做,我就不出手。”

“我们全都有要侍奉的主人,孩子。我的主人要我毁掉冰封王座。看样子,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道理可讲了。”伊利丹举起阿尔萨斯曾经与之战斗过的双刃刀。他的两只手生出了锋利的黑色指甲,看上去格外强壮有力。现在,那双手正紧握着双刃刀中间的握柄,以优雅和带有欺骗性的轻松动作旋转起那把利刃。阿尔萨斯并不清楚这种武器会如何发动攻击。他刚刚结束了和凯尔萨斯的战斗,如果不是那个精灵懦夫在最后关头通过传送逃走了,他本来应该取得完全的胜利,但那场战斗也消耗了他很大一部分力量,而伊利丹身上却看不到任何疲惫的样子。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三章 下一章:尾声:巫妖王
热门: 全方位幻想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1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 网游之帝皇归来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金色梦乡 犬神家族 焚香论剑篇 时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