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三章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二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诺 森德。每次到达这里,阿尔萨斯都有一种奇怪的、回家的感觉。当海岸线渐渐进入视野的时候,阿尔萨斯回忆起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形。那时,吉安娜和乌瑟尔的背叛让他心中充满了痛苦。但更让他感到痛苦的,却是他被迫在斯坦索姆不得不做的那件事。后来又发生了许多事。斯坦索姆仿佛已经完全属于另外一个时代了。他怀着复仇之心来到这里,杀死了那个让他的人民变成活死人的恐惧魔王。而现在,他却成为那些活死人的国王,克尔苏加德则成了他的盟友。

命运的扭曲与转折,世间再没有比这更奇怪的事了。

他感觉不到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寒冷。继续忠诚地追随他的亡灵们也感觉不到,死亡让它们的知觉也变得迟钝了。只有那些人类通灵师才会在冰风中缩起身子,不停地叹息、呻吟。雪开始懒洋洋地飘洒下来。他们在海湾里下锚,登上了陆地。

小船一到岸边,阿尔萨斯立刻上了岸。他也许感觉不到这里的寒冷,但他的力量和他的肉体本身都已经非常衰弱。他的脚一碰到地面,就立刻感觉到了他的主人——巫妖王。巫妖王并不在他的意识里,没有通过霜之哀伤对他说话,但这柄符文剑上的光亮已经稍有加强了。阿尔萨斯能在这里感觉到他的主人,他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而越来越强烈的威胁感也如同钢针一般刺痛着他的神经。

他转回头,望向那些跟随他登岸的追随者——食尸鬼、幽灵、阴影、憎恶、通灵师。“我们必须加快速度。”他喊道,“巫妖王正在受到巨大的威胁。我们必须立刻赶到冰冠冰川。”

“陛下!”一名通灵师高喊着,向前方一指。阿尔萨斯转过身,抽出了霜之哀伤。

透过重重雪幕,他看到了金红色的形体在空中盘旋。它们正迅速向他靠近。在惊讶与愤怒中,阿尔萨斯眯起了眼睛。他认出了飞落的生物,也知道它们的主人是谁。

龙鹰!它们的出现的确让死亡骑士感到吃惊。他已经将高等精灵剪除干净了,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重新组织起势力?甚至还知道了他的行踪,并直接来与他正面交锋。但慢慢地,一丝微笑在他英俊的面孔上浮现出来。他感觉到敬佩之情悄然出现在自己的心中。

随着龙鹰越飞越近,他举起霜之哀伤,向来者致敬。

“必须承认。”他高喊道,“在这里看到奎尔多雷让我很感惊讶。我本以为这里的严寒会让如此精致的一个种族望而却步。”

“阿尔萨斯王子!”这个声音来自一名龙鹰骑手。他的龙鹰现在已经飞到了阿尔萨斯头顶上方。他的声音清晰、明亮、强劲有力。“你在这里看到的不是奎尔多雷。我们是辛多雷——血精灵!我们已经发誓,要为在奎尔萨拉斯遇难的灵魂复仇。这片死亡之地……将得到彻底的净化!你所创造的秽恶怪物也将得到最终的安息。还有你,屠夫,必将得到正义的惩罚。”

阿尔萨斯觉得这个精灵的话很有意思。高等精灵的数量已经衰减到可怜的程度。阿尔萨斯知道,自己所看见的很有可能是这个种族最后的几名遗孓。他们真的打算用这一点可怜的力量来对付他?他的好心情被恼怒所取代了。虽然身体疲惫不堪,愤怒却充满了他的声音。他吼道:“诺森德属于天灾,精灵。而你们很快就会成为天灾的一员!来到这里是你们犯下的最可怕的错误!”

更多龙鹰出现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步行的游侠。利箭飞过天空。数不清的白色尾羽如同雪花般飘舞,抢在冲锋的精灵前面扫荡亡灵的队伍。不过,倒下的亡灵数量非常有限。如果不射中致命位置,小小的箭镞对于亡灵而言根本无关痛痒。

阿尔萨斯甚至没有骑上无敌。霜之哀伤已经饥渴多日,它似乎也希望从扑来的敌人身上夺取力量,就如同阿尔萨斯一样。每一个光芒闪耀的灵魂被它吞噬,它本身的光芒都会更强一些。在混乱的战场上,阿尔萨斯听到了一个深沉冰冷的声音,仿佛诺森德本身正从他头顶上方的雪峰顶端呼唤他。

“为了天灾前进!以耐奥祖之名杀光他们!”

无论他以前见过什么,经历过什么,听到这冰冷彻骨的声音时,阿尔萨斯还是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寒意冻结了他全身。他冒险飞快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的眼睛立刻瞪大了。

蛛魔!当然,这里正是它们的家园。如同潮水般涌来的蜘蛛让阿尔萨斯也感到斗志昂扬。在纷飞的大雪中,他能看到那些黑色的蜘蛛形体。它们以那种阿尔萨斯早已熟悉,却足以让世人为之胆寒的飞快速度爬向它们的猎物。阿尔萨斯不得不承认,这些自称为辛多雷的精灵作战非常勇猛,但他们势单力孤,根本无法与潮水一般的天灾对抗。很快,阿尔萨斯周围就躺满了身穿金红色战衣的尸体。他高举起手。一个接一个,那些死去的精灵抽搐着,站立起来,用玻璃珠一样的眼睛望着他。

“主人还需要更多的士兵。”阿尔萨斯的目光落在了蛛魔首领的身上。

那是蛛魔群中最大的一只——比他的同伴们要高出许多。他迈出轻快的步伐,沿着雪坡向阿尔萨斯跑来。他在蛛魔群中移动,步伐周正、神态庄严,有如一位国王检阅自己的臣民。阿尔萨斯竭力想要用人类的眼睛在这个如此奇异而又陌生的盟友身上找到一些能让他感到熟悉的地方。阿努巴拉克看上去就像一只甲虫和蜘蛛的杂合体,而他所指挥的蛛魔都要比他更像是蜘蛛。阿尔萨斯发现自己无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急忙强迫自己停在原地,等待这只大甲虫的到来。

阿努巴拉克一直走到阿尔萨斯面前,用许多只眼睛从高处俯视着他。这个恐怖的家伙就是他的盟友。

阿尔萨斯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强迫自己用平静的口吻说道:“感谢你的帮助,强者。”

巨虫低下头,下颌微微打开,一阵深厚阴森,如同丧钟般的声音响起。刚才让阿尔萨斯感到惊慌不安的正是这个声音。“巫妖王派我来帮助你,死亡骑士。我是阿努巴拉克,古国艾卓-尼鲁布之王。另一个人在哪里?”巨虫将身子压在后腿上,仰起头向四周观望。

“另一个人?”

“克尔苏加德。”阿努巴拉克再一次用那种充满气流与共鸣的隆隆低音说道。这时他放下身子,再一次用复眼盯住了阿尔萨斯。“我认识他。当他第一次前来效忠巫妖王的时候,我就曾给过他问候。现在,我要向你致以问候。”

片刻间,阿尔萨斯有些好奇当初克尔苏加德第一次遇到这个自称为古国之王的亡灵巨虫的时候,是否也曾经像他一样感到不安。当然,他当然也会不安——阿尔萨斯这样对自己说——任何人面对这样一只怪物都不可能心平气和。

“我们第一次向这些精灵发动进攻的时候,你的族人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阿尔萨斯再一次向那些死亡的辛多雷瞥了一眼。他非常高兴阿努巴拉克的“族人”能够和他在同一个阵营中。“欢迎你们再次加入我们。但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庆祝胜利了。既然巫妖王派你来支援我,你已经知道,他正处在极度危险之中。我们必须立刻前往冰冠冰川。”

“的确如此。”阿努巴拉克隆隆地说道。他仰起恐怖的头颅,伸展开两条前腿。“我将聚集我的全部族人,我们一同进军,去保护我们的主人。”

这只巨型怪物回身向前走去,恍如移动的山岳。他的臣民全部以最快的速度向他聚拢,迫不及待地追随在他身边。阿尔萨斯压抑住一阵战栗,踢了一脚还倒在地上的一具精灵尸体。这具尸体的四肢全部脱落了,损伤过于严重,无法再使用。“这些精灵真是可怜。怪不得我们那么轻松就能摧毁他们的家园。”

“可惜我没能在那里阻止你。我们真是已经很久不见了,阿尔萨斯。”

这个声音流畅、典雅,如同音乐一般悦耳动听……同时其中又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憎恨。阿尔萨斯认出了这个声音,急忙转过身,看到声音的主人就站在不远处。他不由得又惊又喜。命运的转折实在是出人意料。

“凯尔萨斯王子。”阿尔萨斯笑着说道。这个精灵就站在几码以外。在他身后,传送门的光线还没有完全消失。精灵王子的面容看不出岁月磨蚀的痕迹。他依然和阿尔萨斯记忆中完全一样——或者说,非常相像。只是他的一双蓝眼睛里闪动着被压制的怒意。不是他们上次不期而遇的时候,阿尔萨斯所见到的那种烈火般的愤怒,而是一种冰冷的,深深盘踞在心中的痛恨。他已经不再穿着代表肯瑞托的蓝紫色长袍,而是高等精灵一族传统的猩红色外衣。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那名精灵并没有用敬称,他显然将此视为蔑视阿尔萨斯的表现。但阿尔萨斯完全不为所动,他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用不了多久,这名长相太过俊美的王子就也会明白这一点。“想到你的名字会从我的口中念诵出来,我就很想啐一口唾沫,但你甚至连这个都不值。”

“啊,凯尔。”阿尔萨斯笑着说道,“就连你侮辱别人的时候,用词也是如此毫无必要的花哨和复杂。很高兴看见你什么都没有变,就像以往一样专横跋扈。但这让我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当时不在奎尔萨拉斯?难道你会让其他人去为你送命,而你却待在舒适安全的紫罗兰城堡里?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

凯尔萨斯咬紧了牙,眼睛眯成一条细缝。“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事情。我本应该在奎尔萨拉斯,但我却在努力帮助人类与天灾作战——就是你释放到你的族人头上的天灾。也许你对族人全不在乎,但我在乎我的族人。为了照料人类,我已经失去了太多。现在,我只在意精灵,在意辛多雷——鲜血之子。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阿尔萨斯,付出沉重的代价!”

“知道吗?你的玩笑实在是很好笑。我们真的是有很长时间没见过面了。我们最后一次相见还是在……”阿尔萨斯故意拖长这个句子,看着精灵眼王子的眶旁边有一条肌肉在抽动。是的,凯尔萨斯记得。那一次,他恰好撞见吉安娜和阿尔萨斯深情地拥吻在一起。这一段回忆也对阿尔萨斯的心神造成了干扰。于是,他几乎没有从凯尔萨斯愤恨的眼神中感受到任何愉悦。“但我必须说,你带来的这些精灵非常令我失望。我本希望能得到一场更像样的战斗。也许,我早已将奎尔萨拉斯的灵魂人物杀光了。”

凯尔并没有张嘴去叼这个诱饵。“你在这里遇到的只是一支斥候部队。不必担心,阿尔萨斯,你很快就会遭遇一场够厉害的挑战。我向你保证,想要击败伊利丹殿下的军队可比这一次困难得多。”看见阿尔萨斯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那位王子丰满的嘴唇上现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伊利丹?是他发动了这次入侵?”该死的。当初他还不如亲手去杀死提克迪奥斯,而不是把那个卡多雷牵扯进来。他知道伊利丹是多么渴望获得力量,但他从不曾想过那个暗夜精灵会对他构成如此巨大的威胁。

“正是。我们的部队规模极其庞大,阿尔萨斯。”那种丝绸一般华丽的声音镀上了一层喜悦的金边。这个杂种真的很高兴。“现在他们正在向冰冠冰川进军。你绝对来不及拯救你们尊贵的巫妖王了。想想该怎么为奎尔萨斯……还有你其他的罪行付出代价吧。”

“其他罪行?”阿尔萨斯笑了,“也许你想要仔细听一听那些其他的罪行到底有些什么细节?我是否应该告诉你,将她抱在怀中是什么感觉?她的身体是什么滋味?听到她呼唤我的……”

凯尔萨斯脸上痛楚的表情前所未有地强烈。

阿尔萨斯突然跪倒下去。他的视野完全变成了红色。他又一次看见了巫妖王——耐奥祖,这是阿努巴拉克告诉他的名字。他们的主人正被困在那座寒冰牢狱中。

“快!”巫妖王吼道,“我的敌人正迅速逼近!我们就要没有时间了!”

“你怎么了,死亡骑士?”

阿尔萨斯眨眨眼,发现自己正看着阿努巴拉克的那张脸,如果那可以被称之为一张脸的话。一只生满倒刺的长腿正向他伸过来,仿佛是要将他扶起来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但他实在太过衰弱了,如果没有外力的支撑,他大概很难站起来。他强打起精神,抓住那条腿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手中好像握着一根棍子,一根非常干燥的棍子,就像是——干尸。他一站稳脚跟,就放开了巨虫的前肢。

“我的力量正逐渐衰弱,但我没事。”阿尔萨斯稳定住呼吸,向周围瞥了一眼,“凯尔萨斯呢?”

“走了。”巨虫的声音如同冰冷的岩石,其中流露出极度的不悦,“在我们把他撕成碎片之前,他就用魔法把自己传送走了。”

又是那个懦弱的法师技巧——传送术。阿尔萨斯很希望自己的通灵师也有这样的能力。这样,他就能立刻到达巫妖王身边。阿尔萨斯想起那些高等精灵的尸体,凯尔萨斯本来也应该得到这样的命运。“我不想这样说,但那个该死的精灵是对的。”他转向那头骇人的盟友,“阿努巴拉克,我又看到一个幻象——巫妖王的危险已经迫在眉睫。伊利丹和凯尔萨斯正迅速向他逼近。我们绝不可能抢在他们之前赶到冰川了!”

我失败了……

阿努巴拉克却仿佛对此全不在意。“如果从地上行军,也许追不上他们。这将是一段漫长而且艰险的旅程,但……我们还有另一条路线,死亡骑士。破碎的古老亡国艾卓-尼鲁布就在我们脚下。我曾经在那里统治过无数个岁月。我很清楚那里纵横交错的隧道与秘密洞室。虽然王国已在黑暗的时代彻底沉沦,但我们可以利用那里的捷径直达冰川。”

阿尔萨斯抬起头。如果能化作一只渡鸦飞过,这将不会是很长的旅程,但要越过面前的一道道冰墙和山脉……

“你确定我们能够通过地下隧道到达冰川?”他问道。

“没有任何事是注定的,死亡骑士。”这个蛛魔仿佛发出了一阵笑声,“地下王国的废墟也许是危险的,但冒这个险是值得的。”

在黑暗的时代彻底沉沦——一个古老的、已经死亡的蜘蛛之王竟然会说出这种话。阿尔萨斯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相信,当他进入地下的时候,也许就会知道了。

阿努巴拉克和他的臣民开始快步向北方前进。阿尔萨斯和天灾军团尾随在后。很快,大海就被他们抛在了身后。太阳在昏暗的天空中移动得很快,没过多久就碰到了地平线。漫长的黑夜降临了。当他们向前行军的时候,阿尔萨斯派遣一些士兵去收集来尽可能多的树木枝干。要通过这个危险的地底王国,他们一定需要许多火把。

亡灵不会感觉到寒冷,但强风和暴雪严重地阻碍了它们的脚步。就这样,他们经历了数个小时进展缓慢的行军。阿尔萨斯知道,无论阿努巴拉克说出过怎样令人费解的话,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如果他们继续在地表行军,那他肯定无法挽救巫妖王——也无法挽救他自己。现在支撑他如此拼命前行的,正是他想要生存下去的欲望。巫妖王找到了他,让他走上现在这条道路,赐予他强大的力量。阿尔萨斯对此非常清楚,并心存感激。但他欠巫妖王的债和他的忠诚没有半点关系。如果强大的巫妖王被杀死,那么阿尔萨斯毫无疑问将随之死去。他曾经对乌瑟尔说过,他要永远活下去。

终于,他们来到一道大门前。这道大门已经完全被冰雪覆盖,阿尔萨斯甚至一时没能把它分辨出来。但阿努巴拉克及时停住脚步,扬起前半截身子,用两根前肢向阿尔萨斯指明了他们前方有些什么。

形状弯曲的石雕看上去好似镰刀,不过阿尔萨斯觉得它们更像是昆虫的脚爪在向上伸展。这些脚爪的末端彼此相对,勾勒出隧道入口的轮廓。阿尔萨斯能看到这个轮廓之中就是两扇大门。一只巨大的蜘蛛被雕刻在门板上。阿尔萨斯的嘴角因为厌恶而低垂下来。但他又想到了暴风城中的各色雕像。这真的有什么不同吗?入口“隧道”和大门后面似乎就是一座冰山被掏空的核心。有那么一会儿工夫,仅仅是很短的一段时间,阿尔萨斯不住地偷瞥着那个一言不发的巨虫阿努巴拉克,心里想着蜘蛛和落在蛛网中的苍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对了选择。

“这个入口通向一个曾经无比强大的远古之地。”阿努巴拉克说道,“我是这里的统治者,凡是我的话,就会不受质疑地得到遵循。我是强大的,是不可战胜的,我不会向任何人低头。但情况改变了。现在,我侍奉巫妖王,我的王国就是保卫他的屏障。”

阿尔萨斯忽然想到了他对于瘟疫曾有的愤怒,他火烧一般的复仇之心……还有在被霜之哀伤啃噬灵魂的时候,他父亲的眼睛。

“许多事都变了。”他低声说道,“但现在没有时间回忆过去。”他转向自己怪异的新盟友,露出冰冷的微笑,“我们下去吧。”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二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四章
热门: 马耳他黑鹰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碟形世界:死神学徒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新手谋杀案 祈祷落幕时 异邦骑士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签名 碟形世界:大法 天行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