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二章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一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 尔萨斯揉搓着额角,一遍又一遍地重温着他看到的影像。以前,和巫妖王的交流一直是通过霜之哀伤进行的,但是当那阵剧烈的痛楚传来,他感觉自身的力量遭到削弱的时候,第一次真正看到了他一直为之效忠的那个家伙。

巫妖王单独一个人坐在一个巨大的洞窟中,仿佛被包裹在了一块非自然的寒冰中,就如同霜之哀伤被封印时的样子。但包覆巫妖王的并非是平滑的冰面。这里的冰面上有许多裂痕,仿佛有人从上面砸下一块碎冰,留下一个锯齿突兀的缺口。因为有冰层的遮挡,巫妖王的样貌很难看清,但他的声音夹杂着痛苦的号叫,如同利刃切入了死亡骑士的意识:“危险正在逼近冰封王座!力量在消失……就要没有时间了……你必须立刻返回诺森德!”最后,怒吼声仿佛一根长矛刺穿了阿尔萨斯的肚子,“服从我!”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不止一次。每次都会让阿尔萨斯感觉到眩晕和衰弱。曾经在他体内激荡,给予他无穷力量的能量正在迅速衰减,让阿尔萨斯比原先更感软弱无力。现在他非常虚弱,完全无法抵挡敌人的攻击……当阿尔萨斯第一次握住霜之哀伤,将自己曾经信仰过的一切尽皆背弃的时候,他从不曾想到过自己还会沦落成今天这副样子。当他吃力地骑上无敌,前去与克尔苏加德会合的时候,他的脸上全都是油腻的汗水。

巫妖正在等待洛丹伦的新国王。他浮在空中,长袍飘摆,仪容整肃,但举止神态中又全都流露出对阿尔萨斯的关心。

“抽搐的情况更加严重了?”他问道。

阿尔萨斯犹豫了一下。他应该信任这个巫妖吗?克尔苏加德是否企图从他的手中夺取权力?不,这个通灵师从没有做过于他不利的事情。像以往一样,克尔苏加德对巫妖王和对阿尔萨斯全都忠心耿耿。

国王点点头。他觉得自己的头仿佛差一点因为这个动作而掉下来。“是的,我的力量已濒临耗竭。我就要无法掌控我的战士了。巫妖王警告我,如果我不立刻赶到诺森德,一切都将毁于一旦。我们必须现在就出发。”

虽然克尔苏加德的眼睛只不过是空眼窝中的两团火焰,但现在这两团火焰中仿佛真的在闪动着忧虑的光芒。“当然,陛下。您并没有被抛弃,也绝不会被抛弃。我们马上就走,只要您认为……”

“计划有变,阿尔萨斯国王,你什么地方都去不了。”

阿尔萨斯甚至完全没有感觉到他们,这足以说明他的力量已经衰弱到何种程度。他抬起头,死死地盯住包围他的三个恐惧魔王。

“刺客!”克尔苏加德喊道,“有敌人!保卫国王……”

但一阵沉重的关门声淹没了巫妖的叫嚷。阿尔萨斯抽出霜之哀伤。自从他握住这把剑,与这把剑融为一体之后,他第一次感觉到这把剑沉重地压在他的手中,仿佛已经死去。剑身上的符文几乎看不到半点光亮。它已不再是一把平衡良好、美丽绝伦的利剑,倒更像是一段笨重的废铁。

亡灵扑向阿尔萨斯。在这个狂乱的时刻,阿尔萨斯仿佛落入了时间的洪流中,又回到他第一次遭遇行尸的时刻。他再一次站到了那个小农舍外面,遭到死人的攻击,感受着腐烂的恶臭和过度恐惧所带来的麻木。他早已经不再对这些亡灵感到恐惧或厌恶了,甚至已经觉得它们也有值得关爱的地方。它们是他的子民。他为它们去除了生命的羁绊,让它们能够为巫妖王的伟大荣光而献身。现在,它们却不再服从他的命令,而是将他视作敌人,要把他置于死地。它们已经完全被恐惧魔王操纵了。阿尔萨斯聚集起他残存的全部力量,抵抗着它们的攻击。他沉重的心中充满了一种奇异的、病态的感觉。他从没有想到过它们有朝一日会彻底背叛他。

在战斗的杂音中,巴纳扎尔的声音穿入阿尔萨斯的耳朵,那是洋洋自得的嚣叫:“你根本就不该回来,人类。看看你有多么虚弱。我们已经控制了你的大部分士兵。看样子,你的统治还真是短命啊,阿尔萨斯国王。”

阿尔萨斯咬紧牙关,从自己体内深处挖掘出更多力量,凝聚起更强的意志。他要战斗下去,他绝不会死在这里。

但亡灵实在太多了。他曾经那么轻松地控制着这些子民,而现在,它们却毫不迟疑地要杀死他。他知道,它们没有意识,只会服从最强者。但……这依旧在让他感到心痛,毕竟是他造就了它们……

他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没办法挡住朝向他上腹部的一记攻击——一把钝剑砍在他的铠甲上。他并没有受什么伤,但击穿他的防御的食尸鬼的确让他吃了一惊。

“它们的数量太多了,国王!”克尔苏加德恍若来自坟墓的声音在阿尔萨斯耳边响起。这个巫妖的忠诚心让阿尔萨斯的眼睛里突然渗出了泪水。“快逃吧……从这座城中逃出去!我会在城外的荒野中与您会合。这是您唯一的机会了,我的君主!”

阿尔萨斯知道,巫妖是对的。他怒吼一声,笨拙地爬下了马背。然后他一挥手,无敌立刻变得透明,从一匹骷髅马变成了一匹幽灵马,然后完全消失了。安全离开城市之后,阿尔萨斯会再次召唤它。他向前冲去,两只手抓住同样失去力量的霜之哀伤左右挥舞,但他已不再试图杀死或砍伤周围的敌人。它们实在是太多了,他只想为自己清出一条路。

宫殿正门已经关死。但这座宫殿是阿尔萨斯长大的地方,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他知道这里每一道门的位置、墙壁的走向,以及暗藏的通道,他没有直奔大门,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个人将落下的宫殿大门提升起来。他向宫殿更深处跑去,亡灵紧紧追赶在他身后,所以转向曾经是王室家族私人寓所区域的走廊。在这里,他曾经紧紧地牵过吉安娜的手。而现在,他脚步踉跄,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

他到底是怎么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在一座空旷的宫殿中逃亡,躲避他自己的造物。那些也曾是他的臣民,是他发誓要保护的人,但他却杀死了他们。为了巫妖王所提供的力量,他出卖了他的臣民。而现在,这力量从他身上流走了,就好像鲜血从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流出。

父亲……吉安娜……

他封闭了自己的意识,不再去咀嚼那些回忆。这种干扰心神的事情对他没有好处。现在他需要的是速度和狡诈。

狭窄的走廊限制了追过来的亡灵数量,而且他能够关闭并闩住这里的一道道门户,迟滞亡灵追赶的速度。他终于到达了穿过宫墙,通向外面的秘密出口。他、父母和佳莉娅各拥有一个这样的出口——一道只有他们自己、乌瑟尔和主教才知道的秘门。现在,除了他以外,那些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阿尔萨斯将墙壁上的织锦推到一旁,露出藏在后面的一扇小门。他跑了进去,又将门关闭,紧紧地闩上。

他跑下一道道狭窄的螺旋楼梯,迈着虚弱无力的步伐奔向他的自由。王宫外墙上,另一道秘门的外表材质和墙壁完全一样,又经过魔法伪装。不知道的人无论是从内还是从外,都很难将它分辨出来。阿尔萨斯喘息着摸索到门闩,跌跌撞撞地跑进光线昏暗的提瑞斯法林地。战斗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他抬起头,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困惑地眨了眨眼。亡灵们……正在自相残杀。

当然,有一部分亡灵仍然受他的控制,仍然是他的子民……

它们是他的工具,他的武器,并不是他的子民。

阿尔萨斯看了一会儿,靠在一块冰冷的石头上。一个受敌人控制的憎恶砍掉了另一个蠢货的脑袋,让那颗头直飞出去。看到两群相互杀戮的亡灵,厌恶之情让阿尔萨斯全身都开始颤抖。这些身躯破碎、爬满蛆虫、脚步歪斜的怪物,无论是谁在控制它们,它们都是那样肮脏。一个孤身躲在一旁的小幽灵吸引了阿尔萨斯的目光。她羞怯地在远处盘旋着。看上去,她应该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女孩。她一定也是死在了阿尔萨斯手里,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她成为阿尔萨斯的子民,但她似乎依然和生者的世界有着某种联系。看样子,她记得作为人类的感觉。阿尔萨斯能够利用她的这一点记忆。他向那个因为自己对权力的贪欲而飘浮在这里的小幽灵伸出了手。

“我需要你的能力,小影子。”阿尔萨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和善,“你愿意帮助我吗?”

小女孩的脸上焕发出光彩,她飘到阿尔萨斯身边。“我生来便只是为了侍奉您,阿尔萨斯国王。”虽然带有亡灵空洞的回音,但她的嗓音依旧甜美。阿尔萨斯强迫自己也向她报以微笑。如果是对待简单的烂肉,也许会更容易一些,但幽灵也有幽灵的好处。

透过纯粹的意志力,阿尔萨斯召唤来越来越多的亡灵。他严重透支了体力,只能不停地用力喘息。亡灵们过来了,它们将会效忠于最强的人。阿尔萨斯咆哮一声,扑向了那些竟敢挡在他命运道路上的亡灵。这是他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才换来的命运,但随着更多的亡灵跟随到他身边,也有更多的亡灵开始对他发动攻击。他非常虚弱,身边也只有不多的肉块在保护自己。他不住地颤抖、喘息,举起霜之哀伤的手臂变得越来越没有力气。这时大地开始颤抖,阿尔萨斯转过身,看到不少于三个憎恶正笨重地向他这边冲过来。

他神情严肃地举起了霜之哀伤。他,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洛丹伦国王,就算是要死在这里,也一定会是英勇战死的。

突然间,伴随着极度痛苦的呼喊,有什么东西飞舞了过来。就像是鸟雀的幽灵,许多影子飞扑下来,攻击那些巨大的怪物,让它们不得不停下来,吼叫着拍打着这些灵体。而这些灵体已经纷纷冲进憎恶巨大的躯体内。

那些满身黏腻、皮肤苍白,肉色如蛆的巨型怪物停止了一切动作。突然之间,他们的注意力全都转向了那些拖着脚步,打算攻击阿尔萨斯的食尸鬼。死亡骑士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女妖们!他本以为恨他入骨的希尔瓦娜斯不会来援助他,或者更糟,像他的许多士兵一样,成为敌人的爪牙。但看样子,这个从前的游侠将军已经不再那样恨他了。

有了女妖控制的憎恶,战局很快就扭转了。片刻之后,阿尔萨斯站了起来,站在一群已经真的死去的尸体中间。他仍然被虚弱所困扰,甚至无法站稳脚跟。憎恶这时开始了相互砍杀,把彼此砍成零散的肉块。阿尔萨斯有些好奇,原先制造这些憎恶的人是不是还能把这一地的碎块再缝合起来。憎恶完蛋之后,控制它们的幽灵又都各自飞散了。

“女士们,感谢你们。很高兴看到你们和你们的主人依然是我的盟友。”

女妖们在半空中盘旋,她们的声音柔和却又充满嘲讽。“确实,伟大的国王。她派我们来找你。我们还要护送你过河。随后我们就会逃进荒野。”

荒野——克尔苏加德也是这样说的。阿尔萨斯更加放松了。很显然,他的左右手已经达成了一致。他抬起一只手,集中起精神,高声喊道:“无敌,到我这里来!”片刻之后,一小团烟雾出现,在原地迅速回旋,变成一匹骷髅马的形状。又过了一次心跳的时间,无敌真切地出现在那里。阿尔萨斯高兴地注意到,他的这个动作并没有消耗掉很大精力——无敌爱他。这是他完完全全做对的一件事。这匹马永远也不会背叛他,甚至比它活着的时候更加忠诚于阿尔萨斯。阿尔萨斯小心地上了马,竭尽全力在女妖和其他亡灵面前掩饰自己的虚弱。

“给我领路,带我去见你们的主人和克尔苏加德。我不会逃走的。”他说道。

女妖们服从了命令,飘舞着向提瑞斯法林地深处飞去。阿尔萨斯忽然注意到,她们选择的道路很靠近巴尼尔农场。这让阿尔萨斯再一次感到了不安。幸运的是,女妖很快就掉转了方向,进入一片丘陵地区,穿过那里之后,他们来到了一片开阔的原野上。

“就是这里,姐妹们。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强大的国王。”

这里并没有希尔瓦娜斯的影子,也看不到克尔苏加德。阿尔萨斯勒住无敌的缰绳,向周围望去。他的心中升起一阵针刺般的恐慌。“为什么是这里?”他问道,“你们的主人呢?”

痛苦再一次降临。他哀号一声,用手紧紧攥住胸口。无敌在他身下焦急地蹬踏着地面。阿尔萨斯只能苦苦支撑,为了求生而拼命挣扎。灰绿色的林间空地从他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蓝白色的,有着怪异破损的冰封王座。巫妖王的声音刺入他的大脑。阿尔萨斯则只能努力压抑着呜咽的冲动。

“你被骗了!立刻到我身边来!服从我!”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阿尔萨斯咬着牙问道。他眨了眨眼,强迫自己的视野变得更清晰一些。然后抬起头,吃力地喘息着。

她从树后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张长弓。一时之间,阿尔萨斯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奎尔萨拉斯,那个活生生的精灵女游侠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但她的头发已经不再是金色,而是如同午夜一般的黑色,夹杂着无数白色条纹。她的皮肤苍白,带着一点蓝色底蕴,眼眸闪烁着银光。这正是希尔瓦娜斯,却又不是她。这个希尔瓦娜斯既非生者,也不是游魂。死亡骑士本来命令将她的尸体妥善地封锁在一只铁棺材里,以待来日对她进行更多的折磨,现在却被希尔瓦娜斯找到,并重新用来当作自己的躯壳。在她与他的较量中,她终于彻底扳回了劣势,转败为胜了。

当阿尔萨斯在剧烈的痛苦中努力思考着眼前的状况时,希尔瓦娜斯举起了她那光可鉴人的黑弓,拉开弓弦,瞄准了阿尔萨斯。她弯起嘴唇,露出了微笑。

“你走进陷阱了,阿尔萨斯。”

她松开了右手。

羽箭穿透了阿尔萨斯左肩,仿佛他的铠甲只是一层薄薄的羊皮纸。这让阿尔萨斯所承受的痛苦又添了一重。片刻之间,阿尔萨斯感到一阵困惑——希尔瓦娜斯是弓箭大师,绝不可能射失目标,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绝对可以一箭取掉他的性命。为什么这个精灵只是射穿了他的肩膀。阿尔萨斯下意识地伸出右手,但他发现自己甚至没办法用手指握住箭杆。他的手指已经麻木了,就如同他的脚、他的腿……

他倒伏在无敌脖子上,竭力不让自己掉下马背,但他的四肢正迅速失去作用。他吃力地转过头,盯着希尔瓦娜斯,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叛徒!你要拿我怎样?”

希尔瓦娜斯只是微笑着——她肯定非常高兴。她迈着缓慢而慵懒的步子,走到阿尔萨斯身边。现在她身上依然穿着阿尔萨斯杀死她时的那套衣甲,暴露出了大片蓝白色的肌肤。但奇怪的是,她明明在那一天受了无数的伤,现在她柔嫩的皮肤上竟然没有半点伤痕。

“那是一种特别的毒箭,是我为你而制的。”她在阿尔萨斯耳边轻声说道。然后,她将长弓斜担在背上,抽出一把匕首,用指尖摩挲着它的锋刃。“你现在应该感到全身麻木了。和你给我的折磨相比,这根本就微不足道。”

阿尔萨斯咽了一口唾沫,他的嘴干得像是塞满了沙子。“那,就干掉我吧。”

希尔瓦娜斯仰起头,放声大笑。那笑声依旧如同幽灵一般空洞阴森。“想要痛快地死去吗……就像你给我的死亡一样?”她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来时那样突然。她的眼睛闪动着红光。现在,她和阿尔萨斯之间只有一臂之遥。无敌因为她的逼近而越发感到不安。阿尔萨斯的心沉了下去,差一点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当然不会。你教会了我很多,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你让我明白,向敌人施以怜悯是多么愚蠢的事情。而对他们加以折磨又是多么令人愉悦。所以,我的老师,我会让你知道我学得有多么好。你要像我一样,受尽苦难。感谢我的箭吧,你已经跑不掉了。”

阿尔萨斯的眼睛似乎是他身上唯一可以移动的东西。他无助地看着希尔瓦娜斯举起匕首。“帮我去看看地狱是什么样子,你这个狗娘养的。”

不,他不能这样,他不应该倒在这里,软弱无助……吉安娜……

希尔瓦娜斯突然踉跄着向后退去,握住匕首的苍白手指哆嗦了一下,然后松开了。她的脸上只剩下了惊愕。转眼之间,那个首先来到阿尔萨斯身边的幽灵女孩现出实体形态。她欢快地微笑着,因为她拯救了国王。

“退后,你这个没脑子的坏家伙!你今天不会死的,我的国王!”

克尔苏加德!他来了,就像他承诺过的那样。虽然叛逆女妖将阿尔萨斯引诱到了这个偏僻的地方,克尔苏加德还是找到了他。而且他并非孤身一人,在他身边还有十几个亡灵。现在,他们全都向希尔瓦娜斯和女妖们冲了过去。希望在阿尔萨斯心中升起。但他现在依然是全身麻痹,不能动弹分毫,只能眼看着别人在战斗。没过多久,女妖们就不得不撤退了。

希尔瓦娜斯最后瞪了阿尔萨斯一眼。又一次,她的眼睛闪耀起红光。“还没有完,阿尔萨斯!我绝不会停止追杀你。”

阿尔萨斯看着仿佛融入阴影中一样消失无形的女游侠。她身上最后一个消失的地方就是她那双红色的眼睛。随着主人的离开,女妖们也纷纷遁走。克尔苏加德疾速来到阿尔萨斯身边。

“她伤到你了吗,我的君主?”

阿尔萨斯只能用眼睛盯着他,麻痹感让他甚至没办法翕动自己的嘴唇。克尔苏加德用枯骨手指以令人惊讶的精细动作环绕住箭杆,把毒箭拔了出来。阿尔萨斯压抑住痛苦的喊声。他的红色血液里掺杂着一种黏胶状的黑色物质。克尔苏加德很仔细地查看这种东西。

“毒箭的效果会随着时间而衰退。看样子,这种毒只会剥夺你的行动能力。”

当然,阿尔萨斯想,否则她就不需要使用匕首了。松弛的感觉让他全身战栗,也让他更加感到疲惫。他已经非常接近于死亡——实在是太接近了。如果不是这个忠诚的巫妖,他已经完全落进了那个精灵手中。他又尝试了一次,才说出话来:“我……你救了我。”

克尔苏加德低下生角的头颅。“很高兴能够辅佐您,我的国王。但您现在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前往诺森德。我已经为您做好了远行的准备。您还需要我做些什么?”

克尔苏加德对箭毒的判断是正确的。阿尔萨斯已经开始感觉到四肢在慢慢恢复活力,但还不足以让他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做出动作。

“我需要尽快找到巫妖王。如果继续耽搁下去……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甚至不知道我是否能回来,但我希望你能够监督这片国土。确保我的王国能够生存下去。”

他信任这个巫妖,并非出于友谊或忠诚,而是仅仅缘于一个冰冷严酷的事实。克尔苏加德是亡灵,而且早已和他们共同侍奉的主人连为一体。阿尔萨斯的目光移向那个小幽灵。小女孩就在距离他只有几尺的地方来回飘飞,脸上洋溢着微笑。他的身边就是那些面部扭曲、肌体腐烂,只要阿尔萨斯吩咐一声就会从悬崖上跳下去的行尸们。

只是一些死亡的腐肉和从躯体上被剥离的灵魂。它们不是他的子民,永远都不会是,无论那个小女孩有着怎样的笑容。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一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三章
热门: 卡洛琳字体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都市妖奇谈 箫声咽 假面前夜 奇货:天地镜 歪笑小说 大唐悬疑录2:璇玑图密码 刀尖:刀之阴面 安娜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