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 尔萨斯在青葱的山丘上沉思着,等待一个克尔苏加德向他保证一定会来的人。那个巫妖的确非常有用。

克尔苏加德对巫妖王保持着绝对的忠诚,即使为此要在阿克蒙德和提克迪奥斯面前装作一条俯首帖耳的哈巴狗,他也会努力把这个任务执行好,并以此在暗中为巫妖王尽忠。阿尔萨斯则选择保持沉默。他不相信自己能像克尔苏加德那样说出完美无缺的谎言。总而言之,他和克尔苏加德都被那两头恶魔视作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他们很快就会明白,他们犯下了怎样的错误。麦迪文之书被他们毫不在意地扔进了克尔苏加德的骷髅手掌。对于这件事,阿尔萨斯也明白,那本书中的法术和魔法技艺都太过强大和深奥,他自己绝无可能掌握其中的要领。

“计划的第三部分,”在达拉然城下时,克尔苏加德等到两个恶魔一离开,就以闲聊的口吻低声对阿尔萨斯说道,“才是燃烧军团方略的真正核心。”

阿尔萨斯回忆起克尔苏加德曾经对他说过的话。首先是创造天灾,第二步是召唤阿克蒙德。于是,他立刻以浓厚的兴趣开始倾听克尔苏加德的讲述:“燃烧军团的目的无非是夺取这个世界的全部法力,吞噬它的所有生命。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他们计划要吞掉精灵‘永恒之井’中强大的浓缩能量。为此,他们必须摧毁那个蕴含着全艾泽拉斯最真实、最纯粹的生命能量精质的东西。永恒之井位于大洋对面的卡利姆多大陆上。而那个能够挡住燃烧军团的东西被称为诺达希尔,也就是世界之树。也正是它让卡多雷永生不休。所有卡多雷都和它有着联系。”

“卡多雷?”阿尔萨斯困惑地问道,“我只知道奎尔多雷。卡多雷是另一个精灵种族吗?”

“最原始的精灵种族。”克尔苏加德稍微做了一点纠正,同时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这些细节都不重要。关键在于,我们必须阻止燃烧军团实现这一目标。而卡多雷之中恰巧有一个人能帮助我们。”

随后,克尔苏加德就将阿尔萨斯传送到这片遥远的大陆上,将他放在了山丘顶端,让他能有更加辽阔的视野。这里的树林茂盛、健康,但阿尔萨斯已经能看到燃烧军团在远方留下的痕迹。在恶魔所经过的地方,还没有死掉的土地、草木和鸟兽全都腐坏粉碎了。它们的全部生命力都已被恶魔吞噬。

一个人影出现在阿尔萨斯下方的另一座山丘上。阿尔萨斯暗自一笑。他等的人来了。

他们果然和高等精灵不一样。这些“暗夜精灵”的皮肤呈现很浅的紫色,上面还有螺旋状的文身和雕刻疤痕形成的仪式风格的花纹。这名精灵的眼睛上蒙着一片黑布,但这似乎完全不影响他在复杂的地形中疾速穿梭。阿尔萨斯从没有见过他手中的武器。和传统刀剑那种在握柄上固定一段锋刃的风格不同,这件武器的握柄两端全都有锯齿形利刃延伸出来。那些利刃闪动着病态的绿色光泽——应该是被恶魔能量污染的结果。

看样子,这个家伙和恶魔打过交道。

阿尔萨斯继续等待着,观察着这个陌生人。克尔苏加德告诉过他,这个暗夜精灵名叫伊利丹·怒风。能看出来,他对待阿尔萨斯的态度很不友好。阿尔萨斯知道,这个家伙犯下的罪行可以拉出很长一串清单,而且他像克尔苏加德一样渴望着复仇和权力。

所以,阿尔萨斯露出了微笑。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才刚刚得到自由。而我的亲生哥哥依然认为我是个恶棍!”伊利丹咆哮道,“我会让他看到我真实的力量。我会让他知道,恶魔根本不曾控制我!”

“你确定吗,恶魔猎手?”阿尔萨斯的声音传出了很远。借助声音确认了阿尔萨斯的方位,那名暗夜精灵猛转过身,举起他的武器。“你确定你的意志真的属于你自己?”

从一般角度来讲,那个精灵也许是个瞎子。但阿尔萨斯分明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伊利丹哼了一声,继续吼道:“你身上全是死人的臭气,人类。来找我会让你后悔的。”

阿尔萨斯依然面带笑容。他非常渴望能够和这个家伙来一场一对一的决斗。“那就来吧。”他发出了邀请,“你会发现,我们是旗鼓相当的对手。”无敌扬起前蹄,飞驰下山丘,像他的主人一样渴望着战斗。伊利丹怒吼一声,迎了上去。

这场战斗几乎就像是一场舞蹈——当两名勇士举剑对敌的时候,阿尔萨斯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伊利丹强大而且优雅。他的战技更得到了恶魔力量的加强。但阿尔萨斯也不是普通的士兵,霜之哀伤更不是寻常刀剑。战斗进行得猛烈而且迅捷。阿尔萨斯是对的,他们的确是平分秋色。转眼之间,两名勇士已经各自后撤,全都在粗重地喘息着。

“如果真的打下去,我们大概永远都分不出胜负。”伊利丹说,“你到底想要些什么?”

阿尔萨斯放低霜之哀伤。“听你刚才咕哝的话,我猜你和你的盟友大概是被亡灵军队打败了。指挥这支亡灵军队的是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他控制着一件强大的巫术宝物——古尔丹之颅。森林会被污染,正是这件宝物的作用。”

伊利丹侧过头。“你想要我偷走它?为什么?”

阿尔萨斯扬了扬白色的眉毛。这个家伙的脑子的确转得很快。所以阿尔萨斯决定,值得给他一个半真半假的答案。“可以说,我对提克迪奥斯没什么好感。而且我侍奉的主人……能够从燃烧军团的败落中得到好处。”

“为什么我要相信你说的话,人类?”

阿尔萨斯耸耸肩。“这个问题有道理。我可以回答你,恶魔猎手。我的主人知道你一生都在寻找强大的力量。现在,这力量就在你的掌握之中!”死亡骑士戴着铁手套的手在伊利丹的遮眼黑布前紧攥成拳。正如他所料,暗夜精灵的眼睛立刻转向了他的这个手势。“抓住它,你的敌人就会完蛋。”

伊利丹缓缓地抬起头,将面孔转向阿尔萨斯。死亡骑士感到一点不安——这个瞎子竟能够如此明确地看到东西。然后,精灵后退一步,若有所思地点着头。阿尔萨斯再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调转无敌的马头,绝尘而去。

克尔苏加德很快就会叫他回去。一切都在按照巫妖王的计划进行。阿尔萨斯只希望伊利丹能够像他看上去那样听话。否则……事情就要麻烦了。

* * *

她已非生灵。那个人将她在尖叫中囚禁在这个新的灵体躯壳里,而她却没有半点力量进行反抗。

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还有自己的意志。无论如何,阿尔萨斯没有拿走她的意志。他剥夺了其余所有人的自我意识,为何单单放过她,而不是让她成为彻底恭顺的奴隶?这是因为她自己的力量,还是因为死亡骑士很享受对她的这种折磨?作为女妖的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了。但如果保留她的意志只是因为阿尔萨斯认为这样很有趣,那么笑到最后的一定会是她。

她已经对自己立下了誓言,而她一直都一诺千金。

自从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率领天灾扫荡了她深爱的家园之后,时间已经在生者的世界中过去了很多个岁月,而事情也发生了很多。

阿尔萨斯的那个所谓的“主人”不过是一枚棋子。他和那个傲慢的飘浮骷髅克尔苏加德(正是因为这个巫妖,辉煌的太阳之井才会遭受污染),还有阿尔萨斯三个人正在谋划对抗恐惧魔王提克迪奥斯和恶魔君主阿克蒙德。而将恶魔君主引入艾泽拉斯的也正是克尔苏加德。希尔瓦娜斯一直在密切关注他们的行动。阿尔萨斯向她透露的所有想法、行动以及战斗,对于她都非常有用。

阿尔萨斯曾经亲手杀死了恐惧魔王玛尔加尼斯,但他并不打算以同样的方式对付提克迪奥斯。这个狡诈的前人类王子已经诱骗另一个人来代替他完成这个肮脏的任务。那个不走运的替死鬼名叫伊利丹。阿尔萨斯能够嗅到伊利丹对力量的渴望。而他也正是利用了伊利丹的这个弱点,引诱他去偷古尔丹之颅——一个传奇的兽人术士的头颅。要得到那件宝物,伊利丹就必须杀死提克迪奥斯。这样,阿尔萨斯除掉了一个恐惧魔王,伊利丹则得到了一件宝物,能够满足他对力量的渴求。现在,他们的计划还在按部就班地实施。只不过阿尔萨斯还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伊利丹的消息。也就是说,希尔瓦娜斯也还不知道这件事的发展状况。

至于阿克蒙德……他实在是太强大了。他只用了一个法术,伟大的魔法都市达拉然就轻而易举地被夷为了平地。但他在不久以后就被这个世界的生命能量炸得粉身碎骨。讽刺的是,这正是他进入这个世界要寻求的东西。希尔瓦娜斯现在就像燃烧军团一样憎恨生灵。所以,当她得知恶魔君主的灭亡时,心中的感觉却异常复杂。为了打败恶魔君主,暗夜精灵牺牲了他们永恒的生命。极度纯粹和凝聚的自然能量从内部摧毁了这个恶魔。世界树将自己所蕴含的超级能量化作一场震撼天地的剧烈爆炸。阿克蒙德被摧毁了,只剩下一副骷髅。于是,燃烧军团想在这个世界抢占立足点的尝试失败了。

希尔瓦娜斯将注意力从回忆转到现实,因为她忽然听到了那个无人会为之哀悼的恶魔君主的名字。

“我们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得到阿克蒙德君主的消息了。”恶魔在这里的头领德赛洛克一边说,一边不耐烦地用蹄子踏着地面,“我已经看够这些烂亡灵了!我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

他们这时正在这座王宫旧日的花园里。阿尔萨斯正是大步走过这座花园后,杀害了他的父亲,给他的族人带来了灭顶之灾。那仿佛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却又好像昨天刚刚发生。现在,这座花园也像这个王国和它的国民一样腐烂掉了。

“我们的职责是监督这片土地,德赛洛克。”那个名叫巴纳扎尔的恶魔话音中带着责备的口气,“我们有责任留在这里,确保天灾随时都可以发动进攻。”

“确实。”第三个恶魔瓦里玛萨斯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不过我们现在好歹应该能得到一些命令了。”

而希尔瓦娜斯则几乎无法相信这些恐惧魔王所说的话。她转向克尔苏加德。她蔑视这个巫妖,正如同蔑视这个巫妖一直尽心侍奉的死亡骑士。不过她将自己的厌恶隐藏得很好。“燃烧军团在几个月之前被打败了。”她压低声音说道,“他们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

“这个我也说不好。”巫妖答道,“但他们掌握指挥权的时间越久,天灾就会被他们搞得越糟糕。如果说,有什么是不能……”

巫妖的话语被一阵希尔瓦娜斯绝没有想到的声音打断了——那是一阵清晰的大门被打碎的声音。两个正在密谈的亡灵全都转过了视线。恶魔们更是发出恼怒的咆哮,展开黑色皮翼,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希尔瓦娜斯光芒闪烁的幽灵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些——从破碎的大门中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阿尔萨斯。他还骑在那匹昂首阔步的亡灵战马上。他没戴头盔,一头白发披散在肩头。苍白的面孔上带着那种令希尔瓦娜斯深恶痛绝的得意笑容。希尔瓦娜斯想要将幻影一般的手攥成拳头,但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处在阿尔萨斯的控制之下,她能做到的只不过是让手指抽搐两下。

阿尔萨斯的声音高亢而且欢快。“你们好,恐惧魔王们。”恶魔们只是盯着他,显然在因为他的傲慢而感到不悦。“我应该感谢你们在我离开的时候照看我的王国。不过,我已经不需要你们的帮助了。”

一时间,恶魔们都惊讶地张大了嘴。终于,巴纳扎尔清醒过来,立刻反驳道:“这是我们的地盘。天灾是属于燃烧军团的!”

哈,希尔瓦娜斯想,好戏要上场了。

阿尔萨斯的笑意更浓了,他的声音也愈发显得快活。“已经不再是了,恶魔。你们的主人被打败了。燃烧军团完蛋了。你们的死亡会让你们的失败变得更加彻底。”

他笑着举起霜之哀伤。剑身上的符文光辉舞动。同时,他用另一只手抓紧缰绳,骷髅马冲向了那三个恶魔。

“还没有完,人类!”德赛洛克发出挑战的吼声。恐惧魔王的速度比阿尔萨斯的骷髅马还要快。霜之哀伤只砍到了空气,不由得发出一阵挫败的清啸。恶魔们已经打开传送门,逃得无影无踪了。阿尔萨斯皱了皱眉,但他很快又恢复了好心情。希尔瓦娜斯知道,就算这些恶魔今天逃走了,取下他们的性命也只是迟早的事。

阿尔萨斯抬起头,看着希尔瓦娜斯的眼睛,召唤女妖到他身边来。希尔瓦娜斯不得不服从。克尔苏加德则不需要强迫,马上像顺从的小狗一样,欢快地飘到了主人面前。

“我们都知道你就要回来了,阿尔萨斯王子!”巫妖热切地说道。

阿尔萨斯几乎没有瞥自己的忠仆一眼。他的目光只是盯在希尔瓦娜斯的身上。“我的小心肝儿似乎很烦躁。”他带着挖苦的语气说,“你也知道我会回来吗?小女妖?”

“是的。”希尔瓦娜斯冷冷地说道。他当然要回来,否则希尔瓦娜斯就不会有复仇的机会。死亡骑士弹了弹手指,显然不满意希尔瓦娜斯只用这种口吻向他说话。突然袭来的疼痛让希尔瓦娜斯全身战栗,她抽了一口冷气,急忙补充道:“阿尔萨斯王子。”

“啊,你们现在要称我为国王了。毕竟,这是我的国家。我天生就应该统治这里。而且我现在就要这样做。一旦……”

他的话音突然中断。随后,他睁大了眼睛,面孔因为疼痛而扭曲。他的身体倒伏在坐骑的骨架脖颈上,戴着铁手套的手紧紧攥住了缰绳。一阵痛苦不堪的凄厉吼叫从他的喉咙中爆发出来。

希尔瓦娜斯看着眼前的突变。自从奎尔萨拉斯陷落的那可怕的一天直到现在,她还从没有这样欣喜若狂过。死亡骑士的痛苦对她而言如同滋润身心的花蜜甘露。她不知道阿尔萨斯为何会承受这种痛苦,但这并不妨碍她尽情享受这个美好的时刻。

阿尔萨斯喘息着抬起头,两只眼睛盯着某个希尔瓦娜斯无法看到的东西,如同求告一般伸出手。“这痛苦……实在是难以忍受。”他咬紧了牙关,也让他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我出了什么事?”然后,他似乎是在倾听,仿佛一个别人都无法察觉的声音正在回答他。

“阿尔萨斯国王!”克尔苏加德喊道,“您需要帮助吗?”

阿尔萨斯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努力地想要多吸进一些空气,然后才慢慢坐了起来,恢复了镇定。“不……不,疼痛已经过去了,但……我的力量……正在衰弱。”他的声音中满是困惑。如果希尔瓦娜斯还有一颗能够跳动的心脏,现在一定已经跳到喉咙里了。“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严重的错误。我……”

痛苦再一次抓住了他。他的身体开始痉挛。他猛地仰起头,张开嘴,在巨大的痛苦中只能发出无声的呼号。他脖子上的血管如同绳索一样凸起。克尔苏加德绕着他敬爱的主人转来转去,就像个惊慌失措的护士。希尔瓦娜斯冷冷地看着,直到阿尔萨斯全身的痉挛退去。他缓慢而谨慎地爬下无敌的脊背。穿靴子的脚一碰到石板地面,他立刻一个趔趄,重重地滑倒在地。巫妖伸出枯骨手掌,帮助王子(不,现在是自封的国王)站起身。

“我先去原来的寓所。”阿尔萨斯喘息着说道,“我需要休息……为我做好长途旅行的准备。”

希尔瓦娜斯看着他步履蹒跚地向他从小居住的房间走去,嘴唇扭曲成了微笑的样子……

她的幻影手指抽搐了几下,握成了两颗愤怒的拳头。

* * *

银松森林陷入了一种奇异的平静。薄雾在松针覆盖的潮湿地面上轻柔盘旋。希尔瓦娜斯知道,如果她有两只真正的脚,就能感觉到脚底的地面柔软而富有弹性。如果她有真的鼻孔,就能嗅到潮湿空气中浓重的常绿树香气。但她现在闻不到,也感觉不到。她在飘浮,如幻影般飞向会面地点。她是如此急切地渴望着这次会面,甚至无暇为自己失去的知觉而感到痛惜。

在成功“获得”希尔瓦娜斯之后,阿尔萨斯将这个美丽、骄傲、意志坚强的女性奎尔多雷变成女妖,并以对她的折磨作为享乐。阿尔萨斯还将昔日里希尔瓦娜斯作为游侠将军时统率的游侠都交给了她,任由她指挥和控制,就像是扔一根骨头给一头忠犬。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让阿尔萨斯看到,她是怎样一只忠诚的宠物。在偷听了那些恐惧魔王的谈话之后,她派遣部下的一名女妖找到他们,同他们交谈,搜集情报。

那些恶魔欣然接受了她的使者,并邀请她在今晚和他们一同讨论“能够与女妖之王在当前状况下实现的共同利益”。

在这座森林深处,希尔瓦娜斯看到一片微弱的绿色光亮,便向那里飘飞过去。果然,恶魔们在如约等待着她。三个恐惧魔王同时将视线向她转来。他们都拍动着翅膀,暴露出他们躁动不安的心情。

巴纳扎尔首先开了口。“希尔瓦娜斯女士,很高兴看到你。”

“我难道会不高兴吗?”女妖之王回应道,“不知为何,我已经听不到巫妖王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了。现在我的意志已经再一次由我掌控。”事实的确是这样。也正因为自己的意志力有所恢复,她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说话时的语气显得过于兴奋。她不希望恶魔们从她身上察觉到她不想透露的信息。“似乎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

恶魔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脸上同时露出了微笑。“我们发现,巫妖王正在失去力量。”瓦里玛萨斯的声音里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喜悦,“随着他的力量衰退,他控制亡灵——比如说控制你的能力也大幅削弱了。”

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前提是它必须是真实的。而且对于希尔瓦娜斯来说,仅仅知道这些显然是不够的。“那么阿尔萨斯国王呢?”她进一步追问道,无论是说到这个头衔,还是那个“死亡骑士”的头衔,她都没办法除去语气中嘲讽的意味,“他的力量又如何了?”

巴纳扎尔不以为然地挥动着一只黑色的爪子。“他已经不会再给我们找麻烦了,就像到了秋末的夏季草虫一样。但他的符文剑霜之哀伤依然具有强大的魔法。阿尔萨斯的力量在随时间衰弱,那把剑却依然可畏。”

希尔瓦娜斯却不像恶魔们这样乐观。她也曾经低估过阿尔萨斯。在她心中,除了对阿尔萨斯烈火一般的恨意之外,还有因为伤害了无数无辜生命而产生的深深负罪感。但在死亡骑士的威逼下,她不得不这样做。“你们想要彻底打垮他,并希望我帮助你们。”她直白地说道。

德赛洛克似乎是这三个恶魔的头领。当他的兄弟们和希尔瓦娜斯说话的时候,他只是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另外两个恶魔早已显露出愤怒和激动的表情,而德赛洛克的面容依旧镇定如常。现在,他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冰冷,其中充满了绝对的憎恨。

“燃烧军团也许是被打败了,但我们是纳斯雷兹姆。我们不可能允许一个人类暴发户踩在我们头顶上。”他停顿了一下,目光逐一扫过与会者,“阿尔萨斯必须死!”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二章
热门: 绿胶囊之谜 嗜血法医·第4季·终结游戏 朔月 失落的秘符 业余神偷拉菲兹 我的女友是丧尸 破镜谋杀案 异域深眠 告白 罗马帽子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