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章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冰 风吹乱了阿尔萨斯的白发,爱抚着他的面庞。他微笑着。能够回到这个世界寒冷的地方,感觉的确很好。精灵国土上的太阳总是升起得很早,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花香和生命的气息。这些都让他感到心烦意乱,更让他常常想起达拉然的花园——在那里,他曾经与吉安娜一同度过了那么长时间;又让他想起巴尼尔农场上的金鱼草。还是这烈风的感觉更好,将他的脑海涤荡一空;还有这严寒,冻结了他所有的回忆。那些东西对他已经没有用了,只会让他变得软弱。在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心中,没有软弱的空间。

像往常一样,他骑在忠诚的无敌背上。在奎尔萨拉斯,他们经历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时刻。那个该死的精灵王安纳斯特里亚卑鄙地攻击了这匹无辜的马,而不是马的主人。无敌断了两条前腿,就像那场导致无敌死亡的事故一样。这个意外将阿尔萨斯猛地抛回到那个恐怖的时刻,对他造成了深及内心的震撼。不过,在与安纳斯特里亚的战斗中,正是这种震撼让阿尔萨斯从心底生出冰冷的怒意,成为他克敌制胜的力量。在他的身前身后,他的军队正在雪原中前进,不会疲惫,也不会受到寒冷的影响。在这支规模庞大的军队头顶,飘浮着一只女妖。此时此刻,阿尔萨斯并没有对希尔瓦娜斯严加管束。现在更让他感兴趣的是克尔苏加德。这个巫妖走在他身边,脸上只能看到一片安详——尽管用这个词来描述巫妖的表情也许有点匪夷所思。正是他指挥天灾军团回到了荒凉的冻土地带,阿尔萨斯直到现在也没有提出任何疑问。但这段行军旅程已经变得越来越无聊,而好奇心正越来越快地在他的心中滋长。王子感觉到一点微笑提起了自己的嘴角。

“那么,”阿尔萨斯带着嘲弄的语气说道,“既然我曾经杀死过你一次,你不会感到不安吗?”

“别傻了。”那个亡灵通灵师回答道,“巫妖王告诉过我,我们的那次遭遇会有怎样的结果。”

这倒是让阿尔萨斯吃了一惊。“巫妖王知道我会杀死你?”他皱起眉头,低头瞥了一眼横亘在大腿上的剑刃。现在这把剑陷入了沉默,仿佛是睡着了,不再发出细语,符文也不再有能量脉动。

“当然,”克尔苏加德答道,他阴气森森的声音中带着一点占据优势的得意,“早在天灾开始之前,他就选择你作为他的第一勇士了。”

阿尔萨斯的不安更深了。没有人曾经问过他的使命是什么,甚至没有人对他说过这件事。但如果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宿命,他还会坦然接受吗?他认为自己不会。他不喜欢受到操纵,但他知道,如果他要成为一件真正强大的武器,他就必须接受一丝不苟的锻打和淬炼。他必须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的命运。如果命运直接摆在他的眼前,他绝对不会接受。那样的话,他很可能还是会与吉安娜和乌瑟尔在一起,他的父亲也会……

“如果他是那么全知全能,那么恐惧魔王们怎么能那样随心所欲地控制他?”

“他们效忠于我们主人的创造者:燃烧军团的强大君主。”

这句话让阿尔萨斯打了个哆嗦。燃烧军团。这个名字中似乎蕴含着非同寻常的力量。在他的大腿上,霜之哀伤开始闪烁。

“那是一支庞大的恶魔军队。他们已经吞噬了我们以外的无数个世界。”克尔苏加德的声音几乎带有催眠的效果。阿尔萨斯一时间闭上了眼睛。在合拢的眼皮后面,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个巫妖所描述的一个个画面。他看到红色的天空笼罩着一个通红的世界。潮水般的怪物越过一道山脊,倾泻而下。它们像猎犬一样奔跑,却又绝不是属于自然的野兽。它们有塞满獠牙的恐怖下颚,怪异的触手从肩膀伸出。巨大的岩石落在地面上,冒出绿色的火光。随后,这些有生命的岩石纷纷站立起来,向它们的敌人扑去。

“现在,将这个世界推入烈火的时机已经到了。我们的主人被创造出来,就是要为燃烧军团的到来铺路。恐惧魔王们则被派遣来确保他完成任务。”

阿尔萨斯脑海中的场景发生了变化。一道雕刻繁复精美花纹的大门出现在画面中。他知道,那就是黑暗之门,尽管他从没有亲眼看到过那座大门。黑暗之门中喷射出绿色的火光,一群恶魔正簇拥在它周围。阿尔萨斯摇了摇头,那个画面随即消失了。

“也就是说,洛丹伦的瘟疫、诺森德的要塞和对精灵的屠杀……这些全都只是为了大规模的恶魔入侵所做的准备?”

“是的,到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的全部历史都是围绕这场即将到来的大战而展开的。”

阿尔萨斯思考着巫妖的话。霜之哀伤这时完全醒了。他摘下右手的铁手套,抚摸着这把巨剑。冰冷,刺骨的冰冷。死亡骑士的手为了能够适应它而接受过特别的强化,但在碰到它的剑刃时,依旧会感觉到痛楚。他再一次听到了那种低语,不由得微笑起来。

“事情还不止这些,对不对,巫妖?”他转过头,看着克尔苏加德,“你说过,恐惧魔王们囚禁了我的主人。现在,和我说说这件事。”

因为已经没有了皮肉,克尔苏加德没有任何面部表情能够出卖他的情绪。但阿尔萨斯从这个亡灵微微缩起的身体能够判断,他对这件事感到很不舒服。不管怎样,他还是开口了。

“巫妖王计划的第一阶段是发动天灾,以此来消灭所有可能阻止军团到来的势力。”

阿尔萨斯点点头。“比如洛丹伦……还有高等精灵。”他感觉到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结,但并没有认真理会这件事。

“的确。第二阶段是召唤恶魔领主,引发入侵。”巫妖举起一根骷髅手指,向他们前进的方向指了一下,“前方不远处就有一座兽人营地。那些兽人还维持着一道可以运作的恶魔之门。我必须利用那道门与恶魔领主建立联系,接受他们的指示。”

阿尔萨斯在无敌的背上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他的意识回到了与乌瑟尔·光明使者一同在斯坦恩布莱德与兽人作战的时候。他还记得那些兽人将人类当作祭品奉献给他们的恶魔领主。那时他和乌瑟尔都对这种行径感到惊骇和厌恶。阿尔萨斯更因此而爆发出过于强烈的怒火,以至于乌瑟尔不得不对他谆谆告诫,战斗的时候不能让心灵被怒火烧灼。那时他对阿尔萨斯王子说道:“如果我们任由心中的激情变成嗜血的欲望,那我们就会变得像兽人一样邪恶。”

现在,乌瑟尔已经死了。阿尔萨斯还是会去杀兽人,但他已经与恶魔同流合污。他眼眶附近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我们还在等什么?”他喝问一声,随后便催促无敌跑了起来。

* * *

兽人作战非常勇猛,但是到最后,他们的一切挣扎依旧是徒劳的——一切对抗天灾的行为都是不可能有结果的。阿尔萨斯策马向前。无敌敏捷地越过一个个兽人的尸体。在那道恶魔之门前,阿尔萨斯凝视了良久。由三块石板组成的恶魔之门显示出一种奇异的优雅与精致,很难想象它会属于兽人这样粗蛮的种族。恶魔之门旁边立着一些巨型兽类的骨骼,闪动着阴暗的红色光芒。在由石板围出的范围之内,绿色的能量光束形成了一个缓慢转动的旋涡。这是一条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道路。吉安娜对此一定会很感兴趣,但她会因为恐惧而不敢追逐自己的好奇。这正是她软弱的原因。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是吉安娜……

“那些混蛋都被杀光了。”阿尔萨斯啐了一口,“恶魔之门是你的了,巫妖。”

生角的骷髅正因为喜悦而颤抖着。他飘向前方,以祷告的姿势举起双手。这道拱门前有几级台阶,阿尔萨斯注意到,巫妖并没有踏上台阶,只是站在阶梯的最底端。这可能是出于尊敬,或者是出于更加实际的考虑——避开可能遭受的伤害。阿尔萨斯在无敌背上向后坐稳,专注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请倾听我的召唤,阿克蒙德!您谦恭的仆人正在寻求指引!”

绿色的迷雾旋涡还在继续运转。就在这时,阿尔萨斯依稀看到一个影子——一头恶魔出现在恶魔之门中。那张脸与他所熟悉的恐惧魔王颇为类似,却又似乎并不很相像。

阿尔萨斯猜测这个生物的皮肤应该是蓝灰色的。不过,在绿色光芒的照耀下,他很难确定自己的判断。毫无疑问,这头恶魔的身躯极为强悍——桶状的前胸;粗大、强壮的手臂;向后弯曲,如同山羊一般的两条腿,在腿的末端是蹄子,而不是脚;一根尾巴不断地抽动着,似乎和他镇定自若的恶魔面孔很不协调。他的手臂、肩膀和双腿上都覆盖着闪耀的黄金铠甲,铠甲上装饰有骷髅和长钉。两根又细又长的触手从他的下巴上耷拉下来。但在他那张瘦长的脸上,最惹人注目的还是他的那双眼睛。从那双眼睛里放射出病态的绿色光芒。与之相比,环绕他的绿色光雾也立时黯淡了许多。实际上,阿克蒙德并不在这里,他真正的身躯还在另外一个世界。但这个恶魔的出现还是让阿尔萨斯颇感震撼。

“你呼唤了我的名字,卑微的巫妖,我便来至此地。”恶魔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里。阿尔萨斯觉得自己的骨骼也在随之震动。“你是克尔苏加德,对吗?”

克尔苏加德低垂下生角的头颅。阿尔萨斯觉得,他只差匍匐在地了。“是的,伟大的强者。正是我召唤了你。我乞求你,告诉我该如何打通你进入这个世界的道路。我的存在只是为了侍奉你。”

“你必须找到一份特殊的文卷。”恶魔领主朗声说道。他的目光朝阿尔萨斯闪动了一下,打量了一会儿这名死亡骑士,随后就再没有理会阿尔萨斯。阿尔萨斯发觉自己正变得越来越焦躁。“那是最后的守护者麦迪文所留下的唯一一部术法之书。只有他那久已失传的咒语才强大到足以将我带至你们的世界。搜索凡人城市达拉然,文卷就收藏在那里。三天之后的黄昏时分,你便要开始召唤。”

随后,恶魔就消失了。阿尔萨斯依然久久地盯着他出现过的地方。

达拉然,艾泽拉斯除奎尔萨拉斯之外最伟大的魔法都市。

达拉然,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学习过的地方。吉安娜可能还在那里。一丝痛苦掠过他的心间,转瞬即逝。

“达拉然正由艾泽拉斯最强大的法师保护着。”阿尔萨斯缓缓地对克尔苏加德说道,“我们不可能潜入那里。他们肯定会做好抵抗我们的准备。”

“就像奎尔萨拉斯?”克尔苏加德笑了,那是一阵如同幽深洞窟般的空洞笑声,“想想我们的军队是如何摧毁高等精灵之地的。我们一样也会在达拉然取得胜利。而且你要记住,我曾经是肯瑞托的成员,并且与大法师安东尼达斯的关系非常亲密。当我还只拥有凡人身躯的时候,达拉然是我的家。我知道它的秘密,它的保护性法术,以及溜进那座城市的方法。他们的守卫远远说不上有多严密。那里的法师曾经强迫我抛弃我的前路和我的使命。能够让他们尝一尝恐怖的滋味,我乐意之至。不必害怕,死亡骑士。我们不可能失利。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可能阻挡天灾。”

阿尔萨斯用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一丝动静。他转过身,看到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游荡的灵魂。很显然,希尔瓦娜斯听到了他们的全部对话,并看见了阿尔萨斯对于新命令的反应。

“听到达拉然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你。”她狡猾地说道。

“安静,女妖。”阿尔萨斯嘟囔着,但他还是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走进达拉然城门时的情景。那时,他的任务是护送吉安娜。那个天真无邪的时代几乎让他没办法清晰地考虑现实问题。

“你在那里有很在意的人,是吗?是很美好的回忆?”

这个该死的女妖就是不知道适可而止。阿尔萨斯任由自己沉陷在愤怒中。他举起一只手,希尔瓦娜斯立刻痛苦地剧烈翻腾起来,直到他放手。

“不许再说这样的话。”阿尔萨斯警告她,“我们有事要做了。”

希尔瓦娜斯沉默着,但在她苍白的幽灵面孔上,显露出了凶狠而得意的笑容。

* * *

“我能出一分力。”吉安娜的声音很平静,比她预料中还要平静。她正和自己的导师安东尼达斯站在一起,在大法师熟悉和喜爱的,混乱的令人咋舌的书房里。她正专注地看着安东尼达斯。“我已经掌握了很多法术。”

大法师却只是凝望窗外,两只手随意背在身后,仿佛正在悠闲地看着学生们演练法术。

“不,”他平静地说道,“你还有别的任务。”然后,他转过身,看着吉安娜。看到安东尼达斯脸上的表情,吉安娜的心沉了下去。“那是我和……泰瑞纳斯——愿圣光抚慰他的灵魂……全都逃避过的任务。因为洛丹伦的国王拒绝倾听那位陌生先知的警告,他最终被自己的儿子杀害,他的王国化为废墟,其中只有死人居住。”

直到现在,一想到那些事,吉安娜都会瑟缩不已。阿尔萨斯……

直到现在,她都很难相信所有那些事。她是那么爱他……到现在,她依然爱着他。在内心深处,她从没有停止过祈祷,祈祷阿尔萨斯只是承受了某种他无法抵抗的力量,才会做出那种种暴行。因为,如果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他自己的意志……

“先知也向我发出了警告,而我却傲慢地自以为知道一切。所以,我亲爱的学生,我们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毕竟,我们的生死全是由我们自己决定的。”安东尼达斯露出哀伤的微笑。吉安娜的眼睛被泪水刺痛。她努力地眨着眼,不让泪水落下来。

“请听我说,我可以……”

“你要保护那些你承诺过会给予照料的人,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安东尼达斯说道,他的声音和神态中都渗透出一丝严厉,“这里多一个人或者少一个人……并不会有什么区别。而另一些人正在期待着你。”

“安东尼达斯……”吉安娜的声音颤抖着。她扑向大法师,伸开双臂,紧紧抱住这位长者。在此之前,她从不敢这样拥抱自己的导师。在她的眼中,安东尼达斯一直都是威严远超过慈祥。但现在,他看上去……是那么苍老,苍老而且虚弱。最让吉安娜揪心的是,大法师流露出的那种听天由命的神情。

“孩子。”他轻拍着吉安娜的脊背,低声笑着,语气中满是慈爱,“不,你已经不再是孩子了。你是一个成人,一位领袖。不过……你应该启程了。”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喊声,强大而清晰,让吉安娜感到无比熟悉。吉安娜仿佛被狠狠打了一拳。她猛吸了一口冷气,强忍心中的痛楚,从导师怀中站起身。

“肯瑞托的法师们!我是阿尔萨斯,巫妖王麾下第一死亡骑士!我要求你们打开城门,向天灾的力量投降!”

死亡骑士?吉安娜转过身,惊讶地看着安东尼达斯。大法师向她露出哀伤的微笑。“我本不应该让你知道……至少你现在还不必知道。”

吉安娜的脑子里飞快地转过各种念头。阿尔萨斯……在这里……

安东尼达斯大步走向阳台,微一摆动青筋虬结的双手。他的声音也像阿尔萨斯的一样被放大了。

“你好,阿尔萨斯王子。”大法师说道,“你的父亲近况如何?”

“安东尼达斯阁下。”阿尔萨斯的答话声响起。他在哪里?就在外面吗?如果我现在走到安东尼达斯身边,是不是能看到他? “搞这些冷嘲热讽已经没有意义了。”吉安娜转过头,擦去眼泪。她拼命想要说些什么,但每一个字都堵在了她的喉咙里。

“我们已经为你的到来做好了准备,阿尔萨斯。”安东尼达斯继续平静地说道,“我的同好和我建立起一些屏障,能够毁灭任何企图从中穿过的亡灵。”

“你的小法术挡不住我,安东尼达斯。也许你已经听说了在奎尔萨拉斯发生的事情?他们同样自以为坚不可摧。”

奎尔萨拉斯。

吉安娜觉得自己可能是病了。当消息传来的时候,她就在达拉然。那时,屈指可数的几个幸存者逃到了这里,将奎尔萨拉斯所发生的一切向肯瑞托作了报告。于是,奎尔多雷王子也知道了精灵王国遭遇的劫难。吉安娜从没有见到过凯尔萨斯如此愤怒、如此困扰,如此痛不欲生。她曾经去找过凯尔萨斯,同情和安慰的话已经到了她的唇边。但精灵王子当时猛然向她转过身,紧盯着她,眼睛里的怒火喷薄而出,让吉安娜下意识地向后退去。

“什么都不要说。”凯尔吼道,紧攥着双拳。吉安娜惊讶地发现,精灵王子似乎很想挥拳将她痛揍一顿——实际上,他就要控制不住自己了。“愚蠢的女孩。你就是和这个怪物上了床?”

吉安娜眨着眼,对一个有着高度教养的精灵王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感到无比震惊。“我……”

但凯尔萨斯没有兴趣听她说的任何一句话。“阿尔萨斯是一名屠夫!他杀死了成千上万无辜的人!就算是倾尽海水,也洗不净他手上的鲜血。而你竟然会爱他?选择他,而不是我?”

精灵王子的声音通常都充满了自制力,如同清泉流水一般甜润动听。而现在,当他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嗓音已经完全沙哑了。吉安娜感觉到泪水冲出了眼眶。突然间,她明白了。凯尔萨斯想要攻击她,是因为他无法攻击真正的敌人。这位精灵王子感到无能为力,所以才会寻找距离最近的目标发泄自己的怒火。而这个目标就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他曾经追求过,却最终拒绝了他的人。

“哦……凯尔萨斯。”吉安娜轻声说道,“他的确做出了……很可怕的事情。你的人民承受了……”

“你对于我的族人承受了什么,根本就一无所知!”凯尔萨斯吼道,“你只是个孩子,只有一堆孩子的念头,一颗孩子的心。你根本就不明白,吉安娜……他屠杀了他们,然后又操纵了他们的尸体!”

吉安娜无言地看着他。明白他会这样说的原因之后,这些话在吉安娜听来已经不那么刺耳了。“吉安娜,他杀害了我的父亲,就像他杀死自己的父亲一样。我……我本应该在那里与他战斗。”

“死在他手中?就像你的族人一样?这样白白抛弃掉生命又有什么好处……”

这句话刚一出口,吉安娜就知道自己不该这样说。凯尔萨斯绷紧了身子,猛然打断了她。

“我本应该阻止他的。我应该阻止他。”他站直身子。突然之间寒冰一般的神情驱散了他眼中的烈火。他用力低下头。“我会尽早离开达拉然。这里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精灵王子声音中的空虚与颓唐让吉安娜瑟缩了一下。“我是最大的傻瓜,甚至以为你们人类能够帮助我。我会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只有颟顸老儿和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你们不可能帮助我。我的父亲去世之后,我的族人需要我的领导……”

凯尔萨斯陷入了沉默,吃力地咽了一口唾沫,才继续说道:“我必须去找他们。去找到所剩无几的我的族人。去找到那些死后依然在经受着折磨,被你的爱人所操纵,成为他的奴隶的族人。”

然后,他大步走掉了。怒意不断从他高俊清雅的身躯中散发出来。吉安娜感受到他的痛苦,也不由得心痛难忍。

而现在,他来了,阿尔萨斯来了,就在亡灵大军最前端。他成了一名死亡骑士。安东尼达斯的声音将吉安娜从恍惚状态中惊醒过来。吉安娜眨了眨眼,努力回到了眼前的状况中。

“撤走你的军队,否则我们将被迫释放我们全部的力量来对抗你!做出你的选择吧,死亡骑士。”安东尼达斯从阳台上退下来,转头看着吉安娜。“吉安娜,”他的声音依旧像往常一样平稳而从容,“我们很快就要建立传送封锁屏障了。你必须在那以前离开,不要被困在这里。”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一章
热门: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3 刺客正传1·刺客学徒 魔兽世界:巨龙的黄昏·萨尔 寿衣裁缝 重生后怀了男主的崽 最终进化 玫瑰帝国3·荆棘鸟之冠 雪鹰领主 H庄园的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