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九章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 个精灵叛徒是一个名叫达尔坎·德拉希尔的法师。他本应该能够让这场战争变得更加简单。当然,他的确发挥了作用。如果没有他,阿尔萨斯永远也不会知道三月钥匙的存在——一件被分割成三块月亮水晶的魔法物品。这三块水晶被分别收藏在奎尔萨拉斯不同的隐秘神庙内,都有重兵守卫。三座神庙都位于魔网能量线的交叉点。这种交叉点所拥有的强大能量和太阳之井很相近。精灵叛徒对阿尔萨斯可以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他似乎很高兴能够出卖他的族人。魔网能量线就像是大地的血管,只不过在里面输送的是魔法,而不是血液。三块月亮水晶与能量线相连,从而产生出一种被称为守门者的能量场。阿尔萨斯要做的就是在安泰拉斯、安达洛斯和安欧维恩找到这三座神庙,杀死其中的守卫,夺取水晶月亮。

但那些有着非凡美貌,却又强悍到令人吃惊的精灵肯定会对这次搜寻任务造成巨大的障碍。阿尔萨斯骑在无敌背上,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摩挲着霜之哀伤,思考着这个看似纤弱无力的种族会如何抵抗他的军队。现在他的麾下的确已经有了一支规模不小的军队——他指挥着数以千计的士兵。它们全都已经死过一次了,所以想要击溃这样一支部队将会非常困难。

那名游侠将军炸桥的小伎俩的确浪费了阿尔萨斯很多宝贵时间。桥下的那条大河一直穿过奎尔萨拉斯,随后会一头撞进东部丘陵区的山丘之中。他的重型战争器械同样无法进入那个遍布山丘,地势崎岖的地方。

这的确会耽误阿尔萨斯一段时间,但他们迟早还是会渡过这条河。当阿尔萨斯仔细考虑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时候,有一样东西在他的意识深处刺痛了他。但他又搞不清楚,这种针刺般的感觉到底来自哪里。他气恼地忽略掉这种感觉,命令他绝对忠诚的士兵重新建造一座桥——一座用腐肉砌成的桥。数十名亡灵涉水进入河中,躺倒下去,上面再堆砌一层又一层的尸体,直到有足够的尸体让绞肉车、重弩和投石机能够摇摇晃晃地驶过去。当然,一些砌桥用的亡灵被永远地扔在了河水里。它们的身体太过破碎,已经无法再拼合成一体了。阿尔萨斯几乎是温柔地放开了对它们的控制,赐予了它们真正的死亡。这样,这些腐尸还能污染纯净的河水——这又是一种额外的战术效果。

当然,阿尔萨斯自己能够轻松地渡过这条河流。无敌毫不犹豫地跃入水中。这让阿尔萨斯突然想起这匹马在那个隆冬季节致命的一跳。那时,它像今天一样,绝对服从主人的意志,最终却在结冰的岩石上滑倒,摔断了前腿。这个回忆出其不意地击中了他。片刻之间,痛苦和负罪感在他心中奔腾,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但这些情绪转瞬间就消失了,如同它们出现时一样突然。现在,一切都变得比从前更好。他不再是一个心碎的孩子,被负疚和羞耻所折磨,在大雪中哭泣,最终不得不举起剑,刺穿一位忠实朋友的心脏。不,无敌已经不再是一个生灵,不会再受到这种伤害了。现在,他们都变得比那时更有力量,更加强大。无敌将永远生存下去,侍奉它的主人;而阿尔萨斯也将一直陪伴着无敌。这匹马不会再感到口渴、疼痛、饥饿和疲惫,而他——阿尔萨斯——将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不会再有父亲沉默的否定;不会再有乌瑟尔的苛责和他那令人难以忍受的虔诚;不会再有吉安娜怀疑的眼神,还有她那种他已经太过熟悉的表情——她皱眉时的样子……

吉安娜……

阿尔萨斯用力摇摇头。吉安娜本来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但她拒绝了。虽然她曾经发誓,绝不会拒绝他,但她依旧这样做了。现在的阿尔萨斯不欠她任何东西,他只听命于巫妖王。经历过这样一番思考,阿尔萨斯平静了下来。他微笑着拍了拍亡灵坐骑凸出的脊椎骨。无敌甩了甩头,作为回应。当然,他之所以会有这番不安和质疑,全都要拜那个美丽而且意志坚定的游侠将军所赐。不过,在片刻的犹疑之后,他反而更清晰地看到了选择这条道路是多么明智。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也有她的机会。阿尔萨斯来这里有自己的目的。这个目的并非是摧毁奎尔萨拉斯和它的居民。如果他们不反抗他,他也许就不会动他们。而那个女精灵的尖齿利舌和挑战行为并不能伤到阿尔萨斯,却只会给她的人民带来毁灭。

河水透过铠甲和马裤的接缝渗流进来。阿尔萨斯的马裤、衬衫和内衬皮甲全都变得又冷又湿,他却感觉不到这些。片刻之后,无敌向前一冲,登上了对面的河岸。最后一辆绞肉车也在粗哑的车轴声中登陆。死人桥上还能爬动的尸体也纷纷上了岸,但还有不少尸体依旧趴在河里,曾经像水晶一样清澈的河水继续从这些尸体上面和侧面奔流而过。

“前进。”死亡骑士说道。

* * *

游侠们撤退到了晴风村。最初的震惊过去之后,奎尔萨拉斯的居民都开始尽全力保卫自己的家园。从照顾伤员到提供武器和战争所必需的技艺,每一名精灵都忙碌了起来。希尔瓦娜斯命令不能作战的精灵全部尽快撤退到银月城。

“什么都不要拿。”她高声喊道。

一名女子点点头,却还是快步跑上了通向高处的一条坡道,一边向游侠将军说道:“但我们楼上的房间……”

希尔瓦娜斯猛地转过身,眼睛里闪动着犀利的光芒。“难道你们还不明白?死人正在向我们进军!它们不会疲惫,不会放慢脚步。我们这边的牺牲者全都变成了它们的士卒!我们想办法延迟了它们的脚步,但我们能做到的只有这些了。带上你们的家人,马上离开!”

那名女子似乎被游侠将军的反应吓了一跳。不过她立刻就服从了命令,几乎没有浪费多少时间就集合起她的家人,以最快的速度沿大道向首都逃去。

阿尔萨斯不会被阻拦太久。希尔瓦娜斯扫了一眼他们带来的伤员,心中暗自估量。他们绝不能留在这里,必须被疏散到银月城。至于说这里的青壮年精灵,虽然他们的数量很少,但她需要他们做许多事情,他们必须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他们像她一样,曾经发誓要保卫他们的族人,现在就是他们履行誓言的时刻。

附近的艾尔伦达河和银月城之间有一座高塔。不知为什么,希尔瓦娜斯确信阿尔萨斯很快就能想办法过河,继续进军,在大地上留下紫黑色的伤疤。那座高塔将是一个组织防御的好地方。那里的坡道很窄,亡灵们将无法进行大规模冲击,继续它们之前造成的灾难。而且高塔的多个层级全部是开放式的。希尔瓦娜斯能够和她的弓箭手对经过高塔的敌人制造大量伤亡,然后……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银月城游侠将军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把水泼在自己发热的脸上,并喝了一大口这种令人感到安慰的液体。然后她站起身,让没受伤和受轻伤的人做好战斗准备。毫无疑问,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场战役了。

* * *

他们差一点没能赶上这场战役。

就在游侠们向被希尔瓦娜斯选为防御基地的高塔进军的时候,曾经甜美清新的空气已经被令人作呕的腐臭污染了。他们的头顶上方,弓箭手骑在龙鹰背上,在天空中盘旋。那些强大的飞行猛兽全身披着金红色的羽毛,努力伸长它们蛇一般的头颅,显然很不喜欢缰绳的约束。它们也感觉到了死亡,并因此而心烦意乱。这些美丽的飞行兽从没有被迫参与过如此可怕的任务。一名龙鹰骑士向希尔瓦娜斯做了个手势。希尔瓦娜斯也做出一个手势,向他发出回应。

“他们发现亡灵了。”希尔瓦娜斯平静地对自己的部下说道。精灵们纷纷点头。“就位,快!”

如同涂好了机油的精灵机器一般,精灵们依照将军的计划开始行动。龙鹰骑士向南飞去,首先逼近敌人。一队弓箭手和近战斗士也快步向前,他们将是第一道防线。希尔瓦娜斯麾下最优秀的弓箭手迅速跑上高塔盘旋的阶梯,其余的人在高塔基部展开。

他们没有等待太长时间。

希尔瓦娜斯本来还心存侥幸,希望敌人的数量在渡河时能够有所减少,但这个希望就像脆弱的水晶落在岩石地面上一样,被现实砸得粉碎。现在,她已经能隐约看到敌军的前锋:腐烂的亡灵,随后是骷髅和巨大的憎恶——那种怪兽的三只手中全都握着巨型武器。它们的头顶上还有岩石一样的怪物如同秃鹫一般盘旋。

它们正一步步向这里逼来……

思想真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希尔瓦娜斯带着一点冰冷的幽默感想到。现在,丧钟已经敲响,她的脑海中却回响起一首古老的歌谣。那是她和她的兄弟姐妹们非常喜爱的一首歌。那时,这个世界还是那样美好,他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奥蕾莉亚、温蕾萨,还有他们最年轻的弟弟利莱斯。当暮色西垂,柔和的淡紫色影子静悄悄地笼罩住大地,空气中弥漫着海洋和花朵的甜美清香。

Anar' alah,anar' alah belore,quel' dorei,shindu fallah na……在阳光下,在灿烂的阳光下,高等精灵,我们的敌人正在袭来……

不知不觉间,她抬起手,攥住了自己修长脖颈上的项链。这是她的长姐奥蕾莉亚送给她的礼物。但将这件礼物交给她的并不是她的长姐,而是奥蕾莉亚的一名副官——维拉纳。那时奥蕾莉亚已经不在了。为了阻止部落再一次戕害艾泽拉斯或者其他世界,奥蕾莉亚进入了黑暗之门,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出发之前,奥蕾莉亚熔化了父母送给她的项链,铸造出三条项链,分别嵌有原来那条项链上三颗宝石中的一颗,由风行者三姐妹各自佩戴一条。希尔瓦娜斯得到的是蓝宝石项链。这条项链上的铭文已经被她铭记于心:给希尔瓦娜斯。永远爱着你的姐姐,奥蕾莉亚。

希尔瓦娜斯紧紧攥住这条项链,等待着,感受着自己与死去的姐姐之间的联系。然后,她强迫自己缓缓放下手,深吸一口气,高声喊道:“进攻!为了奎尔萨拉斯!”

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挡住这支亡灵军队。实际上,希尔瓦娜斯并没有期望能够阻止它们。周围同伴们的脸上还带着血渍,表情却全都冷峻异常。希尔瓦娜斯知道,游侠们也像她一样清楚这个事实。汗水从她的面颊上滚落,肌肉因为疲惫而尖叫着,但她还在战斗着。她飞快地搭箭,发射,再次搭箭,发射。高速运动的手臂几乎幻化成一片影子。当成群的行尸和巨怪逼近到弓箭失去效用的范围内,她便扔下长弓,抽出短剑和匕首,如同旋风般冲锋突刺,一边发出震撼心魄的战吼。

又一个行尸倒下了。它的头颅从肩膀上滚落,被它的一个同类一脚踩烂,就像一颗爆开的烂瓜。但马上又有两个亡灵怪物挤过来,占据了先前那个怪物的位置。希尔瓦娜斯像永歌森林中的一头野猞猁般狂暴地战斗着,将肉体的疼痛和心灵的愤怒尽数化为攻击敌人的力量。在倒下之前,她一定要杀死尽量多的敌人。

敌人在步步进逼……

希尔瓦娜斯已经被亡灵紧紧包围,腐烂的臭气几乎要将她压倒。它们的数量太多了,但希尔瓦娜斯的动作没有丝毫迟缓。她会战斗下去,直到被它们彻底毁掉,直到……

行尸们的压迫突然消失了。亡灵纷纷向后退去,直立在原地。站在一座山丘上的希尔瓦娜斯大口地喘着气,向下望去。

他来了,骑在他的那匹亡灵战马上。风吹起了他的白色长发,而他只是立在山丘下,专注地看着她。希尔瓦娜斯挺直腰杆,擦去脸上的血汗。阿尔萨斯曾经是一名圣骑士。希尔瓦娜斯的姐姐就深爱着这样一个男人。突然之间,希尔瓦娜斯非常高兴奥蕾莉亚已经去世,不会再看到这样的景象,看到一位曾经信仰圣光的勇士即将毁掉风行者们所珍爱的一切。

阿尔萨斯举起光芒闪烁的符文剑,庄重地向希尔瓦娜斯致敬。“我尊敬你的勇气,精灵,但这场追逐已经结束了。”真奇怪,听他的语气,他的这番话似乎是发自真心的。

希尔瓦娜斯咽下一口唾沫。她的嘴干得就像那些骷髅的枯骨。她握紧手中的利刃。“那么,我就在这里与你作战,屠夫。Anar' alah belore。”

死亡骑士灰色的嘴唇扭曲起来。“如您所愿,游侠将军。”

他甚至没有下马。骷髅坐骑嘶鸣一声,向希尔瓦娜斯直冲过来。阿尔萨斯左手抓住缰绳,右手举起了巨剑。希尔瓦娜斯抽噎了一下。她不是在因为恐惧或懊悔而哭泣。这个哭声来自她无力回天的愤怒、对邪恶的刻骨憎恨,以及秉承正义的壮烈豪情。但她终究没有能挡住敌人,哪怕她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哪怕她已将一腔热血泼洒在地。

奥蕾莉亚,姐姐,我来了。

她毫不退缩地迎上了那把符文巨剑,用自己的刀刃狠狠撞击着死亡利刃。她的短剑和匕首在顷刻间就崩裂成千万块碎片,然后,符文剑刺穿了她。剑刃是那么冰冷,她觉得穿透自己身躯的仿佛是一片寒冰。

阿尔萨斯向她俯下身,盯住她的眼睛。希尔瓦娜斯咳嗽着,细小的血滴迸溅在死亡骑士如同白骨一般的脸上。这是她的想象吗?抑或他那张依然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遗憾?

他抽出剑刃。希尔瓦娜斯倒在了地上,热血从伤口中喷涌而出。她在冰冷的岩石地面上颤抖着,每一次抽动都让她感觉到撕裂般的痛楚。她的一只手颤抖着,愚蠢地伸向腹部的创口,仿佛只要捂住那里,就能让伤口愈合,让洪水般的出血停止。

“结束这一切吧。”希尔瓦娜斯悄声说道,“我应该得到一个……干净的了结。”

当希尔瓦娜斯闭上眼睛的时候,死亡骑士的声音不知从何处飘入了她的耳朵。“既然你给我找了这么多麻烦,精灵,我当然不会让你得到死亡的平静。”

恐惧如同针一般刺进她的神经,但随着心脏跳动的衰弱,它也像其他一切情绪一样,渐渐消失了。阿尔萨斯会让她复活,让她也变成那种诡异而呆滞的怪物?

“不。”她喃喃地说道,声音仿佛来自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你……竟敢……”

然后,那声音便不见了,一切都不见了——冰冷、恶臭、烧灼般的剧痛,留下来的只有柔软、温暖、黑暗、平静、舒适。希尔瓦娜斯允许自己沉浸在拥抱她的黑暗之中。她终于能够休息了,能够放下自己为了族人已经高举太久的双臂。

然后……

剧痛在她的身体中涌动,那是她从不曾体会过的疼痛。希尔瓦娜斯立刻便明白,她曾经体验过的一切肉体痛苦与这种折磨相比,都不过是一点惨淡的烛光。这是来自灵魂的痛苦,是因为她的灵魂离开了没有生命的肉体,被黑暗魔法禁锢,不得解脱的痛苦。她……被惊醒,被撕裂,被扯出了那个温暖宁静的庇护所。这一过程的极度暴力更让她所受到的折磨成倍增加。希尔瓦娜斯感觉到凄厉的号叫正在自己体内膨胀,强行从她的内心深处喷发出来,通过那双已经不再有血肉实质的嘴唇爆发出去。这种深沉而惨烈的哀号所包含的已经不再只是她一个人的痛苦。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会血液凝固,心脏停搏。

黑暗从她的视野中消退,但取而代之的并非各种色彩。不过,她不需要红色、蓝色和黄色便能清楚地看到他——将永远折磨她的那个人。即使在一个充满色彩的世界里,死亡骑士的身上依旧只有黑、白、灰三色。那把夺走她生命的符文剑也夺走并吞噬了她的灵魂。现在,那把剑正闪着光,阿尔萨斯的另一只手正在做着一个召唤的手势。正是这个手势将她从死亡的拥抱中抓了回来。

“女妖,”他对她说道,“既然我已经将你变成这种样子,从此以后,你就可以尽情地发出痛苦的声音了,希尔瓦娜斯。这是我给予你的,它远超过别人所得到的。凭借它,你可以让世人痛不欲生。所以,给我制造过许多麻烦的游侠,你将成为我的奴隶。”

在超越逻辑的恐惧中,希尔瓦娜斯盘旋在自己浸透鲜血的残破尸体上,盯着自己死寂的双眼,然后又盯住了阿尔萨斯。

“不。”她说道。她的声音空洞而且怪诞,不过依然能听出,那的确是她的声音。“我绝不会做你的奴隶,屠夫。”

阿尔萨斯动了动铁手套中的一根手指。希尔瓦娜斯立刻弓起脊背,在剧痛中发出又一阵凄号。她饱受折磨,却依旧愤怒不已地意识到,自己在这个死亡骑士面前没有半点挣扎的力量。这又让她感到无比的哀伤。她成了阿尔萨斯的工具,就像那些腐烂的尸体和苍白、恶臭的憎恶一样。

“你的游侠们也都是我的奴隶。”阿尔萨斯说道,“现在他们已经在我的军队序列中了。”他犹豫了一下,声音中真真切切地流露出了遗憾之情,“事情本不必演变成这样的。你应该知道,你的命运、他们的命运,还有你的人民的命运,全都因为你的选择而改变了。我必须到达太阳之井。而无论以何种方式,你都要帮助我。”

* * *

恨意在希尔瓦娜斯的灵体中生长,就如同一个有生命的活物。她飘飞在阿尔萨斯身边,成为他所珍视的新玩具。她的尸体则被缝合起来,放到了一辆绞肉车里。她不知道阿尔萨斯对这具躯体还有着什么恶心的打算。仿佛有一根丝线将她和阿尔萨斯系在了一起,她从来都不能飘到死亡骑士几尺以外的地方。

也是从这时开始,她听到了那些低语声。

最初,希尔瓦娜斯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这个可憎的新身躯中发了疯。但她很快就明白了,就算是她想通过发疯逃避这一切,也无法做到。在她意识里响起的那个声音起初似乎并没有任何明确的含义,还在哀叹自身不幸的她也完全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但很快,她就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声音了。

阿尔萨斯继续向银月城和太阳之井进军。在路上,他会不时瞥一眼希尔瓦娜斯,从不放过她的一举一动。当亡灵大军毁灭沿途一切自然生灵的时候,希尔瓦娜斯越来越清楚地听到了这个声音。

你将效忠于我的荣耀,希尔瓦娜斯。你将勤勉地制造死亡,你将渴望对我的恭顺。阿尔萨斯是我的第一个死亡骑士,也是我最钟爱的勇士。他将永远是你的主人,你会发现,这会给你带来无限的快乐。

阿尔萨斯看到她在战栗,便微微一笑。

在奎尔萨拉斯大门外,希尔瓦娜斯第一次注视阿尔萨斯的时候,心中曾经充满了对他的轻蔑。那时,精灵大门内的神奇之地依然洁净而纯粹,全然感受不到杀伐和灾难已降临头顶。当阿尔萨斯驱遣爪牙杀害她的族人,并将她的族人变成没有生命的傀儡时,她对他只有切齿痛恨。当他以狂野的一击,将那把凶恶的妖刃刺入她的肉体时……所有那些感觉都无法与她现在的感觉相比。正如同烛光无法对峙太阳,耳语不能比拟女妖的哀号。

绝不,她对脑海中的那个声音说。阿尔萨斯只能控制我的行为,不可能摧毁我的意志。

回应她的,只有空虚而冰冷的笑声。

亡灵很快就杀过了晴风村和东部圣殿。在银月城城门前,他们终于停住了脚步。虽然不知道阿尔萨斯是怎样做到的,但希尔瓦娜斯知道,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到城门前这名死亡骑士的喊话。

“银月城的居民们!我已经给了你们很多机会,让你们能够投降,但你们一直顽固地拒绝我。今天,我要告诉你们,你们全族和你们古老的遗产都将终结!死亡已经亲自来收割精灵们的至高家园了!”

她,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在她的族人面前来回飘荡,好让高等精灵们亲眼看到拒绝投降会有怎样的下场。但他们依旧拒绝了阿尔萨斯。也正因为如此,希尔瓦娜斯才是这样强烈地爱着他们,哪怕她现在不得不对她的黑暗主人唯命是从。

于是,银月城陷落了。这个光明汇聚之地,美丽非凡的魔法之都,它的荣光尽数泯灭,恍若仙境的城市化为了焦土。亡灵进入城中——天灾落在了精灵身上。希尔瓦娜斯听到死亡骑士在召唤她的族人,声音中充满了扭曲的爱意。死去的精灵成为妖魔的奴隶。那么多朋友和亲人瞪着空洞的双眼,蹒跚行走在希尔瓦娜斯身边,忠诚地服从着死亡骑士的每一道命令,全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如果希尔瓦娜斯还有一颗心,那颗心一定已经碎成了千片。亡灵大军穿过城市,一道黑紫色的伤痕将银月城分为了两半。城中的居民拐着脚,顶着被打烂的头颅,拖着流到地上的内脏,也跟随着这支军队踽踽而行。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二十章
热门: 孩子们 全能游戏设计师 移动迷宫1:找出真相 天涯双探2:暴雪荒村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三·胡术 独步大千 独眼少女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地海传奇6:地海奇风 混混忽悠在异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