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八章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前 往高等精灵国土的路程一共走了六天时间,阿尔萨斯一直在和克尔苏加德的影子谈话,并且让自己身边聚集了非常、非常多的天灾。

他从安多哈尔东部启程,身边跟着许多辆储存尸体,以作为亡灵军粮的绞肉车。他的部队一路上经过了像费尔斯通农场、达尔松果园和盖罗恩宿营地这样的一些小村镇,渡过索多里尔河,进入到洛丹伦东部。到处都是瘟疫肆虐的受害者,只需要简单的意识控制,就能够让它们像忠诚的猎犬一样紧紧跟随在死亡骑士身后。要照顾好它们非常容易,它们的食物就是死尸,而现在,死尸……非常容易找到。

阿尔萨斯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收获——瘟疫的牺牲者、用许多尸体缝合在一起的憎恶、死人的幽灵,它们都是他的步卒。但也有一支意外的盟军加入了他,这让他有些吃惊害怕,又让他欢喜异常。

第一次看到它们的时候,他的军队正在前往奎尔萨拉斯的半路上。当它们出现在阿尔萨斯的视野边缘时,阿尔萨斯觉得大地仿佛正在移动。不,他看错了,向他奔来的是某种野兽。难道是在放牧人变成亡灵之后,破栏而出的牛羊吗?还是四处寻觅尸体果腹的熊和狼?很快,阿尔萨斯就在惊慌中握紧了霜之哀伤。他睁大的眼睛里满是震惊和狐疑。

那些并不是四腿移动的兽类。它们匍匐在地面上,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爬行,越过山丘和草原,就好像……

“蜘蛛。”阿尔萨斯喃喃地说道。

现在,它们从山坡上涌了下来——一只只紫黑色的大蜘蛛显得格外危险可怖,八条细长的腿逐次落向地面,迅速将它们带到阿尔萨斯眼前。它们是来找阿尔萨斯的……它们……

“这些是巫妖王派给他的宠臣的新武士。”克尔苏加德的声音响起。那个幽灵仿佛只能被阿尔萨斯听到和看到。过去这几天中,他对阿尔萨斯说了很多话。最近,这个通灵师一直在努力向死亡骑士的意识里播撒怀疑的种子——不是让他怀疑自己,而是怀疑提克迪奥斯和其他所有恶魔。“恐惧魔王是不能信任的。”他曾经这样对阿尔萨斯说,“他们全是看管巫妖王的狱卒。当我能再次行于世间的时候,我将把他们的底细全部告诉你……”

他们有足够的时间。阿尔萨斯很想知道,克尔苏加德是否在将这些情报当作诱饵挂到他眼前,好确保阿尔萨斯完成复活他的任务。

现在,阿尔萨斯问道:“他派这些……来找我?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们曾经被称为蛛魔。”克尔苏加德说道,“是一个被称为亚基的古老种族的后裔。它们的祖先曾经是一个骄傲的种族,建立过辉煌灿烂的文明。过去这些蛛魔曾经是非常聪明的怪物,它们一生都在努力扫除一切和它们不一样的生物。”

阿尔萨斯看着那些蜘蛛一样的生物,厌恶地打了个哆嗦。“听起来还不错,现在呢?”

“现在,蛛魔与我们所侍奉的主人之间爆发了战争。它们战败了。主人将它们和它们的君主阿努巴拉克变成了亡灵。所以它们现在会来援助你,阿尔萨斯王子,为你和我们的主人赢得荣耀。”

“亡灵蜘蛛。”阿尔萨斯暗自思忖。它们体形巨大、丑陋,令人不寒而栗。这时它们已经在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中爬进了行尸、幽灵和憎恶的队列。“奎尔萨拉斯的精灵要与它们交战了。”

这个巫妖王,无论他是谁,肯定很有营造戏剧效果的品味。

当然,精灵肯定早就察觉到了阿尔萨斯的到来。他们的军队素来以拥有最优秀的斥候而闻名于世。很有可能,当阿尔萨斯看到那些精灵的时候,他的实力已经被精灵摸得清清楚楚。不过这没关系,现在他麾下的军队已经具有相当可怕的规模。尽管克尔苏加德一直在不厌其烦地向他提出警告,他依旧毫不怀疑自己能够顺利攻入那片神奇的不朽之地,并迅速到达太阳之井。

他们在路上还抓到了一名俘虏——一个年轻的牧师。他向阿尔萨斯说了许多颇具挑衅意味的话,却在无意中泄露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阿尔萨斯会明智审慎地利用这些情报。接着他们又遇到了一个精灵。和那名牧师完全不同,为了阿尔萨斯和巫妖王所承诺的权力,他很愿意出卖他的人民和国家。

这名精灵法师竟然如此轻易就投向了敌人,这让死亡骑士颇有些惊讶,同时也依稀让他觉得有些不安。阿尔萨斯曾经广受人民的爱戴,他的父亲也是如此。那些忠心耿耿的臣民给予他的赞扬总是让他感到温暖和喜悦。他曾经用过不少时间记住他们的名字,倾听他们家人的故事。他希望得到他们的爱,而他们也都忠诚地追随他,就像法瑞克队长那样。

所以阿尔萨斯一直都认为,精灵的领袖们一样也深爱着他们的人民,认为精灵会忠诚于他们的领袖。而这个法师仅仅为了一个关于权力的承诺就出卖了他的族人。这一点华而不实的诱饵也太微不足道了。

凡人会被腐化;凡人会动摇,被收买。

阿尔萨斯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军队,露出了微笑。是的……这样才更好。他的臣民们除了服从,什么都不会做。它们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 * *

“是真的。”斥候喘息着说道,“千真万确。”

银月城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对这名精灵非常了解。克尔马林的情报一直都很精确而详尽。她认真倾听这名斥候的报告,不想去相信他的每一个字,却又知道,自己绝不敢对这份报告置之不理。

当然,他们全都早就听到过那个谣言——某种瘟疫正在人类的国度四处传播,但奎尔多雷一直都认为他们的祖国是安全的。在过去许多个世纪中,奎尔萨拉斯曾经击败过龙、兽人和巨魔的进攻。而且那场瘟疫只发生在人类的地盘上,肯定不会触及他们。

但他们想错了。

“你确定那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洛丹伦王子?”

克尔马林点点头,还在努力调整着呼吸。“是的,女士,我听到侍奉他的人都这样称呼他。在我看来,那些关于他弑父毁国的传闻并非夸大其词。”

希尔瓦娜斯睁大了她的蓝眼睛。这名斥候口中的故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唤醒尸体,无论是刚刚死去的人还是陈旧干腐的尸骸都会成为他的士兵。用各种尸块缝合在一起,变成巨大凶猛,但毫无意识的怪物;能够飞行的怪异猛兽,看上去像有了生命的石雕;那些巨型蜘蛛模样的生物更让希尔瓦娜斯想到了久已消失的亚基。而那支军队的气味……克尔马林从不是一个会夸大的人,当他说到那支军队散发出恶臭时,不止一次停顿下来,没办法再把话继续说下去。现在,位于森林最前线的第一座防御堡垒已经被阿尔萨斯带来的怪异的战争机器攻陷了。希尔瓦娜斯想到了那些红龙。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在森林中燃起过熊熊大火。当然,银月城依然经受住了他们的攻击,但森林遭受到了严重的损伤,这些伤口直到今天还没有完全愈合……

“女士,”克尔马林做完报告,抬起头,用凝重的目光看着希尔瓦娜斯,“如果他攻破防线……我认为,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可以击败他。”

这个苦涩的结论给了希尔瓦娜斯所需要的怒火。“我们是奎尔多雷。”她昂起头,高声喝道,“我们的国土是坚不可摧的。他攻不进来。不必害怕。他首先必须知道该如何打破保护奎尔萨拉斯的魔法屏障。然后,他还要有能力做到这一点。比他更强大、更睿智的敌人也曾经企图攻占我们的家园。我的朋友,你要有信心,要相信太阳之井的力量……相信我们族人的力量和意志。”

克尔马林被领下去进餐和休息,准备返回自己的岗位。希尔瓦娜斯转向她的游侠们。“我会亲自去会会这个人类王子。召集第一线所有的战斗组。如果克尔马林是正确的……我们应该准备好先发制人。”

* * *

希尔瓦娜斯在巨型城门顶端就位,她的两侧就是犬牙交错的环形山脉。她将在这里,为了保护家园与敌人战斗。她穿着包裹全身,但依旧柔软舒适的皮甲,弓箭被斜挎在背后。在她之前,已经有另外两名斥候——雪尔达莉丝和沃艾希尔来到这里,等待她率领大队游侠到来。现在,他们正惊讶地盯着下方的森林。就像克尔马林警告过的那样,远在阿尔萨斯的军队出现以前很久,他们就已经闻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腐败恶臭。

阿尔萨斯王子骑在一匹骷髅马上,目光犀利,背上拴着一口巨剑。希尔瓦娜斯立刻就认出那是一把符文剑。穿着黑衣的人类簇拥在他周围,等待去执行他的各种命令。更远处则是大群对他唯命是从的死人。希尔瓦娜斯看着各种各样腐败的尸体,努力将涌到喉咙的胆汁咽回肚子里。她在心中暗自庆幸,风在这时改变了方向,正在将臭气从她身边吹走。

她飞快地弹动自己修长的手指,用手语确认作战方案。斥候们点点头,随后就像影子一样向后闪去。希尔瓦娜斯继续监视着阿尔萨斯。他似乎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看上去,他依然是一个人类,但肤色异常苍白,头发也变成了白色,而不再是她以前所听闻的金色。他怎么能忍受这种一直被死人包围的环境?还有这种恶臭,所有这些梦魇一般的尸骸怪物……

她打了个哆嗦,急忙命令自己集中注意力。受他指挥的亡灵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等待着他的命令。而那些人类则正忙着制造新的畸形怪物,用以监视周围。希尔瓦娜斯认为他们应该是通灵师。每当看到这些人,一股深深的厌恶就会拥上她的心头。看样子,他们根本没有想过有可能会被精灵打败。

傲慢将导致他们的灭亡。

希尔瓦娜斯等待着,观察着,直到她的弓箭手全部就位。因为事先得到了克尔马林的警告,她带来了她麾下全部游侠的三分之二。她坚信,阿尔萨斯不可能打破保护奎尔萨拉斯的精灵魔法大门。有许多事情,一个人类王子根本不可能知道。不过……她原先并不相信的事情已经真切地摆在了她的眼前。最好现在就立刻剪除掉这个巨大的威胁。

她向雪尔达莉丝和沃艾希尔瞥了一眼。他们看到她的目光,便向她点点头——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希尔瓦娜斯渴望着以最简单的方式向敌人发动突击,打敌人一个猝不及防,但荣誉感禁止她这样做。如果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以卑鄙的手段包围了自己的敌人,那么这场战争就不会在颂歌中流传后世。

“为了奎尔萨拉斯。”她低声说出这一句,便站了起来。

“这里不欢迎你们!”游侠将军高声喊道。她强有力的声音清澈而响亮,如同歌声一般动人。阿尔萨斯转过他的骷髅马头,犀利的目光直指向她(希尔瓦娜斯花了一点时间哀悼这匹可怜的马)。通灵师们也恢复了安静,全都将目光转向他们的君主,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我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银月城游侠将军。我建议你们立刻回头,离开这里。”

阿尔萨斯的嘴唇上现出一个扭曲的微笑。希尔瓦娜斯注意到那副嘴唇是灰色的。白色的面孔,灰色的嘴唇——不过希尔瓦娜斯知道,他从某种角度讲还算是一个活人。他似乎觉得游侠将军的警告很有趣。

“应该回头逃走的是你,希尔瓦娜斯。”阿尔萨斯故意忽略了这位精灵游侠的头衔。他的声音应该算是悦耳的男中音,只是其中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东西,一种让希尔瓦娜斯坚强的心脏也会突然间停止跳动的东西。她只能强迫自己不再颤抖。“来到你们土地上的正是死亡本身。”

希尔瓦娜斯眯起了自己的蓝眼睛。“那就把你的招数全用出来吧。”她发出了挑战,“通向王国的精灵大门由我们最强大的魔法保护着。你不可能从这里过去。”

她将羽箭扣在弓弦上——这是发动进攻的信号。眨眼之间,数十支利箭撕裂空气的声音同时响起。希尔瓦娜斯瞄准的正是那个人类王子——或者说,是那个曾经的人类。她的箭从不会错失目标。羽箭发出致命的尖啸,射向阿尔萨斯没有保护的头颅。但就在箭镞穿透颅骨前一瞬间,希尔瓦娜斯看见了一道蓝白色的闪光。

希尔瓦娜斯愣住了。阿尔萨斯就在此时挥起了那把符文剑,速度快得让她几乎无法察觉。剑身上的符文闪耀起蓝白色的光芒,接着游侠将军的羽箭便被斩为两截。阿尔萨斯笑着望向希尔瓦娜斯,眨了眨眼。

“战斗吧,我的士兵们,把他们全部杀光,这样他们就能侍奉我和我的主人了!”阿尔萨斯喊道。他的声音中依旧回荡着那种怪异的、充满力量的杂音。希尔瓦娜斯从喉咙深处发出怒吼声,又搭上了一支箭。但这一次,阿尔萨斯有了动作。那匹骷髅马驮着他,以非同寻常的速度向前冲去。希尔瓦娜斯发现那支恐怖的军队也开始发动攻击了。

她觉得自己的游侠需要与之战斗的是一群没有自我意识,行动完全一致的害虫。她已经向弓箭手们下达了作战指示——首先干掉所有活人,然后用火箭消灭那些死人。第一波箭雨几乎射倒了所有诅咒教徒。第二波数十支箭镞上带着火焰的箭都射在了行尸身上。这些行尸虽然都在蹒跚前进,不过它们有的几乎就像干燥的火绒,另一些则全身浸透了腐烂的汁液,完全不惧怕精灵箭支上的火苗。而亡灵大军压倒性的数量让战局从一开始就变得很棘手。

这些亡灵渐渐爬上了泥土和岩石组成的陡峭崖壁。希尔瓦娜斯的游侠们就在崖壁最上方持续打击它们。上天垂怜,一些亡灵实在是腐烂程度太深了,没能爬多久,他们溃烂的肢体就会从身上脱离下来,而它们便只能掉下去。但一些同伴的坠落并不能阻止这支死人的军队继续进攻,它们一直向上前进着。现在,游侠们已经不得不放弃弓箭,改用长剑来作战了。当然,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同样擅长近战。普通的敌人会因为失血或肢体伤残而减慢速度,失去作战能力,但这些怪物……

死人的手向雪尔达莉丝伸过来,那看上去更像是爪子。红发游侠面色铁青,奋力作战。她张开嘴,发出对敌人充满蔑视的吼声。希尔瓦娜斯听不到她在喊些什么,却看到亡灵们逐渐向她逼近,包围了她。当看到雪尔达莉丝倒在亡灵脚下的时候,希尔瓦娜斯感到了撕裂心肺的痛楚。

游侠将军不停地射出羽箭,速度几乎比她能想象到的程度更快。她必须在这里坚守她的职责。借助眼角的余光,她看到了一只伸展翅膀的奇异怪物。那个怪物的皮肤是灰色的,看上去就像岩石一样坚硬。它就在距离希尔瓦娜斯不到十尺远的地方,突然从空中落下,蝙蝠一样的面孔发出一阵尖厉的啸吼。就像希尔瓦娜斯从枝头摘下熟透的果实一样,它一下子抓住了沃艾希尔,将那名斥候提到空中。怪兽的爪子深深地刺进了斥候的肩头。鲜血喷到了希尔瓦娜斯身上,怪兽却已经带着它的战利品飞回到了空中。沃艾希尔在那只怪兽的利爪下拼命挣扎。他抽出了腰间的匕首。希尔瓦娜斯也将瞄准的目标从脚下发出一阵阵怪叫的亡灵转向了天空中的这个怪物。利箭离弦,正中这只怪物的脖子。

但箭镞从它脖子上滑开了,没有造成任何伤害。怪物一甩头,再次尖叫起来。它已经厌倦了对沃艾希尔的玩弄,抬起一只爪子,划破了那名斥候的喉咙,然后毫不在意地把他扔了下去,又转回来,寻找新的猎物。

希尔瓦娜斯哀伤地看着自己了无生机的朋友跌落到地上,恰好掉在那些刚刚被精灵游侠们杀死的诅咒教徒的尸堆中。

随后,希尔瓦娜斯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些邪教徒在蠕动。

羽箭还插在他们身上。有些人被十几支有亮色尾羽的利箭射穿,但他们还在动。

“不。”希尔瓦娜斯悄声说道。她对眼前的情景感到恶心。而看到阿尔萨斯的时候,她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恐惧。

那名王子正直视着她,嘴角带着那种被诅咒的笑容。他用一只带着铁手套的手握住符文剑,另一只手举起来,做出了一个召唤的动作。就在希尔瓦娜斯眼前,一名被杀死的诅咒教徒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从眼窝里拔出一支箭,就像是从衣服上揪下一根毛刺。精灵的攻击没有给阿尔萨斯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损,而死去的精灵却会被他的黑暗魔法复活。阿尔萨斯从精灵游侠将军的眼神中看到了惊骇和愤怒。他的笑容变成了响亮的笑声。

“我已经告诉过你。”死亡骑士的声音压倒了整个战场的喧嚣,“而你却依然把新兵源源不断地提供给我……”

他再一次抬起手,另一具尸体抽搐着被拽了起来,被迫重新站直了身子。那是一具细瘦颀长,却又肌肉强健的躯体。黑色的长发在背后被扎成一束。他还有着茶色的皮肤和尖尖的耳朵。殷红的鲜血正在从他喉咙上的四道伤口中汩汩流出。他的头不停地前后摇摆着,似乎他的脖子受到了太严重的损伤,已经无法再稳定支持头部重量了。一双眼睛曾经像天空一样湛蓝,现在却因为死亡而变得灰败凹陷,但他还在用这双眼睛向崖壁顶端搜寻着。当他看见了希尔瓦娜斯,便缓慢地向这位游侠将军走过来。

沃艾希尔。

就在这时,希尔瓦娜斯感觉到脚下的大门开始颤抖——尽管只是非常轻微的颤抖。希尔瓦娜斯的心思全部被眼前的屠杀和复活的死人吸引住了,甚至没有注意到阿尔萨斯的攻城器械已经就位。那些像食人魔一样身躯庞大的怪物仿佛是由许多不同的尸体拼合而成的,它们和那些巨大的蜘蛛怪物正在敲砸着大门。

然后,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城墙,随之响起的是一阵黏腻的撞击声。一些液体溅到了希尔瓦娜斯身上。在最初的一瞬间,她的意识依然拒绝承认她刚刚看到的东西,但无可否认的事实已经清晰地呈现在她面前。

阿尔萨斯不仅复活了死亡精灵的尸体,他还在将这些尸体或尸体的残片当作炮弹,投向希尔瓦娜斯。

希尔瓦娜斯吃力地咽了一口唾液,发布了不久之前她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命令。

“Shindu fallah na!撤至第二大门!撤退!”

依然还活着的精灵游侠已经所剩无几,但他们至少还活着,还在她的指挥下战斗。他们立刻服从了命令,背起伤员,开始撤退。所有人都像希尔瓦娜斯一样,面色苍白,浑身汗水。敌人所带来的恐怖在摧毁他们的士气。他们的撤退完全变成了逃跑,没有秩序、没有配合,只是拼命跑得更快。希尔瓦娜斯和众人一同奔逃,身上也同样背着伤员,但心思却在飞速转动。

身后传来了她曾以为绝不可能听到的声音——精灵大门在破裂。亡灵吼叫着,在庆祝它们的胜利。而游侠将军的心仿佛也随精灵大门一同裂开了。

阿尔萨斯攻破了奎尔萨拉斯的魔法屏障,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依然伴随着那种黑色的恐怖暗流,死亡骑士的吼声强壮而且洪亮,其他一切声音都被他压倒了。“精灵大门已经倒下!前进,我的战士们!向胜利前进!”

上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部 黑暗女王 第十九章
热门: 刀锋上的救赎 麒麟之翼 饥饿游戏2:燃烧的女孩 大雪中的山庄 猎魔人3:精灵之血 阴阳师·太极卷 网游之荒古时代 东方快车谋杀案 玫瑰帝国5·白蔷薇之祭 人间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