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十四章

上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 片大陆的名字叫诺森德。洛丹伦舰队停泊在这片大陆边缘一个叫匕鞘湾的地方。这里的水很深,凛冽的寒风从不停歇,也让这片冰冷的蓝灰色海湾永远都是波涛汹涌的景象。从陡峭的悬崖上,能看到顽强向上生长的松树,在阿尔萨斯和他的部下扎营的小片空地边缘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一道瀑布从半空中落下,在岩石上激起大片水花。这个地方的生存环境远比阿尔萨斯想象中要好得多,至少现在看上去,这里完全不像是一个恐惧魔王的势力范围。

阿尔萨斯从小船中跳上岸,在沙滩上有些吃力地向前迈着步子。他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不放过目光所及的每一样东西。寒风扯动着他的金发,用冰冷的手指将它们一根根捋过。风声仿佛一个迷路的孩子在哭泣。在他身边,他不经父亲同意就擅自调遣的一名船长打着哆嗦,不停地揉搓着双手,想要让它们暖和起来。

“这里真是一个被光明遗弃的地方,甚至连太阳都看不到!大风简直能把你的骨头都冻僵,而你却连个哆嗦都不打。”

阿尔萨斯有些惊讶地发觉到,这个人说的并没有错。他也感觉到了寒冷——冷风像刀子一样戳刺着他的身体,但他却不曾有一丝颤抖。

“殿下,你还好吗?”

“船长,我们的部队是否已经集结完毕?”阿尔萨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真是个愚蠢的问题。他当然很不好。为了阻止更加可怕的灾难,他被迫杀光了一座城市中的居民。吉安娜和乌瑟尔全都抛弃了他。而一个恐惧魔王正在前面等着他。

“差不多全到了,只剩下不多的几艘船还在……”

“很好。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建立一座有充分防御的远征基地。谁也不知道前方的暗影中有什么在等待着我们。”这样至少能让这个家伙暂时闭上嘴,去做些事情了。阿尔萨斯也完全没有休息,像他的部下一样,全力以赴地为了建立一座牢固的营地而奋力工作。他想念吉安娜用灵巧的双手点燃的篝火,在漫长而寒冷的黑夜温暖他的身体。该死的,他真的很想吉安娜,但他必须学会不去想她。当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辜负了他。他的心中不会再有她的位置。他需要变得强大,而不是越来越软弱。他需要决心,而不是痛楚。他不能在心中给软弱留下位置。只有这样,他才能战胜玛尔加尼斯。他绝不能再奢求温暖。

这个夜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阿尔萨斯一直在帐篷中保持着清醒,直到清晨。他仔细查看了北方地图。这张地图很不完整,但已经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地图了。当他最终沉沉睡去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那是个同时充满了喜悦与恐怖的梦。他再一次变得年轻,面对着一个充满了希望的世界,骑在他钟爱的那匹纯白骏马的背上。人和马再一次融为一体,再一次成为最优秀的搭档。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他们。而就在这个梦中,阿尔萨斯在催促无敌进行那致命的一跃时,感觉到恐怖降临到自己身上。他知道这只是一个梦,但剧痛丝毫没有因此而减轻。他的身体仿佛再一次被撕裂。再一次,他抽出剑,刺进了他的挚友的心脏。

但这一次……这一次他发现自己手中不再是那个恐怖的时刻所佩的普通钢剑。出现在他梦中的是一把双手巨剑,形态优美,沿着剑刃雕刻着一个个发光的符文。冰寒的蓝雾不断从剑身上飘散开来,冷得就像无敌周身的冰雪。当他抽出这把剑的时候,发现自己眼前并不是一匹被杀死的马。无敌嘶鸣一声跳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全部愈合了,甚至比以前显得更加强壮。它的身上仿佛也在发光,白色的皮毛闪耀起明亮的光彩。梦到这里,趴伏在地图上的阿尔萨斯一跃而起。他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喉头发出喜悦的呜咽声。没错,这是一个预兆。

北地的清晨冰冷而且灰暗。阿尔萨斯在第一缕阳光出现之前就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他渴望着深入内陆,去寻找那个恐惧魔王。他知道,那个恶魔就在这里。

但在第一天,他们只不过找到了不多的几群亡灵。一天又一天,随着越来越多的地方经过调查,被绘入地图,阿尔萨斯的精神也逐渐消沉下来。

他知道,诺森德是一片非常辽阔的大陆,其中绝大部分地区还没有进行过勘测。的确,玛尔加尼斯是恐惧魔王,而他们这几年遭遇到的成群亡灵也表示他极有可能就在这里。但他依然有可能躲在别的地方,甚至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他要阿尔萨斯来诺森德与他见面,这可能只是一个精心布置的诡计,为的是引诱阿尔萨斯走上歧途。而那个恶魔尽可以趁着他滞留在诺森德的时候,去别的地方作恶……

不,也许这个想法很疯狂,但那个恐惧魔王非常傲慢,坚信他一定能打败这个人类王子。阿尔萨斯必须相信他就在这里,他只能这样相信。当然,这也意味着吉安娜是对的——玛尔加尼斯正等在这里,为他设下了陷阱。所有这些念头都让阿尔萨斯很不舒服。他越思考这件事,就变得越发焦虑。

不过,当第二个星期的搜索行将结束的时候,阿尔萨斯终于找到了一些能够给他带来希望的东西。他们改变了搜索方向。这一次,首先被派出去的两名斥候带回来了有大群亡灵出没的情报。阿尔萨斯很快就找到了斥候所说的那些亡灵——它们都支离破碎地躺在冻土之上。没等阿尔萨斯对眼前的景象做出任何可能的猜想,他的部队就遭到了猛烈的火力攻击。

“寻找掩护!”阿尔萨斯喊道。士兵们纷纷躲到了他们能找到的掩体后面——树干、石块,甚至是雪堆。攻击几乎是刚一开始就停止了,一个喊声响了起来。

“该死的!你们不是亡灵!你们是活人!”

阿尔萨斯认得这个声音,但他绝没有想到能够在这个蛮荒之地听到它。就他所知,只有一个人能发出如此火热心性的喊声。片刻之间,他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到底是要寻找什么。充满他心中的只有关于往日的快乐回忆。

“穆拉丁?”阿尔萨斯又惊又喜地喊道,“穆拉丁·铜须,是你吗?”

那个身材壮实的矮人从一排武器后面走出来,小心地向这边望过来,然后,他紧皱的双眉便舒展开来,取而代之的是灿烂的笑容。“阿尔萨斯,小子!真没想到来救我们的竟然会是你!”

他大步向前走来。阿尔萨斯觉得他脸上的胡子比自己小时候看到的更浓密了(尽管阿尔萨斯小时候就觉得,这个矮人的脸上除了胡子以外什么都看不到)。他的眼角有了更多的皱纹,但现在,那双眼睛里满是喜悦的光彩。他伸开双臂,跑向阿尔萨斯,一把抱住了王子的腰。阿尔萨斯笑了——圣光啊,他已经有多久不曾笑过了?他也用力抱住了自己的导师和老朋友。当他们分开的时候,阿尔萨斯才忽然想起穆拉丁刚才说过的话。

“救你们?穆拉丁,我甚至不知道你在这里。我是来……”他猛地闭住了嘴。他不知道穆拉丁如果听说了他的事情,会有怎样的反应。所以,他只是向矮人微微一笑。“这些事不着急说。来吧,我的老朋友。我们已经在不远的地方建立了营地。看样子,你和你的人应该先吃上一顿热饭了。”

“如果你还有啤酒就更好了。”穆拉丁笑着说。

当阿尔萨斯、穆拉丁、穆拉丁的副手巴尔古和其他矮人们大步走进营地的时候,营地里立刻升腾起一片欢庆的气氛,这个常年只能看见冰雪的地方仿佛也不再那么寒冷了。阿尔萨斯知道,这些矮人早已习惯了寒冷的气候,他们是刚强健壮的种族。但他也注意到矮人们在捧起冒着热气的汤碗时,满是胡须的脸上掠过的宽慰与感激之情。虽然非常困难,阿尔萨斯还是努力控制住自己,没有在穆拉丁和同伴们吃饭休息的时候立刻就提出成堆的问题。一直等待矮人们恢复了一些精神,他才招手示意穆拉丁和他一同走出中心营地,来到他的私人帐篷旁边。

“那么。”他终于开口了,而他昔日的导师依旧在毫不停顿地将冒着热气的食物铲进嘴里,就像是一台工作良好的侏儒机器,“你们来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穆拉丁咽下一口食物,又用一大口啤酒把食物冲进胃里。“嗯,小子,我先提醒你,这件事并不需要让每一个人都知道。”

阿尔萨斯点点头,表示理解。他麾下的舰队中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来到诺森德的真正原因。“很感谢你信任我,穆拉丁。”

矮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你长大了,也变漂亮了,小子。如果你能找到办法来到这片荒蛮的地方,那么你就有权利知道我和我的人打算在这里做什么。我正在寻找一个传奇。”穆拉丁的眼睛里焕发出明亮的光彩。他又喝了一大口啤酒,抹了抹嘴唇,继续说道:“你知道,我的人一直都对珍奇宝物很感兴趣。”

“确实。”阿尔萨斯回忆起自己听到过的传闻。穆拉丁帮助他的弟弟组建了一个被称为探险者协会的团体。那个协会的基地在铁炉堡,协会成员会旅行到世界各地,搜寻各种失传的知识和古代宝藏。“那么说,你在这里是要完成协会的任务?”

“没错。我以前已经到过这里很多次了。这是一个奇怪而又吸引人的地方,它不会轻易把自己的秘密向别人展露……所以它就变得更加有趣了。”他伸手到背包里,拿出一个用皮革包裹的本子。看样子,这个本子的装帧曾经非常考究,而现在,它磨损得已经相当厉害了。穆拉丁把本子递给阿尔萨斯,哼了一声,示意他拿过去看一看。王子接过书本,将它翻开。这个本子上有数百幅各种生物、地形和建筑废墟的草图。“如果只是草草看上一眼,你绝不可能发现这里真正的魅力。”

阿尔萨斯看着这些绘图,不得不同意穆拉丁的话。“大多数时间,我只是在这里进行研究,试图了解这里的一切。”

阿尔萨斯合上那本旅行日志,把它还给穆拉丁。“你看到我们的时候,显得很惊讶,还把我们当成了亡灵。你们在这里已经有多久了?你在这里都看到了什么?”

穆拉丁用一块面包刮掉碗里最后一点食物残渣,然后把面包一口吞掉,又叹了一口气。“啊,我真想念你们王宫烤房中做出来的小点心。”他一边说话,一边拿出烟斗,“我们在这里待的时间不算短,所以我们知道,这个地方出问题了。这里有某种……正在迅速变得强大的力量。它很可怕,而且正变得越来越可怕。我和你的父亲谈过这件事。我想,这股力量肯定不愿意只是龟缩在诺森德。”

阿尔萨斯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忧虑与兴奋,竭力显出一副镇定如常的样子。“你认为它会对我的人民造成威胁吗?”

穆拉丁向后靠过身子,点着了烟斗。空气中飘散着他最喜欢的烟草气味。这种阿尔萨斯早就熟悉的味道逗弄着他的鼻翼,也让他在这片陌生的陆地上感到一点慰藉。“是的,我的确这么认为。我相信,它和那些讨厌的亡灵一定有脱不开的关系。”

阿尔萨斯认为该是把自己掌握的情报告诉穆拉丁的时候了。他迅速而平静地将一切事情都说了出来:瘟疫谷物、克尔苏加德、诅咒教派,自己第一次见到那些亡灵农夫的惊恐,得知玛尔加尼斯——一个恐惧魔王已经进入这个世界,并制造了这场瘟疫,以及恶魔以嘲讽的口吻邀请他来到诺森德。

提到斯坦索姆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出全部实情。“瘟疫也传播到了斯坦索姆,我阻止了玛尔加尼斯获得任何一具尸体,用于他的邪恶目的。”这就够了,他没有说谎,只是不能确定穆拉丁会明白他被迫那样做的必要性。就连吉安娜和乌瑟尔都没有能理解他——他们甚至还亲眼见到了阿尔萨斯必须与之对抗的敌人。

穆拉丁咕哝了一声。“真是坏消息。也许我正在寻找的那件宝物能够帮助你与这个恐惧魔王作战。就算是在罕见的魔法物品中,这件宝物也是一件极品。关于它的消息最近才浮出水面。自从我们刚刚知道它的存在,就开始了对它的寻找。我们找了很长时间,找得很辛苦。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有了一件可以找出它的位置的魔法物品,但我们的运气一直都不太好。”他从阿尔萨斯身上移开目光,向王子背后望去。在他的视野中,是一片被暗影笼罩的荒野。片刻之间,他眼睛里的光彩黯淡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阿尔萨斯小时候从没有见过的肃穆与阴郁。

阿尔萨斯等待着。好奇的烈火在烧灼着他,但他不想表现出急躁的样子,否则穆拉丁一定又会把他当成当年那个少不更事的孩子。

穆拉丁将思路拉回到眼前,专注地看着阿尔萨斯。“我们正在寻找一把被称为霜之哀伤的符文剑。”

霜之哀伤。阿尔萨斯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也在微微战栗。对于一件传奇武器而言,这不是一个好名字。他并非没有听说过符文剑。它们是极为罕见的武器,拥有骇人的强大威力。阿尔萨斯瞥了一眼自己的战锤。那把战锤在他遇到穆拉丁,返回营地之后,就一直靠在一棵树上。那是一件美丽的武器。他非常爱惜这柄战锤,但最近,这柄战锤上闪耀的圣光越来越暗淡了,有时甚至再看不到半点光亮。

而一把符文剑……

突然间,他下定了决心,仿佛命运正在他的耳边低语。诺森德是一片辽阔的大陆,他会在这里遇到穆拉丁肯定不只是出于偶然。如果他得到了霜之哀伤,他肯定可以杀死玛尔加尼斯,结束这场瘟疫,拯救他的人民。这个矮人来到他身边是有原因的。这是命运的选择。

穆拉丁还在说话,阿尔萨斯急忙将注意力转回到他身上。“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找到霜之哀伤,但我们越接近目标,我们遇到的亡灵也就越多。我已经不年轻了,所以我相信这肯定不是巧合。”

阿尔萨斯微微一笑。看来穆拉丁也不相信命运有什么巧合,这让他的信心迅速增长起来。他低声说道:“你认为玛尔加尼斯并不想让我们找到它。”

“我认为他很愿意看到你在与他决斗的时候手中并没有那样的武器。无论是谁,都不会希望敌人拥有一件符文武器。”

“那么听起来,我们可以互相帮助了。”阿尔萨斯说,“我们帮助你和你的协会找到霜之哀伤。而你们可以帮助我们对抗玛尔加尼斯。”

“这个计划很不错。”穆拉丁表示同意。在他头顶缭绕的烟雾如同一片片芬芳的蓝黑色羽毛。“阿尔萨斯,我的孩子……你还有啤酒吗?”

随后的数天中,穆拉丁和阿尔萨斯一直在对比彼此的调查结果。他们现在有了双重任务——玛尔加尼斯和符文圣剑。最后,他们决定必须继续向诺森德内陆推进,同时命令舰队向北推进,建立新的营地。很快,他们就发现挡在路上的敌人不只是亡灵,还有饥饿凶暴的狼群,以及半像狼獾、半像人类的怪人,甚至还有一种巨魔,这些巨魔似乎早就把这片北方的严寒冻土当作了家园,就像他们的远亲很好地适应了荆棘谷的湿热丛林一样。发现这种怪物的时候,穆拉丁并不像人类王子那样惊讶。毕竟在矮人的首都铁炉堡附近,就潜藏着小群与之类似的“冰巨魔”。

阿尔萨斯从穆拉丁那里得知,亡灵在这里也建立了基地。那是一些怪异的、金字塔形的建筑,上面都脉动着黑暗魔法。它们曾经属于一个更加古老,现在已经灭绝的种族,而亡灵们自然而然地占据了这些地方。所以,他们现在不仅是要消灭这些会行走的尸体,还要摧毁它们的巢穴。不过,阿尔萨斯每一天都在更加接近他的目标。玛尔加尼斯的邪恶痕迹越来越多,只是那个恐惧魔王本身依然不见踪影。

穆拉丁寻找霜之哀伤的行动仍然还看不到成功的曙光。通过魔法和非魔法手段找到的线索正迅速缩小他们的搜寻范围,但迄今为止,无论他们已经找到了多少事实证据,那把符文剑依然还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在情况发生改变的那一天,阿尔萨斯的脾气非常糟糕。那时他正和矮人们一同返回他们临时搭建的行军营地。他又饿又累、浑身冰冷,却没有得到任何收获。因为满心都是火气,他用了几秒钟时间才发现营地的异常景象。

哨兵们都不在岗位上。“这是……”他转头看着穆拉丁。老矮人已经握紧了斧柄。当然,营地中也没有尸体。如果亡灵趁着阿尔萨斯离开的时候发动了攻击,那么死者的尸体现在也会变成亡灵了——这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征兵方式,但地面上至少应该有血迹,战斗的痕迹……阿尔萨斯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们悄无声息地小心前行。营地中的人都离开了,大部分营房也都被打包带走了。不过在营地中还留下了几个人。看到阿尔萨斯走进营地,他们全都向王子敬礼。阿尔萨斯用疑问的眼神看着他们。一个名叫卢克·瓦伦弗斯的队长说道:“抱歉,殿下。依照乌瑟尔爵士的要求,您的父亲已经召回了我们的部队。远征被取消了。”

阿尔萨斯眼睛附近的一条肌肉开始抽动。“我的父亲……召回了我的部队,因为乌瑟尔爵士要他这样做?”

那名队长看起来相当紧张,他向旁边的穆拉丁瞥了一眼,然后才回答道:“是的,殿下。我们本想等您回来,但使者坚持要求我们立刻出发。现在所有人都向西北进发,去与舰队会合了。我们的斥候发现通向那里的道路全都被亡灵占据着,就像我们过来时的道路一样。所以现在部队正努力在树林中开辟出一条路来。我相信,您很快就能追上他们,殿下。”

“当然。”阿尔萨斯勉强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而他的内心已经如同火焰在燃烧,“请等我一下。”他伸手按住穆拉丁的肩膀,引领老矮人走到旁边一个安静的角落里。

“呃,我很遗憾,小子。听到这样一个消息的确令人气馁……”

“不。”

穆拉丁眨了眨眼。“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打算回去,穆拉丁。如果我的战士抛弃了我,我就绝不可能战胜玛尔加尼斯!瘟疫永远也无法被阻止!”他开始还注意压低声音,但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接近于喊叫了。等在一旁的几名士兵纷纷把好奇的目光转向他和穆拉丁。

“小子,那是你的父亲,你的国王。你们不能违抗他的命令。这是叛国。”

阿尔萨斯哼了一声。也许正是我的父亲背叛了他的人民,他在心中这样想着,只是没有说出口。

“我剥夺了乌瑟尔的军职,解散了骑士团。他没有权力这样做。父王被欺骗了。”

“那么,如果你说得没有错,等你回去以后,就必须好好和他谈一谈,让他明白你的道理。但你们依旧不能违背命令。”

阿尔萨斯用凌厉的目光瞥了一眼这个矮人。如果我说得没有错,这个该死的矮人是在暗示他在说谎吗? “你说对了一件事。我的部下明白命令层级的高低差异,并且完全忠诚于这种差异。如果得到了直接命令,他们是不会拒绝回家的。”他若有所思地揉搓着下巴,想到了主意,并且因此而露出微笑。“就是这样!我们只要断掉他们回家的路就行了。他们并没有违背命令,只是无法服从命令而已。”

上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十五章
热门: 连续自杀事件 他的小草莓 征战五千年 危险的维纳斯 阴阳师·凤凰卷 幽灵猎手 传奇缔造者 网游之进化战场 环太平洋 最后的地球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