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十章

上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八章 下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 了第二天中午时分,他们开始在路上遇到了零星分布的农场。“村镇应该不会太远了。”阿尔萨斯看着地图说道,“不过这些农场在地图上都没有标出。”

“确实没有。”法瑞克用坚定有力的声音回答道。他和王子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老朋友般的熟悉感,毕竟他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阿尔萨斯一直都很欣赏这个人的直率性格。在这次任务中,法瑞克是他给自己挑选的第一名随行人员。现在,法瑞克摇着他渐生灰发的头继续说道:“我是在这个地方长大的,殿下。这里大多数农夫的生活方式都相当独立。他们将田地中出产的农产品和牲畜带去村镇贩卖,然后再从那里购买生活必需品回家。”

“这些农夫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吗?”

“当然不是,殿下。这只是他们的生活方式而已。”

“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紧密,”吉安娜说,“那么,假如有人生病了,可能很难找到别人来救助他们。他们的状况会变得非常糟糕。”

“吉安娜说得很有道理。我们要去看看那些农夫。也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线索。”阿尔萨斯发出命令之后,就把坐骑召唤了过来。他们靠近农场的时候,故意走得很慢,让农夫们有足够的时间注意到他们,做好迎接他们的准备。如果他们真的已经习惯了离群索居的生活方式,而瘟疫正在这里蔓延,这些农夫在看到一支大部队迅速逼近的时候,一定会变得极为警惕。

阿尔萨斯一边向农夫的住宅走过去,一边用目光扫视这一地区。“看,”他伸手一指,“农庄大门被打碎了,牲畜也都不见了。”

“这不是一个好信号。”吉安娜喃喃地说道。

“也没有人出来迎接我们。”法瑞克说,“甚至没有人防范我们。”

阿尔萨斯和吉安娜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阿尔萨斯抬手示意队伍停下。

“向你们问好!”他用洪亮的声音喊道,“我是阿尔萨斯,洛丹伦的王子,我和我的部下对你们绝无恶意。请走出来和我们谈谈——出于对你们的安全考虑,我们有一些问题需要了解。”

还是一片寂静。风正在渐渐变强,吹拂着本应该放牧牛羊的大片草地。阿尔萨斯只能听到微弱的风声和不安的士兵们移动身体时盔甲的摩擦碰撞声。

“这里没有人。”阿尔萨斯说。

“或者,也许他们都重病卧床,无法走出房间。”吉安娜答道,“阿尔萨斯,我们至少要进去看一眼。他们可能需要我们的救治!”

阿尔萨斯向自己的部下瞥了一眼。他们显然都没有意愿走进一幢可能充满了瘟疫病人的房子。实际上,他也完全没有这种心情。但吉安娜是对的。这里的农夫都是他的臣民。他曾经发誓要保护他们,帮助他们。所以,他有责任履行自己的誓言,无论这需要他做什么,需要他付出怎样的代价。

“好吧。”阿尔萨斯抬腿下马。吉安娜也紧跟着他下了马。“不,你留在这里。”

吉安娜金色的眉毛紧皱起来。“我告诉过你,我不是弱不禁风的小姑娘,阿尔萨斯。我的任务就是要调查这场瘟疫。如果这里的确有瘟疫的受害者,我就必须亲眼见到他们。”

阿尔萨斯叹了口气,点点头。“那么,好吧。”

他大步向农庄走去。当他们快走到菜园的时候,风向忽然变了。

恐怖的恶臭扑面而来。吉安娜捂住了嘴。就连阿尔萨斯也要努力稳住呼吸,才没有让自己窒息。臭气中还混杂着令人作呕的浓烈甜香味,正是屠宰场的味道——不,就连屠宰场的空气也要比这里清新许多。这根本就是一座腐烂的停尸房。一名士兵转过身,开始呕吐。凭借坚强的意志力,阿尔萨斯才没有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出来。这种可怕的味道正是从房子内部散发出来的。屋内居民的下场应该已经很清楚了。

吉安娜转向阿尔萨斯,面色苍白,但充满了决心。“我必须检查……”

可怕的,带有黏液感的吼声连同死亡的臭气一起从农舍内传出来。随后,一些东西以惊人的速度向他们冲过来。阿尔萨斯的战锤突然闪耀起明亮的光芒,让他一时甚至不得不眯起了眼睛。他猛转过身,举起战锤,眼睛盯在一双枯槁的眼窝上——那双眼窝的主人简直就是一个会行走的噩梦。

那人穿着粗陋的衬衫和背带裤,手中挥舞着一把干草叉。他以前肯定是一名农夫,但现在,阿尔萨斯相信他已经死了。灰绿色的残败皮肉挂在他的骨架上,腐烂的手指在草叉柄上留下了一个个浓汁指印。黏稠的黑色液体从他身上的许多脓疱中渗出。随着他充满痰音的吼叫,星星点点的浓汁落在了阿尔萨斯没有戴护甲的脸上。当这个怪物用干草叉刺向阿尔萨斯的时候,满心惊骇的他几乎没有能来得及用战锤进行格挡。受过圣光祝福的武器总算是及时被挥起,打飞了那个活死人手中的干草叉。然后,阿尔萨斯再度挥锤,光辉闪烁的战锤砸进怪物的躯干。那个怪物倒在地上,再没有站起来。

但又有更多的怪物取代了它的位置。阿尔萨斯听到吉安娜的火球发出的燃烧和爆裂声。恶心的臭气中突然又出现了另一股气味——燃烧皮肉的焦臭。周围传来了更多武器撞击的声音,与火焰的咆哮和士兵的战吼混杂在一起。一具身上和衣服上都冒出火焰的行尸蹒跚着跑进那幢房子。转眼之间,黑烟已经从敞开的屋门中冒了出来。

就应该这样做……

“所有人都向后撤,马上!”阿尔萨斯喊道,“吉安娜!烧掉那幢房子!把它烧干净!”

他的部下全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但并没有学习过该如何对付这样的敌人。惶恐和混乱正在他们之中迅速蔓延,不过他们还是听到了王子的命令。士兵们纷纷转过身,开始向远处逃离。阿尔萨斯则一直照看着吉安娜。吉安娜的嘴唇抿成了一条刚硬的细线。她的眼睛死死盯住了那幢房子。火焰在她的一双小手中跳动摇曳,噼啪作响,就像是艳丽动人的花朵。

一颗足有一个人那么高的大火球在那幢房子里爆炸,无数条灼热的火蛇飞散出来。阿尔萨斯不得不用手掌遮住面孔,以抵挡扑面而来的气浪。附近的几个行尸似乎全都被卷进了爆炸之中。片刻之间,除了面前的大火,阿尔萨斯的视野中再没有其他的东西。过了一会儿,他才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那些逃过了火焚的行尸身上。片刻之后,所有这些怪物都被剿除了,这一次它们应该是真的死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除了火焰吞噬房屋时发出的爆燃声,周围又恢复了寂静。那幢房子在缓慢的叹息声中倾倒下去。阿尔萨斯很高兴那些尸体变成了灰烬,不会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稳住呼吸,转头看着吉安娜。“什么……”

吉安娜吃力地咽了一口唾沫。她的脸已经被烟尘熏黑了,只有在汗水滑落的地方还能看见一道道肉色的痕迹。“它们……它们被称为亡灵。”

“光明保佑我们。”法瑞克喃喃地说道。他双眼突出在眼眶外,面色苍白,“我还以为这样的怪物只是被编出来吓唬小孩子用的。”“不,它们是真实存在的,但我也只是刚刚……以前我从没有见过它们,也从没有想到过这一次会遇到这种怪物。这些……”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一些横死的人的确会变成亡灵,在世间游荡。成为恐怖故事的素材。”

虽然刚刚经过一番恐怖的战斗,但吉安娜很快就恢复了从容镇定的风度。阿尔萨斯注意到自己的人都在认真听她说话,希望能搞清楚刚刚在他们面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阿尔萨斯也非常感谢吉安娜对书本知识的刻苦汲取——尽管他之前一直都觉得吉安娜有些书呆子气。

“也有一些文件记录过……强大的通灵师能够让死尸复活。我们在两次兽人战争中都见到过这种实例。第一次兽人战争中,兽人曾经复活骷髅;在第二次兽人战争中,则出现了死亡骑士。”吉安娜的样子仿佛是在背诵学术文献,而不是解释一起难以想象的恐怖事件,“但就像我说过的那样——我以前从没有亲眼见过这种活死人。”

“那么,现在他们是真的死了。”一名士兵说道。阿尔萨斯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并向所有人高声说道:“是你们的刀剑、圣光的保护,还有吉安娜女士的烈火让我们取得了今天的胜利。”

“阿尔萨斯,”吉安娜说道,“能过来一下吗?”

他们走到了稍远一些的地方。其他士兵则开始清理身上的脏污,准备离开这个令人胆寒的战场。阿尔萨斯开口说道:“我想,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被派到这里来是为了确认这场瘟疫和魔法到底有没有关系。看样子,它很可能正是魔法造成的——亡灵巫术。”

吉安娜一言不发地点了点头。阿尔萨斯回头瞥了一眼自己的士兵。“我们甚至还没有到达主要的村镇。我有一种感觉,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更多……这样的亡灵。”

吉安娜的表情变得极为严肃。“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对的。”

当他们离开那座农场的时候,吉安娜忽然勒住缰绳,停下了脚步。

“你在看什么?”阿尔萨斯来到她身边。吉安娜指向某处。阿尔萨斯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了一座孤零零立在山丘上的圆筒形粮囤。“那个谷仓怎么了?”

吉安娜摇摇头。“不……我要你看的是它周围的地面。”她翻身下马,跪在地上,伸出手抓起一把干土和枯草。年轻的法师仔细检查这些东西,从里面挑出一只小虫子。那只虫子早已死掉,六条腿蜷缩在腹部。然后,她让这把尘土从手指缝间漏下去,微风将尘埃化的土壤吹起,让它变成一股轻烟。“这个谷仓周围的土地仿佛……正在死亡。”

阿尔萨斯看着吉安娜的手,又望向地面,接着意识到吉安娜所说的完全正确。在他身后数码以外,青绿色的草叶显得非常健康,丰饶的泥土中充满了养分。但就在他的脚下和谷仓周围地区,一切生命的迹象都消失了,就如同进入了寒冬一样。不……将这里比作冬季的土地并不合适。在冬天,土地只是进入了休眠,生命也在其中沉沉大睡,做好准备,只要春天一到就会醒来。

而这里却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阿尔萨斯盯着那座谷仓,海水一样的绿眼睛眯了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清楚。它让我想到了黑暗之门和诅咒之地。当那道门被打开的时候,榨干了德拉诺一切生命力的恶魔能量从那里面涌出来,在艾泽拉斯泛滥。而那道门周围的土地……”

“……全都死了。”阿尔萨斯替她说完了这句话。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吉安娜……这些谷物可能会感染瘟疫吗?它们是否能沾染……沾染恶魔能量?”

吉安娜睁大了眼睛。“希望不会如此。”她指着被士兵们从谷仓中搬出来的板条箱说道,“这些箱子上都有安多哈尔的印章。那里是北方自治省的物资集散中心。如果这些谷物能够传播瘟疫,那么现在已经很难估计出到底有多少村庄受到了感染。”

吉安娜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低,脸上不见一丝血色,看上去就像是生病了一样。阿尔萨斯看到她捧着死地灰土的手更是苍白得可怕。恐惧感突然拥上阿尔萨斯心头,他抓住吉安娜的手,闭上眼睛,念诵祷文。温暖的光辉充满了他,从他的手流入吉安娜的手。吉安娜困惑地看着他,然后低头看到被阿尔萨斯握紧的自己的双手,立刻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差点送了命。

“谢谢。”她悄声说道。

阿尔萨斯向她露出略显虚弱的笑容,然后对士兵们喊道:“戴好手套!所有人在这个地方行动都要一直戴着手套!绝无例外!”

他的队长听到命令,点了点头,向众人重复了这个命令。阿尔萨斯的部下全都身穿重铠,所以一般都会带着铁手套。阿尔萨斯摇摇头,驱散了仍然盘踞在心中的忧虑。他并没有在吉安娜体内感觉到那种瘟疫的存在。

感谢圣光。

他将吉安娜的手按在自己的唇边。吉安娜面色一红,身子动了动,脸上露出轻柔的微笑。“我可真蠢,竟然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发生。”

“我是你的好运天使。”

“看样子,我们的角色反过来了。”她带着挖苦的语气说道。然后,她用一个笑容和一个吻拔掉了自己话语中的刺。

* * *

现在他们的任务逐渐清晰了——找到并摧毁所有受到污染的谷仓。第二天,当阿尔萨斯的部队沿道路行进时,两名奎尔多雷牧师找到并加入了他们。这两位牧师同样感觉到了邪恶的力量正在这个地方暗中扩散,便来到此地,希望能发挥他们的治疗力量,来帮助这里的生灵。因为能够直接感觉到邪恶能量的方位,他们为阿尔萨斯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在向一座村庄前进的路上,他们就向阿尔萨斯指出,位于这个村子另一端的仓库有问题。

“已经能看到那个村子的房屋了。”法瑞克说道。

“那么,”阿尔萨斯说,“我们……”

一阵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得阿尔萨斯的坐骑直立起来。“那是什么?”阿尔萨斯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那里有一些几乎无法辨认的矮小影子,但阿尔萨斯从声音上就能判断出来。“是迫击炮在开火。这边来!”他重新控制住战马,令其猛地掉过头,朝那些火炮冲过去。

几名矮人抬起头,向冲过来的这队骑兵张望着。他们显然像阿尔萨斯一样惊讶。阿尔萨斯猛地勒住马缰,问道:“你们在这里攻击什么呢?”

“我们正在轰击那些被诅咒的骷髅。这个该死的村子里到处都是那种怪物!”

一阵寒意拥过阿尔萨斯的脊梁骨。现在,他也能看到那些怪物了。一群他早已熟悉的亡灵正拖着它们特有的脚步向阿尔萨斯扑过来。“开火!”矮人首领喊道。几个骷髅被炸成了骨头渣,四散飞去。

“看样子,我很需要你们的帮助。”阿尔萨斯说,“在这个村子的尽头,有一座仓库需要被彻底摧毁。”

矮人转向他,睁大了褐色的眼睛,用难以置信的口气说道:“一座仓库?我们正忙着打这些活死人,你却要去对付一座仓库?”

阿尔萨斯没有时间向他们仔细解释。“就是那座仓库里的东西在杀人。”他指着剩下的那些骷髅说,“当他们死掉之后……”

矮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小伙子们!动起来,我们要帮一把这个漂亮男孩!”他又看了一眼阿尔萨斯,“顺便问一句,你到底是谁,漂亮男孩?”

即使是在这种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这个矮人蛮横无理的口气还是让阿尔萨斯不由得笑了起来。“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你呢?”

矮人吸了一口冷气,但立刻恢复了镇定。“达格奥为您效劳,殿下。”

阿尔萨斯没有再浪费时间来开玩笑,而是低头去安抚他的坐骑。这匹马是专门为战斗而培养的战马,如果是和兽人对战,它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冲向战场,但它显然不喜欢让那些亡灵的气味充满自己的鼻腔。阿尔萨斯不能因此而责备它,但这匹难以驾驭的烈马总是让阿尔萨斯想起无敌的坚韧与无畏。他将这些思绪赶出脑海,现在他不能分心去想别的事,他需要集中精神,而不是浪费时间去哀悼一匹就像这些被炮火炸碎的行尸一样早已经死掉的马。

吉安娜和士兵们跟随在阿尔萨斯身后,负责消灭那些没有被炮火干掉,或者又从阿尔萨斯侧后冲出来的亡灵。圣光的能量充盈在阿尔萨斯体内,如同江河一般汹涌奔腾,让阿尔萨斯不知疲倦地挥动着战锤。阿尔萨斯很感谢达格奥的及时出现,这里的亡灵实在是太多了,阿尔萨斯没有信心仅凭自己的部队就能对付这么多怪物。

人类和矮人的联军缓慢但无可阻遏地向粮仓逼进。越接近仓库,亡灵就越多。等他们看到出现在远处的粮囤时,亡灵已经稠密得让人发毛了。阿尔萨斯从不愿意再前进一步的坐骑上跳下来,冲进亡灵群中,奋力挥舞闪耀着圣光能量的战锤。在最初的震惊和恐惧逐渐消退之后,阿尔萨斯发现砍杀这些怪物的感觉甚至要比杀戮兽人更好。也许,就像吉安娜说的那样,那些兽人其实也和人类一样,是拥有情感与灵性的种族。而他眼前的这些怪物只不过是一些尸体,一些受到妖术控制的傀儡。剪断缚在它们身上的傀儡线,它们就会倒下,重新变回死人。他挥出有力的一击,将两个亡灵打倒在地,脸上露出了凶狠的微笑。

看样子,这些人死掉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它们身上散发出的臭气已经不再那么浓重刺鼻,身躯也逐渐变成了干尸,不再有那么多腐烂的痕迹。它们之中有几个人,就像第一批向矮人发动攻击的那些亡灵一样,几乎彻底变成了骷髅,只是在骨架上还挂着一些布片或护甲碎片,在扑向阿尔萨斯的时候还发出一阵阵骨骼摩擦碰撞的声音。

燃烧骨肉的辛辣气味刺激着阿尔萨斯的鼻翼。他开心地笑了,并再一次向圣光感谢吉安娜的到来。当然,他丝毫没有减慢挥击战锤的速度,只是喘息着向身边瞥了一眼。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损失一名部下。吉安娜因为用力过度,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但身上并没有负伤。

“阿尔萨斯!”吉安娜的声音清晰有力,穿透了所有噪音,传入阿尔萨斯耳中。阿尔萨斯又打倒了一具要用镰刀砍断自己脖子的行尸,趁着短暂的喘息时机向吉安娜望过去。吉安娜伸手指向前方,受到她控制的火焰再一次在她的掌心腾起,缠绕住她的手指。“看!”

阿尔萨斯转过头,向吉安娜所指的地方望去。他眯起了眼睛。前方出现了一群身穿黑衣的人类。从动作判断,他们显然还是活人。他们正在做出各种手势,可能是在施法,或者是在指引。很显然,他们正在指挥这些亡灵向他们发动进攻。

“那边!瞄准他们!”阿尔萨斯吼道。

矮人炮手们纷纷调转炮口。人类士兵则努力要从亡灵群中砍杀出一条路来。他们的眼睛全都紧盯着那些披着黑色长袍的活人。抓住你们了,阿尔萨斯心中洋溢着狂野的喜悦。

但就在这时,那些人类停止了施法。一直受他们控制的亡灵也突然停了下来。它们仍然在活动,但完全失去了目标,于是这些亡灵立刻成为矮人迫击炮手和人类士兵最好的目标。阿尔萨斯的部下以最快的速度将它们砍倒,全速向前冲锋。那些黑袍法师此时已经聚拢在一起,其中有几个人正在施法。随着他们双手的抖动,阿尔萨斯辨别出了他所熟悉的那种空间波动的景象——他们正在打开一道传送门。

“不!不要让他们逃掉!”阿尔萨斯高喊着,挥锤砸碎了一个骷髅的胸膛,然后又提起战锤,回手打烂了一个僵尸的脑袋。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这些巫师又召唤出更多的亡灵——骷髅、腐烂的行尸,还有一只极为巨大和苍白的怪物。它蛆一样的白色皮肤上闪着光亮,还缝有一个个足有阿尔萨斯手掌那么宽的粗大针脚,就好像是一个笨手笨脚的小孩子缝出来的丑布娃娃。它远比所有人都要高得多,从躯干上伸出的三只手中握着恐怖的武器,用唯一的一只人造眼睛紧盯着阿尔萨斯。

上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八章 下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十一章
热门: 迢迢 天下无极2 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东方快车谋杀案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 恶魔囚笼 代体 女生寝室2:灵异校园 暗号 真名实姓:英美最佳中篇科幻小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