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七章

上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六章 下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 实在是非常不错的几个月。在达拉然,阿尔萨斯有些惊讶地发现,他竟然真的学习到了一些对于成为国王会非常有用的知识。久久徘徊不去的夏天和渐起凉意的秋天让他有了很多享受户外活动的机会。他酷爱骑马,可每当想到身下不是无敌的时候,他的心中都会感到隐隐作痛。

这里还有吉安娜。

最开始,他并没有奢望能够吻她,但当他看到吉安娜倒在自己的臂弯里,明亮的眼睛中充满了笑意,他便这样做了。而她竟然接受了他,回应了他。在随后的日子里,吉安娜的时间表要比他的更加充实和严格得多,所以他们并不能经常见面,而且就算是见面,也往往只是在公众场合。他们两个不经商议就达成了一致——绝不能做任何给流言煽风点火的事。

而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给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增添了另一番韵味。他们总是会竭尽所能偷来片刻的温存——在角落里接一个吻,在正式的宴会中递给对方一个眼神。他们的第一次郊游在一开始本来只是出于纯粹的友谊,所以他们什么都不害怕。而现在,他们却在极力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阿尔萨斯牢牢地记住了吉安娜的时间表,好能够不时与她“偶遇”。吉安娜总是找理由去马厩或者庭院中逛一逛——阿尔萨斯和他的同伴经常会在那个庭院中练习武艺,磨砺自己的战斗技巧。

阿尔萨斯喜爱每一种冒险,简直是乐此不疲。

现在,他正等在一条罕有人迹的走廊中,站在一个书架前,装作查看每一本书籍标题的样子。吉安娜在练习完火系法术之后就会过来,这是她的习惯。她在告诉阿尔萨斯这件事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点羞窘的笑意。她现在还是会在有许多水塘的监狱区旁边练习火系法术。要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她就必须经过这个地方。阿尔萨斯的耳朵一直在搜索着周围的一切轻微响动。她来了——穿着便鞋的脚落在地面上,发出轻柔而迅捷的脚步声。阿尔萨斯转过身,拿下一本书,装作在认真阅读的样子,同时又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她过来的方向。

像以往一样,吉安娜穿着一件学生长袍。她的头发仿佛在放射出太阳般的光芒,脸上则是她专心思考时那种标准的紧皱眉头的神情——这并不代表她真的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她甚至没有注意到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急忙放下书,跑到她身边,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拖进了阴影里。

也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她完全没有被阿尔萨斯吓到,而是立刻迎向了拥抱她的恋人。她用一只手将书本抱在胸前,另一只手环绕住阿尔萨斯的脖子,和他热吻在一起。

“你好,我的女士。”阿尔萨斯喃喃地说着,吻着她的脖子,用牙齿轻轻蹭着她的肌肤。

“你好,我的王子。”吉安娜快乐地呢喃着,叹息着。

“吉安娜,”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你为什么……”

他们立刻满怀愧疚地跳开来,同时盯住了那个闯入者。吉安娜轻呼一声,脸上立刻腾起了红晕。“凯尔……”

精灵用力地保持着面容的平静,但他的眼睛里燃烧着怒意,紧紧地咬住了牙关。“你离开的时候落下了一本书。”他举起那份书卷,“我来把它还给你。”

吉安娜瞥了阿尔萨斯一眼,咬住了下嘴唇。阿尔萨斯像她一样惊讶,但还是努力做出一个轻松的微笑。他伸手搂住吉安娜,转向凯尔萨斯。

“你真是太好了,凯尔。”阿尔萨斯说道,“谢谢你。”

有那么一会儿工夫,他觉得凯尔萨斯会向他发动攻击。灼热的怒火已经在这名法师身上熊熊燃烧了。凯尔萨斯非常强大,阿尔萨斯知道自己绝无战胜他的可能。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平静地和这位精灵王子对视着,没有丝毫退缩。凯尔萨斯攥紧了拳头,似乎终于想到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你不感到惭愧吗,阿尔萨斯?”凯尔萨斯低声说道,“难道她只值得你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关怀和爱抚?”

阿尔萨斯眯起了眼睛,也压低了声音。“流言可畏——这一点我必须要考虑清楚。你知道人们会怎样传播小道消息,凯尔,不是吗?有人胡乱说些东西,当传到你耳中的时候,就变成了众所周知的事实。我要保护她的名誉……”

“保护?”卡尔萨斯恨恨地说出这个词,“如果你在乎她,你就应该公开地、无所畏惧地追求她。任何男人都会这样做。”他转脸看着吉安娜。他眼睛里燃烧的怒火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然后,痛苦的神情也消失了。吉安娜则只是低头看着地面。“我不会打扰你们的……幽会。不必害怕,我什么都不会说。”

然后,他怒不可遏地哼了一声,阴沉着脸,把手中的书掷还给吉安娜。那本书卷看上去应该是一份价值不菲的古老文献,重重地落在吉安娜脚边。吉安娜被撞击声吓了一跳。然后,精灵王子就猛地转过身,大步离开了,紫金色的长袍在他身后飘摆不定。吉安娜终于呼出一口气,将头靠在阿尔萨斯的胸膛上。

阿尔萨斯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没事了,他已经走了。”

“很抱歉。我想,我应该告诉你的。”

阿尔萨斯的胸口向下一陷。“告诉我什么?吉安娜……你和他……”

“没有!”吉安娜立刻回答道。她凝视着阿尔萨斯,说道:“我们什么都没有。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对我有好感。我只是……他是个好人,一位强大的法师,一位王子。但他不是……”她的声音低了下去。

“他不是什么?”阿尔萨斯的声音尖锐得出乎他自己的意料。凯尔实在是比他优秀太多了。精灵王子的年岁更长,更加懂得这个世界,有更多历练、更强的力量,而且更拥有完美到不可思议的肉体。阿尔萨斯感觉到嫉妒在心中滋生、膨胀,形成了一个冰冷的、黑色的结。如果凯尔此时再次出现,阿尔萨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拔剑向他斩去。

吉安娜温柔地笑着,眉宇间的那道深纹也消失了。“他不是你。”

充塞在阿尔萨斯心中的冰块立刻融化了,就像寒冬在温暖的春天面前遁逃得无影无踪。他将吉安娜拽进怀里,再一次地亲吻她。

谁在乎一个老古板的精灵王子会想些什么?

* * *

一年时间就这样波澜不惊地渐渐过去了。随着夏季远去,凉爽的秋季到来,然后是寒冬的皑皑白雪,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抱怨维持兽人收容营地的开销是一种巨大的浪费。泰瑞纳斯和阿尔萨斯也都预见到了这种情况。阿尔萨斯继续跟随乌瑟尔接受训练。这位年长的圣骑士依旧毫不动摇地坚持认为,祈祷与冥想和武器战斗同样重要。“是的,我们必须有能力劈倒我们的敌人。”他说道,“但我们也必须能够治疗我们的朋友和我们自己。”

阿尔萨斯一直在想着无敌。每到冬季,他的心思就会向那匹马飘去。乌瑟尔对于祈祷和冥想的评价只会让他再次想起自己终生难忘的那一次失败。如果他的训练能开始得更早一些,那匹非凡的白色骏马就很有可能活下来。他从没有把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所有的人都相信那是一次意外。那的确是意外——阿尔萨斯这样告诉自己,他不是有意要伤害无敌。他爱那匹马,宁可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无敌。如果他能早一些接受圣骑士训练,就像瓦里安早早便开始剑术格斗的训练那样,他就能拯救无敌了。他已经发誓,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再发生。他会做好一切准备,绝不再让任何意外打倒自己,让自己束手无策,无力去做该做的事情。

转眼间,冬季也过去了,就像所有冬天一样,终究会有结束的一天。春天再一次让提瑞斯法林地焕发出生机。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也是一样。她来到了阿尔萨斯身边。在阿尔萨斯眼中,她是那么美丽、清新,就如同刚刚苏醒的树林中新绽放的花朵。她是来帮助阿尔萨斯筹备复活节庆典的,这是个在洛丹伦和暴风城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春季节日。阿尔萨斯发现,在深夜一边抿着葡萄酒,一边向彩蛋中装满糖果和其他小玩意儿不再是一个无聊的任务,因为吉安娜就在他身边。当她小心地装好一个个彩蛋,把它们码放整齐的时候,她的眉毛中间就会出现那道可爱的皱纹。阿尔萨斯知道,这是只有他的吉安娜才拥有的特别印记。

尽管还没有公开宣布,阿尔萨斯和吉安娜都知道,他们的父母已经交换过看法,达成心照不宣的协议,许可了他们的关系。现在,赢得了人民爱戴的阿尔萨斯开始越来越多地代表洛丹伦参与各种公众活动,渐渐接下了乌瑟尔和泰瑞纳斯的职责。乌瑟尔逐渐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对圣光精神层面的冥思中;泰瑞纳斯也很高兴不必再频繁地外出旅行了。

“当一个人年轻的时候,连续几天在马背上旅行,夜晚睡在星光下的生活的确很令人兴奋。”泰瑞纳斯对阿尔萨斯说,“但是到了我这个岁数,只要骑马散散步,望一望窗外的星空也就足够了。”

这番话让阿尔萨斯笑了起来。他满心喜悦地投入到自己的新工作之中。普罗德摩尔海军上将和安东尼达斯大法师显然在阿尔萨斯的人生大事上达成了共识——每当达拉然派遣信使来到首都的时候,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总会是使者队伍中的一员。

“仲夏火焰节的时候也会来吧。”他突然说道。吉安娜抬起头看着他,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拿着一颗彩蛋,另一只手拨开落在脸上的一绺金发。

“那时我来不了。夏天对于达拉然的学生而言是一个非常忙碌的季节。安东尼达斯已经叮嘱过我,整个夏季都要留在那里。”她的声音中充满了遗憾。

“那么,等到仲夏的时候我就去看你。你可以在万圣节的时候过来。”阿尔萨斯说。吉安娜却摇了摇头,笑着望向阿尔萨斯。

“你真是锲而不舍,阿尔萨斯·米奈希尔。我尽量试一试。”

“不,你一定要来。”阿尔萨斯将手伸过摆满了蛋壳的桌子(这些蛋壳都已经被小心地挖空,并且涂上了鲜艳的色彩),覆在吉安娜的手上。

吉安娜微笑着,面颊也变成了粉红色。虽然他们的关系已经确定了很久,但她依旧会觉得有些害羞。

她会来的。

* * *

在万圣节之前,还会有一些小的节日。有的相当肃穆,有的充满了喜庆。而万圣节同时包含这两方面的内容。人们都相信,在万圣节这一天,生与死之间的屏障会变得非常薄弱,已经过世的人能够被活着的人感觉到。依照传统,万圣节都是在收获季结束,冬季的寒风还没有吹来的时候庆祝的。每逢此时,王宫外就会竖起一个巨大的稻草人。在日落时分的庆典中,稻草人会被点燃。那是一种壮观的景象——一个全身喷火的巨人照亮了渐渐黑暗的天空。任何人都可以靠近这个燃烧的巨人,向焚化它的火堆中扔下一根树枝,以此来表示他已经“烧掉”了所有他不愿意继续携带的东西,从此便可以一身轻松地进入沉寂安宁的冬季了。

这是一个农民的仪式,从古老到无法追忆的时代就已经开始了。阿尔萨斯怀疑现代人大概已经没有几个还会相信,只要把一根树枝扔进火中,就能解决他们的问题;而相信可以和死者交流的人大概就更加稀少了,他自己就不相信。但这仍然是一个人人都会参加的庆典,而且吉安娜也会在这个节日里回到洛丹伦,所以,他非常期待这个节日的到来。

他已经为她准备了一个小惊喜。

时间已经到了日落之后,人们从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就开始在王宫前聚集了。有些人甚至带来了野餐用具,准备好好享受一番提瑞斯法丘陵的深秋景色。王宫前有卫兵在站岗,他们多少要警惕一下大规模人群聚集时可能发生的问题。不过阿尔萨斯不相信今天会出什么状况。他穿着长外衣、马裤和带有浓重秋日色调的斗篷走出王宫。欢呼声立刻在人群中响起。他停住脚步,向人们挥挥手,接受他们的鼓掌喝彩,然后便转过身,向吉安娜伸出手。

吉安娜看起来有一点惊讶,但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人们的欢呼声正在把她和他的名字一同送上天空。阿尔萨斯和吉安娜走下王宫台阶,来到巨大的柳枝稻草人前面。阿尔萨斯抬起一只手,示意人群安静。

“我的人民们,我和你们一同庆祝这个最值得纪念的夜晚——我们将在这个晚上追思那些已经不在我们身边的人,抛却那些阻碍我们前进脚步的事情。我们烧掉这个稻草人,表明旧的一年已经过去,就如同农夫在收割过的农田上烧掉残余的庄稼。秸秆在火焰中化成的灰烬将会滋养土壤,而今天的仪式将会滋养我们的灵魂。我很高兴看到大家今夜会聚于此,并更加荣幸地将点燃稻草人的权利交予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

吉安娜睁大了眼睛。阿尔萨斯转向她,给了她一个打趣的笑容。

“她是战斗英雄戴林·普罗德摩尔上将的女儿,并且即将成为一位强大的法师,一位掌控火焰力量的大师。我认为,今夜的稻草人由她来点燃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你们同意吗?”

人群发出欢快的呼喊。阿尔萨斯知道,大家都赞成他的提议。于是,他向吉安娜一鞠躬,并贴到她的耳边说:“给大家一场漂亮的焰火表演——他们就喜欢这样。”

吉安娜以极轻微的动作点点头,然后转向人群,挥了挥手。欢呼声立刻变得更加响亮了。她将一绺头发别到耳后,稍稍显露出紧张的心情,随后又迅速让自己的面容平静下来。然后,她闭上眼睛,高举起双手,开始默默念诵咒文。

吉安娜穿着模拟火焰色泽的红、黄和橙色长袍。一些小火球开始在她的手掌上凝聚。起初只是闪动着微弱的光芒,很快,火球的亮度就开始迅速增强。片刻之间,她看着阿尔萨斯,仿佛眼睛里也跳动着火焰。她熟练地用双手将这些火球捧住,感到轻松和惬意。她知道,自己无力控制法术能量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她并非“即将成为”一位强大的法师,她已经是一位法师了,尽管她还没有正式得到名号。

然后,她伸展开双手。火球如同出膛的铅弹激射而去,直扑向巨型稻草人,随后爆发成一团团烈火。围观的人不约而同地惊呼一声,又立刻卖力地鼓起掌来。阿尔萨斯咧开嘴笑了。以往用火把从脚部点燃这个柳枝稻草人的时候,总是要费不少工夫才能把火点着。

听到鼓掌欢呼的声音,吉安娜睁开眼,向人群挥着手,露出欢快的微笑。阿尔萨斯俯身到她的耳边,悄声说道:“干得漂亮。”

“你要我好好表演的。”吉安娜笑着瞪了他一眼。

“没错,但你做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恐怕以后每年万圣节,他们都会要求你来点燃稻草人了。”

吉安娜转过脸来看着他。“这会有什么问题吗?”

火光在她的脸上舞动,照亮了她生气勃勃的面容,戴在她头顶上的一只小金环也随之熠熠生辉。阿尔萨斯看着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这个女孩一直都在深深地吸引着他。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她。她是他的朋友、他的知己和让他兴奋的情人。但现在,他不由自主地只是凝望着她,心中没有任何杂念,只有一片全新的光明。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没有,”他轻声说道,“完全没有,这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一晚,他们在人群中起舞。当他们穿行在平民之中,同所有人握手,互致问候的时候,只有卫兵还在惊慌失措地维持秩序,保护着他们的安全。但没过多久,他们就从这些忠心耿耿的卫兵身边溜走了。阿尔萨斯牵着吉安娜的手,一直跑过王宫后面的走廊,来到私人寓所区。他们曾经差一点被从这里抄近路去厨房的仆人堵住,不得不一动不动地紧贴在墙壁上,直到那些仆人走远。

然后,他们来到了阿尔萨斯的房间。阿尔萨斯关上门,靠在上面,将吉安娜搂在怀里,动情地吻着她。最后,还是她——害羞、好学的吉安娜暂时停止了热吻,牵着阿尔萨斯的手,来到床边。窗外,仍然在燃烧的稻草人在他们的肌肤上洒下了跳动的橙色光彩。

阿尔萨斯跟随着她,感到一阵阵晕眩,就仿佛这一切只是一个梦。他们站在床边,手掌紧握在一起。阿尔萨斯甚至有些害怕自己会拗断她的手指。“吉安娜。”他悄声说道。

“阿尔萨斯。”吉安娜的声音如同呜咽。她再一次吻着他。她的手捧住了他的脸。阿尔萨斯在神魂迷离的感觉中渴求着她。当她向后退去,失落的感觉便突然向他袭来。吉安娜的呼吸抚过他的面颊,轻柔而且温暖。她低声问他:“我……我们准备好了吗?”

阿尔萨斯张嘴想要回答,但他知道,吉安娜的这句话问的到底是什么。他已经准备好将这个女孩最终带入自己的心中,他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他曾经拒绝了可爱的塔蕾莎,而且塔蕾莎并不是第一个被他拒绝的女孩,而他知道,吉安娜在这方面比他更缺乏经验。

“我准备好了,只要你愿意。”他同样低声说道。只是他的呼吸声实在有些过于粗重。当他低下头再次去吻她的时候,他又看到了那道熟悉的皱纹出现在她的眉心处。我会将它吻掉,他一边在心中发誓,一边将她抱到床上。我会彻底赶走所有会让你忧心的事情。

当稻草人终于完全化为灰烬的时候,吉安娜熟睡的身上只剩下了清冷的蓝白色月光。阿尔萨斯依然醒着,用手指抚过女孩身体上的一条条曲线,不断地好奇着它们会通向什么地方,同时内心因为这个时刻的存在而感到无比满足。

他并没有将树枝抛进稻草人的火焰,因为他没有任何想要丢弃的东西。他知道,自己将永远舍不得失去这段光阴。他俯下身,亲吻着她。吉安娜轻轻叹息了一声,苏醒过来,向他伸出双手。

“看样子,真是没有人能拒绝你。”她喃喃地重复着他们第一次接吻时说过的话,“我尤其不行。”

他将她紧紧抱住。突然之间,一阵冰寒的战栗感涌过他的全身,但他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要拒绝我,吉安娜,永远也不要拒绝我,求求你。”

吉安娜看着他,眼睛里闪动着清冽的月光。“我永远也不会,阿尔萨斯,永远。”

上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六章 下一章:第二部 光明女士 第八章
热门: 十宗罪3 法医专家第二季:昆虫证词 高一零班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昙花梦 篮坛第一外挂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影子的告发 七宗罪3:肢解狂魔 清明上河图密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