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黄金男孩 第三章

上一章:第一部 黄金男孩 第二章 下一章:第一部 黄金男孩 第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 我为你感到骄傲,阿尔萨斯。”阿尔萨斯的父王说道,“你是一个懂得担负责任的人了。”

在吉安娜·普罗德摩尔作为贵客接受米奈希尔家族热情款待的这一个星期里,“责任”几乎成了人们对阿尔萨斯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并且在同一时间,穆拉丁对他的训练立刻就开始了。那个矮人早就告诉过他,训练会极其严格,要求也会很高。他实在是一点也没有夸张,肌肉的酸痛和全身的伤肿时刻都在阻挠他继续完成训练。而只要他的注意力不够集中,穆拉丁的巴掌立刻就会抽到他脸上,让他耳鸣上好一段时间。不仅如此,就像阿尔萨斯所担心的那样,乌瑟尔和泰瑞纳斯都认为,在其他方面对王子的训练也应该开始了。阿尔萨斯现在不等天亮就要起床,在迅速吃过包括面包和干酪的早餐之后,就要和穆拉丁进行清晨的马术练习。骑马之后还会有一段步行训练。每次训练结束的时候,这个十二岁的少年往往都会累得气喘连连,步履维艰。阿尔萨斯心里一直都埋藏着一个疑问——这些矮人是不是真的和岩石有着什么非同寻常的关系,所以大地会为他们提供能量,让他们走在上面的时候会格外轻松。训练之后,他可以回家洗个澡。然后就是学习历史、数学和书法,吃午饭,接着和乌瑟尔去礼拜堂祈祷、冥思,探讨圣骑士的本质和他们必须深刻理解与遵循的严格的纪律。吃过晚餐以后,阿尔萨斯就会一头倒在床上,精疲力竭地陷入熟睡之中,甚至连梦都不会做。

他只是在王室正餐的时候见到过几次吉安娜。那个女孩和佳莉娅简直是形影不离。最终,阿尔萨斯决定不能再这样等待下去了。而且,从历史课和政治课上学到的东西已经让他今非昔比。于是他向父王和乌瑟尔提出,要护送他们的客人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前往达拉然。

他当然没有告诉他们,他这样做是为了能暂时离开沉重的学业。不过这个提议让泰瑞纳斯非常高兴,让他相信自己的儿子终于知道要担负责任了。吉安娜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脸上立刻绽放出欢快的微笑——这是阿尔萨斯最希望看到的结果。所有人都很高兴。

于是,到了初夏时分,当花朵绽放,森林中充满猎物,太阳高悬在明亮的蓝色天空中时,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王子陪同一位脸上带着动人笑容的金发淑女,踏上了前往神奇的魔法之城的旅途。

他们出发时有一点晚——阿尔萨斯已经逐渐了解到,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并不是一个会严格守时的人。不过阿尔萨斯并不介意,他自己也不急于上路。当然,这支前往达拉然的队伍中并不会只有他们两个人,吉安娜的侍女和骑马卫士肯定会跟随在他们身边,但仆人们都有意走在后面,和两位年轻的贵族保持一段距离。他们向前走了一程,便下马在路边吃午餐。就在他们咀嚼着面包和干酪,用葡萄酒滋润喉咙的时候,阿尔萨斯的一名部下跑了过来。

“殿下,如果您许可,我们准备在安伯米尔过夜。明天我们能够走完前往达拉然剩余的路程,估计可以在日落时分到达那里。”

阿尔萨斯摇了摇头。“不,我们继续赶路吧。我们可以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扎营过夜。这样的话,不到明天中午,吉安娜女士就能到达达拉然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向吉安娜微微一笑。

吉安娜也向他报以微笑,但阿尔萨斯在她的眼睛里捕捉到一丝失望。

“您确定要这样,殿下?我们本来计划接受本地人款待的。让女士在野外风餐露宿也许并不妥当。”

“没问题,凯伊万。”吉安娜说道,“我可不是弱不禁风的小姑娘。”

阿尔萨斯立刻笑得咧开了嘴。

他希望几个小时之后,这个女孩就会知道什么是“弱不禁风”了。

* * *

在仆人们安设营地的时候,阿尔萨斯和吉安娜开始了对周围的探索。他们爬上一座山丘,眺望周围的情况。在西边,他们能够看到安伯米尔的小农场,甚至还有更加遥远的席瓦莱恩男爵城堡的尖塔。向东望去,达拉然的轮廓已经隐约出现在他们眼前。而他们能看得更清楚的是达拉然城南边的战俘营。自从第二次兽人战争结束之后,兽人们都被关押在那些营地里。这要比将他们屠戮殆尽仁慈得多——泰瑞纳斯是这样向阿尔萨斯解释的。不过,现在兽人们似乎都处在一种心神不宁的怪异状态。无论是和人类发生遭遇战,还是人们主动去追捕他们,他们似乎都不再进行任何认真的抵抗,甚至会乖乖地束手就擒。现在洛丹伦境内已经建立起不止一处这样的收容营地了。

他们吃了一顿乡野气息十足的晚餐——串在叉子上烤熟的野兔。天黑之后不久,他们就入睡了。在确定所有人都已经睡熟之后,本就穿着马裤的阿尔萨斯套上一件长外衣,又飞快地穿上了靴子。考虑了一下,他还将一把匕首插进腰带里,然后就偷偷溜进了吉安娜的帐篷。

“吉安娜,”他悄声说道,“快醒醒。”

吉安娜一声不响地睁开眼睛,眸子中闪动着月光,看不到一丝畏惧。阿尔萨斯盘腿坐下。吉安娜这时也坐直了身子。看到阿尔萨斯用食指挡在嘴唇前,做了一个“悄声”的动作,她便压低声音问道:“阿尔萨斯,出什么事了吗?”

阿尔萨斯咧嘴一笑。“来一场冒险怎么样?”

女孩侧过头。“什么样的冒险?”

“尽管相信我好了,一定会很有趣的。”

吉安娜端详了他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好啊。”

她和其他露宿的人一样,在入睡的时候几乎没有脱衣服,所以只需要穿上靴子,披上斗篷就可以了。她站起身,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梳理了一下金色的秀发,又向阿尔萨斯点点头。

吉安娜跟随阿尔萨斯又来到他们白天登过的那座山丘顶端。夜晚爬山比白天要更困难一些,但今夜的月光非常明亮,所以他们脚下并没有打滑。

“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阿尔萨斯抬手指向远方。

吉安娜吸了一口冷气。“你说的是兽人的战俘营?”

“你走近看过兽人的样子吗?”

“没有,也不想去看。”

阿尔萨斯失望地皱起眉头。“来吧,吉安娜。这是我们亲眼观察兽人的好机会。难道你不对他们感到好奇吗?”

在月光下,吉安娜的表情很难解读。她的一双眼睛就如同阴影凝聚成的黑色池塘。“我……他们杀死了我的兄长德雷克。”

“他们也杀死了瓦里安的父亲。他们杀了很多人,所以我们要把他们关在那些营地里。那里是他们最好的归宿。许多人都不喜欢我的父亲为了养活他们而提高了税率,不过……这种事就由你自己做判断好了。当毁灭之锤被关在幽暗城的时候,我就错过了仔细观察他的机会,我可不想再错过眼前的这个机会了。”

吉安娜保持着沉默。终于,阿尔萨斯叹了口气。“好吧,我们回帐篷去吧。”

“不,”吉安娜的声音把阿尔萨斯吓了一跳,“我们去。”

他们快步下了山。“听着,”阿尔萨斯悄声说道,“我们白天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记录过那里卫兵的巡逻模式了。他们晚上的巡逻路线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也许次数比白天还会稀少些。现在兽人都已经没了精神,我猜卫兵们也都认为既然他们不会逃走,也就不必费心严加看管。所以现在的情况对我们很有利。”他给了吉安娜一个充满信心的微笑。“除了巡逻队之外,那两座瞭望塔上也总是有人在站岗。我们必须尽可能小心地避开它们。不过,我希望站岗的卫兵只会注意战俘营前面是否有任何异常,而不会太在意后营的动静。毕竟这个战俘营背靠着一面高大的墙壁。现在,先让那些家伙完成巡逻,然后我们还会有充足的时间靠过去,好好看一下那些兽人的样子。”

他们一直等到那些心不在焉的士兵从面前走过。又过了一会儿,阿尔萨斯说道:“戴好兜帽,把头遮住。”他们都有一头金发,很容易就会被居高临下的哨兵发现。吉安娜看起来既紧张又兴奋,她服从了阿尔萨斯的命令。幸运的是,她和阿尔萨斯都披着深褐色的斗篷。“准备好了吗?”吉安娜点点头。“好,我们走。”

他们无声而又快捷地跑完了最后一段路,接着阿尔萨斯伸手拦住吉安娜,俩人躲进阴影里,直到瞭望塔上的哨兵将视线转开。阿尔萨斯向吉安娜一挥手,两人便全力向前奔跑,每一步都稳稳地踏在地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几步之后,他们已经贴近到了战俘营边上。

这座营地中的建筑相当简陋,但对于关押犯人颇有实效。环绕营地的围墙是用几乎未经加工的原木排列而成的。原木顶端全都被削尖,根部深深地栽入地里。原木之间有许多空隙,足以让好奇的孩子们窥看营地中的情景。

一开始,他们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不过,阿尔萨斯渐渐分辨出几个巨大的影子。他侧过头,更仔细地向那些影子瞄去。没错,那些就是兽人。他们有一些蜷缩在地上,身上盖着一条毯子;有些还在漫无目的地来回走动,好像关在笼中的野兽,却没有笼中猛兽那种渴求自由的样子。不远处似乎是一个兽人的家庭——一名成年男性、一名成年女性,还有一个孩子。那名女性兽人的身材比男性略显矮小单薄。她还在胸前抱着一样小东西。阿尔萨斯意识到那是一个婴儿。

“哦,”吉安娜在他身边悄声说道,“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哀伤。”

阿尔萨斯哼了一声,然后才想起他们需要保持安静。他立刻向瞭望塔上瞥了一眼,看样子卫兵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哀伤?吉安娜,就是这些怪物摧毁了暴风城。他们想要彻底灭绝人类。圣光在上,他们还杀死了你的哥哥。不要在他们身上浪费感情了。”

“但……我没想到他们也会有孩子。”吉安娜继续说道,“你看到那个抱着小孩的兽人了吗?”

“他们当然有孩子,就算是老鼠也会有孩子。”阿尔萨斯说。他非常生气,不过,毕竟吉安娜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你又能对她要求些什么呢。

“他们看起来根本不会伤害别人,你确定他们真的应该被关在这里吗?”吉安娜转头看着阿尔萨斯,寻求他的观点。月光照耀之下,她姣好的面庞如同精致的银盘一般。“要把他们一直关在这里,对人类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也许应该放他们自由。”

“吉安娜。”阿尔萨斯竭力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一些,“他们是杀手。即使他们现在看起来迟缓无力,又有谁能知道,如果他们恢复了自由,能干出些什么事来?”

吉安娜在黑暗中轻声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阿尔萨斯摇了摇头,他已经看够了,而且卫兵很快也要回来了。“准备好回去了吗?”

吉安娜点点头,离开木墙,和阿尔萨斯快步朝山丘跑去。阿尔萨斯又回头瞥了一眼,看到瞭望塔上的卫兵转了过来。他扑向吉安娜,抱住她的腰,把她按倒在地上,自己也重重地摔在女孩身边。“别动!卫兵正在向我们这边看!”

吉安娜一定摔得很痛,但她立刻一动不动地躺在了地上。阿尔萨斯小心地把脸尽量藏在阴影里,转回头向那名卫兵望过去。在这么远的距离以外,他完全看不到卫兵的面容,但从那个人的身体姿势上,阿尔萨斯看到了深深的厌倦和疲惫。经过很长一段时间,阿尔萨斯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敲击耳鼓。那名卫兵终于将视线转向了其他地方。

“很抱歉让你这样摔倒。”阿尔萨斯一边扶吉安娜起来,一边向她道歉,“你还好吗?”

“没事。”吉安娜说着,向阿尔萨斯露出笑容。

没过多久,他们已经回到了各自的帐篷里。阿尔萨斯抬头看着星星,感到心满意足。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

* * *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一行人到达了达拉然。阿尔萨斯以前从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不过,关于这个神奇之地的各种传说当然早就灌满了他的耳朵。在洛丹伦,法师是一个极其神秘的团体,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但除非人们需要他们施展法术,否则他们总是远离人群,自成一体。阿尔萨斯还记得安杜因·洛萨和瓦里安·乌瑞恩王子(现在已经是国王了)来到泰瑞纳斯面前,向洛丹伦发出兽人即将到来的警告时,陪在他们身边的卡德加。那位法师的陪同明显提高了安杜因话语的分量,让他更具说服力。肯瑞托的法师绝不会参与一般性的政治纷争。

他们当然也不会像其他城邦那样,出于政治目的邀请并招待君主和他们的家族成员。阿尔萨斯和他的队伍被许可进入达拉然的唯一原因,就是吉安娜将在这里学习魔法艺术。达拉然非常美丽,甚至比洛丹伦的首都更加耀眼夺目。这座完全被笼罩在魔法氛围中的城市街景明亮得令人难以置信。数座仪态万方的高塔直插苍穹。塔基用纯白色的岩石砌成,紫罗兰色的塔尖环绕着黄金镶边。许多尖塔周围都有闪光的石块盘旋舞动。拼花玻璃大窗将明亮的阳光引入室内。花园中鲜花盛开。各种奇花异草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自然界的芬芳,让阿尔萨斯几乎有些晕眩。或者,让他产生这种感觉的是这里空气中强烈的魔法脉动?

他们一进入这座城市,阿尔萨斯立刻觉得自己是如此普通,而且还脏得要命。他几乎希望自己昨天晚上不是在野外度过的,如果他们是在安伯米尔过的夜,至少他还能有机会洗个澡。不过如果是那样,他和吉安娜就绝对没有机会看到战俘营中的样子了。

他向自己的同伴瞥了一眼。吉安娜也瞪大了那双蓝眼睛,微微张开嘴,敬畏而又兴奋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她转向阿尔萨斯,弯曲的唇线显示出甜美的笑容。

“难道我真的是这么幸运,能够在这里学习魔法?”

“当然。”阿尔萨斯像她一样微笑着。这个女孩已经迷上了这里的一切,就好像徒步在沙漠中跋涉了一个星期的人突然跳进了清澈的水潭。但他自己却……没那么激动,他显然不像吉安娜那样渴望掌握魔法的力量。

“我已经被告知,外人在这里通常都是不会受到欢迎的。”吉安娜说道,“我觉得达拉然这样做是一个错误。我很想能再见到你。”

她的脸上突然泛起了红晕。片刻之间,阿尔萨斯完全忘记了这座城市给他造成的压迫感。他也全心全意地希望能够再见到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那一定会是更加美好的一天。

* * *

“再来一次,你这个侏儒小女孩!看我一把揪住你的小辫子,你这个……哎哟!”

盾牌狠狠地击中了正在嘲讽的矮人,打在他戴着头盔的脸上。矮人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脚跟。阿尔萨斯挥剑砍去,感觉到剑刃落到了实处,他不由得在自己的头盔后面笑了起来。突然之间,他从半空中直飞出去,背朝下重重地跌落在地上。他的视野被一颗留着长胡须的大脑袋所充满。他急忙举起剑,才勉强挡住对方的进攻。然后他哼了一声,把双腿收到胸前,用力向外蹬去,正中穆拉丁的肚子。这一次,矮人向后飞了出去。阿尔萨斯向下一甩腿,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向还躺在地上的老师,挥起剑一下又一下地猛砍过去,直到穆拉丁说出阿尔萨斯做梦也想不到会从他口中冒出来的那句话:

“我认输!”

阿尔萨斯用尽力气才收住了招式,但他的动作收得太急,结果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踉跄几步才稳住身子。穆拉丁还躺在地上,胸口起伏不定。

恐惧攥紧了阿尔萨斯的心脏。“穆拉丁?穆拉丁!”

一阵响亮的笑声从这个铜须矮人口中传出。“干得好,小子,干得真不错!”他挣扎着坐起来,阿尔萨斯也回到他身边,伸出手将这位矮人拽了起来。穆拉丁高兴地拍着手。“看样子,你终于开始认真学习我教你的招数了。”

导师的肯定让阿尔萨斯感到安慰和喜悦,他不禁露出了笑容。穆拉丁传授给他的一些技艺会在他的圣骑士训练中熟能生巧,但另一些东西……比如说,他绝不相信乌瑟尔·光明使者会知道如何用脚踹敌人的肚子,或者一只打破的酒瓶子在战斗中有多么好用。战斗有各种不同的形态和方式,穆拉丁·铜须似乎认为,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应该懂得每一种类的战斗。

阿尔萨斯已经十四岁了。现在他每周还要接受几次穆拉丁的训练,除非这位矮人因为要履行外交大使的职责而离开洛丹伦首都。一开始,对阿尔萨斯的训练就像人们所担心的那样——情况非常糟糕。阿尔萨斯在最初的十几次训练中一直都是全身瘀伤、流血,甚至双脚都无法站稳,但他顽固地拒绝了任何形式的治疗,他坚持说,这种伤痛也是训练的一部分。穆拉丁很赞同阿尔萨斯的坚持,为此,他将阿尔萨斯逼得更紧了。阿尔萨斯从没有抱怨过一句话——无论他心中如何想要退缩,无论穆拉丁怎样责骂他,在他连盾牌都握不住的时候,仍会不断向穆拉丁发起攻击。

而他的顽固为他赢得了双重回报:他很好地掌握了穆拉丁教给他的一切战斗技法,同时也赢得了穆拉丁·铜须的敬意。

“哦,是的,先生,我上课的时候一直都很注意听讲。”阿尔萨斯笑着说。

“好小子,好小子。”穆拉丁抬起手,拍了拍阿尔萨斯的肩膀,“现在你可以走了。今天你已经挨够打了,应该去休息一下。”

当穆拉丁这样说的时候,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彩。阿尔萨斯也点了点头,仿佛是在同意导师的话。但实际上,今天挨打的是穆拉丁,而他却仿佛像阿尔萨斯一样对这件事感到高兴。王子心中突然充满了对这位矮人的亲切感。穆拉丁是一位严格的导师,但他的确赢得了阿尔萨斯最诚挚的敬爱。

阿尔萨斯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大步走向自己的寓所。突然间,一阵吵嚷声让他定住了脚步。

“不,父亲!我决不答应。”

“佳莉娅,我已经厌倦了这种对话。你在这件事上没有发言权。”

“好爸爸,求求你,不要这样!”

阿尔萨斯向佳莉娅的房间靠近了一点。公主寓所的大门留了一道缝,阿尔萨斯仔细倾听着从那道门缝中传出来的声音。泰瑞纳斯对佳莉娅非常宠溺,到底父王向佳莉娅提出了什么要求,会让佳莉娅为了能够拒绝而如此地恳求他,甚至用上了她和阿尔萨斯长大之后早已不再使用的爱称?

佳莉娅在断断续续地哭泣。阿尔萨斯忍不住了,他推开门,问道:“很抱歉,我忍不住听了你们的对话,但……到底出了什么事?”

泰瑞纳斯最近的行为显得很奇怪。现在,他似乎对这个十六岁的女儿非常生气。“这和你无关,阿尔萨斯。”泰瑞纳斯沉声说道,“我只是希望佳莉娅做一些事。她应该服从我。”

佳莉娅瘫倒在床上。阿尔萨斯的目光从父亲转向姐姐,心中充满了困惑。泰瑞纳斯嘟囔了些什么,就大步走出了房间。阿尔萨斯回头瞥了佳莉娅一眼,然后也跟随父亲走了出去。

“父亲,求你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要问我这种问题。佳莉娅有义务服从自己的父亲。”泰瑞纳斯向接见厅大门走去,很快就走了进去。阿尔萨斯在接见厅中看到了达瓦尔·普瑞斯托领主,他是一名深受泰瑞纳斯器重的年轻贵族。另外还有两名阿尔萨斯不认识的达拉然法师。

上一章:第一部 黄金男孩 第二章 下一章:第一部 黄金男孩 第四章
热门: 百妖谱 法神降临 半身侦探1 诡案罪6 质量效应第3卷:天罚 无人生还 七夜怪谈 重生之都市仙尊 π的杀人魔法 蒙面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