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传奇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步非烟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尾声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剑光就要自她头顶刺落,突然聂隐娘一声轻叱:“开始!”

一颗青色的丹药从她掌中飞出,越过飞舞的枫叶,堪堪落在红线眼前,红线的紫眸猛然亮起,一瞬之间,就已恢复了犀利的神采,她受伤的右手一拨,长剑已被交到左手,而后凌空抽下!

满天紫花再次盛开,争先恐后的绽放,在漆黑的夜空中织成大团锦绣。

第四剑,自她的左手呼啸而出!

这一剑绝非主人传授,而是真正的属于红线——只属于她!

然而,她的目标不是主人的天河剑,而是那枚丹药。

夜空中传来一声轻响,那枚丹药被她长剑劈中,瞬间化为尘芥,剑气催动下,无数青色的微粒瞬息散开,悄然绽放在月色中!

一股奇异的香气带着淡淡的腥味,弥散得无处不在。

主人的脸色立刻惨变!她顾不得迎击红线顺势而下的剑招,而是抬起衣袖,用力掩住口鼻。

然而,还是晚了!那股淡淡的香气瞬间化为一道寒冰,随着她的血脉游走,她全身的经络血脉,竟在这一刻,一起剧烈抽搐,向骨髓深处不住牵引收缩!

这种痛苦瞬间而来,发自神髓深处,无论有多么高的内力,也完全无法阻挡!

主人全身剧烈颤抖,不由向地上跪了下去。

这时,红线那一剑携着满天异香,向她凌空斩下!

就在这一刻,聂隐娘的血影针、柳毅的珊瑚枝也同时出手!两人的招式与红线那一剑配合得丝丝入扣,恰到好处,虽然是第一次出手,却仿佛训练了无数次。

出手后,聂隐娘和柳毅对视一眼,同时感到一阵虚脱,因为这一击已经倾注了他们的全力,再也没有下一击了。

三股劲气合为一体,将地上血红的枫叶如数带起,轰天震地的巨大声浪宛如地崩天裂一般在枫林中疾啸旋转着,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向正在痛苦中抽搐的主人轰天裂地的压下!

这是蓄谋已久的一击,这是全力以赴的一击,这是再无退路的一击!

若这样他们都还胜不了主人,他们就只有死!

主人半跪在落叶中,不住喘息,巨大的龙卷仿佛要将她纤弱的身体整个吹起,四周的时空也仿佛被生生撕裂,一切都变得错乱颠倒,不再真实。

恍惚中主人猛地抬手,天河剑发出一团烈日般刺目的光芒,向那团龙卷迎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两团巨大的力量迎面撞击在一起,四周的枫叶、树枝、山石、泥土完全爆散,雷裂山崩,四周峰峦回响不绝,碎叶乱舞,星月隐没,整个树林宛如被撕裂成无数碎片,然后又要被狂风吹到天地尽头。

聂隐娘、柳毅被高高抛起,重重跌入泥土中。两人全身关节仿佛都被震碎,呕出几口鲜血,再也无法站起来。

夜风吹起满天碎屑,整个天空,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的红雾中。

风起叶落,宛如梦幻。

也不知过了多久,碎枫终于散尽,两人向树林中心望去。

红线半倚半躺在一棵倒伏的枫树上,胸口微微起伏着,鲜血从伤口中喷涌而出,已将她的大半个身子染红。

她的眼中,却透着冰冷的笑意。

而主人,依旧半跪在落叶堆中,天河剑已然折断,被抛弃在一旁的泥土里。文龙剑却从她肋下刺入,将她的身子整个穿透。她跪在地上,身子仍在不住瑟缩,双手却紧紧握住文龙剑剑柄,指节都因用力而苍白,似乎将全身的力量都聚集在双手上。

主人徐徐起头,苍白的脸上却是一片森冷的笑容。

嘶的一声轻响,她竟将文龙剑从体内续续掣出,她每一动作,大股鲜血从伤口涌出,然而她却毫不在意。

“咻……”宝剑和骨骼摩擦的声音听去让人寒毛倒竖,然而更加森然的却是她嘶哑的笑声:“很好,很好,你们竟然连天狐内丹都找到了……”

聂隐娘挣扎着坐了起来,她大口喘息着,望着主人怆然笑道:“不是我们,是任氏。”

“那天夜里,你折磨红娘至死的时候,她用自己的指甲,在手心中刻下了四个字:天狐内丹。”聂隐娘喘息了一阵,抬头看了看阴云后的明月,低声笑道:“云梦沉香是天下唯一能暂时克制牵肌丹的药物,然而这种药物却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一旦和天狐内丹的香气混合,就会起到相反的功效——它会让牵肌丹的毒性在瞬间发作,而且比平时还要厉害数倍。”

柳毅躺在泥土中,一面咳嗽,一面接口道:“天狐内丹,本来是天下难寻的灵药,需要千头灵狐的精魂炼制,若真的要找,休说区区一个修罗小镇,就算踏遍天涯海角也未必就能寻来。然而,连你也没有想到的是,知道牵肌丹秘密的人不止红娘,还有任氏。”

说着,他也忍不住微笑起来:“任氏在初见我们的时候,说她有做荆柯刺杀秦王的把握,而最后她临死时,交给了我们一粒丹药。我不由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想,或者她所说的把握,也就是云梦沉香的克星?”

聂隐娘深深吸了一口气,夜晚的冷风让她胸前的伤口更痛,却也让她更加清醒。她断续着道:“再加上,任氏一直与灵狐为伍,所以我们猜想,她很有可能已经练成了天狐内丹。因此,我们真正的赌注,一半是红线,一半是这枚内丹……你胜了前一半,却败给了另一半。”

主人点了点头,嘶声轻笑,一面缓缓将长剑掣出,道:“很好,红娘、任氏、红线、聂隐娘、柳毅,这些传奇中我最得意的弟子,都参与了这场刺杀我的行动。”

大团鲜血从她胸口涌出,将她娇小的身体整个染红,聂隐娘一时竟无以相对。

无论如何,是她从尘世的杀戮中将他们救出,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然后又将他们塑造为天下无双的传奇。

她是他们的恩人、师父、主人。

然而,红线的文龙宝剑、任氏的天狐内丹、红娘的牵机毒药、她的针,柳毅的智谋,都被用在了这场刺杀她的行动中!

这不仅是以下克上的刺杀,也是对多年抚育之恩、授业之情的斩断!

聂隐娘心中不由有些发涩,默然良久,才叹息道:“是你要杀我们,我们不过自保……”

主人摇头道:“我不杀你们,你们也迟早会叛变。没有人,喜欢昼夜颠倒、全身浴血的生活;没有人不向往自由,不向往阳光。”

“你知道?”聂隐娘摇了摇头,情绪陡然激动起来,厉声道:“那又为什么……”她的话刚说了一半,伤口一阵抽痛,几乎就要跌倒。

主人微微冷笑,并不说话。

柳毅从一旁扶住她,两人一起踉跄着起身,向前走了两步,在红线身边坐下。

聂隐娘撕下一幅裙裾,为红线包扎伤口。

伤口是如此之深,只怕永生都不会愈合。

急剧的失血,让红线的脸色几乎透明,她的神智渐渐模糊,额头浸出一阵冷汗,沾湿了那一派细密书写着的太乙神名。

濒临昏迷,那双寒冰般的紫色眸子也渐渐合上,但她身上发出的隐隐杀气,仍然让人不忍谛视。

聂隐娘心中升起一阵难言的感觉。

这就是红线。

一个强大无匹的杀戮机器,一个执着而孤高的少女,却也是柳毅心中最重的人。

烈火岛,冰雪,海风,无尽杀戮的童年……

他们曾有的共同记忆,是她和柳毅永远也不会有的。

有时候,少年时不灭的记忆,是如此温暖,却也是如此残酷,一开始没有走入的人,便永远不再有机会走入。

柳毅,这个在修罗镇中和她生死与共的男子,竟为了保护他心中的那段记忆,曾向她施展杀手。

难道,这不过因为,他们的相遇,比她晚了一点么?

难道,相见恨晚,这就是她永远无法弥补的错?

想到这里,聂隐娘的心中有些酸涩,手上的动作也凌乱起来。

突然,一个邪恶的念头仿佛在夜色中开启:

只要她略略做一点手脚,红线,传奇中最优秀的刺客,就会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而后……

聂隐娘心中一惊,用力摇了摇头,将这种恶念赶出脑海。

她虽然不喜欢红线,甚至盼望她能离开自己和柳毅,走得越远越好。

但这一刻,她绝不想看到她死去。

因为,她也是他们的伙伴。

——曾经生死与共的伙伴。

她深吸一口气,让纷杂的思绪消失在夜风中。

她感到自己的心重新纯粹起来。

聂隐娘回头望着主人,淡淡道:“刚才,你对我用了摄心术么?”

主人微笑道:“是。不过,摄心术唤起的,是你心中久已存在的欲望。”

她的声音微沉:“你想她死。”

聂隐娘断然摇头道:“想她死的,是你。”她默然片刻,又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主人望着空中的冷月,轻笑道:“生死无常,这些无谓的真相,又何必要知道?”

聂隐娘深吸一口气,道:“我只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你这样对我们,对待这些你一手教导出来的弟子?”

主人低下头,看着胸前沾血的长剑,冷幽的剑光将她苍白的脸映得有些诡异。她轻轻摇头:“你错了,我要杀你们,并不是因为恨,而是我实在太珍爱你们。”她一时气结,咳嗽了几声,又笑道:“你们是我最好的作品,最好的传奇,我深深的珍爱你们中的每一个人。就算红娘,那些仇恨相对于我的爱而言,也是微不足道……”

聂隐娘摇了摇头,胸口禁不住一阵起伏:“爱?这就是你对我们的爱?让我们在修罗镇上自相残杀,一个不留,这就是你对我们的珍爱?霍小玉、红娘身上的累累酷刑,就是你对我们的珍爱!”

主人默默看着她,眼中的神色变得有些怆然:“红娘,只不过是结局的需要,而霍小玉……”

她的声音第一次透出浓浓的悲伤:“我不想这样对他……”

她低头轻笑了一下,笑容却涩得发苦:“然而,我更不想让他看到我变化后的样子,让他听到我被牵肌丹折磨得嘶哑的声音。”

聂隐娘看着她,她静如止水的目光也荡起了深深涟漪,仿佛秋天的寂静的深潭,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被微风振起。

聂隐娘似乎明白了什么,不禁怔道:“难道,你也爱着霍小玉?”

主人摇了摇头,良久不语,似乎也陷入了回忆之中。

是的,任何人,都会有一段难以抹去的回忆,当初那些点滴的幸福,逝去后,就成为一生的珍爱。每当想起来,都会感到莫名的悲哀。

或许属于主人的这段回忆,竟也是同霍小玉生死与共的。

然而,她最终凄然笑道:“我说过,我是传奇的主人,我爱你们每一个人。”

聂隐娘一时无语。一时间,霍小玉那张苍白消瘦的面孔浮上眼前,他对主人的爱意是如此执着,至死不休,但主人对他呢?如果也真的是爱,那这份爱是多么残忍。她摧毁了他的身体,然后将他抛弃在荒山大殿中,任他在孤独的黑暗中生活了整整五年,最后一次短暂的相见,面纱后的她依旧是如此冷静、残忍,剥下了他的刺青。

这难道就是她的爱?

聂隐娘不禁叹息了一声,久久不能出言。

主人的神色渐渐恢复,平静的道:“你们也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在这短暂的一生中,我自负天赐奇才,聪明绝顶。奇门遁甲、诗词书画,剑法内功,只要到我手中,无一不在短短数年中,臻于一流境界。……然而,你们可知道,这一切是怎么来的么?”

聂隐娘有些迟疑,正如霍小玉所说,她是不世出的天才,是上天赐予人间的传奇,然而她也实在想不出,为什么上天如此慷慨,给了她如此多常人难以企及的才能。

主人淡淡笑道:“富可敌国、武功盖世、名动江湖……你们羡慕我么?然而这不过是一场交换,一生供奉,一个我要用我的心、我的血、我的每一寸的骨肉,去一点点偿还的债。”

她的目光渐渐从柳毅、聂隐娘脸上扫过:“我知道,你们都恨我,恨我给了你们不见天日的童年。当别的孩子在父母怀中玩耍、哭泣的时候,你们却要擦干眼泪,扎起伤口,完成一场又一场永无止尽的刺杀。然而,如果在我小时候,谁告诉我能给我和弟弟一碗饭可以吃饱、一袭破衣可以避寒、几片碎瓦可以栖身,我一定愿意为他去杀人,哪怕,杀尽天下所有的人。”

聂隐娘一怔:“弟弟?”

主人笑了:“是的,我有一个弟弟,他一定是世间最聪明、美丽的男子——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很多年过去了,她的悲哀仿佛压在箱底的绣缎,虽然被岁月退去了色泽,都要看不出底色,但还是一针一脚,密密麻麻,宛如绣在人的心上。

聂隐娘心中也不禁一痛:“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主人将目光投向夜色深处,缓缓道:“我父亲是一个读书人,久试不第,也渐渐淡了功名的念头,在族里长辈的推荐下,去一个做官的亲戚家教书,讨一份生计。不久,那亲戚卷入了一场谋反的重案,被判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我父母也被斩首,我和弟弟因为年幼,仅罚没为奴。被辗转转卖的日子里,五岁的弟弟染上重病……”

主人的声音中也透出些许苦涩:“为了给弟弟一线生机,我冒着死罪,带着他逃入山林,可是,他的寒疾却发作得越来越频繁,每一次都会全身抽搐,痛不欲生。为了让他好受一点,我搜肠刮肚,把从书上看来的故事一个个讲给他听。”

聂隐娘禁不住道:“传奇?”

主人点了点头:“我至今仍感谢命运,让我在无意中看到了父亲房中那套《太平广记》。于是那些花前月下的传说,光怪陆离的世界,都被我用心熬成一剂剂汤药,安抚弟弟那被疾病折磨的心。”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弟弟变得很安静、很听话。他大半时间都昏睡着,一旦醒来,就会睁开清澈的双眼,静静的听我讲那些唐人写下的传奇。我真希望,能永远陪他讲下去……”

“可惜,好景不长,一次抽搐后,他死里逃生,但声音和听觉却都永远失去了,他再也听不到我的故事了。于是,我将唯一的夹衣拆掉,做了几个布娃娃。娃娃们的脸上蒙着一层白布,我用烧焦的木炭,在上面画出一个个传奇中的人物,然后用他们,为弟弟演出一场场无声的风花雪月。”

“他总是看着我的表演,然后痴痴的笑着。从他的笑容中,我知道,在这一刹那,他的灵魂脱离了病痛的折磨,回到了光怪陆离,神仙往来的世界中去了。我也第一次明白,原来我描绘的传奇是如此的奇妙,能让弟弟暂时忘记病痛,得到片刻安宁。”

主人轻轻叹息了一声,苦涩一点点爬上她的眉心:“然而,传奇能缓解他的痛苦,却不能延续他的生命。他终于还是到了弥留之际。”

“那是一个中秋之夜,他回光返照般的清醒过来,用小手围成圈,端到嘴边,比划出和父母一起吃月饼的场景。我知道,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于是我哄他入睡后,带上早已打磨好的匕首,下山了。”

聂隐娘犹豫了片刻,疑惑的道:“你想要抢劫?”

主人淡淡一笑:“是的,但不是为了抢来金银,而是为了给弥留之际的弟弟带回一个月饼。我埋伏在城中最繁华的万花巷牌楼下,鼓起勇气,向最华丽的马车冲了过去……可想而知,我人生中第一次行刺完全失败,就在我被家丁拳打脚踢得几乎失去知觉时,马车的主人却卷起了帘子,他拾起了我掉落在地上的布娃娃。”

主人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他是天下第一画院西麓画院的首席画师,非衣。他替我擦去了手上的血痕,并告诉我我是一个绘画的天才。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买下了那个娃娃,并愿意收我为徒。我没有跟他走,而是用他给的钱,买下了城中所有最贵的月饼,奔回我们栖身的那个山洞。”

“我回去的时候,月亮还没有落下去,还是那么圆,那么明亮。只是……”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禁不住颤抖起来:“他的身体已只剩下淡淡余温了……”

聂隐娘不禁一震:“怎么会这样……”

主人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夜色中,她的肩头微微颤动,过了良久才平息下来,轻声道:“我以为我会和他一起死去,但是我没有,我将剩下的布娃娃和满包的月饼和他一起葬在山洞深处,两天后,我再度收拾行囊,下山了。”

“我找到了百里之外的西麓画院。非衣画师却游仙在外。凭着他的印信,我顺利进入了画院,在众人的鄙夷中,不眠不休的学习、演练画技。直到三年之后的一个夜晚,我彻夜未眠,在画院最大的照壁上画上了十二幅唐传奇长卷。从此一举成名。”

她嘴角浮起一个淡淡的冷笑:“原来看不起我的人,都为我的画作惊叹,只有我才知道,那幅画是怎样诞生的。它不光凝结了我的心血,还有我弟弟那仅仅六岁的生命啊。那一夜,我落下的每一笔,都仿佛镌刻在他脆弱的生命上。”

她望着月空,微笑着重复了一次:“是的,我就是这样,一笔笔将他镌刻成了永恒。”

一笔笔镌刻,永恒的生命。

这句话让聂隐娘和柳毅不禁想起那些布娃娃脸上的描绘。那是同伴们惟妙惟肖的死状。两人心中升起一阵寒意,一时无语。

主人续而道:“自此之后,我便成为蜚声全国的画师,甚至非衣的名字,都因我的崛起而渐渐被人遗忘。自此,我开始了一生中第一段辉煌的岁月。那些日子,真应了‘时来天地皆同力’的古话,我的时运好得不可置信。当我受人追杀,跌落山谷时,却意外发现了一位名铏的唐时剑仙留下的书、剑。我在山谷住了七年,当我走出去的时候,已是江湖第一流的剑术高手。当我因误杀而自责、沉沦入对弟弟的思念时,一个长得似极了弟弟的男子来到我身边,为我建造了一处最幽静的隐居之所,承诺用他毕生的岁月来陪伴我……”

她顿了顿,重重道:“一切都如此巧合。我需要金钱的时候,上天给我金钱,我需要武功时,上天给我武功,我需要爱情时,上天给我爱情!然而,面对上天的恩赐,我感到的不是幸福,而是惶恐——它给予了这么多,要的到底又是什么?”她后然回头,注视着聂隐娘,似乎想从她这里找到答案。

聂隐娘身子一颤,低头回避她的目光。

主人却自嘲的笑了笑:“我早该想到的。非衣,其实是裴字,是一个姓氏,铏,是一个名字。”

聂隐娘一怔:“裴铏?”似乎想起了什么。

裴铏,是最早的一部传奇集《传奇》的作者。自他之后,所有传奇都因此得名。

主人将目光投向远方:“世间或者根本没有一个叫做非衣的画师,也没有一个以铏为名的剑仙,这一切,不过是神明在提醒我的使命,我要像唐时的那位天才一样创造经典——他给了我这一切,不过是要借我的手、我的心,描画出一部伟大的传奇。”

“传奇……”聂隐娘若有所悟,禁不住喃喃重复这两个字。

推荐热门小说人间六道之修罗道,本站提供人间六道之修罗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人间六道之修罗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步非烟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尾声
热门: 四魔头 黑暗塔2:三张牌 [足球]以队医的名义 梦三生·永劫之花 我不成仙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 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下 道医 女生寝室4:玉魂 七宗罪4:变态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