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万喜万般宜(2)

上一章:第68章 万喜万般宜(1) 下一章:第70章 万喜万般宜(3)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68颗

这一处阴差阳错, 把佟辛看得目瞪口呆。

霍礼鸣更是忍着笑,眼神不经意地扫过她,对视一秒, 是探究, 是试问,是征询她的同意。

但佟辛挪开眼,没吱声。

已经够混乱了, 就这么将错就错吧。

程序是知情的, 背过身无声狂笑, 然后转过来,义愤填膺地加油打气:“打得好。”

佟斯年有分寸,不至于出手真正伤了人。气势唬人, 也只是唬人。不然他跆拳道黑带的身手, 周嘉正不可能还有空嚷疼。

“疼个屁。”霍礼鸣蹲下来, 朝他意味深长地眨了眼。

周嘉正心里太苦了。

佟辛从背后抱着佟斯年往后拖,“哥哥!”

佟斯年情绪平复,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牵着佟辛就要走。走了几步仍不解气,回过头,告诫的眼神往下压, 压得周嘉正有点颤。

佟斯年没放狠话,无声胜有声。

霍礼鸣揉了把周嘉正的肩,极低极快速地说了声:“回头补偿你,谢了。”说完,便殷勤热情地追上前, “佟哥, 吃饭了没有?来,上我的车, 我送你去酒店。”

佟斯年没推辞,“麻烦你了礼鸣。”

“举手之劳。”霍礼鸣周到地替他俩拉开车门。

车里,佟斯年神色凝重,他对妹妹的这个“男朋友”可以说是一万个不满意,但他从不是背后说坏话的人,于是只委婉道:“他是大学刚毕业?确定吗?”

佟辛顿时沉默。

“该不是谎报年龄,故意骗你的?”这个想法让佟斯年更忧心了,冷不丁道:“刚才就不该手下留情。”

佟辛不自然地咳了两声,扭头看窗外。

佟斯年心里一沉,看她这态度,是对说法的不认可?

比他想象中,更用情至深。

霍礼鸣适时解围,“没事儿佟哥,小两口之间吵个架。是吧,辛辛?”

佟辛耳尖热得慌,和后视镜里某人的眼神交汇,换来他一丝狡黠的笑。

“还不是小两口。”佟辛说:“我觉得年龄有点儿大,长得也显老。以后很有可能会换掉。”

佟斯年顿时欣慰,那就好。

霍礼鸣讪讪闭嘴,才和好,可别又把女朋友给作没了。

佟斯年只能待一晚,明天一早就要回清礼。急诊室太忙,他能过来已不容易。霍礼鸣在机场附近的酒店开了房,一路照顾周到,尽心尽力。

佟斯年看他忙前忙后,又想起那个哪哪儿不顺眼的“男朋友”,突发感叹,“你说,你找个什么样的不好?我看礼鸣都比他要好。”

挨了表扬的霍礼鸣,差点N瑟得起飞,却装得隐忍克制,波浪不惊地摁电梯。佟辛撩眼看向佟斯年,淡淡的,意味深长的,仿佛在说,你可别后悔。

佟斯年真的只是过来看妹妹,次日大早就飞回了清礼。

送完人,回到车里,佟辛闭眼想事情。

霍礼鸣握了握她的手,“想什么?”

佟辛睁开眼,淡声说:“在想,跟‘男朋友’分手。”

“?”

佟辛一言难尽,被这乌龙搞得进退两难,“我总得跟‘嘉正哥’分手吧。”

霍礼鸣点头,“行,分了之后,我追你。然后你答应,我们再顺理成章地公开。”

“……”

还真是逻辑缜密的小天才呢。

佟辛笑盈盈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其实吧,我觉得,程序哥也还不错。”

程序为了这句话,收获小霍爷黑脸三天警告。

佟辛参加比赛的事儿,当时学院都知道。

她止步决赛的结果,自然也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很多人都说,以佟辛的实力,不应该这样。后来有人找到复赛那天的视频,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甚嚣尘上。

有人觉得,佟辛好样儿的。

有人说,佟辛这是博人眼球,满足个人的私心,这毕竟是比赛,一点也不分轻重。

佟辛一笑了之,在公平正义之上的任何真相,她都会去传达。不管对方是高中时的薛小婉,还是街头偶遇的溶金骗局,亦或是现在的霍礼鸣。

这是天性与本能。

六月底,F大正式放暑假。

佟辛跟家里说,去室友陈澄家玩几天再回来,然后直接去了霍礼鸣那儿。其实她也不是故意撒谎,陈澄确实是北京人,两人一块儿坐的高铁回北京,霍礼鸣参与一件古画扇的修复,今天是收尾阶段,实在抽不出时间来接她。

佟辛乐得其所,和陈澄一块儿去演艺中心看舞台剧《霓云奔月》,又赶晚上场去三里屯看了德云社的相声。第二天,陈澄又带她去故宫,报了个一日游的团,主要是听听导游讲解。

佟辛一路新鲜,随手拍的照片时不时地发给霍礼鸣。最后感叹一句:[今天的导游好帅哦!知识渊博,什么都懂。]

霍礼鸣:[他吃这行饭能不懂?这就叫知识渊博了?你应该跟我来的,去珍宝馆里,有一件黄金翠冠我也参与修复的。行了,夸吧。照着刚才你夸导游的,夸三遍就行。]

……

这飞醋,都吃到故宫博物馆了。

佟辛在北京待了四天,工作室刚完成了项目,霍礼鸣也放了几天假。两人吃遍胡同美食,晚上去什刹海散步。回到公寓,霍礼鸣就变禽兽了。

佟辛发现,他真是一次比一次……久。

手酸得实在不行了,她忍不住说:“你用杯子吧。”

“……”

“我有点腻了。”

“……”

霍礼鸣勾着她的腰,低声:“辛儿,带你试试不腻的,行么?”

佟辛伸手盖住他的眼睛,红透的脸才不想让他看见。

不过经过这么多次的丈量,得到了一个相对精准的结论。霍礼鸣确实没有18。

应该是19。

辛滟已经打来电话问过很多次,佟辛不好再找借口在北京待。周五这天,霍礼鸣把她送去机场,路上,佟辛和鞠年年聊语音,鞠年年嗓门清亮,“那说好了啊,明天陪我去做头发。中午再跟杨映盟去吃饭好吧,他高考估分还可以诶,搞不好可以报F大。”

一听杨映盟的名字,霍礼鸣如临大敌,森森然地问:“姓杨的也要上F大?”

“不清楚。”佟辛看他一眼,“人家有名字,别总是姓杨的叫,不礼貌。”

霍礼鸣冷哼,“我对他犯不着礼貌。”

佟辛不搭腔。

“他知道我俩在一起了吗?”又问。

“我哪儿知道。”佟辛忍不住白目,伸手轻轻提了提他耳朵,“酸死了!”

辛滟做了一桌子的菜,一学期没见闺女,聊不完的话。佟承望特意赶早去湖边钓鱼,晒了一身黑,非要给闺女做她爱吃的红烧鱼。

佟辛穿着家居服,头上还戴了粉色兔子发卡,真真做回了小公主。

聊着聊着,辛滟就聊到了她“男朋友”身上。

“听你哥说,他长得有点儿成熟,不像大学刚毕业的样子。辛辛,你是不是被………”

佟辛直接打断,“没有没有,妈,我们已经分手了。”

辛滟点点头,表情转变迅速,笑得眼纹往上扬,“哦哦,也没关系,女孩子谈几段恋爱都很正常的。”

佟辛硬着头皮,又说:“不过现在还有一个男的在追我。”

辛滟和佟承望齐齐望过来。

佟辛心虚补充:“我还没答应呢。”

于是,辛滟又碎碎念了半小时,说什么经历了一次失恋后,不要自暴自弃,一定得宁缺毋滥,真正喜欢才答应。

佟辛回头就发了个[揍晕你]的表情包给霍礼鸣。要不是他,自己何苦沦落到这般田地。

过两天,高中班级每年暑假的同学聚会。毕业一年整,大家不免多生感慨,更多的是讨论谁谁谁有男女朋友了没。佟辛自然成了关注的焦点。

好几个男同学勇敢试探。

女生帮腔,“应该没有的吧,辛辛朋友圈都没发过。”

好些个男生跃跃欲试,被怂恿着去告白。

坐旁边剥开心果吃的杨映盟冷嗤,“别瞎起哄,佟辛早就有男朋友了。”

这语气挺让人不舒服的,“谁不知道,你当年是佟辛的头号粉丝。”有人阴阳怪气讽刺他爱而不得。

杨映盟这少爷脾气与日俱增,当即把开心果往桌上一摔,“我头号粉丝怎么了?我告诉你,就算现在佟辛有男朋友了,我和她一样是朋友,我依旧是她的颜值粉和才华粉!我大大方方,不像你们这几个,别以为我不知道,高中的时候没少在背后说佟辛坏话。”

这个同学聚会,被杨小少爷的刚硬脾气弄得小有不愉快,差点吵起来。鞠年年和佟辛把人扯到外边儿,鞠年年叹了一口气,杨映盟倔强地别过脸。

鞠年年猛地一声尖叫:“你怎么这么棒呢!!”

“吓死我啊!”杨映盟明面凶,凶不过两秒,三个人齐齐笑了起来。

佟辛拿出手机,“我们仨合个影吧。”

“开美颜开美颜。”鞠年年一顿捣鼓。

于是,三个人挨得近,凑在一个小小的取景框里,笑得比什么都甜。拍完后,还都用这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欧耶。

霍礼鸣刷到这条时,差点水都吐出来。

他眯缝着眼睛,心里不是滋味儿。程序和周嘉正过来北京看他,下午才到,这会儿聚在一起喝酒好不快乐。

“阿序,阿正,过来,跟我拍个照。”

在面对潜在危险时,小霍爷从不认输。

周嘉正下载了个美颜相机,直接开到10级。三个大男人一进取景框,个个肤白红唇锥子脸。周嘉正伸手一按,“给我霍爷来点特效。”

霍礼鸣的头顶上立刻长出一双粉色兔耳朵。可以说是非常销魂了。

“来,噘个嘴。”周嘉正欠嗖嗖地按下快门,并且迅速发了朋友圈。

同时间,佟辛正好刷到周嘉正这一条――

[今日正式入职百乐门,欢迎亲朋好友转赞评,承接陪聊、陪打牌、陪逛街等男公关(牛郎)业务,联系电话:1586688xxxx]

这不是霍礼鸣的号码吗?

佟辛眼都不眨,风轻云淡地点了个赞。

霍礼鸣第二天才发现,他把周嘉正狠狠修理了一顿,“你他妈有病没病?!说好一起发‘友谊万岁’的!”

“万个几把。”周嘉正睨他一眼,“我只是勇敢说出了你的梦想。”

“我梦想就是你去死。”

“行啊。”周嘉正贱兮兮地吹了声口哨,“最好是被操死。”

程序走过来拉车门,“行了行了,你俩都注意说话,今天不是要去佛门圣地吗,别把死和操挂在嘴边,不尊重神佛。”

程序家里最近出了点事儿,她奶奶肝管有结石,得做个手术。老人家年龄大了,风险还是挺大的。程序孝顺,想着去给老人家祈福,求个健康。

寒澜寺在五环外,接近通州,开车过去两个来小时。

这个寺庙地方不大,也不算出名,但香火常年旺盛,是霍礼鸣的师兄推荐的。程序很虔诚,请香要最贵的那一档,花了小三千。磕头祈愿念经,一个都不少。

模样煞有其事的,连周嘉正都跟着拜了拜。

周嘉正瞅了眼霍礼鸣,“来都来了,上柱香呗。”

霍礼鸣站在大殿外,叼着烟,没点燃,纯属过干瘾。他手上脖子上的纹身呼之欲出,妖冶且狂妄,怎么看都与佛门圣地不太搭。

他平静说:“我不信这个。”

“呸呸呸。你可别说这话。”周嘉正神神叨叨地问:“你想想看,你这半年是不是过得不太顺?你姐出事儿,你和佟辛异地恋。”

霍礼鸣嘴角收了收,眼眸里的光变了调。

“你思念佟妹妹成狂,而她并没那么黏你。”

对号入座了。

“她参加新闻大赛那事儿,你差点失去了她。”

对对对,至今还让他心有余悸。

“你俩谈了半年,竟还没见家长?她哥哥,一眼看中我是她男朋友,却从未想到你。这代表什么?”周嘉正迅速自问自答,“代表我比你帅,好,下一个。”

……话糙理不糙。

“都这样了,你竟然还觉得无所谓。”周嘉正痛心疾首:“要是我,我就烧最贵的香,磕最响的头,许最虔诚的愿!”

霍礼鸣恍恍惚惚了。

周嘉正去烧香了,留下他一个人。

霍礼鸣风景不看了,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穿过大殿,后面还有很多小殿。霍礼鸣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偏殿里,这里暂时没来香客,菩萨供奉于法堂之上。

霍礼鸣左看右看,确定没人后,迅速跪在蒲草垫上,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周嘉正说了那一堆话,现在,他竟一句都想不起来。

脑子一片雾蒙蒙的白,直到一个念头骤然拨开云雾清晰降临。

檀香清幽入鼻,眉上风止,男人的心,就这么皈依我佛。

霍礼鸣抬起头,睁开眼,目光虔诚于菩萨眉眼。

再闭眼时,他伏腰埋颈,重重磕了三个头。

“我不求远大前程,不求积金至斗,甚至不求一生顺遂。只求我姑娘,花开富贵,长命百岁。”

差不多时间的清礼。

佟辛刚陪辛滟买完菜回来,刚把大明虾放到水池里,微信来了新消息。她擦干手,走到客厅才打开看。这一看,彻底把她愣住。

陈澄:[辛辛!我今天和姑妈去寺庙上香,你猜我看见谁了!你男朋友也在!]

[我没看错吧,是不是他?]陈澄紧接着发来三张照片。

点开照片,正好抓拍到霍礼鸣跪在地上,给菩萨磕头的一幕。姿势标准,态度恭敬,想不到酷哥还有这么虔诚的信仰。

陈澄:[18哥不仅要当你男朋友,还想当你孩子的爸爸!不然他为什么在送子观音面前跪这么久,磕头也磕得极其响亮。]

陈澄:[你俩进展好快哦,不会大学时候就结婚吧!啊啊啊激动!]

佟辛:………

谣言,从送子观音开始。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68章 万喜万般宜(1) 下一章:第70章 万喜万般宜(3)
热门: 元尊 何欢 弹弓神警 三人行 杏花春雨 龙的命运(《术士的指环》第三卷) 贵妃娘娘在线吃瓜 奇货4:甲厝殿 妃嫔这职业 我男扮女装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