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自成人间(2)

上一章:第64章 自成人间(1) 下一章:第66章 自成人间(3)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64颗

其实在佟辛听到女人声音那一刻起, 她脑子里只有存疑,没有任何别的情绪。理科状元的逻辑思维冷静又清晰。

对方说霍礼鸣睡觉还没起。这才七点钟,按时间推断, 霍礼鸣从没有午睡的习惯, 也不可能睡到这么晚。其次,这人的语气很刻意,故意营造暧昧感。女人的直觉敏感又精准。最后, 电话是对方先挂断的, 佟辛更加确定, 她在撒谎。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此人求爱不成,只好挑拨离间。

佟辛看了眼日期, 星期四。

她又转过头问福子:“明天上午确定调课了吗?”

“是呀, 新闻史周一上, 明天上午是思修大课。你不是订了下午的机票吗?放心,时间来得及。”

佟辛想了想,查了今天去北京的航班。最晚一班十一点半,还有四个多小时。

佟辛把手上的课题做最后润色修改,然后打包发给老师。她合上电脑, 开始收拾东西,“明天的课我不上了,我这学期学分早就修够了。到时候点名的话,陈澄你帮我接一下。”

三个室友探出头:“怎么了?”

佟辛:“我今天去北京。”

到首都国际机场已近凌晨两点。

机场灯火通明,旅人极少。佟辛没有告知霍礼鸣她已改了航班, 他手机不论以何种理由被那女生接听, 都是不可饶恕的黑点。

佟辛在他工作室附近找了酒店住下,还颇有兴致地点了个外卖。

霍礼鸣这边, 他昨天一到家就发现手机不见了,打过去是通的,第一遍没人接,第二遍直接给挂断。他当即断定,手机落在小辣椒车上了。

霍礼鸣用另一个号码打过去,对方接了,态度十分不友好:“想要手机啊?掉我车里就是我的了。”

“你就近随便放商店,我过去拿。”

“你想得美,我就不给你!”小辣椒气不打一处来,“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识好歹的男人!”

霍礼鸣冷嗤,“信用卡刷爆了没?”

“你!”

他淡声:“你把手机还给我,我把东西的钱转过去。”

“我缺钱?!”

“你缺心眼儿。”霍礼鸣声音又冷了几分,并且开始不耐烦,“不到二十岁吧?能不能好好读书,干点正事儿?老子没空跟你玩儿!破手机你拿着,老子不要了!”

结果这小辣椒也不是省油的灯,去他爸那儿告状,说涂教授工作室的人半夜骚扰她。他爸很生气,但还是维持体面,只委婉地跟涂新知表达不满。

第二天,霍礼鸣一到工作室,就被涂教授单独叫到一边。涂新知不知其中弯弯绕绕,对这些人情世故看得也淡,只象征性地叮嘱了句:“尽量减小影响。”

霍礼鸣是真窝火,一下子还真没了辙。

这要是个男的,揍一顿不行就揍两顿,偏偏这种嚣张跋扈的小女生,最难解决。

小辣椒被酷哥激发了战斗欲,越得不到的越觊觎。没被劝退,反而愈战愈勇。这不,掐着他们上班的点,又把车横在门口了。

跑车耀眼,路人频频回头。小辣椒不停给工作室打电话,师兄师姐接了几个,都挺无奈。倒也没有责怪抱怨之意,只同情道:“小霍的桃花运可太好了。”

一师姐性子直:“这女生怎么回事,都说了有女朋友,还往上凑。”

“不成熟,被家里宠坏了。”王铮摇摇头。

小辣椒嚼着口香糖,车里放着摇滚曲,她跟着节奏摇头晃脑。

挂她电话是吧?

没事,再打。

刚拿起手机,肩膀被人碰了碰。小辣椒回过头,因为逆光看不清人,她把墨镜滑下来了点,“你谁啊?”

佟辛一件白色外套,衬得人唇红齿白,眼眸如果会说话,那一定不是好话。

佟辛抬了抬下巴,“音乐声音放小点,你吵到我了。”

小辣椒分明从她目光里看到了敌意。

莫名其妙。

她转回头,不搭理。

佟辛也不恼,平静地从背包里拿出早上买的蓝牙音响,声音调到最大,直接伸到小辣椒的耳朵上。重金属音乐的嘶吼穿透耳膜,小辣椒“啊!”的一声尖叫,“你神经病啊!我的车,你管我放什么歌!多管闲事!”

她终于把音乐关掉,怒目而瞪。

佟辛:“嗯,那请问,我的男朋友,你死乞白赖地缠着他做什么?想证明你廉价又百搭?”

小辣椒愣住,意识到,这是霍礼鸣的女朋友。

“还有,求爱不成,就睹物思人?”佟辛淡声问:“昨晚抱着他手机睡觉了?我提个醒,他这手机上周掉到刚用过的马桶里。”

小辣椒:“……”

佟辛冷笑,“不过没关系,你也正好省了香水。”

“你,你!”小辣椒气得推门下车,她穿着厚底马丁靴,所以站起来比佟辛高半个头。但气势上,还真输了。

佟辛太冷静,目光笔直,风轻云淡地盯着她。

“昨晚接电话的是你吧?”佟辛微微弯唇,“谢谢你。”

“?”

“让我听了一遍狗叫。”

小辣椒哪里受过这份羞辱,她常年在国外,不能深入体会中国汉字的博大精深。被佟辛这一溜溜地绕下来,已经快哭了。

佟辛微眯双眼,“我警告你,最好把我男朋友的手机原封不动地还回来。不然我就报警,告你盗窃,你不是很闲吗?巧了,我也闲。我男朋友这人无趣又冷淡,我陪你玩儿。”

看热闹的越来越多,时不时地有人问:“这是干吗啊?”

佟辛平声说:“没干吗,就是有人上赶着当小三。”

小辣椒指着她,“你,你胡说!”

“我胡说我出门二百码,你胡说你二百码,你敢吗?”佟辛不疾不徐问。

小辣椒看着自己的法拉利,到底没敢拿生死之事发誓。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太可恶了吧,是男人死光了吗?非要找有对象的。”

“富二代的名声就是被你们这样的给败坏光的。”

“还好意思在这里,真不知羞愧。”

小辣椒哪经得住舆论阵仗,黑着脸,把霍礼鸣的手机丢给佟辛,然后要上车。佟辛拽了她一把,把手机往她身上慢条斯理地擦了又擦,说:“弄干净了再走,我嫌脏。”

……

这边厢的工作室里,王铮低头时间太久,颈椎有些不舒服,于是喝杯水休息休息。他刷了会朋友圈,忽然“咦”了声,“这是咱们这儿啊?”

“怎么了?”女同事走过来问。

王铮看了几个视频后,笑了,“小霍,追你的那个女生好像有人治了。”

霍礼鸣不解,“嗯?”

王铮把手机递给他,“这个小姑娘,好厉害啊。”

霍礼鸣点开一看,嘴里的水都差点吐出来。

是佟辛?

佟辛竟然来北京了?

他还了手机,拔腿就往外狂跑。到门口,远远地就看到了佟辛。热闹已经散去,来往的行人,天蓝的北京城,白色云朵像棉花糖,悬在天空之上。

佟辛是蹲着的,觉得热,外套脱了搭在大腿上。她的打底衫是一件明黄色的卫衣,很挑人的一个颜色,却被她穿得很有腔调。

她鼻梁上架着墨镜,也没完全戴正,滑下一半露出漂亮的双眼皮。

风扫着落叶卷过,吹开了她的长发。佟辛嘴里还含着棒棒糖,一会抵到左边,一会抵到右边,在看到霍礼鸣时,棒棒糖咬在中间,对着他一个噘嘴的表情。

又飒又可爱。

这一刻的佟辛,像极了早年港风海报里的小美人。

“辛辛!”霍礼鸣喘着气跑她面前,还没站稳,佟辛仰着下巴,伸过手,“喏,你的手机。”

霍礼鸣一愣,然后笑起来。

他没接,而是直接牵住她的手腕,一用力就把人给拽拉起来。他抱着她疯狂亲了两口,笑着低声:“不是说今天晚上才到,给我惊喜啊?”

佟辛不抗拒,不顺应,任他亲,任他抱,温和标准的弧度扬在嘴角。

“我知道你想早点见到我。”霍礼鸣转而亲她的耳尖、侧颈,“我陪你好好过个周末。”

佟辛“嗯”了声,“我当然很想早点见到你。”

霍礼鸣露出一个欣慰的笑。

“不然我怎么能看到如此精彩的追人大戏。法拉利,香车美人,公开示爱,穷追不舍。不错,证明我的眼光还不错,找的男朋友如此优秀。”

乍一听是好话。

可万万不能细想。

“你眼光确实很好。”霍礼鸣笑了下,“但你得听我解释,这人是一顾客的女儿,来的第一天就要加我微信,我没给。太烦人,我就跟她去了商场……”

他把事情经过详细无误地交待清楚,“事情就是这样。”

佟辛点了下头:“可以。”

“嗯?”

“你吊她胃口,欲拒还迎,然后共乘一车,你坐在法拉利的副驾驶上笑,还陪她逛商场,你们眼光一致,共同选了衣服和包。回去的时候,你得意忘形,‘不小心’把手机落在她车上。很难不怀疑你的动机――为了下次见面的理由。这些事实,我陈述得对不对?”

“……”

霍礼鸣竟不知从何纠正。

佟辛却倏地甜甜一笑,伸手碰了碰他的脸,“开玩笑的啦,你快进去吧。我去你公寓休息会。”

佟辛那叫一个潇洒,说走就走。

霍礼鸣这一天都心神不宁,事情好像平息了,但总觉得还有风浪在等着他。

王铮知道他女朋友来了,特意让他早点回去。

北京三环这边堵得便秘似的,再提早走,这个点也挪不动。霍礼鸣住的地方是唐其琛一挚友,周启深的。周老板西安人,从部队退伍后下海创业,如今身家千亿,真正的人上人。这套公寓靠近中央电视塔,绝好地段,反正也是闲置,周老板便给了他住。

黄昏的余晖即将散去,月牙高悬西边,天色昏暗之际,霍礼鸣终于到家。

“辛辛?”客厅不见人。

卧室关着的门里透出光亮。霍礼鸣推门进去,腿还没迈开,就听一声清亮高傲的――

“跪下!”

霍礼鸣一怔。

只见佟辛笔直站他对面,双手环搭胸前,眼里的怒意和醋意十分明显。阵仗是挺唬人,但霍礼鸣还是察觉出她在忍笑。

佟辛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种情况,说到底也不是他的错。换种说法,其实从她鼓励他来北京的那一刻起,就已做好了方方面面的心理陈设。

没办法,男朋友又酷又帅不能怨他。

但这醋意还是很上头的,佟辛越想越窝火,不发泄一下不舒坦!

霍礼鸣挑眉,“要我跪下啊?”

下一秒,他极快速地冲过来,直接拦腰抱住佟辛,带着人往床上推。

佟辛被推得平躺,他脱了外套丢地板,然后双膝一弯,就这么跪在了床上。动作轻浮撩人,目光也随之不正经,“我还能给你磕三个头。”

“……”

“为了我太帅,太有魅力,太爱你。”

佟辛绷不住了,别开脸,笑出了声。再把脸转回来时,她嘟囔了声,然后伸出手,“要抱抱。”

霍礼鸣自上一次尝到甜头,来北京这半个月,几乎没两天就得自己解决一次。现在真人就在眼前,哪里还受得住。他迅速冲了个澡,出来就直接把佟辛推倒。

猴急得跟什么似的,抓着她的手就往下。

佟辛脸通红,“慢一点,我手都快被你掐骨折了。”

这么说吧,佟辛的手才叫手,自己的只能叫迫不得已。这次的时间比佟辛想象中更久,她有点撑不住了,忽然,手机骤响。

佟辛看了眼来电人,顿时愣住。

佟斯年打来的。

“放开我,放手啊!我哥打电话来了!”佟辛越挣,霍礼鸣越恶趣味地不让她逃,装无辜道:“你接,我保证不动。”

佟辛一定是信了他的邪,这一秒脑袋卡壳,还真听了话。

“喂,哥哥。”她力求呼吸平顺,声音平静。

佟斯年的声音一贯的温和好听:“辛辛,在哪儿呢?”

“在宿舍。”话落音,她浑身倏然紧绷,不敢置信!霍礼鸣竟然出尔反尔!又开始握着她的手搞事情了!!

佟辛一边瞪他,一边应付佟斯年,生怕他听出异样。她这边太安静,佟斯年多细心一人,“还早啊,室友都睡了?”

“没!没睡。”佟辛有点绷不住,心脏狂跳,“大、大家都在看书呢。”

“辛辛?”安静片刻,佟斯年问:“你是不是嗓子不舒服?”

……

我手不舒服:)

霍礼鸣已经彻底不要脸了,这种刺激让他不知节制,一边享受温柔,一边又恨不得撞碎这种柔情。矛盾带来的极致冲击遍布四肢百骸。

风浪终于拍打礁石,而后止于宁静。

他低低沉沉的呼吸声,像电流悄然钻入佟斯年的耳里。

“你那边什么声音?”听得并不太真切。

佟辛已目光凝滞,心如死灰,呆呆答:“我在喝牛奶,吸管的声音。”

佟斯年不疑有他,“哦”了声,“你注意身体,不要太早吹空调。还有,周六日你要是有空,帮哥哥个忙,去商场买条围巾,姐姐下个月生日,给她挑个生日礼物。”

电话挂断后,佟辛依然云里雾里。

霍礼鸣凑过来,神神秘秘地问:“你哥在追人?”

佟辛“嗯”了声,反应过来,立刻拍死他,“我不想跟你说话。”

霍礼鸣不为所动,细细一想,念念有词,“能被佟医生追求,那一定是很优秀了。下个月生日?好巧,我姐也是六月份过生日。他让你买围巾?佟医生的眼光一定好,你买两份吧,我顺便送给我姐。”

“……”

佟辛忽然有点心虚,原谅了他刚才的禽兽之行。

并且可悲地叹息,2020年了,“兄债妹偿”四个字竟然如此真实鲜活地发生在自己身上。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64章 自成人间(1) 下一章:第66章 自成人间(3)
热门: 风雷震九州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此间的少年2 国色生香 临时保镖 花叶死亡之日 直A癌的正确治疗方案 归姝(见善) 奇货大结局:献祭井 逆流完美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