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云路鹏程九万里(6)

上一章:第62章 云路鹏程九万里(5) 下一章:第64章 自成人间(1)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62颗

只要我不搭话, 男朋友就会自觉没趣。

佟辛直接略过这两条信息,接着给他打去电话,“你明天有空吗?”很平静的语气, 听不出丝毫异样。

“有。”

“明天你来接我吧。”佟辛指腹下意识地按紧了些手机, “我带你去动物园玩儿。”

霍礼鸣愣了下,然后笑起来,“这么特别的约会地啊。”

“我自己找的景点, 挺冷门, 票价也不贵。我们明天可以晚点出发。动物园不大, 半天就能逛完。”佟辛说。

“行。”霍礼鸣对约会地无所谓,只要能和佟辛在一起就行。

说完事,安静了五六秒。

“辛儿。”霍礼鸣忽然开口。

佟辛生怕他下一句就蹦出“18”这个数字, 于是立马挂断了。

霍礼鸣:“……”

要不要这么敏感。

两分钟后, 佟辛长篇大论地发来信息:

[室友们之所以叫你18哥, 是因为我告诉她们,我在十八岁那一天对你告白了。并没有任何别的意义。]

[以及,男人还是要不拘小节,小数点之后大可不必。]

佟辛回复完,觉得态度是不是太硬了?

她犹豫半晌, 又给回了一条:

[不管你是18哥,还是48秒哥,我都喜欢你,么么哒。]

霍礼鸣每个字都认识,但组在一起又看不懂。

还有, 这个48秒又是什么意思?

他总觉得不是好话。

次日是个晴朗好天气, 宜出游。

以前他经常帮唐其琛接待客户,带他们去上海周边玩, 久而久之,他自己都成了本活攻略。但动物园还真没去过。这种小孩儿喜欢的地方,佟辛竟然也感兴趣。

虽然佟辛没说具体的,但他猜也就那几个规模大的。周日游客多,还是不能去太晚。九点不到,霍礼鸣就去学校接了她。

“哪个动物园?”

“童话动物园。”

“嗯?”霍礼鸣仔细搜刮,对这名字没有任何印象。但他也不想表现得孤陋寡闻,以免又遭女朋友嫌弃。

“我导航吧,你跟着开。”

这是出市区的路,三十来公里。后边几公里,连霍礼鸣都不太熟悉,泥巴路弯弯绕绕,人烟渐少。他看了半天,顺口问了句:“动物都放养吗?是不是坐观光车游览的那种?”

“大概吧。”佟辛也不太确定。她昨天找地方的时候,确实也不太走心。出来玩儿只是个由头,主要是在轻松的氛围里说正事。

导航:“目的地到了,童话动物园在道路左侧。”

霍礼鸣以为自己听错,“到了?”

佟辛也大感意外,还特意重新进了次导航,还真的到了。

稀稀拉拉的停车场,看起来就很萧条的样子。动物园名字被树枝遮了大半,看起来破破旧旧。同时被遮掩的还有售票窗口。

墙上拿油漆写了几个字:门票十元,小孩免费。

霍礼鸣没说什么,把车停好后,“我去买票。”

人是真的少,售票员是五十多岁的阿姨,新烫了头发,边织毛衣,边时不时地摸一下新发型。

霍礼鸣:“您好,买票。”

阿姨织完最后几针,才悠哉起身,“几张?”

霍礼鸣想了想,指着佟辛的方向说了几句。再回来时,佟辛见他手里只拿了一张票,“你没给我买啊?”

“小孩儿免费。”他笑得剑眉斜飞,“我跟售票阿姨说,你是我女儿。”

“……”佟辛呛声:“省省吧,你生不出我这么漂亮的女儿。”

“嗯,我不生。”霍礼鸣淡淡应:“这不是有你吗?”

“……”

终于进入动物园,举目四望,一块大空坪,几棵铁杉树,上面系了红色横幅:欢迎光临,请注意安全!

这个动物园,从里到外都写着敷衍。

而且他们走了几十米,真的没见着一个游客。

到了动物观赏区,提示牌先入眼,霍礼鸣提醒说:“野猪,怕吗?”

“你叫我什么?”

“……我是说那里有野猪。”

佟辛“哦”了声,“那去看看吧。”

两人稍微提起了点兴致,走近一看,顿时无语。

这是野猪?

如果他没失忆,这不就是平时吃的猪肉猪吗?而且又白又肥,少说有个二百斤。

霍礼鸣:“再养一阵就能进屠宰场了。”

恰好有个搞卫生的保洁阿姨晃晃悠悠地路过,霍礼鸣拦住人,笑呵呵地问:“阿姨,您觉得这是野猪吗?”

阿姨见怪不怪,“野猪去年就病逝了,凑合看看吧。”

霍礼鸣笑岔气。

这个理由还能让佟辛勉强接受,她挽着霍礼鸣的手,“看别的去。”

又往前走了几米,一连串的牌子都伸了出来。

野鸡,火鸡,母鸡带小鸡。

霍礼鸣恍然大悟,“原来是个养鸡场。”

佟辛已经明确,这个十元动物园是个什么路数了。实则是个半公益性质的幼儿科普动物园,免费对周边的幼儿园小朋友开放。对外来游客是收费的,但一年也收不了几百块,因为压根没人来。

再向前,动物种类繁多,佟辛以为自己看错,拉了拉霍礼鸣的手,“那是狗吗?”

“是,中华田园犬。”

佟辛以为自己看错,还特地走到外面重新确认――

珍禽野兽展览馆。

霍礼鸣要笑死了,拿出手机拍照片,往群里一丢。

程序复制了那张土狗的照片:

[??]

[你咋被关笼子了?]

还有一张“来都来了不如合个影到此一游”,佟辛强行挽尊要求他拍的照片。霍礼鸣站在笼子旁边,和里面的动物合影留恋。

周嘉正在动物那儿画了个红圈:[这是什么动物?]

霍:[狼,文盲。]

序:[这明明就是黄鼠狼!!两个文盲。]

霍礼鸣不信,去扒牌子,上面的字已经看不太清,勉强辨认,还真是黄鼠狼。

周嘉正一通爆笑,[霍爷,您这是兄弟相认吗?]

太憋屈了。

动物园之旅,半小时不到结束。

佟辛出来的时候,还有一种恍恍惚惚的不真实感。霍礼鸣怕她郁闷,还安慰宽解:“没事,也挺好的。推荐给程序和周嘉正,让他们俩下次也来。”

佟辛没说话,低着头若有所思。

霍礼鸣早察觉她今天状态不对,于是牵了牵她的手,“怎么了?”

佟辛抬起头,目光诚挚:“你去北京吧。”

霍礼鸣一刹僵愣。

“你去北京吧,去做你喜欢的事,学你喜欢的东西。”佟辛坦然一笑,“不用担心我,我查过了,上海去北京的高铁随时都有,很方便的。”

霍礼鸣皱了皱眉,“别瞎想,我不去。”

“你为什么不去?”

“也没必要,没想把它当饭碗,就一兴趣爱好。”

佟辛眼睛直勾勾的,“所以,你是真准备出家当和尚?或者去奶茶店当店长?再不济,摆个地摊,卖你珍藏的飞机杯吗?”

霍礼鸣哑口无言,缓了缓,才扬起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妞妞,真嫌弃我啊?”

佟辛一下子严肃,“这不是嫌弃的问题。你不要搞错方向。我十七岁就喜欢你了,你别玷污我的审美和眼光。我想让你去,不是因为我希望,我觉得有面子,我必须要你有份体面职业。只是因为,你喜欢。”

“你喜欢的事情,我就要支持你去做。你喜欢的方向,我一定要支持你前进。只有你高兴了,我才能更加高兴。”

女孩儿的每一个字,都像晨间的雨露,剔透又晶莹,一滴一滴坠落心尖。浸润了血肉,灵魂都鲜活起来。霍礼鸣目光逐渐柔软,说出了心里话,“辛辛,我舍不得你。”

佟辛差点就哭了,建设许久的心理都敌不过这七个字,她伸手抱住他,头埋在他胸间,闷声说:“上次在迪士尼,你不是抽到了一等奖嘛。”

霍礼鸣下巴抵着她额头,“嗯?”

“那个奖品,正好可以派上用场了。”佟辛小声提醒:“豪华站票。”

霍礼鸣愣了下,然后笑得胸口都在颤。他回抱佟辛,且抱得更紧,“站票太慢,我开飞机来。”

佟辛脸颊一热,揪了揪他腰侧的肌肉,“知道了,上海机长。”

霍礼鸣:“……”

既然做了决定,霍礼鸣很快给了唐其琛答复,说愿意去北京拜师。唐其琛着实惊讶了下,“不是说不去?”

“辛辛让我走的。”霍礼鸣提起这个名字,脸上就自觉浮现笑容。

此情此景,唐其琛分外眼热。

因为每一次,当温以宁跟他说话时,也是一模一样的笑意和表情。

爱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唐其琛心里动容,缓了缓语气,温声说:“找个合适的机会,带姑娘来给我看看。”

北京那边好打招呼,也是唐其琛的至交。他当即给周启深去了个电话,三言两语就敲定了时间。

“最晚后天过去。”唐其琛说,“你安排一下。”

霍礼鸣走得急,跟佟辛一说,她还好,反应平平。既然想好了,就无所谓时间早晚。倒是周嘉正和程序俩二货,差点没泪洒当场。

周嘉正骂他负心汉。

程序也说他是渣男。

霍礼鸣两耳一堵,谢天谢地,“再也不用听俩王八念经了。”

“听听,听听这是人话吗?”周嘉正找佟辛主持公道。

佟辛笑意淡淡,往霍礼鸣身边靠了靠。

程序:“行,夫妻同心了。”

霍礼鸣一粒花生米丢过去,正好扔进了程序张开的嘴里。

周嘉正意有所指地调侃了句:“枪法挺准啊霍爷。”

霍礼鸣一听就燥耳朵,难得的,沉默下去。

这顿饭,佟辛吃得很安静。和霍礼鸣十指紧扣在桌面下的手,始终没有松开过。

吃完饭,程序和周嘉正说,明早上再去机场送他。然后没一点分别之痛,兴高采烈地去下个场子唱歌打牌了。霍礼鸣盯着那辆嚣张的法拉利,暗骂一声没良心。

佟辛随他回公寓,帮着收拾行李。

霍礼鸣洗完澡出来,大爷似地瘫在沙发,看着田螺姑娘蹲在地上,小小软软一只,白净秀气的脸赏心悦目,“这个要不要带?”

“不带,买。”

“有为什么不带,浪费。”佟辛把剃须刀放进行李箱。

“棉衣带几件?”

“不带,买。”

佟辛睨他一眼,“败家子。”

霍礼鸣撑着额头,有点痞子败类的浪荡气质,“霍大爷不差钱。”

佟辛忍着笑,还是给他塞了两件厚羽绒服。

霍礼鸣:“真让我走啊?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嗯,挺后悔。”佟辛冷声说:“后悔你怎么是明天下午的飞机,最好一早就走。”

“妞儿,挺嚣张啊。”霍礼鸣起身走过来,弯腰一捞,直接将佟辛从地上抱起。佟辛吓得去搂他脖颈,“放我下来!”

放是放下来了,只不过直接放到了床上。

“小没良心的,快说舍不得爷!”霍礼鸣双手撑着床面,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人困在怀里。

佟辛笑着眨眼,“霍爷爷。”

“反了天了你!”霍礼鸣去挠她痒,佟辛偏是个怕痒的,于是扭动得更厉害,笑着讨饶。

女生偶尔柔软的碰触,简直让他心猿意马。

渐渐的,霍礼鸣眼色深了,不怎么坚决地去压她手臂,定在她头顶上方,“再动我就不客气了。”

四目相接之处,全是旖旎的玫瑰色。

佟辛还没单纯到傻乎乎的程度,她很明白,这句“不客气”意味着什么。两人眼对眼,鼻尖对鼻尖,霍礼鸣的眼睫毛打出一小片阴影,然后越来越近,直到唇齿相依。

吻如引火线,暗火直燃,无声的火花四溅。

掌心小心翼翼地附上她纤细的腰,隔着薄薄的衣服,什么都没碰到,却又好像什么都碰到了。

霍礼鸣用最后的自制力逼自己停止,他猛地抬起头,急着翻身下床,无言地准备去洗手间。

离开的一刹那,佟辛忽然伸出手,轻轻扯住他的衣摆。

霍礼鸣侧过头,嗓子都是哑的,“嗯?”

佟辛眼角有点红,目光清亮如月光,小声说:“……我帮你。”

霍礼鸣脑子卡壳,半晌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

兴奋、矛盾、激动、犹豫,种种情绪糅杂在一起,成了一股呼之欲出的野火。野火太肆虐,最终让兴奋的情绪大获全胜。

怎么形容这一晚呢。

像是初次见面的网友,虽然只是握了握手,但那种相逢恨晚的投缘感,简直让人惊叹连连。

霍礼鸣是全心投入的。

但佟辛却分了心,她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工具人,重复手上动作很简单。但她现在满脑子都是“18.5”这个数字。

她用手丈量了很久。

或许是脑子混乱,或许是认知差错,无论如何,她都不相信,这有18.5??

“霍礼鸣。”佟辛也不知是失望还是欣慰,直愣愣地问出了口:“你除了谎报身高,是不是还谎报别的了?”

“……”

“你这人怎么回事,总让我来打假。”

“……”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62章 云路鹏程九万里(5) 下一章:第64章 自成人间(1)
热门: 情人 我是幕后大佬 山核桃大街谋杀案 无心法师(无心法师原著小说) 超凡黎明 论陛下的撩妹技巧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 琉璃美人煞 小总裁ABO 被渣后我成了全仙界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