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迪士尼烟花(3)

上一章:第47章 迪士尼烟花(2) 下一章:第49章 迪士尼烟花(4)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47颗

佟辛警惕地往后退一步。

霍礼鸣神思缥缈, 很认真地考虑,“如果只拘留个十天半个月,那我还是血赚。”

佟辛反应过来,顿提声警告:“没有这种好事, 你大概会被判个无期徒刑, 孤独终老。你不要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现在是法制社会。当然如果你想要以身试法, 当我没说。”

霍礼鸣回过神,低头轻轻笑了下。

佟辛有点害怕, 小声说:“你别乱来,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

霍礼鸣目光落到她身上,“嗯”了声, “我从不干强抢民女的事儿。”

佟辛暗暗松了口气。

“不过, 如果让我等太久, 逼疯了,我也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又说。

佟辛:“……”

同一时间,车站附近的旧旅社里。

齐正国斜靠在床头叼着烟打斗地主, 烟雾缭绕呛人,赵英常年有咽喉炎,咳得不行。她忍不住说:“你能不能上外头抽。”

齐正国沉浸游戏,压根没听见。

赵英看着颓废冷漠又自私的丈夫, 心里漏了一层层的冰粒子, 她忽然说:“我不去找鸣鸣了,我明天回家, 你想怎么做, 我不管了。”

齐正国猛地翻身站起, 又急又凶:“你什么意思?”

这个年近五十的女人神色疲倦沧桑, 她知道丈夫听见了,她不想再重复。于是沉默地开始收拾行李。

齐正国急吼吼地围过来,“你傻啊!都到这份上了,再磨他个几次,他肯定会答应的。”

赵英:“他不会。”

“胡说。他还有个有钱的哥哥,上市集团的董事长,这种有钱有权的最要面子,我雇几个人去公司门口闹事,他们肯定会拿钱摆平的!”

赵英手一顿,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干涸的嘴唇说不出一个字来。

齐正国去抢她行李,她按着不松,火气一下子上头,他大吼:“你别发疯!”

“发疯的是你。”赵英把行李狠狠丢地上,“那姑娘说得对,我们没资格出现在鸣鸣面前!”

“你懂个屁!”

赵英悲从中来,冲上去对丈夫一阵捶打,“都是你,都是你!你一个人把鸣鸣带走!你好狠的心!你不要就留给我,你当时凭什么丢掉他!”

赵英那年生女儿的时候大出血,身子虚了好几年。

齐正国提过要把霍礼鸣送走,她都坚决不同意。齐正国起了歪心思,瞒着她,带着霍礼鸣去了外地。丢了就丢了,先斩后奏。

赵英当时哭得死去活来,骂他是个畜生,并执意要去找。

但两个月后,她又查出了宫颈癌。做了卵巢和子宫全切大手术,身体大不如从前。后头生的这个女儿念初一,一次体育课上晕倒,送去医院才知道是原发性心脏病,病势汹汹,现在还没脱离危险。

齐正国托一个系统内的亲戚无意中查到了霍礼鸣的信息,于是动了歪心思。他心里很清楚,霍礼鸣对他有恨意,所以不顾妻子的病弱身体,非让一块儿来上海。

因为赵英那时候,对霍礼鸣是真心爱护的。

眼下妻子不干了,齐正国怕竹篮打水一场空,于是恶狠狠地威胁:“你别坏老子好事!”

赵英极其平静,佝偻着瘦弱的身体继续收东西,“随你便。我明天就回去卖房子给女儿治病。”

齐正国一巴掌抡过去,“你这个疯婆娘!”

赵英被打翻在地,鼻子和嘴角全是血。

齐正国还要打第二下时,门猛地一脚被踹开,霍礼鸣冲进来,直接锁住他喉咙按在地,“你他妈干不干点人事!”

佟辛拿着手机录像,把齐正国的嚣张嘴脸和赵英的伤势拍得清清楚楚,“我录下来了,报警!”

她去扶赵英,“你没事儿吧?”

霍礼鸣从未像这一刻这么愤怒,对这个男人,恨不得掐死他。

赵英逆来顺受一辈子,这是她最“叛逆”的时刻,她茫然麻木的脸庞像死去一般,只在听见霍礼鸣的声音时,才有了些许活着的动容。

她忽然悲愤难忍,嗓子里挤出怪异的低嚎。佟辛被她不算轻地推开,然后泪流滂沱地往地上一跪,对着霍礼鸣连连磕头,失了魂一般地重复,“对不起,对不起。”

齐正国不敢再放肆,此刻,如贼鼠般缩在角落。

窄小破旧的房间里,只有赵英额头磕地的皮肉闷响。

霍礼鸣静默片刻,走到她面前,弯腰一只手将人从地上捞起。赵英虚脱没力气,浑身的重量都依附在他的手臂上。

她轻得像一张薄纸。

霍礼鸣能感受到,血与肉已在这个女人身上所剩无几。他平静道:“我给你买车票,你回家。”

霍礼鸣托关系,在他们老家了解到情况,所说不差。齐正国嗜酒好赌,对心脏病女儿不闻不问,全靠赵英苦苦照顾。

从上海回去后,赵英正式提出离婚。齐正国死活不同意,闹得轰轰烈烈。后来突然有个律师团队找上来,说愿意无条件协助赵英处理离婚诉求。

一月后,这个一双腿已在棺材里的女人,离了婚。

她争取了女儿的抚养权,并将房子卖了。房子卖了一个非常好的价格,并且买家爽快全款。赵英将女儿转院去市三甲医院,准备接受手术治疗。

一切尘埃落定。

周五晚上,路上堵车,周嘉正晚到了十分钟。

霍礼鸣站在吧台前调酒,短衫露出手臂,花臂纹身在幽暗的灯光里恣意挥动。从男性审美上来看,周嘉正对自己的哥们儿打心眼地赞叹。

他走过去,车钥匙丢吧台,“你交待的事儿都办好了。”

霍礼鸣表情平静,“谢了。”

周嘉正端起啤酒隔空碰了碰算是回应。说完正事,他不怎么正经地敲了敲桌面,“你知道我刚才看你,忽然想到个词,特适合。”

霍礼鸣撩眼看他,调酒动作没停。

周嘉正笑嘻嘻地说:“可猛可甜。”

周五最后一门专业课程考试完,佟辛正式放寒假。

航班一点半起飞,中午12点她冲出考场,拿好行李就往校门口跑。霍礼鸣的车等在那儿,上车后,把热乎乎的肯德基递给她,“时间有点赶,你吃这个垫垫肚子。到家后,让咱妈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啊。”佟辛刚最开嘴,一想不对劲,于是转过头怒目而瞪,“那是我妈,不是你妈。”

霍礼鸣委屈道:“小姑娘漂漂亮亮的,怎么还骂脏话呢。”

“……”佟辛小声嘀咕,“大惊小怪,漂漂亮亮小姑娘都这样。”

霍礼鸣忍住笑,皱眉叹气,“我什么时候才能追到小姑娘,愁死。”

佟辛想也没想,伸手就去捏他的脸,“小姑娘说不喜欢老牛,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了。”

捏完之后,她才觉得不妥,飞快把手收回。

霍礼鸣安静了一阵。

佟辛偷偷瞄他,心说,怎么还害羞了?

思考完后的霍礼鸣忽然说:“想起一句话,很应景。”

“啊?”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他清晰吐字,饶有兴致地展开联想。

“……”

这是什么霍言霍语,骚扰小姑娘警告!

霍礼鸣停好车后,率先拖着她的行李往大厅跑,“你慢点走后面,我先去帮你办值机,地方知道?”

佟辛点了点头,霍礼鸣已经飞跑而去了。

佟辛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唇角不自觉地向上弯。同时间卸行李的路人投以羡慕眼神,“那是你男朋友呀?”其中一个问。

佟辛“嗯”了声,笑意淡淡,然后跟了上去。

在大厅等了十来分钟,霍礼鸣把行李办好托运,票据递给她,“身份证机票都收好,登机口别看错了。”

佟辛很乖地点头,“知道了。”

又陪她去排队过安检,霍礼鸣站在队伍外,和她一排慢慢挪动,“寒假什么安排?”他问。

“没看看书,下学期想考记者证。”佟辛说:“可能下礼拜和鞠年年他们去周边玩一趟,有个古镇口碑还不错。”

“你们俩女生在外面注意安全。”霍礼鸣叮嘱。

“没事,杨映盟一起去的。”

霍礼鸣本来都要说再见了,顿时收了口,慢悠悠地问:“杨映盟是谁啊?”

“我一个高中同学。”佟辛以为他真的不知道,还耐心介绍了一番,“我们初中高中都同班,但他对高考成绩不满意,现在复读呢。人挺好的,家里条件也不错。”

霍礼鸣平声,“你连他家条件都这么了解啊。”

佟辛不疑有他,“他爸开公司的,在我们当地成功企业家。”

还差两位就轮到安检,佟辛:“行了,你把东西给我吧,我回去就转交给姐姐。”

霍礼鸣给宁蔚带了从国外买的润喉药,养嗓子有奇效。佟辛把几盒放进随身的背包里,“我走啦,你回去开车慢一点。”

“好。”

安检完后,佟辛还回头看了眼,霍礼鸣没走,双手插兜站在原地,酷得有点过分了。

一个学期没看见女儿,辛滟和佟承望有说不完的话。大鱼大肉张罗着晚饭,佟斯年也特意调了班,早早地回来阖家团聚。

佟辛拖着哥哥到一边儿,眨眼小声,“我还以为你会带姐姐过来吃饭呢。”

佟斯年笑了笑,“一回来就这么扎哥哥的心啊。”

佟辛扬起下巴,“姐姐是豆腐心,你就缺个助攻而已。”

佟斯年拍了拍她后脑勺,“小朋友还会搞事了。”

他去楼上换衣服,佟辛坐沙发上吃樱桃。没两分钟,就收到佟斯年的微信转账:

2000元。

佟辛差点给笑岔气了,口嫌体正直佟医生。

鞠年年第二天中午请吃饭,叫了佟辛和杨映盟。杨映盟赴约的时候不情愿全写在脸上。吃过饭,三人又晃晃荡荡地去“仲夏柠叶”喝奶茶。老板一见佟辛,开心极了,“辛辛回来啦!”

“叔叔好。”佟辛乖巧说:“三杯蜂蜜柚子茶谢谢。”

“好的好的。”老板提醒:“店里会员系统升级了,现在绑定微信就行。你之前有积分吧,我帮你一块儿输进去。”

水果茶做好了,三个人坐在靠窗边桌子。

鞠年年用力拍了杨映盟一把,“别别扭扭的,不就是晚一年上大学嘛!”

杨映盟捧着脸,苦恼委屈道:“那你们就成我学姐了!”

男性尊严莫名其妙地很受挫。

鞠年年笑眯眯道:“学姐就学姐呗,又不跟你谈恋爱,你管这么多。”

杨映盟摸摸握紧拳头,下意识地看了眼佟辛,不太坚决地驳斥:“凡事皆有可能,万一你对我思之若狂呢。”

“?”鞠年年跳起来要暴打他,“我死都不会姐弟恋!!”

佟辛坐在一旁,微笑着扬了扬嘴角。

熟悉的欢喜冤家,似曾相识的场景把她拉回高中。店内奶茶飘香,有舒心的音乐,柜台上,胖嘟嘟的招财猫伸手轻摇。偶尔客人进店,门口的风铃清脆而响。

佟辛恍然觉得,时光倒流,一切回到了最初的那个点。

她的视线半梦半醒地落去窗外,然后看到一个人。佟辛微微蹙眉,然后眼睫眨了几下,再睁眼时,霍礼鸣蹲在梧桐树下,正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佟辛坐直了,还闭眼甩了甩头。

他什么时候来清礼的!

“啊啊啊!是酷哥!”鞠年年兴奋尖叫,时隔一年多,仍是霍礼鸣忠贞不二的头号迷妹。

佟辛不可置信地走出去,走到他面前,“你怎么来了?”

霍礼鸣视线不着痕迹地掠过她的肩膀,看着门口一脸不痛快的杨映盟,淡声说:“来拿点我的东西。”

佟辛全然不知他今天最早一趟的航班过来,只因她昨天走时说了句要和杨映盟出去玩儿。

男人可怕的占有欲!

酷哥也不能免俗!

佟辛还当了真,认认真真地问:“东西很重要吗?我可以帮你拿,寄个快递回上海就是。”

霍礼鸣不动声色地转回目光,笑着说:“是啊,太重要了,我得亲自看好了。”

鞠年年热情打招呼,并且吹起一连串彩虹屁。出来得急,俩女生回来路上买的小东西还放在奶茶店,于是折身去拿。

落叶飘零,寒风冷冽而过。

剩在原地的霍礼鸣和杨映盟谁都不说话,但眼神交汇,刀光剑影,不言而喻。

杨映盟被他这眼神冒犯到,都是男的,刚才那番话里有话,他可听得明明白白。小少爷复读长了不少成绩,但少爷脾气与日俱增。

于是没好气地嘀咕:“你谁啊你,哪儿都能跟过来。”

眼前的男人笑得那叫一个无辜少年气,慢声道:“佟辛去哪我去哪,我是她的狗,有问题?”

杨映盟:“……”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狗男人吧。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47章 迪士尼烟花(2) 下一章:第49章 迪士尼烟花(4)
热门: 冰之无限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影帝的cp 听尸(心灵法医原著) 重生娱乐圈之真人秀起家 从1983开始 笑面难为 森女巫 通天神捕 饥饿游戏3:嘲笑鸟 神木挠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