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初爱(1)

上一章:第40章 如约(4) 下一章:第42章 初爱(2)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四十颗

虽然只是一条验证码消息, 但这证明,卡已经不安全了。

这种钓鱼网站骗术低级,低价诱惑, 关键是抓住人心理, 等在平台链接里支付时,其实后台已经记录了相关数据。

幸亏银行卡升级了安全服务,佟辛立刻打银行客服热线,先把银行卡给锁定,禁止任何刷卡、取现消费。接着去找那个网站客服,好家伙, 装死不回复了。

佟辛气愤憋屈, 恶狠狠地打字骂客服:你个大坏蛋!

好在银行那边说,卡没有异常情况, 可以持开卡人的身份证去柜台办理解锁,7个工作日就会成功。佟辛彻底无语了,她所有的钱都在这张银行卡里。平时也没有在微信里存钱的习惯, 都是直接从卡里扣的。

这也就意味着,她一周都没钱花。

饭卡里剩的钱不多,她本来还打算下午去充值的, 这下好了, 刚刚够两天的饭钱。一瞬间,佟辛成了有苦难言的小难民。关键吧,这事儿还不能跟别人说。

想想啊,别人要是问, 你的钱呢?

总不能说, 我在线算命被骗了吧。

佟辛整个人恍惚了。

克妻就克妻吧, 可为什么最后要让她独自一人扛下所有。

打落牙齿和血吞, 佟辛算了一下身上的现金,还好,不至于饿七天肚子,每天得省着点,最后两天的晚饭没钱买,那就不吃了。

佟辛拒绝了一切社交活动。没课的时候就去图书馆搞学习。早出晚归,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又要参加高考。

这晚回到宿舍,福子观察仔细,“辛辛,你最近好忙哦。还没到考试周呀。”

佟辛:“没呢,我这几天肚子不舒服,不想动。”

薇薇揉了揉脸,“唔,我想喝奶茶,我点外卖吧,你们要不要?”

佟辛手一伸,“我不喝。”

我没钱。

陈澄敷着面膜,“还喝奶茶啊,明天又长一斤肉!”

薇薇立刻放下手机。

熄灯后的茶话会时间,话题不知怎的又扯到佟辛身上。

“辛辛,你跟酷哥怎么样啦?”福子问:“他那天在商场帮我们出头,我给他打一百分。以后他正式追你,事先声明,我站他那一边。”

佟辛嘀咕,“你也太容易被迷惑了吧。”

薇薇:“我也觉得他不错。”

佟辛无语,这还没做什么呢,姓霍的无形之中就拉到这么多选票了。

陈澄是她们当中有过恋爱经验的,和男朋友是青梅竹马,初中就不清不楚的,高中更是差一层纱捅破关系。但她这小竹马高三那年就去当兵,也就不了了之。

所以在某些感情问题上,她还算拎得清,也能给出一些醍醐灌顶的建议。

“辛辛,就,我问你一个问题啊。”陈澄坐起来,隔着床帐看着她。

佟辛翻了个边儿,掌心轻托下巴,“你问。”

“你觉得酷哥帅不帅?”

“帅。”

“他天生符合你的审美,还是你的审美随着遇见他而改变?”

“天生。”佟辛诚实答。

“这样啊,那我觉得,其实你对他加了点滤镜的吧?”陈澄又问:“那咱们现在做个假设——抛开长相啊,身材啊,这些外在因素。还原本真,从心出发,你还喜欢他这个人吗?”

大家屏息静待,佟辛有许久没说话。

半晌,她才轻声:“对不起,我抛不开。”

舍友:“……”

佟辛肚子咕噜咕噜冒气泡,她赶紧钻进被子里,蒙上头,闷声说:“晚安。”

就这样,在她的精打细算之下,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前两天,到第三天的时候,佟辛有点受不了了。她本就不是小食量,高中时一顿能吃三碗饭,荤菜也不忌口。这清汤萝卜的素食日子,着实折磨肠胃。

还有来上海后,大姨妈一直不太正常。拖拖拉拉的,这个月都迟了一周。一饿肚子,小腹更加难受。她想吐又吐不出,精神恍恍惚惚。

周五晚上被饿醒后,佟辛下床都有点眼冒金星。扶着栏杆,一身睡衣,披头散发地站在黑暗中,情绪崩塌了。

她委委屈屈地给霍礼鸣发微信:

[我好饿]

[明天你请我吃饭]

[我能吃下一个你]

刚发完,她又后悔了,秒速点了撤回。撤回成功后,半口气还没匀过来。

霍礼鸣:[明天五点来接你]

佟辛吃不饱,吃不好,整个人不在状态,连走路都有点轻飘飘的。出门的时候,她还垂死挣扎地化了个淡妆。结果霍礼鸣一见着人,就一直盯着看。

他这车够大,佟辛扶着把手,差点没力气爬上去。好不容易系上安全带,霍礼鸣凑过来幽幽道:“你今天化妆了?”他勾唇,笑得痞劲儿不藏,“为了和我吃饭,特意化的?”

“……”

是不想让你看到一张饿死鬼的脸。

看他这么云淡风轻的模样,佟辛只能暗暗握紧拳头。

“想吃什么?”他转动方向盘,“秋天容易上火,要不吃清淡点?”

“不!不要清淡!吃肉,我想吃肉!”佟辛大声。

霍礼鸣把车停住,转过头目光起疑。

佟辛已经要不起面子了,“我银行卡被锁,我没钱吃饭了。”

“……”

“已经饿三天了。”她眼眶红红的,小声道。

霍礼鸣是彻底沉了脸,语气焦急,藏不住几分生气,“你为什么不找我?”

佟辛更委屈了。

罪魁祸首还这么凶。

她低着头不说话,手指缠着手指可怜兮兮的模样。霍礼鸣软了心,一脚点开油门,无奈道:“好好好,我带你去吃饭。”

霍礼鸣简单粗暴地带她去吃湘菜,比较接近清礼市的口味。大鱼大肉且下饭,最易满足味蕾。佟辛真跟饿狼出洞似的,长发一扎,大快朵颐。

霍礼鸣吃了几口便放下碗筷,一手搭着椅背边沿,一手有下没下地轻敲桌面,然后蓦地一笑,“我怎么觉得,你像个骗吃骗喝的小渣女呢。”

佟辛吞下一口饭,“你只要愿意负责我温饱,让我做什么都行。”

霍礼鸣挑眉,“什么都行?”

佟辛看向他,不怎么坚决地沉默下来。

“诶,你这银行卡怎么突然锁了?”霍礼鸣夹了块鱼放她碗里。

佟辛手一顿,飞快低头扒饭,含糊道:“就是安全升级,我去柜台补个资料就好了。”

霍礼鸣虽存疑,但也只是一闪而过。更多的是不悦,“出了事为什么不来找我?没钱吃饭,饿肚子。怎么,你是想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

佟辛坐直了,垂着小脑袋,乖乖听训话。

“你哥说了,在上海让我多照顾你。你倒好,连饭都吃不起了。万一被佟医生知道,会怎么想我?”

佟辛小声,“他应该想不到你。”

霍礼鸣:“……”

佟辛很快意识到,不能得罪他,于是展颜笑,讨好乞求:“资料审核还要个三四天,你借点生活费给我行吗?卡升级好后,我立刻还给你。”

她双手合十,立在下巴边。手背的肤色和脸庞一样白皙,像淡淡的椰奶丝绒,低眉顺眼的模样,也像春天里迎风轻漾的柳枝。看着这个女孩儿,就会想到美好。

这个陌生的词语,无声浸润霍礼鸣的人生。

他从泥泞中走来,原以为,能遇见唐其琛这轮炽热伟岸的太阳,已是毕生之幸。却不曾料想,在24岁那一年,捡到一颗发光的星星。

太阳给予他赤诚明亮。

星星赐他温柔与想象——

有关幸福的模样,原来,他也可以有资格再执神笔,去描摹,去涂彩。

霍礼鸣心思动了开关,便再也无法正常归位。

他淡淡“嗯”了声,“钱就不借了,还有三天是吗,我每天来接你吃饭。”

佟辛:“……”

服务这么周到的吗酷哥。

霍礼鸣神情自然,很有绅士风度地又给她夹了鱼,“别多想,多吃点。”

吃过饭后,他又带佟辛去吃甜品,中山路上死贵的那一家,什么都挑最好的买。甜品过后不到一小时,他又提议,“去吃点烧烤?”

佟辛揉了揉肚子,“还没消化。”

“这样啊。”霍礼鸣悠然自得道:“我明天不一定有空过来,到时候你可能会饿肚子。”

佟辛伸手制止他继续,“我吃。”

就这样,小霍爷开着这辆大切,穿梭半个上海城,疾风降温的秋冬之交,载着姑娘飞驰而过南浦大桥,路过闪耀的东风明珠,与黄浦江水共赴远方。

话是这么说,但第二天,他雷打不动地准点等候在F大门口。酷哥本就惹眼,还戴了副墨镜,一身短款皮夹克下,两条腿又长又直。他像一个行走的男模特,佟辛站在校门口远远而望,忽然想到了她高一那年,和鞠年年一起偷看的禁忌杂志。

如果霍礼鸣光裸上身,秀肌肉,秀身材,秀人鱼线,戴着粉色米奇耳朵,屁股上再夹一条长长的尾巴。

OK,完美代入。

人走近,霍礼鸣从后座拎着两大袋吃的用的给她,“随便买了点,怕你晚上肚子饿。”

佟辛震惊,“喂猪吗?”

“你说是就是吧。”霍礼鸣还会装无辜了。

站了会儿,佟辛不自然地说:“那我回宿舍了。”

“回什么宿舍,”霍礼鸣伸手勾了下她肩膀,把人调转了方向,然后推着她的背往车边走,“走,吃饭。”

就这么几天无缝相处下来,佟辛发现,霍礼鸣对上海相当熟悉,各式各样的美食都能找对地方。而且吧,出手是真阔绰。那天她偷偷百度了他的车型号,价格令人瞠目结舌。

佟辛想起自己十八岁生日许的“小富婆”之愿,简直是班门弄斧,蠢兮兮的。

霍礼鸣点完菜回来,从后面顺手揉了把她头发,“又发呆。”

佟辛回过神,依旧兴致不高,“你别点太多菜,这一天天的花钱如流水。”

霍礼鸣笑,“管我钱啊?”

佟辛丢了记你想太多的眼神,“我怕我过几天还不起,还得分期付款。”说完,她站起身,“我去一趟洗手间。”

可从站起来那一瞬起,佟辛就发觉不对劲了。

女生的直觉又精准又敏感,她心里一凉,小腹的坠胀提示着迟来的姨妈大概率光临了。

佟辛到洗手间一看,果不其然。

她怎么都没想到,生理期来得这么凑巧,并且来势汹汹。佟辛自闭了,她没带卫生棉,而且就这么出去,用不了一小时,外裤都能浸脏。

过了十分钟,佟辛才磨磨蹭蹭地回到座位。

霍礼鸣皱眉,“怎么这么久?”顿了下,“怎么了?”

佟辛低着头,脸涨得通红,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霍礼鸣没明白,“什么忙?”问完之后,随即反应过来,尴尬不过三秒,他随即笑了笑,轻松自然地安慰:“多大点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多正常的一件事,没什么羞于开口的。你坐着休息,我去给你买。”

霍礼鸣语气太淡定自然,无形之中宽慰人心。

佟辛怔怔看着他背影远去,心里暖得像被小太阳烘烤。

霍礼鸣很快回来,佟辛愣了下,这,拎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多啊。

事实确实很多,光卫生棉就有一大袋,夜用日用纯棉网状超薄护翼还有什么液体卫生棉,能想到的牌子全在这儿了。

霍礼鸣难得的惜字如金,“不知道你平时用哪种,你用的,里面有吗?”

佟辛默默点了下头。

他松口气,又递给她两个纸袋,“顺便在附近商场买了条裤子,你要用得上,就凑合穿穿。”

怕她外裤也脏了,所以有备无患。

佟辛抱着两大袋东西,满当的不止是怀抱,还有沉甸甸的心。

等她收拾完自己出来,菜已经上齐,霍礼鸣无事人一般,“快吃,不要饿死当代大学生。”

吃完后,他又半哄半诱地领着人去买了甜品,一份不够,说四份一起打包,拿回宿舍给她室友一块儿吃。什么“好东西要一起分享,我是帮你维系宿舍感情”,说得道貌岸然的,在佟辛听来,怎么像是隔空贿赂呢。

上车后,霍礼鸣解开安全带,“等我一会。”便又下了车。

五分钟后回来,塞给她一个保温瓶,风轻云淡地说:“这餐厅老板跟我熟,特意让他炖了盅燕窝,保温不会冷掉,但也别拖太久,你回宿舍就赶紧喝了。”

车里安安静静,只有暖风送香的细微声响。

佟辛:“你给我买这么多东西,我真的还不了这么多钱。要不,要不我分两个月给你行吗?”

“不行。”霍礼鸣干脆答,唇角笑意淡淡,“我又不是高利贷,还分期付款啊。”

佟辛无言,抬起头真诚道:“花太多了,我真还不了这么多。”

霍礼鸣一边腹诽,这小妞说话真够伤人心的,跟他还要这么有距离感。好歹也是表白过的人,一点旧情都不顾念了,啧。

一边又若无其事装淡定,“不还也没关系,还有一个方法。”

佟辛着了道,“什么?”

“你看,这几天我带你吃饭,油钱,饭钱,零食,甜品也不少。咱俩目前的关系,花的是有点多。”他一本正经道。

佟辛沉默半刻,没法否认,是这个理。

但亲疏有别的态度,又明明白白地让心痛了痛。

窄小昏黄的车内灯光里,两人的距离不过半臂宽。霍礼鸣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清新如百合花,用纯真点缀,让她像一个玫瑰色的梦,这个梦,能够让人离幸福更近一点。

霍礼鸣活了26年,也有过阖家团圆的完美时刻。但更多的,是惨烈碎片修补的记忆。他以为没心没肺,就能潇洒坦荡地和这一生死磕到底。

到底,就是结局。

却从未想过,这一程,山青水绿,繁花簇拥,他不再敢奢求遇见这样的风景。佟辛的出现,像一场不事声张的海啸,兜头扑下,卷他入浪,乘风远航,驶入疯狂的深海。

他一身反骨,嚣张狂妄,年少轻狂时,也曾将生死置之度外。但这颗星星,打破他的设想,让他想要努力,想要争取,想宁死不放手,去争取这可靠的温暖。

霍礼鸣清晰感知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一下一下,拼划出毫无保留的真心。

他目光渐深,稳操胜券,也如傲立坚定的山川脊梁,“为别人花钱,得算计。但为喜欢的人花钱,我心甘情愿。”

霍礼鸣用眼神包裹住她,“你能不能成全我这份心甘情愿。”

佟辛彻底怔住。

霍礼鸣也彻底直白。

“我喜欢你。十八岁的生日愿望,你还愿不愿意让它实现?”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40章 如约(4) 下一章:第42章 初爱(2)
热门: 尼罗河上的惨案 逃婚之后 巷说百物语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莫负寒夏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都市血影 都市传说拼图 明枪易躲,暗恋难防 落魄后我被死对头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