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胭脂色(4)

上一章:第35章 胭脂色(3) 下一章:第37章 如约(1)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35颗

佟辛觉得这人厚脸皮的功力已修炼到满级。

“宝宝”这个词本身就是个炸药包, 从他嘴里说出来,直接升级成原子弹。

“宝什么宝,你这么老好意思装嫩啊, 我看你就是个巨婴。”佟辛怼回去, 然后转身进了包间。背对时, 她使劲闭了闭眼,幸好走廊灯光做旧,可以掩盖她双颊绯红。

大学生活渐渐步入正轨。佟辛习惯往返图书馆和寝室,周五下午没课,就会跟室友们去逛街吃小吃。家里每周会给她打三次电话,辛滟的态度有所松解,女儿还是女儿,不停叮嘱她吃好点儿, 穿暖点儿。

佟斯年工作实在忙,电话打得少,但时不时的会在微信上给佟辛转点零花钱。

哪怕佟辛不缺钱。

周六上海有暴雨,佟斯年会截个天气预报的图发给她:注意安全。

每每此时,佟辛都会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慨,几个月前, 她还在为高考奋战,为志愿抗争, 以为梦想被乌云遮蔽。几个月后,尘埃落定, 世界仍在照常运转。

佟辛想到霍礼鸣那句“来都来了, 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死磕到底”——或许, 这个宝宝有道理。

周六晚, 霍礼鸣陪同唐其琛出席一个晚宴。

这是唐其琛病愈后第一次公开露面, 主办方是上海商会,不乏商界巨佬。他休养的这段时间,外界已有流言猜测,也该出面稳定人心了。

黑色宾利稳妥行驶在中山路,霍礼鸣递过温水杯,“我嫂子特意交待的,让我看着你喝完。”

唐其琛接过,放在手里摩挲。

霍礼鸣也不催,悠哉地拿出手机,光明正大地对准他,“哥,给你拍个视频,嫂子交待的。”

唐其琛手一顿,无言地旋开盖照做。

霍礼鸣就是做做样子,他太了解唐其琛的脾性,唯有“温以宁”三个字是治他的不二法宝。

到酒店,一下车,便有不少人围过来寒暄。唐其琛左右逢源,笑时疏朗开阔,不见丝毫病容。踏入宴会厅,一个中年男人迎面夸张而来,“其琛,多久没见你了。”

唐其琛不动声色地躲开他的双臂,霍礼鸣再悄然往前站一步,相当于一道屏障,提醒着对方距离。

此人叫胡文喜,什么生意都做,不是正经路子的人。这几年据说靠倒卖古董发了一笔大财,有模有样地称起了胡总。他的喇叭嗓非常刺耳,“贤弟,前段别人都说你病了,我看是他们瞎,这不,好好地站在这儿吗!”

唐其琛笑意疏淡,“劳您关心。”

“走走走,咱们去那边喝几杯,我有个绝好赚钱的项目,就觉得你最合适!”胡文喜身上修饰不掉的粗鲁气质,自来熟地就去揽唐其琛的肩膀。

手还没伸过来,就被一股暗力“自然而然”地给撞开了。霍礼鸣结实的身板是典型的好看耐造,这一撞,劲儿不小,胡文喜一个踉跄。

“你!”他目露不满,气急败坏地盯着霍礼鸣。

唐其琛却领着人擦肩而过,只象征性地对胡文喜略一颔首。

背过身,唐其琛轻咳两声,淡淡蹙眉。

霍礼鸣也深呼吸,小声:“靠,喷了一吨古龙水吧,熏死我了。”又走几步,霍礼鸣倏地严肃收敛,提醒说:“是付宝山。”

付氏集团的董事长,年近六十,精气神如龙虎之姿。付宝山端着酒杯走过来,唐其琛也换上笑脸,你来我往,推杯换盏。

一番客套寒暄后,付宝山老眸精光,忽地看向霍礼鸣,“哟,小霍回来了?”他拖慢语速,笑里藏话,“我还以为你躲着不敢见人,没个三五载不敢回上海。”

霍礼鸣嘴角扬笑,不搭腔,就这么静静站在一旁。

付宝山抬着下巴,“光明前阵子还提起你,说你不在,他觉得索然无味。都是年轻人,找机会聚聚。”

唐其琛弯唇,“我没记错的话,光明比他年轻个两三岁。聚聚是好事儿,让他跟礼鸣学着点,为人处世,人情练达,礼鸣这几年的长进还是很大的。”

一番话,既是替霍礼鸣打圆场,又是无声地替他撑腰。

霍礼鸣和付家结过梁子,与付光明尤其不对付。付宝山自然知道其中疙瘩,本意是明嘲暗讽,哪知唐其琛如此维护。表面和平呵呵两笑,各自心里头九曲十环。

晚宴高潮,是安排了一个古董鉴赏环节。其余不过尔尔,山水国画,瓷器宝瓶,搁大佬们这里不足为奇,重头戏是一个青瓷竹节杯。

胡文喜语气骄傲,说这是他从西北深山区寻出来的晚清古董。他干这一行,又能言善道,语气一惊一乍的,很能调动气氛。最后谄媚地说:“各位给看看,提提建议。”

附庸风雅之事谁都乐意,一个个煞有其事地观摩,评论,再一堆人夸赞恭维,人人都成了鉴赏大师。

到了唐其琛这儿,胡文喜弯腰哈背,双手奉上,“唐董,您给开开金口?”

唐其琛三件式的西服衬得人脱尘超俗,温文尔雅。他接过,没看,没评价,只对霍礼鸣使了个眼色。

霍礼鸣垂眸,再扬眉,笑得痞气邪乎,说:“假的。”

所有人一惊,胡文喜面上挂不住,瞪目急了:“你怎么说话的!”

“西北山区气候不宜产瓷器,这也不是你所说的晚清出土,彩釉鲜艳,成色新。竹节杯?胡总,上头可不是竹子,而是笋壳堆贴纹。”

霍礼鸣娓娓道来,不卑不亢。

现场议论声更大了。

他笑了笑,“胡总怕是买到假东西了,西北哪个地方?那边我朋友多,没准还能帮您去讨个公道。”

胡文喜面红耳赤,额冒惊汗,“你,你瞎说!”

“瞎不瞎,很简单。”霍礼鸣停顿一秒,轻飘道:“摔碎,看看瓷内壁的豁口就知道了。”

胡文喜虚了气势,没想到碰上这么个行家。

而下一秒,唐其琛动作轻缓地松开手指,瓷杯坠地,“哗啦”碎裂四瓣。豁口光洁齐整,连门外汉都瞧得出,这么精良的工艺和材质,怎么可能是古董呢。

唐其琛淡声:“说得不错。”

确是假的。

方才那些口若悬河的大佬们脸黑如煤,对着胡文喜甩袖而去。全怪他办事不利,弄了个假玩意儿来糊弄人。

平平无奇的晚宴,这一出,才最有意思。

回程路上,唐其琛闭眼休息,霍礼鸣低头看手机。路过天桥时,唐其琛忽说:“你既然对这些有兴趣,就可以尝试着发展。”

霍礼鸣愣了下,随即一笑,“谈不上发展,就是闲的。”

唐其琛:“我给你推荐个人,他在北京,有空的话,可以和他见见面。”

F大新闻系课程排得挺满,周四尤其。这才大一,专业课虽然不多,但佟辛觉得跟她上高二时的学习节奏差不多。新闻系每年的招生人数都很严格,毕竟在全国都是排名前二的。

这天晚上,薇薇买完东西回来,“辛辛,我刚在外面又看见靳清波了。”

福子探出头,“啊?他还没走呢?我们从食堂回来他就在了。”

陈澄:“他正式开始追你啦?”

佟辛无语,“没有啊,他什么都没说,每次看见就打个招呼。”

福子:“这偶遇的次数也太多了。”

陈澄:“其实我觉得他这样不太好。想追人,就大大方方地追嘛。你自己得先亮明态度,才好让女生给态度。”

佟辛也是这样认为的,这个学长吧,刷脸的次数实在是多。但也没明说什么,佟辛自然也不好措辞。直接发话:“对不起,我不喜欢你。”——这不是神经病嘛。

“欸,拜托你们件事儿啊。”佟辛斟酌了下语气,说:“以后他让你们转交东西,或者问我在不在宿舍……”

三人齐声:“都说不知道。”

佟辛笑了笑,“明天请你们喝奶茶。”

很快到周六,佟辛要等一个很重要的快递,是佟斯年给她寄的一个社区证明用来交学校的。室友们结伴去看电影了。快递十一点多才送到,打电话让她去南门拿。

佟辛刚走出宿舍大门。

“佟辛。”靳清波又这么巧地碰上了,“你去哪?”

“我去门口拿个快递。”佟辛礼貌答,笑了笑,就要走。

靳清波把路让出来,笑意淡淡。

佟辛没多想,可往前走了几步,发现他又跟了上来。也不能说跟,就是保持着三五米的距离就这么到了南门。佟辛转过头,靳清波就对她笑。

佟辛有点不太自在,“你也拿快递啊?”

“没,我就随便走走。”他说。

佟辛取好快递后,特意在原地磨蹭了会,结果靳清波也杵在那不动。佟辛心里升出一丝异样,让她不太舒服。恰时候,马路对面有人叫她:“妹妹!”

程序的车停在路边,他笑着狂挥手,“巧了么这不是,赶上饭点了。来,带你去吃饭。”

换作平时,佟辛肯定会推辞。但相比身后的靳清波,佟辛如释重负,终于有借口走了。

“我先走了啊,再见。”说完,她就小跑着上了车。

程序瞅了眼后视镜,“你同学啊?要不要一起?”

“不用不用。”佟辛暗暗松了口气,“谢了啊,程序哥。”

“谢什么,你这一去,我让姓霍的心甘情愿买这顿单。”

佟辛愣了下,“他也在啊。”

吃饭的地方是小路里的一家私房菜馆,位置不起眼,但店员显然和程序很熟,见着人就说:“小霍爷已经在里头了。”

老板走出来,“哟”了一声,“今天有新朋友啊。”再定睛一看,“啊,新朋友有点儿小。阿序,你家亲戚?”

程序张口就来,“没,霍爷的女儿。”

佟辛:“……”

霍礼鸣恰好走出来,拖着强调散漫喊:“闺女来了啊,来,上爸爸这儿。”

佟辛不恼,认认真真地给他微鞠躬,毕恭毕敬:“爷爷好。”

程序他们一个爆笑,“哈哈哈哈哈!”

霍礼鸣眼皮一跳,佯装生气,“小白眼儿狼,东西白给你买了。”

佟辛慢吞吞地跟着他往里头走,“什么东西?”

霍礼鸣挪开椅子,顺手拿起放在上面的纸袋递给她,“给。”

佟辛低头一看,认出了这个牌子,正是那天在商场被柜姐刁难的罪魁祸首——那只一模一样的包。

“就当是送你考上F大的礼物了。”霍礼鸣风轻云淡地说。

佟辛没吱声,就这么拎着站着不动。

霍礼鸣看她一眼,觉得应该是害羞。心情莫名愉悦,还煞费苦心地开导:“没事,别有心理负担,随便说一句‘谢谢’就行。”

佟辛委婉道:“其实当时不是我要试背,是我室友,就那个短发女生,她看中的。”

霍礼鸣:“……”

佟辛把它推还回去,挺有原则地说:“从小到大,我不替男生送定情信物的,你自己送吧。”

霍礼鸣皱了皱眉,很遗憾的样子,“这样啊,所以你从小到大,很多男生托你送东西?看来是我误会了。”

“误会什么?”

“误会你魅力很大,没想到竟然……”

佟辛做了个锤他的动作,“去死。”

霍礼鸣笑得眉眼飞翘,不再调侃,“拿着吧,我也没别的人送了。”

周嘉正和程序走进来,佟辛就没再继续话题,把包搁在空闲的椅子上。很快上菜,周嘉正看了一圈儿,“程序你是不是改菜谱了?怎么这么清淡啊。”边说边伸长脖子,“萝卜丝,清炒莴笋,土豆泥,卧槽,是给人吃的么?”

“我没改啊。”

“我改的。”霍礼鸣平静说:“天干物燥吃清淡点儿。”边说边给佟辛夹菜,“不然容易流鼻血。”

佟辛愣了下,碗里的土豆丝变成了七彩虹巧克力豆,绚烂缤纷地往心里蹦。

周嘉正催促程序,“看我干嘛?赶紧吃啊!吃完好去寒山寺报道。”

程序没反应过来,“啊?什吗?去寒山寺干吗呀?”

“出家。”

周嘉正被怼,可烦心。也不知戳中了他哪根神经,突然还伤感起来了,“昨晚我陪我妈看了两集电视剧,我就搞不明白了,那么漂亮的女主人,那丈夫竟然还出轨。我妈气得拿拖鞋去打电视机。”

程序:“那你还不拦着点。”

“我不拦,砸坏了我明儿给她买新的。”周嘉正一脸憧憬,“如果我是那男主角,我天天哄媳妇儿开心。想买什么就给买,下班按时回家,出门应酬肯定提前打招呼。”

霍礼鸣点了下头,漫不经心地闲聊:“这都是基本的,还得每周出去约个会,看看电影吃吃饭都可以。”

“对对对。”周嘉正连连点头,“每年一起度个蜜月,旅旅游。春天去云南看花海,夏天去避暑,冬天,冬天去……”

霍礼鸣:“去日本,一二月的富士山很好看。”

周嘉正:“冷死个人有什么好的。我觉得去巴厘岛更适合。”

“去日本。”

“巴厘岛。”

“日本。”

“巴厘岛!”

佟辛恍恍惚惚,所以,刚才发生了什么,两个大男人的画风转变成这样了。

霍礼鸣问程序:“你来评一评,先去哪里?”

程序一脸深沉说:“我觉得……你先得有个老婆。”

霍礼鸣:“……”

程序还煞有其事地看向佟辛,“你说是不是啊妹妹。”

佟辛果汁儿喝得好好的,忽然被Cue,手指不自觉地颤了颤,心跳也渐渐乱了节拍。

安静三秒。

霍礼鸣忽而挺直背脊,手从椅子边沿挪回桌面,衣袖挽上手腕,露出一半精瘦结实的手臂,纹身虽满布,但其实是水墨式样,灯光下,颇有几分斯文败类气质。

霍礼鸣淡声:“老婆不着急,先有个女朋友也行。”

说完,他的目光落向佟辛。

不着痕迹、却又重而有力。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35章 胭脂色(3) 下一章:第37章 如约(1)
热门: 妖者为王 丰乳肥臀 校草是女生[穿书] 十五年等待候鸟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 不婚女王 他的专属万人迷 秘书长3·大结局 魔法师·学徒 星光璀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