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是姐姐!(4)

上一章:第20章 是姐姐!(3) 下一章:第22章 少女心(1)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20颗

宁蔚愣了几秒, 走过来捏住他的脸,狠狠往右边一甩。

霍礼鸣一愣,然后低骂一句, “毛病啊。”

虽对年幼记忆不甚明朗,但这个动作, 和小时候的模糊印象忽地重叠,凿出一条清晰的脉络, 勾出似曾相识。

宁蔚恍了恍神,低声吐槽:“跟小时候一样混蛋。”

霍礼鸣抿了抿唇, 不算客气地把人往客房推,“睡不睡?不睡就把床拆了!”

宁蔚:“……”

夜幕深降, 宁蔚背着吉他, 化好妆, 九点准时出门。

人走后,霍礼鸣走到窗边打电话。

对方接得快, “小霍?”

“礼哥。”霍礼鸣问出这句话时,声音不自觉地紧绷, “想跟你打听个事儿,结果什么时候能出?”

“快了,就这几天。”对方笑道:“怎么, 这次不一样?”

霍礼鸣没说话, 良久,才含糊地“嗯”了声, “没事儿,我就问问。”

还有几天元宵节, 年过完了, 寒假也将过去。鞠年年约了佟辛一起逛街。去了才发现, 杨映盟也在。

一个寒假不见,鞠年年惊呼:“辛辛,你长高了耶!”她伸手比划,“你以前只比我高这么多,现在这么多了。你什么啦,我也想长高!”

佟辛兴致缺缺,“我也觉得自己长了点儿。我不想长太高。”

“傻瓜。”鞠年年痛心疾首,“女生个子高多好看,穿衣服随便挑,气质也好,身材也好的。”

一旁的杨映盟冷不丁地说一句 ,“那也得看脸吧。”

“你什么意思?”

“你明白的。”

“杨映盟你欠揍是不是?”

佟辛拦住气急败坏的鞠年年,“我身高分你一半行了吧。”

这俩欢喜冤家,待一起十分钟准吵架。鞠年年气呼呼地走前面,佟辛叹了口气,宛若一个老家长。

三人坐地铁去市中心,这个点错过早高峰,空晃晃的列车里还有位置坐。三个人坐一排,晃晃荡荡的,看着车外明暗交替的广告牌。

杨映盟看了眼佟辛,问:“他还追你吗?”

佟辛差点咬到舌头,随即故作镇定,不清不楚地“嗯”了声。

“那就是还在追?!”

佟辛皱眉,“你小点声音。”

小不了的,鞠年年耳力尖,声音更大更尖:“谁在追你?!”

车厢里的乘客望向他们,佟辛无语。

“我都让你报警了,你怎么还没报?”杨映盟说得隐晦含蓄,“条件这么好的你拒绝,干吗对一个这样的人心慈手软了?”

佟辛下意识地反驳,“怎样的人啊。”

“小混混,混社会的,还爱打架,一看就没上过大学。”

“没上过大学的这么多,你不要人群歧视。”佟辛不高兴道:“还有,什么叫混社会,读完书,参加工作,谁还不是在社会上混呢。”

杨映盟辩驳:“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佟辛停了下,说:“我不知道啊。”

杨映盟这小少爷脾气擦枪走火,委屈巴巴道:“你就是偏袒他。”

佟辛不说话了,若无其事地扭头看车厢外的广告牌。

到站,杨映盟一包子的气冲去前头。

鞠年年扯了扯佟辛的手,“辛辛。”

“嗯?”

鞠年年小声的,笃定的,看着她的眼睛,“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佟辛一怔,脱口而出,“不喜欢。”

“我还没说是谁呢。”

“……”

鞠年年心灵鸡汤看太多了,说话一套套的,“杨映猪说得对,你偏袒。偏袒意味着双标,而双标,代表着情不自禁。”

佟辛心口忽地一麻,像过了层电似的,看她好几眼,不吭声了。

鞠年年撇了撇嘴角,还有半句话没说完:

沉默,意味着言不由衷。

元宵节这天,辛滟亲自揉汤圆。一早上的买食材,和面,做事飒爽雷厉。佟辛在旁边帮忙,一手的白面粉。

“面你得这样揉,往里头发力。”辛滟不厌其烦地手把手教,“再和点面粉,对。”

辛滟的性格虽外放大咧,但对女儿却是极富耐心的。从小到大,没有对佟辛发过一次脾气。幼升小的时候,佟辛单韵母和复韵母傻傻分不清,拿着第一次语文考试不及格的试卷哭成了小花猫。

辛滟那天做了四台手术,累得只剩半口气。但仍是打起精神,笑眯眯地抽了条小藤椅和闺女面对面坐着,“我们家小辛辛也太厉害了,只差三分就六十了,一百分的试卷答对一大半呢。”

佟辛在这样充满爱与包容的环境中成长,张弛有度,也塑造了她身上天真不失的部分。

佟斯年昨天很晚才回,难得一天休息能睡个懒觉。八点半了,佟辛看了眼卧室门,她昨晚睡得早,问辛滟,“哥昨天又夜班啊?”

“没。”辛滟哼了声,“又去酒吧听人唱歌了。”

提起这事儿,辛滟又有的念叨,“本来就忙,空出点时间也不知道做点正经事。你李叔都问了我好几回,问斯年什么时候有时间。”

“哥哥要相亲?”

辛滟心烦意乱,面团都不想揉了,“他能记得这事儿我就酬神谢佛了,李叔的女儿,明芳姐姐你见过的。李家都主动抛出橄榄枝,你哥说忙,一拖再拖的。”

佟辛:“哥哥不是忙,是不想。”

辛滟一手掌重重按在面团上,“不想不想,二十八、九的人了,有时间就去酒吧听歌。我看他是想转行当歌手。”

佟辛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辛滟也就一时情绪,不至于真埋怨儿子。她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你哥工作这么忙,再不抓紧,怕是要娶不着媳妇儿。”

今天天气放晴,明亮的太阳悬挂高空,天空也是纯净的湛蓝。楼栋之间漏出一小块,一长道白色云团横跨天际,像极了初夏。

宁蔚一天没回来。

霍礼鸣起床的时候,特意站在门口看了眼她房间。干净,整洁,桌上摆着彩条样式的化妆包。

霍礼鸣已经出去办完一轮事,下午到家,还是没见她人影。在屋里溜达了一圈,上海的座机号码打来电话。

他手机没换号,乍一看以为是小广告,拖到最后一秒才按了接听。那头问:“是霍先生吗?”

霍礼鸣没搭腔,开着免提搁一旁。

直到那边说了一句话,“我们是同莘医院生物遗传科,您这边委托的检测结果出来了。”

霍礼鸣如垂死病中惊坐起,瞬间清醒了。

他打开邮箱,迅速翻开报告扫描件。这类报告的格式、内容,他熟得不能再熟。目光扫至最后一页——

半世所寄,盖棺定论。

白日艳阳为深夜腾挪,城市霓虹闪烁。霍礼鸣坐在出租车里一秒没耽误,万物似有感知,这一路开去闹市,竟难得的没有堵车。

MIS酒吧,人头攒动,吧台都坐满了人。

霍礼鸣找人拼了桌,在最后排。

灯光已经变暗,从焰火红到烟花蓝,一圈圈的光影游晃朦胧。唯有台上正在试音的宁蔚光鲜耀眼。

她一身朋克装,马丁靴,两条腿笔直匀瘦。她的肩颈优越,无论何时,都像一只高傲的天鹅。

宁蔚坐在高脚椅上,叠着腿,一派悠然从容。前奏响,音乐起。那是一首粤语歌。

“人生艳如花卉/但限时美丽/一览始终无遗/回望昨天剧场深不见底/还是有几幕曾好好发挥……”

霍礼鸣一口灌下半杯酒,眼底像被烟熏着了,深邃且怅然。他听了宁蔚一整晚的歌,脑子里想把那些破碎的记忆完整拼图。

酒尽了,歌停了。

霍礼鸣深吸一口气,起身走了出去。

凌晨三点,宁蔚背着吉他出酒吧。

“喂。”柱子后面的霍礼鸣懒洋洋地出声。

宁蔚吓得一哆嗦,看清人后,陡然火大:“大半夜的跑这儿来做什么?”

霍礼鸣双手插兜里,黑色外套薄薄的,似要与这夜色融为一体。他看着宁蔚,还是那副懒得打不起精神的语气,“……改名干吗?叫霍丽美不挺好的嘛。”

宁蔚愣了下,快要被这三个字烧着了耳朵,她眼神定定,“鉴定结果出来了。”

霍礼鸣鞋底磨了磨地面,“嗯。”

宁蔚嗤声一笑,波澜不惊地问:“所以,准备怎么对亲姐,嗯? ”

霍礼鸣还认真想了想,平静道:“明天带你去派出所。”

“干吗?”

“把名字改回来。宁什么蔚?我看霍丽美就很美。”

宁蔚脸色崩了,“死开。”

霍礼鸣嬉皮笑脸地追上来,“死不开,我是你弟弟啊亲姐。”

宁蔚:“……”

两人唇枪舌战地一路到家,是冬夜,天边却有圆月。

霍礼鸣想象过无数次和姐姐相认的场面。痛哭流涕,抱头痛哭,或是说上几句矫情话,再干脆物是人非、沉默以对。

却从未想过会是这般情景。

怎么形容呢?

霍礼鸣想到了生日那天,在佟辛家吃的那顿晚饭。热闹的,自然的,被烟火气锦簇抱拥。

到家,宁蔚蛮霸道地指挥,“主卧让给我睡了啊。”

霍礼鸣冷笑,“睡,你睡,我床下养了一笼子老鼠。”

宁蔚无语,“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竟长成了这样?”

霍礼鸣淡声说:“没经历什么,也就认了个上市集团老总做哥哥,上海两套房,三辆车,存款五百万,长得稍微出众了那么一点点。”

宁蔚忍不住笑出声,“毛病。”

不再搭理,她去洗澡。等她洗完澡出来,霍礼鸣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宁蔚叫他一声。

霍礼鸣转过头看着她,目光沉淀而认真,“我想问你个问题。”

宁蔚静静站立。

“这些年,你有没有找过我?”

男人年轻的面庞轮廓流畅,眼里也有了隐晦的蓬勃期盼。

半晌,宁蔚说:“从未放弃。”

第二天,霍礼鸣煞有其事地找了支笔和本子。同时给佟辛发了条信息:“[戳一戳]”

佟:“[问号][问号]”

霍:“回复挺快啊。”

佟:“我正好在给朋友发解题步骤,是顺便,不是特意回复你的。换做平时,我不会这么快回复的。”

打这段话时,佟辛手指都快摩擦起火了。

她好像忘了,越解释,就越掩饰。

霍礼鸣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现在有空吗?”

佟辛启了启唇,正想着该怎么答。

霍礼鸣:“我在你家门口。出来?”

佟辛:“……哦。”

出去之前,她在衣柜前犹豫了两分钟,穿哪件外套好。这件新的上次穿过了,鹅黄色的也看过了,黑色有点儿显老气。

最后,佟辛选了件淡水粉的早春款毛衣开衫。

霍礼鸣等在门口,一眼就能看见他挺拔的背影。察觉动静,他转过身,先是将佟辛从头至尾扫了眼,最后盯着她的毛衣开衫,“穿这么少,不冷?”

“不冷。”佟辛把手悄悄背去身后,指尖已经快冻没知觉了,“你找我什么事?”

霍礼鸣没再追问,往右一步,不动声色地挡住风口。

“帮个忙,会取名儿吗?”

“取名?”

霍礼鸣兴致颇高,看得出来,心情轻松愉悦,甚至一种隐隐的示好,“佟医生太忙,我不好去麻烦他。怎么样,小学霸,帮个忙呗。”

佟辛腹诽,原来只是看上了她的才华。

多大点事,佟辛答应下来。

佟辛语文成绩很不错,写得一手好作文,让她取名,无非就是引经据典,取几个有内涵的好名。这事她有经验,年前就帮小表姐的新生宝宝取过名字。

佟辛坐在书桌前,想了想,给霍礼鸣发信息:“男生女生?”

回复很快:“女。”

那还挺好取的。佟辛顺手默出两句诗:

“重重叠叠上瑶台,几度呼童归不开”——瑶台不错。

“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声晚,意境唯美。

“帝乡明日到,犹自梦渔樵”——渔樵,寓意深刻。

佟辛很认真,想着再翻翻词典,多备几个供他选择。等她写了十来个,觉得差不多了才拿起手机。

页面还停留在十五分钟前和霍礼鸣的对话框,所以新消息没有提醒。看了才发现,那条“女”消息后又补了一句:

“就是上次给你开门儿的姐姐。”

佟辛无语,心凉,郁闷,愤怒。

给她取名?

她配不上这么好的名!

佟辛把纸盖住,定神数秒,紧抿唇瓣,提笔挥字。

时间拨后两小时,宁蔚今天接了个商场开业的演出,中午才到家。开门时,踩着了门底缝里的一张对折的小雏菊信纸。

她捡起来,也没打开,问霍礼鸣:“你的?”

一看就知道是佟辛塞的。她敲过门?怎么没听见呐?

宁蔚两手指夹着信纸,似笑非笑,“你的情书。”

“别胡说。”

“知道小雏菊的花语吗?”宁蔚晃了晃信纸,“‘深藏心底的爱’,俗称暗恋。”

霍礼鸣无语,但很快心情愉悦,忙不迭地催促,“你打开看看,我让隔壁的妹妹给你取的名。”

“取名干吗?”

“周一去派出所,把你户口改回霍姓。我知道你嫌霍丽美难听,你从里面挑一个,佟医生的妹妹成绩挺好,比我取的好。”

宁蔚一时竟不知从哪里开始吐槽。她打开手中的雏菊信纸,看了几个,差点昏厥——

霍旺财

霍春香

霍艳秋

霍美红

最后一个:

霍翠妞。

这个名字旁边还画了一个大拇指,意思是这个最棒。

第二天清晨,天气真的开始回暖了,还有两周立春,太阳迫不及待地开始脱去冬衣,罩在人身上时,竟也有了蓬松的暖意。

过两日就要开学了,佟辛约了鞠年年一起去买文具和书。她今天裹了件厚厚的格子大衣,翻领帽,扎了一个高高的丸子头,清新甜美得像春天里破土的萌芽。

佟辛不记得带没带手机,低着头从包里翻找,路过霍礼鸣家时也没注意路边站了个人。

宁蔚裹着宽大的棉袄,露出巴掌大的脸,眼睛艳丽多情,不轻不重地叫她:“嘿。”

佟辛蓦地一怔,抬起头,目光瞬间带刺,如临大敌。

宁蔚被她这反应逗笑,怎么了这是,吃人啊。

佟辛被她神情……惊艳到了。

怎么说呢,她的审美一直很传统,无论男女。而宁蔚是典型的艳色美人儿,一颦一笑,上扬的嘴角都透着零星的风情。

宁蔚带着笑意,慵懒懒地问:“妹妹,对姐姐有意见啊……”

佟辛被美色所惑,纯属看呆的。

但在旁人眼里,就像受欺负的委屈模样。

安静间,不知何时开过来的白色车身滑下车窗。下夜班的佟斯年一只手撑着窗沿,另只手搭着方向盘,目光不着痕迹地落在宁蔚身上。

他倏的弯唇,人如春风,笑意温润,对宁蔚说:“妹妹……对我妹妹有意见啊?”

那个尾音很微妙,深意婉转,隐约带着迷人的小鱼钩。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20章 是姐姐!(3) 下一章:第22章 少女心(1)
热门: 西班牙披肩之谜 欢乐颂(全三册) 彼得·潘与辛德瑞拉 灯塔血案 梦落芳华 穿成大佬的小怂包 道法苍生 第四天灾 富士山禁恋 如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