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青梅荔枝酒(4)

上一章:第16章 青梅荔枝酒(3) 下一章:第18章 是姐姐!(1)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16颗

年前这些日子, 辛滟和佟承望都会受邀去参加论坛讲座,几天见不着人。佟辛放寒假,佟斯年一有空就带她去外面下馆子。

这天, 两人去吃德庄老火锅,佟辛在车里念叨:“你是医生,还总在外边吃饭。”

佟斯年笑道, “怎么,要给我做饭?”

“是要你给我找个嫂子。”佟辛俨然敲黑板划重点的小老师,三句不离家中头等大事。

佟斯年头疼, 这妹妹, 尽得辛滟真传。

“哥你春节几天假?”

“三天吧, 初二值夜班。”

“那你们医院, 年后会招新的吧?”

“应该,不过ICU别人都不太愿意来。”一是要求高, 二是负压大。就算愿意来,待上半年受不了就又都走了。

佟斯年问:“怎么?”

“那你留留神, 那种年轻漂亮的小姐姐, 可得抓紧了。”佟辛压低声音,还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佟斯年哭笑不得, “待会在礼鸣面前别乱说话, 给我留点面子。”

佟辛一愣, “他也在?”

佟斯年把车调头, 边看后视镜边说:“嗯, 回来接你的路上正好碰见, 顺便了。”

车刚停好, 安全带还没解, 医院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主任。行, 好,二十分钟吧,我这边过去有点堵。”佟斯年捏着手机晃了晃,无奈叹气,“一个病人出了点意外,我得回医院。”

佟辛隐隐有预感。

果然,佟斯年交待:“让礼鸣带你吃饭吧,我给他打个电话。”

佟斯年赶时间,很快走了。

霍礼鸣受人之托,怕佟辛找不着地方,就到电梯口等。

电梯门划开,恰好对上视线,霍礼鸣故意作弄,“怕不怕啊,你哥不在。”

佟辛睨他一眼,“该怕的是你。”

“为什么?”

“你钱包不保。”

霍礼鸣一想不合理,“怎么又成我买单了?白给你当了那么多天斯文保镖了?”

一提这事,佟辛的良心还真的痛了痛,于是退让道:“好吧,这顿我请。”

“你请?”霍礼鸣皱了皱眉。

佟辛以为他会说——我从不让女的买单。

他却倏的悦色浮面,“那我得多吃两碗饭。”

“……”

佟辛感慨,还真是职业影响啊,一男的,吃软饭吃得这么理所当然。

服务生过来点菜,反正是自己买单,佟辛便不客气地全点了自己爱吃的。霍礼鸣坐得不太直,靠着椅背,一只手搭着凳子边沿,百无聊赖地看她点菜。

服务生礼貌问:“你们吃什么锅底?”

佟辛看着他,“你吃辣吗?”

霍礼鸣摇头,“不太吃。哦,你帮忙点个水果拼盘。”

服务生热心建议,“不如点个鸳鸯汤底吧?”

佟辛默了默,那还是别鸳鸯了吧。

最后她要了菌子汤锅底,很快上菜,霍礼鸣拿公筷将腐竹海带这些放进去,“你哥怎么会想当医生,这么忙。”

“他从小就想学医。”佟辛说:“我哥周岁抓周,抓的就是听诊器。别的小孩儿买玩具,他买骨架骷髅这些。他五岁就敢杀鱼了。”

霍礼鸣点头,是个狠人。

“那你呢,你喜欢什么?”霍礼鸣带着些许调侃意味,“女学霸的理想,说出来我开开眼界。”

佟辛调酱料的手一顿,若无其事道:“记者。”

“娱乐记者?”霍礼鸣不太当回事,笑着说:“我有熟人,以后能给你介绍明星资源。”

佟辛抬起头,轻声打断:“不是那种记者。”

霍礼鸣无言,被她认真的目光盯着,自觉不再玩笑。自这个话题后,佟辛吃得很沉默。筷子一点一点拨弄葱姜蒜,明显心不在焉。

霍礼鸣把熟透的腐竹夹她碗里,“怎么突然还有偶像包袱了?”

佟辛瞪他一眼,脸上写着“要你管”!

霍礼鸣失笑,“你们这种乖小孩儿,是不是都喜欢让人猜心思?阴晴不定的,还以为又得罪你了。”

佟辛没好气:“那你猜,你猜我现在什么心思?”

“想骂我。”霍礼鸣眉峰上扬,“但又不敢骂。”

佟辛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霍礼鸣还逗人上瘾了,“那你骂一下我听听。”

“你什么怪癖啊,烦人。”佟辛懒理他,夹了一筷子小鸭肠放进火锅。

“真不会骂啊?”霍礼鸣说:“我教你。”

说罢,他把佟辛刚才放进去的鸭肠烫熟了夹去她碗里,“你看这个东西像什么?”

“像你的职业。”

霍礼鸣心梗半秒,无言以对。

佟辛直起身子,慢条斯理地又把鸭肠夹出来,然后往盘子里一丢,“去你鸭的!”

“……”

“骂对了吗?”

“……”

两人对视,三秒窒息般的安静,佟辛冲他眨了下眼,像是触动开关,心情和这沸腾的火锅一样,忽地舒朗开来。

霍礼鸣哈哈大笑,眉眼活泛,身上的凌厉气质拂灭不见。

佟辛被他模样晃了晃眼,她脸有点热,欲盖弥彰地低头吃东西。笑意在嘴角探了头,一点点的,跟清酒似的。

几天后,春节至。

霍礼鸣在清礼市没亲人,自然就回去上海过年。

除夕这天,佟承望亲自下厨做年夜饭,佟教授对自己的厨艺相当自信,辛滟却看哪哪儿不顺眼,佟承望笑呵呵的不反驳,但也不改正。

佟斯年今年终于排班到年三十和初一轮休,都除夕了,仍忙到下午三点才到家。辛滟立刻撒手厨房,过来跟儿子说正事。

“你李叔的一侄女,国外上学,正好回来过年,约个时间见一面。”

佟斯年无奈,“我没记错的话,比我小五六岁?妈,我不喜欢小太多的,不懂事。”

一旁在吃草莓的佟辛感觉有被内涵,龇牙咧嘴敲桌子抗议。佟斯年笑着揉了揉她脑袋,“家里有这一个够伺候的了。”

辛滟忧心愁眉,“介绍的你又不要,平时也没见你有什么女性朋友,有点休息总去酒吧听歌,有什么好听的?能听出女朋友来?”

佟斯年扶住辛滟的肩膀把人往厨房推,笑着说:“对您儿子这么没信心了?”

“只剩寒心。”辛滟不乐意地走进厨房,忽地扬声,“大蒜怎么是这样切的呢,去去去,我来!父子俩都不让我省心。”

年夜饭,佟家四口其乐融融。

辛滟给一双儿女发了红包,还把有意包好的铜钱饺子“无意”夹给佟承望,嘴硬心软道:“来年可让我省点心。”

佟斯年也给佟辛红包,里面装了银行卡,轻声说:“一闪一闪亮晶晶,佟家小星星快乐,健康。”

春晚直播时,外头已隐隐有爆竹声。

佟斯年坐在沙发上,草莓还刚只拿到手里,医院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前几日一个肠梗阻病人病情突然恶化,值班医生摸不准情况。

佟斯年条件反射地边接边去拿外套,“好,我就来。”到门口,他冲屋里喊了声,“辛辛好好陪爸妈,医院有点事我得去看看。”

辛滟和佟承望把人送到门口,还给儿子拎了一袋草莓,“去吧去吧,拿给值班同事吃,开车注意安全。”

佟斯年匆匆往医院赶,才出小区,电话又响。

他看了眼屏幕,按了接听,“礼鸣?”

霍礼鸣忙不迭道:“佟医生,不好意思打扰啊。想托你一件事儿。我走的时候,不记得燃起阀门关了没有。”

佟斯年皱了皱眉,“哎呦,不凑巧,我在去医院的路上。这样吧,我给辛辛打电话,让她过去帮忙看看,行吗?”

想了想,他又改口:“我把辛辛微信推给你,具体的你教她怎么做。”

就这样,佟辛在除夕这天,和霍礼鸣成为了微信好友。

佟辛看到他发来的申请备注:斯文人。

斯文人还挺懂行情,通过后二话不说,直接发了个200元的红包。然后再说事。

过了一会,佟辛回了个表情包——[嫌弃]

嫌弃钱少啊。

此时正在上海的霍礼鸣,笑了起来。

一旁喝酒打牌的哥们儿面面相觑,然后暗中观察。

霍礼鸣:“半年工资都在这了。”

佟辛:“你半年工资这么高?我还以为是三年。”

“我就这么不值钱?”

“谈什么钱?”佟辛说:“有辱斯文。”

霍礼鸣脑子突突的,行吧。

很快,佟辛的视频语音打了过来。铃声骤响,震得霍礼鸣差点把手机掉地上。他一手捞起且正好按准接听键。

佟辛的声音猝不及防响彻包厢:“我出门了,现在去你家。”

所有人安静,所有注意力都在语音上。

霍礼鸣无他妈语,拿手捂了捂手机,抬头低声呵斥:“看我干吗,都有病?!”

程序摸了摸脑袋,欲盖弥彰地向大伙儿解释,“邻居,邻居家的妹妹,真邻居。”

佟辛从门口的报箱里找出备用钥匙,进去他家厨房,“怎么看关没关啊?”

“右边白色的旋钮,是不是归零了?”

“嗯!”

“但指示灯还亮的。”

“什么颜色?”

“绿。”

“绿?”霍礼鸣皱了皱眉,“那我真的忘记关。”

佟辛抬头观察许久,“你这燃气灶装得有点高。”

霍礼鸣忽的笑了下,“知道你矮,我家有楼梯。”

一般女生听到自己矮多少会有点介意,但佟辛完全不。她已经一米六五,并且还有继续生长的趋势。十七岁的女生,都偏向于娇小可人的审美观,她在班上的女同学里,已经算是……高个儿了。

所以乍一听,佟辛还觉得挺悦耳。

她去杂物间搬楼梯,手机搁在桌子上,所以霍礼鸣只能看到天花板。他下意识地提醒:“你好点拿,那楼梯有点重。”

几个小弟倒吸气,偷偷拉着程序的衣袖,“我操,小霍爷这是有情况?”

程序故意吊人胃口,“你觉得有就有呗。”

佟辛将楼梯搬去厨房,再回来拿手机,她一路小跑,画面抖得厉害,霍礼鸣能看见她晃动的长发丝。

“两个开关,是哪个?”

“第一个。”

佟辛刚要放手机,霍礼鸣倏地又说:“手机立起来,让我能看到你。”

佟辛懵了懵,继而耳尖发热。

“万一你从楼梯上摔下来,我还能马上打120。”

佟辛:“?”

发热的耳尖一下子退烧了。

很快,燃气灶关好了,霍礼鸣语气松了些,“梯子就放那,我回来自己收拾。”

佟辛嗯了声,走时,她在门口顿住,视线又移回屏幕,“那个寻人启事,我拿点走,明天回乡下拜年,可以帮你贴一些。”

霍礼鸣眉头舒展,眼里点点笑意,“这么好啊。”

佟辛反驳,“不是特意对你好,是想早日找到你家人,至少能让你正回来——你这人吧,太歪了。”

程序他们竖起耳朵,人人震惊脸。

霍礼鸣投降的语气,“好好好,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行不行。”

佟辛没有吭声,她不自然地结尾,“那我挂了。”

“等会。”霍礼鸣把人叫停,然后放低声音,“新年快乐啊,小妞妞。”

“轰”的一声,烟花恰好划亮天边,映红了佟辛的眼。她下意识地望向光亮处,烟花棱角显现,散去,烟云薄薄弥漫,宛若涂出一片星轨。

佟辛的耳朵,是真的发了烫。

心绪被那声“小妞妞”搅得有点飘,她就这么脱口而出:

“嗯,新年快乐啊……霍鸭鸭。”

视频断了,手机还捏在掌心,霍礼鸣架着腿,明暗光影里看不清表情,但他整个人在这一刻的感觉都是平和近人的。

安静五秒,憋太久的这群人终于爆笑,“哈哈哈,神他妈霍鸭鸭!”

“小霍爷你离开才多久就改名了?”

“我怎么觉得有点甜。”

“你他妈异食癖。”

程序凑过来,“小霍爷,难怪你从不和我们去泡温泉。”

霍礼鸣皱眉,“干吗?”

程序挤眉弄眼,只有他抓住重点,“原来你那个……歪了啊。”

霍礼鸣冷笑,猝不及防地伸手勾住他脖颈,膝盖一顶,利落干脆地把程序摁在了地上,嘴里咬着的烟迷住了眼,霍礼鸣微眯眼缝——

“给爷死。”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6章 青梅荔枝酒(3) 下一章:第18章 是姐姐!(1)
热门: 重生之领主时代 新锦绣缘 半身侦探2 犬神家族 当白富美成为贫困女 我们哥哥没划水 你坏 我真没有暗示你 花千骨(仙侠奇缘之花千骨) 帝疆争雄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