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青梅荔枝酒(3)

上一章:第15章 青梅荔枝酒(2) 下一章:第17章 青梅荔枝酒(4)

马上记住叶辰小说网www.yechenxiaochuran.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第15颗

前天霍礼鸣买到习题册后并没有直接拿给佟辛。

虽然真的只是出于热心, 但他到底是个成男性,热心这个词便自然而然有了一把刻度尺。于是霍礼鸣昨天清早守在校门口,掐着点儿, 拦下了杨映盟。

他不知道这小子如此蠢,但能预料到那小妞的伶俐聪明。

鸭汤很鲜美,感冒药很奏效, 晚上他就没发烧了。而那瓶草莓牛奶喝完后,他将瓶子洗得干干净净,没丢, 顺手放在了卧室桌子上。

早读课铃响前十分钟, 佟辛掐着点才来教室。

鞠年年看她脸色不对劲, “怎么啦?”

“没事。”

佟辛把书包放好, 拿出语文书和习题本。看似一切如常。教室很吵, 大家都抓紧最后的几分钟聊天。谁也没有注意到佟辛站起身,径直走向后排。

邹丽还在和同桌说说笑笑,冷不丁地撞上佟辛的身影,吓了一跳。

“你干吗?”邹丽没好气地问。

佟辛直视她,语气尚算平静,“你为什么要拿我的习题册?”

“我哪里拿了?”邹丽一瞬慌乱, 但仍底气十足的模样。

争论声音不小, 同学都看了过来。

“周三下午放学,六点半左右,我去洗手间,你拿走了放在我桌上的《难题多练》。”

“你胡说!”邹丽仗着家里有钱,平时就不怕事儿。

佟辛默了默, 在对方的大声下, 她便显得很像被欺压的那一方。她不争不吵, 只是微微叹了口气,“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

她不是质问,而是平和的陈述。看着邹丽时,眸色如点漆,亮得让对方不可直视。邹丽有点虚了,但还是不认怂,叽里呱啦的说一大堆。

坐在前排的李芙蕖,暗暗抓紧了掌心,低着头假意认真写作业,不敢多动作。

“佟辛你不要冤枉人!凭什么说是我拿了你的习题册,昨天上化学课,你不是有书吗?!”

“你还说!”杨映盟一脑热血地冲上来护在佟辛跟前,“那是她重新买的!是我给她的!”

班上顿时起哄,杨映盟喜欢佟辛这事已是公开的秘密了。杨小少爷热血直冲脑门,忽地拽住露在外面的书包肩带,用力把邹丽的书包给扯落在地。

稀里哗啦落了一地书,两本一模一样的《难题多练》赫然在列。

杨映盟护犊子更甚,特凶道:“说谎还不承认是吧!”

邹丽被男生吼得眼圈都红了,灰头土脸地站着,视线惊慌失措地看向李芙蕖。

佟辛有些无语,这个杨映盟啊……她真的只是想和平友好地解决问题。

但事已至此,佟辛还是把话说完:“我已经去保卫部申请查监控了,教室走廊外的监控正好对准教室。你不承认也没事,我们一起去保卫部。”

邹丽还没慌呢,李芙蕖慌得不行。

恰时候,班长把班主任叫了过来,班主任皱眉道:“先上课!邹丽和佟辛下课来我办公室!”

有监控辅证,事情处理得很快。邹丽留下来挨了一小时训,又是打电话叫家长,又是写保证书,虽然没有通报批评,但高二年级都传遍了这事。

佟辛不是想找事。错就是错,她不过是要一个公平与真相。但没几天,她就有了新的忧愁,因为杨映盟帮她出头,全校都知道了他喜欢她。

喜欢就喜欢吧,青春期嘛,能理解。

关键是,杨映盟这二货反倒受到了鼓舞,竟然明目张胆地追起了人。爱心早餐,爱心牛奶,爱心午餐,上下学的路上都像骑士一般关心护送。

佟辛已经很明确地拒绝,“我不喜欢你。”

杨小少爷只当是少女的羞怯,还挺绅士地说:“没关系,我理解。”

“不,你不理解。”

“我理解,我就理解!我不跟你说了!!”杨映盟气冲冲地跑开。

这少爷现在是油盐不进,一切婉拒都是欲拒还迎,不但不放弃,反倒更来劲儿了。

佟辛觉得,再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历经三天小直男的土味追女大法,佟辛都有心理阴影了。

这天放学,她沉着脑子想事——如何让杨映盟死心。走着走着,佟辛脚步慢下来,然后又倒退了几步,看向霍礼鸣的家。

反正已经敲过不知道多少次门了,佟辛愈发轻车熟路。

霍礼鸣也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在清礼市没熟人,除了佟家兄妹,这门也没谁会敲。所以在看到佟辛时,一副“我就知道是你”的表情。

佟辛低着头,双手揪着指头,欲言又止。

“怎么了又?”霍礼鸣问。

佟辛神色委屈,还有几分恰到好处的害怕,“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她把邹丽拿她习题册这事儿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教室大吵,办公室写检讨,一个天崩地裂的场景。

良久,霍礼鸣皱眉,“你是说,她找人报复你?”

佟辛点点头,“是,这两天总有小混混等在校门口,我好害怕,我失眠,我学习成绩都下降了。”

“怎么不告诉你家长?”

“我爸妈省外出差,我哥天天在手术室。”佟辛愁眉不展,还用手抹了抹眼角,“而且不能告诉我哥,我哥看着很斯文,但他跆拳道黑带五段,双面性格,看起来温和,其实是个暴躁婆,会把他们打进手术室的。”

霍礼鸣有点凌乱,所以,佟医生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身份。

“你以前不是常躲我?说我不是好人儿?”他懒洋洋地问。

佟辛当即反驳,“这不是日久见人心,你是斯文人。”

看她一脸真诚,霍礼鸣自己都差点信了,是吧,不帮不是斯文人了。

迟迟没等到回答,佟辛偷瞄他一眼,然后与他目光撞了个正着。佟辛长叹一口气,“哎……”

霍礼鸣哭笑不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欺负高中生呢。佟辛转身慢吞吞地离开,小碎步还一步三回头。霍礼鸣倚靠门板,低头点烟,“啪嗒”一声脆响,打火机燃烧的声音。

佟辛心里空落落的,背后声音起:

“几点放学,我在校门口等你。”

事实证明,霍礼鸣看着桀骜不驯不靠谱,但实则是个时间观念相当强的人。佟辛六点放学,他五点半就等在校门口,暗中观察周围的小混混。

守了几天,他自己也有点拿不准了。

并没有看到什么小混混。亦或是,这种乖乖女认为的小混混,和他这种真混混认为的不一样?

虽存疑,但霍礼鸣还是恪尽职守地当好一个斯文守护者。

“你看,喜欢我的人这么多,都每天追到校门口来了。”佟辛有理有据地对杨映盟说,“不是针对你,是我对男的一视同仁。”

杨映盟呆愣地看着远处的霍礼鸣,“他,他也追你啊?”

佟辛无奈点头,“是啊,还挺过分的。”

“怎么过分?”

“他怕有别的男生追我,所以就守在这里,你也见识过他的肱二头肌了吧?纹身也看到了吧?你想想,这种纹高难度图案的男人有多可怕,不用我再详述了吧?”

杨映盟一脸懵里,还有一丝丝的犹豫与不确定。

佟辛语重心长,“杨映盟,你和鞠年年一样,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你长得帅,家里又有钱,成绩也不错,乐于助人,才高八斗,侠骨柔肠。”

杨映盟有点飘飘然,原来自己这么优秀啊,佟辛就是比鞠年年有眼光。

佟辛目光诚挚,心无旁骛的和他对视,“我不希望你遭受无妄之灾,毕竟那个男的,身材很厉害的,你会被打得半死。”

杨映盟想了想,不对啊,“你怎么知道他身材很厉害?”

佟辛面不改色,“他要吸引我的注意,必须不择手段。你想想,除了以色诱人这个点,他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没有了,这是唯一。”

杨映盟震惊了,“辛辛!报警!”

好像有点说过头了,佟辛很快解释,“没关系,不碍事。”然后言归正传,“杨映盟,我们还是做回朋友吧,毕竟你长得这么帅,不要被他揍毁容才好。”

少年悸动算什么,当然是脸比较重要啊!

杨映盟努努嘴,就这么知难而退了。

如此,佟辛机智地解决完事情。正当她心情愉悦时,并肩而走的杨映盟忽然觉得不对劲。

“辛辛。”他停下脚步。

“干吗?”佟辛侧过头。

杨映盟狐疑问:“他都以色诱人了,你还说不碍事。”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就是,你们早就秘密在一起了。”

“而且还是两情相悦。”

佟辛一阵猛咳,牙齿磕中了舌尖,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杨映盟心如死灰,“看来你是真的喜欢他,都喜极而泣了。”

佟辛过于激动,所以忽略了心尖上一游而过的微妙情绪,像轻羽,一瞬即逝。

-

佟辛期末考试正常发挥,这次挺进了年级前三,过两天领通知书就正式放寒假。

这轮变天过去,清礼市的天气好上了几天,临近春节,正好方便置办年货。正午太阳暖热,是有点春天的气息了。

佟斯年负责的一个车祸病人情况稳定,转出ICU。他下班早,晚八点从医院驱车去雅水路上的一家酒吧。

这是他常去的熟地。

在重症科工作的压力太大,每天经历生死,刚入职那会儿,佟斯年还看过心理医生。这几年是看淡了,但偶尔还会过来喝一杯释压。

驻场歌手是个年轻女生,长得明艳动人,嗓音极具辨识度的质感。

佟斯年每次过来,都会挑着她的演出时间捧场。

今天他点了长岛冰茶,暗蓝液体通透旖旎,佟斯年靠着椅背,只着一件深色高领羊绒衫。他的袖子挽上去,白金表盘下是白皙修长的手指。

女歌手坐在高脚椅上,眉眼冷艳风情,是一种极具张力的美。望向台下时,与佟斯年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佟斯年抬手举杯,微微对她颔首。

走的时候,他把那叠寻人启事给了酒吧老板。

老板与他关系匪浅。笑问:“怎么了这是?”

佟斯年温声说:“受人之托,本来想早点给你,但我这阵子太忙,耽搁了。”

“行。”老板爽快答应。

凌晨三点歇业,宁蔚在吧台结工资。

“蔚姐,明儿可能得麻烦你早点来,好几桌都特意订了座。”

宁蔚裹着黑色皮外套,下面一条同色系的纱质长蓬裙,暗黑系更显艳丽妆容。她冷淡点头,“涨价。”

话落音,就瞥见吧台上放着的寻人启事,看了两行字,宁蔚手指顿住。

推荐热门小说去看星星好不好,本站提供去看星星好不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去看星星好不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15章 青梅荔枝酒(2) 下一章:第17章 青梅荔枝酒(4)
热门: 那片星空,那片海 待你到我怀里 启示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青盲之越狱 东宫有本难念的经 一寸相思 [综英美]九界食神 阴阳师·太极卷 先生你的鬼掉了[娱乐圈]